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你過來並不是讓你誇獎我老婆,你也應該慶幸,在海島上你沒有對她做什麼,否則你就不是在這和我說話了。」

司厲霆心情煩躁,也要了一根煙點上。

兩個身高相仿,氣質相似,長相都有幾分相像的男人,就是隨便往那一站,帥到人神共憤。

「我已經得到了消息,你打算對我公司下手,沒想到你竟然滲透到了這個地步,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布置的?」

當初司厲霆才回來的時候表現得很沒有競爭力,導致卡特以為他真的就是個廢材,也翻不出什麼大的風浪。

誰知道在最後的股東大會上自己被一擊必中,敗得一塌糊塗,從那刻起他才感覺自己是小看了司厲霆。

司厲霆吐出一口煙圈,「一年前,回來的那天我就開始做準備。」

「呵,沒想到你除了史密斯家族,竟然把手都伸到了我公司,你確實有些本事。」

「我喜歡穩操勝券的事情,卡特,我知道你心有不甘,覺得是我搶走了本該屬於你的東西。

但我本來就擁有合法的繼承權力,我只是拿走了我自己的東西而已。

況且我私下有過調查,你的公司發展的很不錯,你手中握有史密斯家族百分之四十五的大股份。

除了沒有決定權之外,你也是公司的二把手,你不缺錢不缺勢力,何必要和我斗得你死我活?」

卡特輕笑一聲:「向來鐵血無情的你,按照你的性格應該是會對我實施報復,怎麼,現在換了風格來當說客?」

司厲霆看著遠方,眼神飄忽不定。

「原本你傷了我最心愛的女人,哪怕是豁出一切,我也不會放過你。

可同時你保護了她,這些天並沒有虧待她,她的腿傷不是你造成。

史密斯家族是十大家族之首,如果你我繼續爭鬥,影響的只是整個家族。

不管我們之間誰贏了,對家族都是一種打擊,到時候其它家族蜂擁而上。不過是犧牲了我們,便宜了別人,不如你我講和,聯手起來共創史密斯家族輝煌。」 之前兩人明爭暗鬥,在這件事上,司厲霆突然生出心心相惜的感覺。

司厲霆的話沒有錯,他不缺錢,手中也有很多權力,為什麼要和他斗得你死我活。

很簡單,就是因為當初司厲霆在人前狠狠打了他的臉,讓他成為一個失敗者,受盡別人的冷眼和嘲笑。

從小就被定為繼承人的他怎麼能容忍被別人這麼嘲諷,所以他要讓司厲霆徹底失敗,讓人們看到真正的勝利者是誰。

和司厲霆交手以後才發現他的實力很強,根本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人。

這麼繼續下去就像是他說的那樣,只會給家族帶來滅頂之災,便宜了別人。

「你的意思是讓我收手?」

「你若是不收手,那麼我也只能讓人動手了,你不在美國的這段時間,我已經布置好了一切。

就算無法將你扳倒,也可以讓你受點小傷,損失幾十個億而已。」

要是以前幾十個億對卡特來說也就是小數目,不過近年來他為了收購其他股東手上的股份。

那些股東坐地起價,他花費了不少金錢,而且公司越大需要的周轉資金也就越多。

現在要他虧損幾十億,對他來說也是一個麻煩。

「我知道,幾十億對你來說還構不成威脅,最多就是給你添點麻煩。

但我算計你一次,你再算計回來,我們從這裡面又能得到什麼?」

「你就是用這張嘴將她騙到手的?」卡特問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司厲霆搖搖頭,「不,是用這顆心,你我都是同類人,我們本應該為友,不應該為敵,不是么?」

卡特看著走廊盡頭,那坐在椅子上焦急等待結果的女人。

腳上的白紗是那麼扎眼,想著之前在海島上發生的事情。

那個女人只想要逃離。

「卡特,我想他,我想見他。」

「你放過我好不好?」

「我愛他,我和他還有一個兒子,我不可能愛上你的,現在不可能,將來也不可能。」

「如果你真的喜歡我,你不應該將我束縛在島上,應該放我回到他的身邊,這才是愛。」

顧錦的一顰一笑在他腦海中浮現,她寧願一直呆在大雨里也不願意屈服。

她是真病還是故意生病來逃離自己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顧錦的心中沒有自己。

卡特無奈的苦笑,「好。」

他會答應司司厲霆,究竟是真的不想鬥了,還是因為她,這一點他不得而知。

於情於理這才是最好的選擇,和司厲霆繼續斗下去只會兩敗俱傷。

「難得你會同意,這倒是挺意外。」

卡特深深吸了口煙,「以我的性格確實不會這麼妥協,不過你記住了。

我放手不是因為我怕了你,而是因為她,我已經傷了她一次,這算是我對她的彌補。」

之前他就在心中想過,只要顧錦平平安安的,他做什麼都可以。

司厲霆將她平安帶回來,卡特鬆了口氣,但也想明白了一件事。

正如顧錦所說,真正的愛絕對不是佔有,而是放手。

司厲霆朝著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兩手交握,強強聯手,兩人絕對是一件讓敵人聞風喪膽的利器。

「我有一件事要問你。」

「什麼?」

司厲霆掐滅了煙頭,「兩個月以前我和穆塵有過短暫的接觸,既然他和穆七一起長大。

他在明知道蘇蘇身份的情況下,在我們面前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甚至沒有透露半分。

蘇蘇曾在和他單獨會面中昏迷了一小會兒,雖然並沒有出事,我心裡總有些不安。

你去過歐洲,親自帶走穆七,我想你應該知道些什麼。」

卡特這才正眼打量身邊的男人,「你說要和我聯手,最主要的是想從我這裡獲得有用的情報。

所以才對這次的事情不予計較,甚至遊說我和你聯手,我真是佩服你的心機。」

要是玩弄權術,這個男人第二,絕對沒有人排第一。

他又被司厲霆算計了一次!

