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南初回家就好,不用麻煩你們了。」

「謝半雨,怎麼哪裡都有你的事情,婷婷,給我把她趕出去!」

「好,曉曼,你去做你的,這些事情交給我就好。」

「潘曉曼,唐婷婷,你們究竟想做什麼,把我放開!南初,你不要睡過去!」 “爺爺,你知道前面哪個是嗎?”

周偉光沒了辦法,只能求助於自己的爺爺,但是實際上,現在這會兒,就連周偉光的爺爺也沒辦法辨別了。

前面的那些車還在不停的變換着位置,就像是魔術師不停的變化杯子下面小球的位置,讓人找不到到底是哪個杯子下面纔有小球一樣,現在他們根本就分不清楚哪個車是哪個車了。

周偉光的爺爺沒回話,雙眼仍舊死死的盯着前面的那些車,想要搞清楚那些車的區別,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

張昊天也不是傻的,自然也知道李不忘現在的把戲,但是他現在在車裏,身邊還坐着一個看管的壯漢,就算是張昊天有心想告訴周家爺孫倆,這輛車纔是真的,自己現在就在這輛車裏!但是也根本就做不到。

無奈的張昊天只能透過後視鏡,看着周偉光開着的那輛車,心裏默默的祈禱,希望他們知道自己就在這裏,千萬不要跟錯了車了。

幾乎跟周偉光猜測的一樣,不多會兒,那些調換了不知道多少次位置的車,開始調轉車頭,朝着旁邊的小路出發。

眼看着前面的車越來越少,周偉光更加着急了。

這可怎麼辦?前面那麼多車呢,自己到底要跟着哪一輛?

張昊天自然也能猜到周偉光他們的疑惑,本想給他們弄一些記號什麼的,但是身邊的那個人這會兒已經轉身看向了自己了,剛纔就是不可能的了,現在直接變成更不可能了!

想來想去,張昊天決定冒險一次!

要說之前張昊天坐的還算是安穩的話,那現在就開始不太安穩了!想來,這次開車的是人,普通的人,這是不好的事兒,但是也算是好事兒!

如果這傢伙是紙紮的,那不管自己怎麼折騰,根本也就不會影響這輛車的前進,或者說,要是紙紮的車的話,控制車子的不是正常的人,並且還有可能是在車子外面的,自己根本就沒辦法很好的控制。

但是現在開車的是人,普通的人,自己就可以影響這位司機了!

想到這裏,張昊天直接伸手猛的掐住了前面司機的脖子。

那司機被攻擊了,趕緊想要掙開,握着方向盤的手自然也就不穩,車子開始在路上左搖右擺。

坐在張昊天身邊的那個男的,這會兒也開始用力的想要阻止張昊天這麼胡鬧,這傢伙的力氣真的是相當的大,沒幾下,就真的制服了張昊天了!

但是就算是這樣,剛纔車子在搖擺的時候,跟在後面的周偉光也看明白了,要不是張昊天在裏面瞎鬧騰,那車子怎麼可能好好的就開始搖晃?

這會兒路上的車已經很少了,周偉光想要鎖定目標也沒多難了。

張昊天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在隱隱的看到了周偉光的車之後,心裏漸漸地也放鬆了下來,還好,還好,他這是跟上了。

司機這會兒也已經發現了周偉光的存在了,剛纔就是想甩掉周偉光的,不然不會折騰出來那麼多的車,還弄這麼一大堆的事兒,但是周偉光的車還在後面,這就說明,剛纔的計劃全都失敗了。

這可怎麼辦?再來一次嗎?這貌似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要是再來一次的話,就必須要讓那些車都回來,那些原本就是花錢找來的,說好的只是玩兒一下車子快閃,要是再讓人家回來一次,這事兒要怎麼解釋?

司機在心裏猶豫着,想給李不忘打電話請示一下,但是又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就在司機猶豫的時候,前面正好路過一個紅綠燈藉口,一輛車猛的從旁邊衝了過來,差一點兒就撞在了一起。

司機停下車,低低的咒罵了幾句。

雖然這事兒很危險,但是張昊天真的很想大笑兩聲音,你不是想讓周偉光分不清楚嗎?現在好了,直接停車了!這回就算是自己不折騰,估計周偉光也分的出來了。

想到這些,張昊天轉身朝着後面看了兩眼,但是不管怎麼看,周偉光的車已經不見了!

