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是想一命換一命,但是看在你是我孫子的份上,那就給我一些賠償好了。」紀父笑著說道,「既然你又能力承擔的起醫藥費,那也一定有能力承擔賠償吧。」

梁郗看著他,拳頭緊緊握在了一起,最終無力的鬆開。

他現在還有選擇嗎,要是不同意,他就沒有媽媽了。

可是同意的話,他這個年齡,去哪裡弄來這麼多的錢。

「多少,我給你就是了。」到了這個時候,梁郗還在那裡死撐。

話音一落,紀父便伸出了一個手指頭。

一千,一萬,這些紀父都看不上,唯一的一個就是——一百萬!

梁郗心中一驚,頓時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答應……

紀父心裏面忍不住冷笑,說到底還是一個孩子。

梁橙對他兒子下手,那自己也讓梁橙看看,他的兒子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好,我答應。」

「從今天開始,你就寸步不離的留在我身邊,抵債。」

紀父在臨走之前,已經決定了他以後的生活。

第二日,梁郗將梁橙安頓好之後,便來到了紀父的家中。

「這是你今天要做的事情。」傭人們一看到他,直接丟了一大堆的衣服給他,「做不完今天不許吃飯。」

這些,全部都讓梁郗用手洗,而且還是冷水。

現在這種情況,梁郗沒有發作,只是默默的忍下。

管家看著自己身旁的老爺,無奈嘆氣,「老爺,你……」

剛說了一個字,就說不下去了,喪子之痛又有誰能夠承受的住呢。

因為梁郗現在已經不是高高在上的小少爺了,而且還有紀父的「關照」,他在這個家裡面,不是挨打就是受罵。

這天晚上,他拖著一身的疲憊回到家中,今天在紀家待了一天,連出來照顧梁橙的時間都沒有。

一打開燈,就看到梁橙躺在地上,梁郗連忙過去呼喊她的名字,「媽,你怎麼了,媽……」

梁郗趕緊撥打救護車,將她送到了醫院。

這件事情,很快就落到了紀父的耳朵裡面。

「打電話讓他回來,把這些沒做完的事情,都給我做好。」

在這個緊要關頭,紀父直接讓傭人紛紛梁郗過來做事。

而這個時候,梁橙的情況並不穩定,身邊要有人看著,梁郗請不起看護,就要自己在旁邊守著。

收到紀父的意思之後,梁郗就坐在病房裡面不願意離開。

「不想做是不是,那我現在就報警……」紀父掏出手機,直接按下了報警電話。

「你們不要欺人太甚。」梁郗現在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不用想也知道這是紀父的意思。

紀父也懶得跟他廢話,直接丟出了一句,「我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

便轉身離開,在紀家裡面等候。

梁郗這些天來的忍耐,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崩盤。

他無力的嚎啕大哭,對於現在這種情況,他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好了。

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梁郗沒有作出決定,卻被紀家的人硬生生的給拉了回去。

就在他離開的時候,梁橙那裡的情況也有些危險,醫生趕緊把她帶到了搶救室之中。

梁郗心中陣陣發涼,但只能夠跟著他們乖乖離開。

「紀伯父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太好吧。」在醫院的門口,紀父卻跟梁景銳撞上了。

梁郗看到梁景銳,就像是看到了最後一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在一旁大聲尖叫,「叔叔,救我!」

「我教育我自己的孫子,好像跟梁總沒有什麼關係吧。」

紀父說話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梁郗跟他之間有一層血緣關係,自己把他帶走,沒有人會說什麼。

但是站在他面前的可是梁景銳,怎麼可能讓他得逞。

「紀伯父怕是忘了,梁郗現在還是我們梁家的孩子,你還沒有資格帶他離開。」

上次因為梁郗的抗拒,所以戶口並沒有遷移過去,從法律的角度來看,他們之間沒有任何的關係。

紀父冷哼一聲,「我們走。」臨走之前還瞪了梁景銳一眼,眼裡面滿是不甘。

「叔叔……」

梁郗哭著跑到了梁景銳的懷中,梁景銳心情也有些沉重,伸出手擦拭他臉上的淚珠。

他拉起梁郗的胳膊「走……」

「嘶。」

就在他準備帶梁郗過去看梁橙情況的時候,突然聽到梁郗倒吸一口氣。

梁景銳頓時感覺不太對勁,趕緊拉開他的衣服,看著上面一道道的傷痕,聲音有些發抖。

「這些都是他們做的。」

這麼小的孩子,他們竟然也能夠下得去手。

梁郗哽咽道,「他們說,如果我不還清債務的話,就把媽媽帶走。」

梁景銳這才發覺,自己不在的這幾天,發生了很多事情。

他安慰好梁郗的情緒之後,從他的口中,知道了這幾天紀父還有紀家對他的所作所為。

「你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讓我幫助你們呢。」

梁郗搖搖頭,「我媽媽對你們做的那些事情,已經讓我沒有臉面面對你們了,怎麼可能還會尋求你們的幫助。」

他做不到,而且他現在欠梁景銳還有喬語的,這輩子都沒有辦法還清。

梁景銳不喜歡梁橙,但還是願意認梁郗這個侄子。

原本打算過幾天再對他們動手,梁景銳覺得,沒必要在繼續等下去了。

這個紀父,實在是太過分了。

「你在這裡安安心心的陪著梁橙,其他的事情,就交給叔叔。」

梁景銳心情無比惆悵,現在他已經做不到坐視不理了。

「走,叔叔帶你去吃飯。」

梁郗在餐廳之中吃飯的時候,梁景銳去了一趟洗手間。

洗手間中,他撥通了一個人的號碼,直接吩咐道,「一切按原計劃進行。」

紀家裡面的每一個人,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你查清楚哦?她真的失憶了!」

「查清楚了!」

「難怪!我就說為什麼我一跟她打感情牌的時候,蕭閻雲就跳出來了呢!感情是怕露餡啊!」

夏熏染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看著旁邊的黑衣保鏢! 活人禁忌 就像是一條毒蛇在皮膚上爬過的感覺一樣!

