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告訴你,下回要是發生這種事情,你不提前給我打電話,我宰了你!」

「是。」

「呸!」氣不過的覃力,掉頭走的時候,還一腳踹到鞋櫃門上,咬牙切齒低聲說了句狠話,「等你沒價值了,落到我手裡,看我怎麼整死你!」

樓上,隔著房門都聽見響聲的白一近,害怕到在被窩裡打哆嗦。 如果這個秦夭夭的話,傳到季修的耳朵里,季修肯定會覺得,是她在背後造謠。

想到這裡,秦未青對秦未央的模樣,就充滿了厭惡:"秦夭夭,你不要胡說八道,我可沒有說,季總在追我之類的話,要是季總生氣了,你可要對你說過的話負責任! 相公太兇猛:絕寵小賭妃萌萌達

秦未央無辜的聳聳肩:"我有什麼好負責任的,我只是從你的話中,推斷出了這個意思,難不成,季總還要因為這樣一句話,置我於死地嗎?"

聽到秦未央的話,秦夭夭心裡格外的不舒服,她死死的瞪著秦未央,正要說什麼。

突然,薛丹冷聲道:"吵什麼吵,沒看時間已經上班了嗎?要是還想吵,給我出去!"

薛丹的話冷冷的,帶著一種上位者的威懾力。

秦未青剛剛要說的話,最終還是被她自己憋回去了。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秦未央,這才轉身,看了一眼自己桌邊的晚禮服,開始工作起來。

秦未央本來就不想搭理秦未青,見她不舒服,自然懶得再說什麼。

秦未央把薛丹發給自己的資料和名單看了看,便開始翻譯薛丹之前交給自己的翻譯任務。

反觀秦未青,一下午時間,也不知道歪著腦袋,到底在那裡想什麼。

快下班的時候,秘書辦的門,突然被敲響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著秘書辦門口看去。

秦未央看到,路彥昭出現在秘書辦門口,他目光清冷的看著秦未央:"秦夭夭,走吧,下班,跟我去參加慈善晚宴!"

秦未央猶豫了一下,看到秘書辦其他人的目光,忍不住開口:"可是,現在還是上班時間!"

路彥昭忍不住皺眉:"可是什麼啊可是,老闆都給你放假了,你這是聽不懂我的話嗎?我帶著你出去參加晚宴,等到你下班,估計連準備的時間都沒有了!"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秦未央只能癟了癟嘴,站起來:"那……那好吧!"

看著秦未央隨便收拾了一下,就向著秘書辦外面走去。

秦未青突然也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是她第一次跟著季修出去參加這樣的晚宴,那她是不是也得好好準備一下,如果不打扮就出現在季修面前的話,他會不會不開心呢,或者覺得,自己不夠驚艷。

薄愛萌妻:高冷總裁請讓路 畢竟,以前的秦未央,是那麼的出塵驚艷。

想到這裡,看著秦未央已經走到了路彥昭旁邊,秦未青就裝著膽子站起來:"路總!"

路彥昭看到秦未央來了,本來已經打算走了,聽到秦未青喊自己,他忍不住轉身,看了一眼秦未青:"怎麼了?有事?"

秦未青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路彥昭的時候,她有時候心裡莫名的會心虛,就害怕路彥昭會看出自己的身份。

在季修面前,這樣的感覺,都沒有。

她看著路彥昭,開口問:"路總,是這樣的,我晚上也要去參加您跟秦秘書去的那個慈善晚宴,我想現在收拾東西下班,去提前準備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

聽到秦未青這樣說,路彥昭的目光,飽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你也要去參加這個晚宴?"

秦未青連連點頭:"對,是季總邀請我過去的,他說他的女伴臨時有事情,不能過去,所以……"

不等她所以完,路彥昭便點了點頭:"行了,我知道了,那你也下班吧!"