張昊天心裏咯噔了一聲,心說周偉光那個傢伙怎麼回事兒啊,不會是跟丟了吧!

想到這種可能性,張昊天更加着急了,要是周偉光真的跟丟了,那接下來的計劃可怎麼辦?但是正常情況下,他們是不應該跟丟的啊!這段路都是直來直去的,也不存在什麼彎路,怎麼可能跟丟了呢?

張昊天心裏不理解,但是還是要接受那輛車不見了的事實,想來想去,張昊天覺得自己需要留下一些記號之類的東西,至少能保證周偉光等會兒能追上來!

但是經過剛纔那麼一鬧騰,原本就盯的很緊的那個傢伙,現在直接就把手扣在了張昊天的肩膀上,控制着他,讓他沒辦法掀起什麼風浪。

張昊天剛一稍稍動了兩下,那個人瞬間警醒的看着張昊天,“別亂動,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我身上癢癢,你還不准我動兩下啊!”張昊天瞬間開啓無賴的狀態。

那人一聽說張昊天身上癢癢,又看着張昊天各種搖晃,心裏更加警惕了,“我再警告你一次,別沒事兒找事,老老實實的,就算是身上癢癢也不行!”

“你這個人真是霸道啊,我就是身上癢癢,你還不行,真是的!你身上就不癢癢啊,你就不難受啊,趕緊的,讓我動兩下。”張昊天繼續說。

那人也是堅持,“不行!說了不行就是不行!”

“你這個人就不能變通一下嗎?你說你弄得這麼緊張幹什麼,我都被你控制住了,還能咋樣!再說了,就算我是囚犯,也有撓癢癢的權利啊!”

張昊天才不管那些呢,自己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反正他們的任務是來帶自己去見李不忘的,只要帶過去就可以,但是前提是不能傷害自己,畢竟在李不忘見到自己之前,自己不能有絲毫的閃失。

越是想到他們拿着自己沒辦法,張昊天就越覺得好笑,也就繼續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果然,就算是張昊天這麼折騰,坐在身邊的那個男人根本就無計可施,剛纔還伸手按張昊天幾下,但是隨着張昊天的動作越來越劇烈,也越來越嘻嘻哈哈的,那男的根本就沒辦法了,只能板着一張臉呵斥着張昊天,希望他可以安靜下來。

張昊天才不肯聽話呢,繼續該幹什麼就幹什麼。

只是,鬧騰是鬧騰,張昊天知道自己最終的目的是什麼,就是給是周偉剛他們留下記號,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朝着這個方向走的,不然,要是真的走散了,真的就不好辦了。

然而,張昊天不知道的是,實際上週偉光他們根本就沒走散。

之所以那輛車不見了,是因爲他們經過剛纔那段路的時候,周偉光的爺爺下車重新租用了一輛車,又找了個合適的機會讓周偉光換上了這輛車,所以現在兩個人正坐在新租來的那輛車裏面看着前面那輛裝着張昊天的車呢。

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前面那輛車的司機肯定發現了,要是繼續跟下去的話,弄不好要出現什麼問題呢,到時候很多事情都不好辦了,所以,現在直接換車,一切迎刃而解了!

只是,這麼做是在計劃之外的,張昊天肯定不知道,估計會着急,不過現在這種時候也沒辦法了,張昊天就算是着急也沒辦法,不過,或許到了地方,張昊天就能知道了也說不定。

莫少,追妻需謹慎! 周偉光繼續跟蹤前面的那輛車,看着那車停了下來,周偉光也慢慢的停在了後面不遠的地方,想知道那些人想幹什麼,是不是中間要有什麼變故,不會是他們也要換車吧!

不得不說,李不忘那個傢伙爲了得到張昊天,真的是什麼都捨得,現在不過是一輛車,肯定也沒什麼大問題的。

就在周偉光想着這些的時候,前面張昊天那輛車又開始晃動了,顯然是張昊天又在折騰什麼事兒了。

周偉光看着那輛車,心裏忽然覺得好笑,“爺爺,你說那小子是不是太調皮了?”

