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夠了,我討厭生活在爾虞我詐的世界里。」

「陸司寒,這一次是松本葉子,下一次又該是誰呢?」

姜南初紅著眼眶質問,一段不受長輩祝福的婚姻實在太坎坷了。

或許未來會有無數次,戰錚樺將她故意支走,往陸司寒身邊塞女人的事情發生。

光是想到這個可能性,姜南初都覺得她要發瘋了。

「對不起,以後不會了,這種事情以後我都會交給沈承去做。」

「南初,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你不能給我判死刑,說不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陸司寒卑微挽留,明明在一天前,兩人之間關係融洽,他甚至已經開始準備婚禮的具體事宜。

「我需要冷靜的空間去思考,該怎麼和你走下去。」

「雲暮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和他計較。」

姜南初揮開陸司寒的手,轉頭往外走。

「砰!」

陸司寒一腳踹向監控室的鐵門,所有的事情都完了。

陸司寒的心中湧上濃濃的不安,雲暮的存在是極大的威脅。

姜南初已經開始為他說話了!

姜南初從監控室離開,看了眼靠在牆上齜牙咧嘴的雲暮。

「我還以為你是個沒感情的打架機器,想不到也會痛。」

「小傷,沒事。」

雲暮強裝鎮定的說,不得不說陸司寒是他見過最會打架的,每一拳都充滿力量。

姜南初瞥了他一眼,轉身朝電梯走去。

「你還愣著幹嗎?」

「還不趕緊跟上!」

電梯門打開后,姜南初不滿喊道。 某市,某小區開發商辦公室。

“來,小八,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趙翔文!”

江樹林拉過東張西望的小八,介紹道。

“小八兄弟,早就聽江先生提起過您了,來,請坐!”

說話的那人三十歲左右,長得精瘦,穿了一身黑色筆挺的西裝,看起來居然帥氣非凡。

“額,客氣了客氣了。一起坐吧!”

小八茫然的說着,兩人笑了笑一同坐了坐到了棕紅色的皮沙發上。

“額,江叔,您叫我來是有什麼事兒啊?”小八望着江樹林問。

這時,江樹林不急不慢的從都口袋裏掏出了一盒金色包裝的香菸,遞給了趙翔文一根,然後給小八,小八搖了搖手錶示不要。最後自己抽出一根叼在了嘴裏,“砰”的點着。

“嗚~呼~”江樹林抽了一口香菸長呼一口氣,看向身邊的趙翔文說道:“還是你說吧~小八是自己人,不用太拘禮!”

小八望向趙翔文,見趙翔文滿臉的無奈,欲言又止,然後又猶豫了一下,才慢慢的擡起頭。

“哎,說來話長了!”

“沒事,慢慢說,我聽着~”小八認真的迴應。

“好!”

接着,趙翔文點着那根香菸,慢慢的說了起來…

“我是一個樓盤的開發商,身後的小區就是我開發的。從選地到建設再到住戶裝潢入住,一年來一切都沒有問題!但是,就在兩個月前,小區裏接連傳出了很多不好的傳聞,還有發生了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

“什麼傳聞?發生了什麼事情?”小八認真的問。

“唉~聽聞您是捉鬼降妖大師,有些話我也就不避諱直說了。這段時間,住戶們都紛紛投訴,說水龍頭裏時常放不出水!家裏也時常沒有電,燈泡忽閃忽滅的。並且不是一個人,而是幾十上百戶人家一齊來投訴!”

“那是不是建設的問題啊?停水?停電?”小八疑惑的問。

這時,趙翔文搖了搖頭。

江樹林插話道:“不是的!這件事我很清楚,水利以及電力工程都是我找的關係給鋪設的。並且小區內部建設經檢查也沒有任何問題。我也派人去水利局以及電力公司查過,這段時間來從來沒有停過水和電!並且旁邊小區也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

聽到這話,小八陷入了沉思,然後又回過神來,問:“趙先生,您接着說,有什麼傳聞?”

趙翔文說道:“住戶們都私下議論,說是經常有人在樓道、地下室遇到過靈異事件!”

“哦?怎麼樣的靈異事件?”小八饒有興致的問。

這時,趙翔文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說道:“有人說,在樓道里經常能聽到背後有腳步聲!地下室的燈光經常能憑空照出一個人影出來!還有…甚至我自己還遇到過….”

趙翔文一連串說出了十多個靈異事件,越說臉色越扭曲,越驚恐。

小八聽完後,站了起來,說道:“好了,趙先生,您說的這些事確實很詭異!要不您帶我去看看,有沒有邪祟我到那一看便知!”

“好好好!!”

趙翔文激動地說完,三人一同走出了辦公大樓,走到了樓後的小區。

那小區很大,足足有三四十座樓盤,綠化的也是相當完美,整個都是高檔奢華的氣息。

小八不禁瞥了一眼身邊的趙翔文,心裏一陣搖頭。這麼個看起來潺潺弱弱的人,沒想到這麼的有錢!居然能蓋得起這麼多的房子!真是人不可貌相!

走進小區,趙翔文將兩人領進了一個地下室。地下室內黑漆漆的一片,周圍牆壁上掛着那種古典歐式風格的掛燈,遙遙看去,燈光如同地面螢火一樣一簇一簇。

“小八先生,就是這兒!先前有人投訴,說這裏遇到過不可思議的鬼影!我不信,親自來看了看,來的時候沒事,萬萬沒想到,臨走的時候,我無意間看了一眼自己的腳下,在地面上居然多了一張人臉的影子出來!”

說到這兒趙翔文哽咽了。

聽到這兒,小八更是神色一緊。聽趙翔文的意思,如果真的有鬼被燈光照射出來,那麼至少可以肯定,這隻鬼已經化作了惡靈有了實體!