說完,他轉身走了。

秦未青的臉上,立馬流露出一抹喜色。

路彥昭帶著秦未央,沒有直接離開公司,反而是帶著她去了自己辦公室。

秦未央一進門,就忍不住輕哼:"你要跟我去參加慈善晚宴,電話里說一聲不就行了,幹嘛非要親自來秘書辦門口喊我!"

路彥昭笑了笑:"反正就兩步路的距離,不遠,我權當是起來鍛煉鍛煉身體!"

秦未央斜睨了他一眼:"我倒是沒看出來,你這麼愛鍛煉身體啊!"

看著秦未央這幅模樣,路彥昭就知道,她心裡不爽快。

他笑了笑:"怎麼了,看你這樣子,不開心了?"

秦未央輕哼了一聲:"我哪裡敢不開心啊,這裡是盛世集團,你路總說了話管用,我說話算什麼!"

聽著秦未央這幅不陰不陽的語氣,路彥昭有些無奈:"我的姑奶奶,我又怎麼惹你不開心了!"

秦未央鬱悶的走過去,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來:"你沒有惹我不開心,你只是讓秦未青提前下班,我覺得心裡不舒服!"

秦未央實話實說,倒是讓路彥昭有些吃驚:"不是吧,你會因為這樣的事情生氣,我之前倒是沒看出來!"

秦未央皺了皺眉:"也不是為了這樣的事情生氣,只是覺得,這個秦未青,也不知道是不是腦子不好使,老是跟我比來比去的,好像不打壓我,她心裡就不舒服似的,聽到我跟你晚上要去參加晚宴,她就說她要跟季修去參加晚宴,當然了,這些對我來說,是無所謂的,可是,我就討厭,她把我往風口浪尖上推,說什麼我幸運啊,受到了你的看重啊之類的!"

路彥昭看著秦未央悶悶不樂的樣子,活像是一個耍性子的小女孩。

他笑著走過去,在秦未央旁邊坐下來:"怎麼了?你難道覺得,她說的不對嗎?"

秦未央挑眉看了一眼路彥昭:"難道你覺得她說的對?"

路彥昭點了點頭:"那是當然,你難道沒有感覺出來,我對你相當看重,這次招了你們兩個實習生,我對你格外的關照,倒是她,我直接扔給了季修那邊,只不過,我也看的出來,這個秦未青,倒是很喜歡跟季修打交道!"

聽到路彥昭的話,秦未央的心裡悶悶的。

她也不想再談論這個秦未青,直接轉移話題:"對了,你不是說我們要準備一下嘛,我們這是要在你辦公室里準備?難道不是去做個造型之類的?"

路彥昭笑了笑:"我知道你不怎麼想出去,所以,我直接請了造型師來公司,你等一會,他們已經到樓下了,馬上上來,我讓他們直接在休息室里,給你做造型就好!"

聽到路彥昭這樣說,秦未央點了點頭,這樣也好,不用出去折騰了。

秦未央低著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路彥昭本來還想跟她再多說幾句,便聽到敲門聲。

他說了聲進來,就看見唐雲飛帶著一位專業的造型師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小助理。

唐雲飛簡單的跟秦未央和路彥昭介紹了一下這位造型師,秦未央便跟著去休息室里做造型了。

看著休息室的門被關上,唐雲飛還站在路彥昭辦公室里,目光一個勁的向著休息室里看。

路彥昭忍不住皺眉,看了他一眼:"怎麼?唐雲飛,你還有事兒?"

唐雲飛立馬乾笑著搖搖頭:"沒,沒事,我怎麼可能有事!就是……就是有點好奇!"

路彥昭頭也不抬的開口:"你能好奇什麼?"

唐雲飛看著路彥昭,抿了抿唇,大膽的開口:"我覺得,總裁你對這個秦夭夭,格外的看重呢!"

路彥昭猛地抬頭,看向唐雲飛:"怎麼?我看重一個小秘書,你也覺得好奇?你難道不覺得,是因為秦秘書容貌出眾,能力卓越嗎?"