“呵呵,你倆是一樣的!”周偉光的爺爺直接回了他這麼一句,心說這都是小孩子,想法都調皮的很啊!

就不說別的,張昊天現在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希望那輛車比較顯眼,能被及時的注意到,但是也不能因爲這樣,就做出一些危險的事兒來啊!

那車就那麼搖晃,不開還好,要是等會兒開車了,這車還是這麼搖晃下去,弄不好就是要出現交通事故的啊!

心裏擔心,但是周偉光的爺爺暫時也想不出來更好的辦法了,心裏只能默默的祈禱着,希望這件事兒趕緊結束,省的再出現什麼更加不好的事兒。

原本前面的司機還算是好脾氣的,但是被張昊天這麼一鬧騰,原本的好脾氣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司機轉身看着坐在張昊天身邊的那個男人,“那邊後面有繩子,你給他捆上,省的再惹出事端來。”

“能行嗎?”

“這有啥不行的!那邊就是要人,也沒說啥樣,咱們現在捆着他,也是爲了能儘快送人過去啊!要是不捆上,你覺得咱們能順利的到地方嗎?”

那人說的很小心,甚至就連目的地的名字都不說出來。

張昊天本來還想聽聽他們要把自己帶到什麼地方,要是知道那地方在哪兒,自己也好提前想想那附近有什麼逃跑的好地方,然而,這傢伙什麼都不說,這氣不氣人!

“這車都開了多半天了,我都坐累了,還有多久才能到啊!”張昊天眼睛滴溜溜的轉悠了兩圈之後,開始研究着如何套出來那兩個傢伙的話。

落日餘暉陪你看 司機狠狠的瞪了張昊天一眼,“坐車還累啊!我開車的還沒喊累呢!”

“要不然,你也跟我一起喊累?”張昊天繼續嬉皮笑臉。

司機顯然不太高興,但是很明顯還不敢發作,臉上憋的通紅,嘴還狠命的閉緊。

坐在張昊天身邊的那個男的看到這種情況,趕緊勸說司機,“行了,你跟他一般見識幹什麼,咱們趕緊完成咱們的工作,到時候就不用看到這個傢伙了!”

不等司機說話呢,張昊天倒是不高興了,“你把話說清楚了,什麼叫跟我一般見識!我怎麼了,你倒是說清楚啊!還什麼傢伙傢伙的,你說誰呢,真是的!”

張昊天直接拿出那種潑婦罵街的樣子,不依不饒的。

那人瞬間也憋不住脾氣了,懟了張昊天兩句,甚至還威脅張昊天,要是他還不老老實實的,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但是張昊天本來就是想挑起爭端的,看到這傢伙真的要生氣了,根本就沒有要老老實實的意思。

“說的好像我想看到你們一樣!趕緊說,還要多長時間才能看到李不忘?要不然你們直接告訴我地址,我自己打車過去,真是的!”張昊天直接就又把話題轉移到了最開始的那個,想着這兩個傢伙也是超級不待見自己了,要是真的趁着生氣的時候把話跟自己說了,那自己豈不是就目的達成了?

還有,要是他們真的一氣之下讓自己打車過去了,那直接就是更好不過了!

到時候,自己就可以跟着周偉光他們爺孫兩個一起過去了,甚至還能在那附近轉悠轉悠,看看那附近的情況,到時候勝算肯定更大一些。

然而,張昊天想的還是太好了,你兩個傢伙一聽到張昊天這麼說,瞬間就像是被按下了某個開關一樣,直接就閉上嘴巴,半個字也不肯說了。

司機更是檢查了車子沒事兒之後,直接繼續安靜的開車,不再參與張昊天的談話。

張昊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自己剛纔白費勁了嗎?這可不行啊,自己好不容易把話題引到這邊,要是不繼續下去的話,自己豈不是太虧了?

