「我想在鎮上買一片地。」周安聲音不大,但說得很乾脆。

胡旭瞧了一眼胡旭,也不知道是看周安太年輕,沒有那個能力,還是別的什麼原因,直接回絕:「不行!」 「馬上就回來。」吳不爭背對著上官凌,極其認真的說著,實則心裡想的卻是,不吃飽,她是不會回來的!

吃飽喝足,我才能有力氣,有心情做更多的事情。

「我等你。」

上官凌眼睜睜的看著吳不爭離開,病房的房門關上,病房中只剩下他一個人。

隔壁病房,吳海琴和管家劉伯看到吳不爭回來,都很驚訝。

吳海琴還以為,吳不爭會在隔壁待很長時間呢?

管家劉伯也這麼想。

「小姐,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夫人才剛剛吃完早飯,他正準備要吃呢。

「!!!」吳不爭聽著管家劉伯的話,氣鼓鼓著兩個腮幫子,表情不開心。

「劉伯,你不是說要給我送吃的嗎?我都快餓死了,也沒有等來你的豆漿包子,只能自己回來拿了。」

我快餓死了,不是騙人的啊!

是真的快餓死了!

吳海琴和管家劉伯聽到吳不爭的話,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詫異和震驚。

完全沒有想到,吳不爭竟然是因為餓了,才回來的?

「小姐,是我的錯。」

劉伯說著,趕忙走到吳不爭的身後,推著她到放早餐的茶几前,「小姐是想吃什麼餡的包子?肉的還是素的?」

「肉的!」吳不爭毫不猶豫的選擇肉包子。

管家劉伯將肉包子拿給吳不爭,一口咬下肉包子的吳不爭,一顆心瞬間滿足了起來。

肉香味,真好啊。

一個肉包子下來,渾身都舒坦了下來。

「小姐,慢點吃,肉包子還有好幾個。」沒人會和小姐搶的,劉伯心中想著,望著吃包子吃的特別香的吳不爭,眼角都染上了笑意。

吳老夫人望著這副模樣的吳不爭,同樣是眼角染笑。

「小姐,喝點豆漿,這個豆漿味道也很好。」

三個包子,兩杯豆漿下肚,吳不爭感覺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滿血復活。

「吃飽了。」

坐在輪椅上的女孩兒,動作可愛的拍拍小肚子,表情歡喜,特別具有感染力。

吳老夫人和管家劉伯望著這樣的她,臉上都露出了笑容。

「小姐,那你要休息一會兒嗎?」劉伯暗示吳不爭可以睡一會兒,反正他們都已經去看過上官凌了,他的人已經沒事。

吳不爭面露思考之色。

一個哈欠打出來,吃飽喝足就容易困,這真不是假的。

「我睡一會兒吧。」

等她睡醒了,再去看她家小天使。

她家小天使也吃飽了,說不定現在都已經睡下了。

她還是不要去打擾他的好。

就這樣,在隔壁病房中,一直在等吳不爭回去的上官凌,左等右等都沒有等來吳不爭。

「爭爭,你終於來了!」

上官凌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房門,聽到腳步聲,聽到病房門被推開,還沒有看到人,高興的聲音便已經喊出。

「凌兒,你醒了?!」

病房門被推開,走進來的人不是吳不爭,而是出去買早餐的上官夫婦倆。

夫妻倆看到已經醒來,並且臉色看上去還不錯的上官凌,緊懸著的一顆心瞬間就放鬆了下來。

上官先生將手中拎著的早餐放下來,走到床邊,望著情緒不佳的上官凌,想到兒子剛剛喊出口的話?

「吳不爭她已經來看過你了?」身為父親的上官先生問道,語氣嚴肅,眉頭輕蹙。

「吳不爭來過了?」王女士聽到丈夫的話,同樣是皺起了眉頭。

「兒子,既然你醒了,那你告訴媽,你和吳不爭之間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不是說過,你恨吳不爭,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她了嗎?」怎麼吳不爭一回來,你們兩個就又勾搭上了?

王女士心中想著,雖然沒有問出口,可眼神卻出賣了她。

「爸,媽,我已經決定要和爭爭在一起了。」上官凌篤定又認真的說道。

「什麼?!」

上官先生聽到上官凌的話,震驚的不行!