“你接着說。”小八淡淡呼道。

趙翔文哽咽了兩下,回了回神,接着說了起來。

“當時我很害怕,然後就跑了。後來甚至我以爲那是做了一場夢,但是當有人再提起來的時候,我知道那不是夢!從那天我逃走後,就再也沒敢回來過!”趙翔文戰戰兢兢的說着,眼神望着地下停車場明顯有些害怕。

“在哪看到的?能帶我去看看嗎?”小八氣定神閒的說道。

“就,就在那邊第三個燈下面!”趙翔文躲在小八身後,渾身顫抖着說道。

見到趙翔文這幅被嚇破了膽的樣兒,小八心裏嘿嘿一笑,腹黑道:“走!跟我一起去看看!”

“哎?別別別別…”

小八說着拉起了趙翔文的胳膊就走,趙翔文連連搖頭,可是根本無用。他發現眼前的那個人就如同一個機器一樣,自己根本反抗不了。

江樹林也是神色緊繃,跟着兩人走下了地下室。

赤心巡天 距離並不遠,但是走到那盞等下的時候趙翔文已經被嚇圈了腿了,雙眼緊緊地逼着不敢睜開。小八見狀,心裏嘿嘿一笑,扶住了他,問道:“趙先生,是這兒嗎?”

趙翔文眼也不睜的使勁點了點頭。

小八見了心裏偷偷一笑,一個三十歲的男人被影子嚇成這樣,還真是少見。江樹林見了,也是不住地搖頭,嘆氣。

小八打量着那燈束的頂部四周,完全沒有其他的東西遮擋。也並沒有發現那種可以透光成像的紙盒一類的東西。但是小八確信,應該是被人拿走了!因爲他知道,鬼是不會那麼無聊的去嚇唬人的。

鬼也有鬼道!一般化身成了惡靈的鬼,怨念或者執念都相當深。根本沒有時間去調戲這些路人,它們的目的無非是報仇或者泄恨。

所以小八心裏確定,這件事上背後一定有人在搗鬼! 第474章猩臭的血飛飈出來,濺在我臉上

雲暮睜大眸子,指了指自己。

「除了你,這裡還有別人嗎?」

「我馬上來!」

雲暮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立刻跟上去。

姜南初下樓找酒店前台要了帽子與口罩,給他戴上。

隨後從藥店買了治跌打的藥酒,和雲暮一起回家。

「不要以為我是在關心你,只是覺得在錦都,你只認識我罷了。」

「我最多只把你當做朋友,聽懂了嗎?」

「嗯。」

雲暮伸出手臂,任由姜南初被她塗抹藥酒。

她柔美的側臉有一縷碎發掉下來,雲暮想要為她挽起,卻被姜南初躲過。

「受傷了,還不知道老實!」

「南初,你是第一個對我這麼好的人。」

雲暮突然開口說道。

「這話是不是有些沒良心,世界上對你最好的人不該是爸媽嗎?」

「我媽媽死了,爸爸賭博,把我輸了。」

「你知道嗎,我第一個殺的人,是我的養父。」

姜南初塗抹藥酒的手頓了頓,雲暮生的天使一般的容貌,他的身世怎麼會凄慘成這樣。

「因為這副容貌,養父看上我了,是不是很噁心?」

「他居然連一個七歲的孩子都不肯放過,所以我趁他午睡的時候,用菜刀劃破了他的頸動脈。」

「猩臭的血飛飈出來,濺在我臉上,當場我就吐了。」

「我原本不想活,但恰巧遇到傅英蘊。」

「乾爹把我帶到無雙殿,他說我骨子裡帶著狠勁,將來能夠幫助他。」

「從那時起,雲暮的命是無雙殿的了,再難再危險的任務,只要交給我,盡全力也要做到最好。」

回憶起從前的事情,雲暮滿不在意的說。

姜南初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想了想,忍不住摸摸他的頭髮。

或許他有時候的惡作劇,只不過是想要多吸引別人的注意而已。

「你還真信了?」

紅娘任務之桃花貓 「真好騙,哈哈哈。」

姜南初微張著唇,意識到被耍,直接狠狠扯了扯他的頭髮。

「有人說過你很惡劣嗎?」

「過分!」

姜南初氣呼呼的為他塗抹藥酒后,轉身不再理他,開始收拾行李。

「你在做什麼,又想去哪裡?」

「我們孤男寡住在一起合適嗎?如果讓你住酒店,萬一被人發現又該怎麼辦?」

「所以我決定住酒店,你乖乖的在這邊養傷。」

姜南初思考後說。

「其實我活挺好的,肯定不比陸司寒差。」

「你想想他都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了,何必為他守貞操。」

回應雲暮的是姜南初一隻包包砸過去。

「閉上你的狗嘴,早點睡吧!」

話音落,姜南初拎著大包小包前往酒店。

雲暮在落地窗外,看著她離開前往對面的酒店。

「被你喜歡真幸福。」

「南初,我原本都打算放棄你了,但是陸司寒做了一件蠢事,似乎讓我又有了希望。」

雲暮勾唇輕聲說。

錦都別墅內,陸司寒冷臉站在書房窗戶外,周身散發出生人勿進的氣息。

「先生,南初小姐搬離公寓,前往酒店。」

「繼續盯著,盯著雲暮,他敢再半夜跟著南初,打斷他的腿!」

「是。」

「先生,您身上的傷,不如我安排醫生過來。」

「不用。」

陸司寒揮了揮手,示意沈承走。

一想到雲暮受傷,有姜南初陪著,他便覺得火大。

好在南初是有分寸的,她明白,他的佔有慾和破壞欲有多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