看着又變回面無表情的兩個人,張昊天再次施展了不要臉的本事,不依不饒的推着身邊的那個男的,“你能不能不要靠我這麼近啊!我很討厭你,你不知道嗎?最好就是你趕緊去副駕駛,要不就讓我自己打車去,真是的,車裏有你,空氣都不好了!” 第47章我不想當狗的爸爸

唐婷婷直接一把捂住了謝半雨的嘴,將她拖了出去。

姜南初軟綿綿的靠在潘曉曼的身上,自己倒是想看看她究竟想做什麼。

潘曉曼拉著姜南初一步一步走向二樓客房,為什麼自己也會覺得渾身沒力氣,而且好熱,頭好暈,難道是因為喝醉了嗎?

「潘曉曼,你究竟想對我做什麼?」

姜南初假裝虛弱的問。

「等到了房間你就知道了,我已經安排了最下等的男人來伺候你。」

「你說什麼?潘曉曼,我們可是同學!」

「誰跟你是同學了,你處處都要壓我一頭,墨都比賽的那桶黑狗血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今天外面那些記者就是為你準備的,你就等著身敗名裂吧!」

潘曉曼顫抖著手去打開客房的門,要將姜南初推進去。

姜南初在這個時候突然的發力,反將潘曉曼推進了房間。

從前那些小打小鬧自己沒有放在心上,但這一次潘曉曼想要毀了自己,那麼就要做好自食惡果的準備。

潘曉曼整個人被推倒在房間內,房間內的男人聽到動靜朝著潘曉曼走過去,潘曉曼恐懼到了極點想要逃離,但是當那男人觸碰到自己的時候,潘曉曼竟然生出了渴望的情緒。

姜南初解決了潘曉曼立刻就繞后從玫瑰園的花園離開。

另一邊二樓陸司寒的額頭不停的有汗冒出來,沈承已經將潘岳打的不省人事。

「先生,您沒事吧?」

「還可以忍,姜南初呢,她怎麼樣了?」

「南初小姐很聰明,她已經逃出去了,現在應該往悅龍灣趕,先生,我也送您回去吧。」

那種烈性葯如果靠忍下去實在太痛苦了,姜南初和先生已經是未婚夫妻,讓她來解再合適不過了。

「去酒店。」

「可是先生您也是為了南初小姐才這樣的,而且都是未婚夫妻了有什麼不可以?」

「沈承,你翅膀硬了?」

陸司寒語氣陡然嚴厲道。

「不敢,我立刻安排酒店。」

另一邊,姜南初逃出玫瑰園就給謝半雨發送了簡訊,讓她不用擔心自己,之後回到了悅龍灣。

一到悅龍灣,肉肉就衝進了姜南初的懷裡。

「寶貝肉肉,真可愛,也不知道你爹地在幹嘛,我們去打他電話。」

姜南初一邊說一邊撥打了陸司寒的電話。

邁巴赫車廂內,陸司寒臉頰微紅,忍不住的喘氣接通姜南初的電話。

「喂,陸司寒你在做什麼呀?」

「在上班,你想我了?」

不知道為什麼,姜南初聽著今天陸司寒的聲音總覺得特別性感,啞啞的帶點磁性。

「我才沒有想你,是你的寶貝兒子想你了,肉肉叫爹地。」

「汪汪汪。」

「哇,肉肉你真的好聰明呀,我的話全部都聽得懂!」

電話那頭傳來了姜南初和小狗嬉鬧的聲音,讓陸司寒莫名的安心。

「說了多少遍了,我不願意當狗的爸爸。」

「可我是肉肉的媽咪呀,你要是不願意我可就另外給它找爹地了。」

陸司寒還想說話,但是體內的藥效越來越強烈。 張昊天說的真的是要多嫌棄就有多嫌棄了。

坐在他身邊的那個人,很明顯已經氣個半死了,估計這種話,還要加上張昊天那種欠揍的舉動,換了是誰,都不會太開心的。

還有,要是真的換個脾氣不好的,弄不好現在已經打起來了!