唐雲飛乾笑了一聲:"呵呵……是是是,秦秘書的能力,的確是不容置疑的,我就是小小的好奇一下,我先出去了,如果有什麼事的話,總裁,你喊我就行!"

路彥昭嗯了一聲,繼續看他的文件。

唐雲飛捂著心臟,趕緊向著外面走去。

他其實更想說的是,路彥昭可從來沒有這樣看重過一位秘書,如果不是知道,路彥昭心裡有一個很喜歡的女人的話,他真的會以為,路彥昭可能喜歡上這位秦秘書了。

當然了,這樣的可能,也不是沒有。

只是,他可不敢壯著膽子,再去問路彥昭這樣的問題了。

路彥昭看文件看了一個多小時,這才聽到,休息室那邊,傳來開門聲。

他抬頭一看,就看見秦未央穿著水藍色的晚禮服,天藍色的高跟鞋,從休息室走出來,她的髮型已經收拾過了,看起來,格外的美麗,像是墜落凡間的精靈。

路彥昭的目光,一下子就直了。

秦未央看到他這樣的傻傻獃獃的樣子,忍不住臉紅了紅。

她開口喊了一聲:"路彥昭,看什麼呢!"

路彥昭猛地回過神來,看著秦未央,笑著誇讚:"很漂亮!"

秦未央也笑了笑:"這都是Nancy和他助理的功勞!"

路彥昭點了點頭,打內線喊唐雲飛進來:"唐助理,幫我送送Nancy!"

唐雲飛點了點頭,笑著送設計師和他的助理離開。

路彥昭的目光,緊緊地盯著秦未央,聽到辦公室的門被關上,他這才開口,說出他剛才一直想說的話:"雖然這樣的造型,有一部分是Nancy和他助理的功勞,可是,主要原因,也是因為你底子好!"

秦未央笑了笑:"路彥昭,沒看出來啊,你的情話技能滿分啊!"

路彥昭也跟著笑起來:"不是我情話技能滿分,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秦未央的眸子閃了閃,突然開口:"那你覺得,一年前的我好看,還是現在的秦夭夭好看?" 專研了一會,二人很快確定了離去之路。

甚至,就連目標他們都定下了,為了二人的安全,明軒仙人將壓箱底的東西拿了出來,可以對付地仙境強者的寶物,一個不慎地仙境高手也要飲恨。

這不由讓二人更為期待了,這次要親手屠戮地仙!

斬殺一位地仙,收割一番,也能得到不少的財富。

上好的韭菜!

正在這時,林楠傳訊器響了。

當林楠疑惑拿出來一看之際,先是一喜,而後臉色大變。

「不好!」林楠自語,他擔心。

邵凡出來了,那其他人呢?

「邵凡,我那些親人朋友呢?」林楠連忙問道,這也是他最擔心的問題。

不過很快,林楠鬆了一口氣,邵凡將那邊的情況道了一遍,總算是徹底放下心來。

尤其是聽聞洪辰,以及其他十幾位地球之人都彙集到妖窟之中后,林楠心中更是多了一股暖意。

這群人,都是親人。

「先等我,別讓他們出來,等我來接應!」林楠沉聲回應,一位地仙境,兩位人仙境,這靈韻仙族還真是夠看的起他們的。

和邵凡聊了一會,林楠放心不少,邵凡和他們有特殊約定,沒有邵凡的特殊通知,將會在一年後出來,所有人一起衝出來。

真若是有特殊情況,邵凡會想辦法找人進去通知,讓他們繼續等待。

一年的時間,對林楠而言足夠長了。

只要林楠和崔慶二人在這一年內突破到地仙境,眼前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而且林楠也不相信靈韻仙族能一直派遣一位地仙境高手坐鎮此地。