「不行,我不同意!」身為父親的上官先生立刻表達了他的立場,不同意兒子和吳不爭在一起!

吳不爭都對上官凌做了什麼?上官先生忘不了,也接受不了吳不爭那樣的兒媳婦!

娶了吳不爭,感覺他們家從此就沒有安寧的日子。

「爸,我已經決定了,您不同意沒有用。」上官凌表情堅定,半點沒有要徵求上官先生的意思。

「你……你這逆子!這才多長時間啊,你就忘了吳不爭她對你做過什麼了嗎?!」

「她是什麼樣的人,你還沒有看清楚嗎?你還想被她耍著玩多久?!」

上官先生怒其不爭,雖然他們夫妻倆很感謝吳不爭救了上官凌,可是他們仍舊是無法接受吳不爭!

實在是吳不爭之前的所作所為,太讓人不恥!

「爭爭這一次是認真的。」上官凌解釋道,「我相信她不會負我。」

「她什麼時候不是認真的?」

「她騙你的時候,也是認真的!」

「兒子,你清醒點好嗎?不要被吳不爭這次救你的舉動,蒙蔽了雙眼,吳不爭她不是你的良緣。」

「那誰是我的良緣?」

面對父親上官先生的勸說,上官凌直接開口反問道。

上官先生:「……」

誰是,他怎麼知道?

反正不應該是吳不爭!

吳不爭不配做他們上官家的兒媳婦!

「爸,爭爭就是我的良緣,何況我們和吳家一直都沒有取消婚約,爭爭她現如今仍舊是我的未婚妻!」

他們兩個之間,只是差一個婚禮而已。

還有一個合法的結婚證。

「你,你……」上官先生著實被兒子上官凌的話氣到了,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話,竟然是從兒子的口中說出來的?!

當初他傷心欲絕,恨不得一死了之的時候,可不是這麼說的!

該說他兒子太傻,還是吳不爭的手段太高明?!

吳不爭消失了這麼長的時間,這才回來多久啊?就將他兒子重新拿下來了!

這個不爭氣的東西,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非要在一個人的身上,栽兩次才行是不是?!

上官先生真的是看不出來,吳不爭有哪點好?!

「夫人,你說呢?你同意吳不爭和兒子的婚事嗎?」上官先生覺得,她家夫人一定和他一條心。 「鎮長,你看那邊兒的地,空著也是空著。到還不如賣給我,這樣你的地也不會空著,而且還有錢賺,何樂而不為呢。」

鎮長雖然一口回絕了,但是周安還是不肯死心,依舊死皮賴臉的,追著鎮長問道。

「小夥子啊,你看我之前都已經拒絕你了,你就不要再纏著我了。」

鎮長現在只想著的,只是快點離開這裡,可是周安就那樣一直死皮賴臉的跟在鎮長身後。鎮長現在,也是沒了辦法。

為什麼總有人看不清楚局勢呢?死守著這些土地能幹嘛?用留著當墓地嗎?

倒不如把土地賣給周安,周安也能夠出得起價錢,更能夠將這些土地好好進行改造,讓它的價值發揮到最大。

對於大家來說豈不是都是好事?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

但有些人就總是不願意,總喜歡死撐著,但只要是周安定上的東西,不管用什麼樣的手段,都會將它拿到手。

終究是逃脫不了周安的手掌心的。

「鎮長,你就行行好把土地賣給我吧。那塊土地你放在那空著也沒用啊,你為啥就是不肯答應我呢?」

周安這死皮賴臉的功夫不得不讓人佩服,鎮長都已經拒絕了他好多次了,可是他還是要賴在人家家裡不走。

非得要從鎮長手中,把那塊土地買來才肯罷休。

「小夥子,你在這裡賴著也沒有用。我說了不買就是不買,空著就讓它空著吧,那些個土地你買去了也沒什麼用。」

鎮長現在已經是有些不耐煩了,因為這個傢伙已經呆在這兒煩他很久了。到底什麼時候才能擺脫他,鎮長几乎有點崩潰了。

「總會有辦法讓你答應我的。」周安擋在鎮長面前,為的就是不讓他出這個門。

竟然死纏爛打這個方法對於鎮長來說行不通,那麼,他就要使出絕招了。

鎮長聽了周安這句話,無奈的苦笑著但是心裏面卻想道:我就是不答應這傢伙,看你能拿我怎麼辦,難不成還要硬搶了去不行?