但是想着自己還有工作,還要完成這個任務,那人只能硬生生的把心裏的不滿憋了回去,讓前面駕駛位上的男人趕緊開車。

貌似現在真的只有把張昊天這個討厭的傢伙送走了,完成工作了,才能很好的發脾氣。

司機心裏也明白,這次車剛一開動,速度果然要比之前快了一些。

張昊天本來就不高興,就要找茬,這車速一快,直接就不樂意了。

“我說,你會不會開車啊!你們駕校的老師沒告訴你開車要慢一點,穩一點嗎?你這樣開車,就不怕出現交通事故嗎?到時候真的出事兒了,誰來給你負責人”

張昊天直接來了個祥林嫂附體,這些煩人的話反反覆覆的說個沒完。

司機就算是再好的脾氣,被這麼一鬧騰,也火冒三丈了。

“你就不能安靜一點兒嗎?”司機終於大聲的呵斥了張昊天一句。

“你們要是看我不順眼直接說,好像我看你們順眼一樣!趕緊告訴我地址,我自己打車過去,真是的!”張昊天裝出更加不樂意的樣子,順勢還小心的朝着後視鏡裏看了幾眼,想知道周偉光他們有沒有跟上來,自己真的已經夠努力的了,就自己現在這樣,都不用他們兩個嫌棄,就連自己都很嫌棄!

但是當看到後視鏡裏仍舊沒有周偉光之前開的那輛車的時候,張昊天心裏更加擔心了。

他們不會真的跟丟了吧!要是真的跟丟了,那現在要怎麼辦?

就在張昊天腦袋裏想着這些的時候,坐在身邊的那個男的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小心的從衣服口袋裏摸出了一個什麼東西。

因爲那傢伙的動作實在是太輕微了,加上張昊天的心思根本就沒在那個男人的身上,所以一直到一張手帕貼在了張昊天的口鼻上,張昊天這才意識到問題的所在。

“你,你,你!”張昊天驚訝於那人的動作,但是也後悔自己剛纔爲什麼沒察覺。

可後面的話還沒等張昊天說出來呢,眼前的一切就已經開始變得模糊,漸漸的開始越來越頭暈了。

“本來都不行用這個的,你要是合作我也肯定不會這樣,但是你實在是太不合作了,我也沒辦法!”身邊的那個男人把手帕重新小心的裝進塑料袋裏,之後打開了車窗,讓更多的新鮮空氣進來。

但是就算是這樣,新鮮的空氣也沒辦法讓張昊天重新恢復清醒,眼前的一切也是越來越模糊,甚至聲音也開始越來越遙遠,漸漸的,張昊天沒了知覺了。

沒了張昊天的打擾,司機開車也開的更加穩當了,坐在後排的男人也覺得放鬆了一些,畢竟這只是一份工作,自己要的就是完成這份工作,能減少工作當中的麻煩,那絕對是一件大好事兒!

周偉光和爺爺仍舊開車小心的跟在那輛車的後面,在經過一個紅燈的時候,周偉光眼尖的發現前面那輛車的後座上,貌似少了個腦袋,仔細一辨別,發現還是少了張昊天的腦袋!

“爺爺,那小子不會躺下耍賴吧!”想着剛纔張昊天做的那些幼稚事兒,周偉光甚至腦補着張昊天躺在後座上耍賴皮死活不肯起來的樣子。

一想到這些,周偉光還輕輕地搖了搖頭,覺得多虧了張昊天沒在自己這輛車上耍賴,不染自己真的能把他給丟出去。

但是周偉光的爺爺並不這麼看,“那小子怕是出什麼事兒了。”

“不能!他那麼本事,別看抓鬼不行,乾點兒別的還沒什麼大事兒的。”周偉剛倒是放心,因爲在他看來,張昊天的腦袋相當的靈活,一準兒不會在這些事兒上吃虧的。

“這有什麼不能的,要是他真的在車上耍賴,爲什麼一定要躺下?再說了,後座就又這麼大點兒地方,現在還有兩個人,要是真的躺下了,那肯定就要躺在那個男的腿上,你覺得,換了是你,你願意嗎?”

被爺爺這麼一說,周偉光瞬間也意識到了問題的所在了。

是啊,張昊天這個傢伙有的時候確實很無恥,也很無賴,甚至有的時候很無良,但是他肯定不會想躺在一個男人大腿上的,這對一個男人來說,至少對於直男來說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