「咱們的目標,還是靈韻仙族和古仙族,還有外面的那些韭菜,完事之後,咱們真要逃了。」林楠轉過頭,沉聲對崔慶說道。

靈窟城那邊,暫時林楠不會去動,也不能動,否則只能是打草驚蛇,既然是一年之期,那就那一日動手,將他們接回來。

而且,還有吳俊凱他們那邊,也是一個大麻煩。

同樣有地仙境強者看守。

雖然眼下他們安全,但被人盯著,只能龜縮在洞府之中,終究不行,林楠要把他們接走。

這些事情,都需要林楠好好謀劃一番。

「其他都好說,就是這個接人麻煩了,咱們只要出去,他們肯定會想到你去接人。」崔慶眉頭微皺,怕倒不是,只是覺得有些麻煩。

「實在不行,把師傅也拉進來,咱們三個一起,倒也不是沒有希望!」崔慶隨即說道。

林楠搖頭,這件事他也知道麻煩,隨即他再度想到一人。

靈韻仙族,勝姬仙子仙宮中,姬婢正在給勝姬仙子泡仙茶,就在這時姬婢傳訊器收到了林楠的傳訊。

當看到上面的消息之後,姬婢不由微微一怔。

「小姐,他傳消息,讓我們幫他救人。」姬婢暗自傳音給自家小姐,哪怕是在仙宮之中,也極為謹慎。

勝姬仙子聞言,頓時明白了。

不過卻並沒有直接答應下來,好似在等待著下文。

找人幫忙,應該不單單這麼一句話。

尤其是,她相信後面肯定還有,林楠不傻。

果然,姬婢傳訊器再度有了動靜,隨即看了一眼后,整個人小嘴微張,駭然不已。

「說!」勝姬仙子秀眉微皺,覺得姬婢這表情有些誇張了。

「小姐,他……」姬婢覺得自己這個時候受到莫大的刺激。

「磨磨蹭蹭,他說了什麼?」

「小姐……他說他感悟了空間至高屬性規則!」姬婢終於壓下了心底的震驚,將這句話道了出來,這就是林楠的補充。

「什麼!」一瞬間,饒是勝姬仙子也不淡定了,整個人直接站了起來,充滿了震驚之色。

隨即一把將姬婢手中的傳訊器拿到手中,確認無疑。

「會不會他騙我們,我們的消息說他感悟的應該是風屬性規則的!」姬婢有些不確定了,這件事太匪夷所思了,幾乎聞所未聞。

可能有,但屬於傳說。

勝姬仙子震驚,皺眉,而後疑惑。

最後,她笑了,笑的更高興燦爛了。

「呵呵,越來越讓我吃驚了,這位下界的小弟弟,真讓人刮目相看!」勝姬仙子笑道,很是高興。

她越發覺得自己賭對了。

一不小心,押了一個未來無敵強者出來。

天人境,能夠感悟風屬性規則和空間至高屬性規則兩大規則,絕對是絕世妖孽級別的,在天人境即可弒仙,現在這些手段加在一起,地仙不慎也要被殺。

成長速度,超乎想象!

而且,非常懂得隱忍,這讓勝姬越發看中了。

「若是勝雪知道放手了這麼一位,而且還成了敵人,估計臉上會很精彩。」勝姬仙子笑的很高興。

姬婢聞言,臉上依舊是駭然,不可思議。

「小姐,會不會是假的?」

勝姬仙子搖頭。

「回復他,沒問題!」

姬婢再沒有多問,隨即三個字回復過去。

凌雲仙宗這邊,林楠得到這三個字,頓時又鬆了一口氣,哪怕是再度欠出一個人情,也必須如此。

吳俊凱那邊,還有兩個孩子,而且實力都還很弱,根本無法承受任何波及。

此刻勝姬仙子能答應下來,無疑讓他放心不少。

知道了自己的秘密和底氣,相信只要不傻,更願意對自己進行投資。

「兄弟,你和那勝姬仙子真的清清白白的?我可是聽說,那是一個極品啊。」崔慶見林楠再度讓勝姬仙子救人,不由好奇不已,心中更是在暗暗意/淫不已。

「想什麼呢,投資懂不懂?」林楠無奈看了或者兄弟一眼,開口解釋了一句。

這件事對她而言並不難,但對自己,卻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