「小娃娃,我勸你還是趕快回去吧。」鎮長有些不耐煩了,這傢伙已經纏了自己很長時間了。畢竟他身為鎮長,當然還有更多的事情等著他要去處理。

而周安卻在這裡纏著他老長時間了,即使是一個耐心極好的人。也早就變得不耐煩了,所以,鎮長得儘快解決自己眼前的這個大麻煩。

周安這次沒有說話,只是拿出了一個信物。然後抬起頭來,看向鎮長。這時的鎮長,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眼前的這個東西。

「這,這個東西,怎麼會在你的手上。」鎮長看了這個東西,顯得非常吃驚。說話的時候,還結結巴巴的。

顯然,這個東西對於鎮長來說有著很重要的意義。要不然,鎮長看到這個信物的時候,反應也不會這麼大。

「怎麼,鎮長,你看了這個信物。還有沒有興趣吧土地賣給我啊。」周安其實猜到了鎮長會是這個反應,所以這並沒有讓他太過意外。

「這…」鎮長現在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土地是完全不想賣給周安,可是他的手裡卻拿著劍仙留下來的信物。

這讓鎮長左右為難了起來。

「這把土地賣給他也不是,畢竟他手裡拿著劍先的信物。可是我完全就是不想把土地賣給他,這傢伙怎麼會有劍仙的信物。」

鎮長在心裡默默的想到,不知道為什麼,周安的手中會拿著劍仙的信物。

「鎮長,這件事情,你還是得好好考慮考慮啊。」周安走到了鎮長的身旁,然後拍了拍鎮長的肩膀。這讓鎮長倍感壓力。

在考慮之後,鎮長不得不同意吧自己的土地賣給周安。

「算了算了,幾塊兒土地而已。賣給你就是了,小事兒。」鎮長雖然嘴裡面這樣說著,可是心裏面卻不是這麼想的。

鎮長本來是及其不樂意吧自己的土地賣給周安,可是實在是沒有辦法。誰讓這傢伙拿出了劍仙的信物。

鎮長退縮,同意把自己的土地賣給周安。

「你這傢伙,死皮賴臉到我這裡買土地。那麼你要那麼多土地幹嘛,難不成要非法倒賣?」鎮長突然就胡思亂想了起來。

「鎮長,你這腦洞也太大了吧。放心,既然你把土地賣給了我。以後就算是出了事,他們只會找到我的頭上來,保證你安全的很。」

周安看著鎮長那膽小怕事的樣子,無奈的搖了搖頭,覺得有些可笑。

鎮長還是沒問出個所以然來,雖然有疑惑,但是已經答應人家要把土地賣給他。兩人不得不清洗合同了。

周安也不是什麼難纏的人,既然自己的目的達到了,所以在簽好了土地合同之後。周安就從鎮長的家裡離開了。

其實周安在這裡買賣土地,就是想在這裡擴張。並且,周安他還想在這裡,在打造出來第二個靈藥園。

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他就立刻找來了暗影。

「你去派人吧小乞丐接過來吧。」周安對著暗影吩咐道。

「這…」暗影雖然聽命於周安,但是有些事情,他還是要過問清楚的。

「怎麼,不方便還是有什麼事情?在我這兒,說話就沒必要吞吞吐吐的了,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我不會怪你的。」

周安平時對人也算是溫和,沒有一幅咄咄逼人的樣子。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這是我搞不懂,為什麼非要把小乞丐接過來?」暗影也就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哦,原來是這個事情。」周安笑了笑,然後就給暗影給出了明確的答案。

「我在這裡買賣土地,就是想擴展我的勢力。然後多多打造靈藥園,讓你把小乞丐接過來,就是想讓他幫我打理這一切。

畢竟這麼多東西我一個人也照顧不過來,而你整天在外面,忙東忙西的。自然也是顧不過來的,所以我就想著~」

周安還沒有把話說完,暗影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知道了,我這就要派人去把小乞丐接過來。」暗影說著,就退了出去。辦周安交給自己的事情去了。

周安早就在心裡打好了自己的如意算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