司厲霆正色道:「我是想要從你這裡知道真相,想和你聯手也是真,這並不衝突。

況且你的本意也是為了保護蘇蘇,我們的目標算得上是一致。」

卡特無言以對,這男人比他想象中還要厲害很多,和他為敵真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也罷,事到如今,你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就直接告訴你事情真相吧。

小七天生心臟就不好,穆塵很喜歡她,就像是你喜歡顧錦一樣的程度。

之前給小七做過一次換心手術,手術是成功了,但還有一些問題。

小七在儀器里沉睡多年,為的就是減少心臟的負擔,延續壽命。

穆塵得知顧錦的存在,相比之下她身體完好,和小七又是同胞姐妹。

如果用她心臟移植給小七,那麼小七就不會產生排斥了。

你說的那個時間應該是穆塵想要帶走顧錦,小七提前醒來打斷了他的計劃。」

卡特這麼一說司厲霆猶如芒刺在背,想著之前在度假山莊所發生的事情。

他還和穆塵把酒言歡,覺得找到了知己,其實人家就是為了自己老婆的心臟而來。

那時候他和穆塵的喜好一樣,一切並不是巧合,是穆塵早就打聽好了一切。

怪不得他總覺得就算和穆塵談天說地那麼久,穆塵的身上始終蒙著一層迷霧,他看不到真正的穆塵。

司厲霆一陣后怕,如果那時候小七沒有提前醒來,等他發現顧錦的時候,顧錦早就涼透了吧。

她的親生父親要抽取她全身的血液還給顧柒,穆塵要挖掉她的心臟移植給穆七。

司厲霆很是心疼顧錦,她做錯了什麼,老天爺非要對她這麼殘忍。

「穆塵人呢?」

「他去了冰島,我才能有機會將小七帶走,當時我打的主意是讓顧錦假死,讓你愛上小七,沒想到天不遂人願。」

「你錯了,不管有沒有穆七,我都不會背離蘇蘇愛上別人。

她在我寵她似寶,她若是不在了,此生我亦不會再娶。」

司厲霆說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卡特無奈一笑,「到底是我小看了你們之間的感情,總之穆塵是很危險的人物。

如果他真的要動顧錦,一定會想盡辦法。」

「若是他敢動蘇蘇半分,我也不會坐以待斃。」

司厲霆將目標對準了急症室,眼中掠過一道殺意。

為了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他們什麼都是可以做出來的。

「這裡就交給你了,離美國太久,我也該回去了。」

卡特最後看了一眼顧錦,她就是水中月,霧中花,只能看卻無法擁有。

「不和她道別?」

「她不會想要看到我的,她弄成今天的樣子,有我的原因。

你好好保護她,替我向她說聲對不起吧。」

卡特將煙頭丟到垃圾桶,雙手插兜,頭也不回的離開。

司厲霆開口:「有空了,喝幾杯,你有幾個項目做得不錯,我一直想要討教。」

卡特腳步微頓,沒有回頭,「別玩這些虛的,有事就給我打電話,我不是幫你,是為了護她。」

司厲霆重新回到顧錦身邊,從背後將她擁住。

「他走了?」

「他讓我給你說聲對不起。」司厲霆的聲音有些沉重。

「我本以為你會和他斗得天翻地覆,沒想到卻是化敵為友,厲霆哥哥,你的手段真是太厲害了。

還好我沒有和你為敵,當你的敵人真是很不幸的一件事。」

「我的強大隻是為了保護你,多一個朋友比多一個敵人好,我需要卡特的幫助。

不過這次可不是我有能耐,卡特是為了你才同我講和,還是蘇蘇魅力大。」「嘖,我怎麼聞到了一股酸味,是哪家的醋罈子打翻了?」 那樣明媚的笑顏,穆南樞愣了。

顧柒趁著他呆愣的時候,突然俯身,在他唇上吧唧親了一口。

「吶,蓋了章,以後你就是我柒爺的人了。」

說著她一個鯉魚打挺,蹭蹭蹭往樹上爬,那爬樹動作跟猴子沒什麼兩樣。

不過三五秒鐘她就從院子里的樹跳到牆頭,「小樞樞,我會再來的!」

她離開了,傻了一院子的人。

其他主動遮著眼睛的人都放下了手,只有兩人看到她親吻穆南樞,而且親了就跑了!

「這個不要臉的臭小子,我去撕了他的嘴!」涼棱這才反應過來。

自打他跟著穆南樞以來,還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膽並且驚世駭俗不要臉的人。

他家向來殺人不眨眼的爺這是怎麼了?居然任由人親?

回頭看看穆南樞,那白皙的手指放在了剛剛被人親過的唇上。

臉上再不是之前淡然的模樣,而是帶著懵懵的表情,還沒有回過神來。

「先生。」涼峰叫了他一聲。

穆南樞這才回神,「人呢?」

一大群人都懵了,先生這是怎麼了?不僅放任一個少年在他身上作威作福,居然神遊天外去了。

「逃了。」

穆南樞的表情這才恢復如常,「追。」

「是,先生,我馬上去追,要讓我抓住了這個臭小子,我非得剝了他的皮!」

穆南樞冷冷看了他一眼,「不許傷他。」

「先生,你……」

「他的手,他的皮都是我的。」穆南樞淡淡道。

兩人反應過來,先生向來有仇必報,他是要自己親自動手。

「好的先生。」

院中還站了一堆人,穆南樞也沒有興趣再開什麼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