「我讓你們找的人找到了嗎?」

保鏢的頭更低了一點,小心翼翼的回答到:「找了幾個,等一下安排過來給你見見……」

夏熏染想了想,拿著一旁的外套就往外面走!

「還是我過去吧!」

雪雨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如果不是想到蕭閻雲的一隻手還有傷,她恐怕就這樣沉淪了!

抬眼看著滿臉隱忍的蕭閻雲,雪雨不由得移開了視線!避免被蠱惑了!

動情的蕭閻雲不管不顧的湊了上來,輕輕的咬住雪雨的耳垂,摩挲著,隱忍著!

「有些難受!」

「……」雪雨更坐不住了,心軟的一塌糊塗,可是看到蕭閻雲纏著繃帶的手,還是微微的推了一下!

「在車上呢!」

雪雨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拒絕,難道不在車上,在房間裡面就可以了?

她自己都有些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了!明明之前已經決定好了,絕對不越雷池一步,即便是慕容墨軒不愛自己,也要為他守住自己能給的!可是……

雪雨面對眼前蕭閻雲那帶著情慾的眼神,聽著他微微有些急促的喘息,身體就好像不受控制一樣!

沒羞沒躁的,恨不得現在立刻就跟他在一起了!就為了不讓他那麼難受,也讓自己不難受!

蕭閻雲忍了許久,才算是沒有失控,離了她那迷人的耳垂,伸手將她給抱進自己的懷中,有些低沉的聲音響起:「就抱著你!」

雪雨沒有說話,只是這樣乖乖的躺在他的懷中,感受著他有些快的心跳!莫名的想要為這樣的溫暖落淚!

好像期待了許久等了許久,總於等來了這樣片刻的平靜一樣!

許久,在彼此身上的溫度退去的時候,雪雨才默默的看著蕭閻雲的側臉,輕聲的問到:「她以前是怎樣的一個人?」

「她啊……」蕭閻雲陷入了沉默!

雖然雪雨沒有明說,但是兩人都心知肚明問的那個人是誰!只是蕭閻雲不知道該如何向雪雨介紹她的之前,說不好,以後她想起來了會不會生氣啊?

只要是一切有可能會讓她生氣的事情,蕭閻雲都會努力的去斟酌,考慮怎樣說才更好接受一點!

而雪雨的沉默只是在等,等那個被兩個優秀的男人同時愛著的人從他們的口中出來到底是怎樣的!自己到底跟她之間差了多少!

許久,蕭閻雲自認為找了一個比較隱晦的方式說到:「比較堅強的一個人,不管遇到什麼事情臉上總是帶著一副無所謂的微笑,特讓人頭痛的一個人,好像天塌下來,她都可以自己解決一樣!有些時候我甚至在想,我這個老公是不是太失敗了,竟然沒有給她一點可以依賴的感覺!」

重生渣攻靠邊站 明明是無奈的吐槽,雪雨硬是從裡面聽出來了一點自豪感!忍不住想要苦笑!

確實啊!韓氏的總裁,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又怎麼可能是一個弱女子呢!這樣一個能幹的對象,我怎麼可能超越得了!

看著雪雨突然誇下來的臉,蕭閻雲有些緊張了!難道自己說錯什麼了,讓她不高興了!是不是不應該吐槽那句她不依賴自己,應該多誇誇她多麼的能幹之類的?

雪雨幽幽的看著蕭閻雲小小聲的問到:「你現在是不是覺得我特別的沒用!」

「為什麼這麼問?」

「難道不是嗎?我每天除了吃就是睡,我竟然一點本事都沒有!」

然後蕭閻雲笑了,笑得特別明亮的那種,摟著雪雨的手忍不住在她的發頂上揉捏了兩下!

穿書後,我成了三個反派的娘 「那我這段時間是誰照顧的啊?剛才是誰美女救英雄的啊!你要是沒用,那我現在就成落湯雞了!」

見雪雨依舊是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蕭閻雲嘆了一口氣,特認真的說到:「相信我!你真的特厲害!能在不聲不響的時候就反將首長夫人的,可不是隨便的人物了!」

「那是她自己心虛!」

一說到這裡,雪雨忍不住就笑了!她也就是一個眼神,誰知道小寒那麼會來事,竟然還有這樣的操作呢!

想到這裡,雪雨就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蕭閻雲說到:「你這助理不錯啊!這隨機應變的能力……以前怎麼就沒有看出來他也是一個人才的呢!」

「畢竟是在這個圈子裡面待久了的人。有什麼是看不懂的呢!」對於這件事情,蕭閻雲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那我不管!反正回去你也要給小寒加工資,他可是幫了我很大的忙呢!」

一想到身邊這個是一個超級有錢人的時候,雪雨想到那一柜子的衣服突然就平衡了!也許不是專門為夏熏溪準備的,真的是給自己的也說不定呢!

「老婆大人都發話了!給他漲!」

蕭閻雲豪氣的一揮手,突然又眼神幽幽的看著懷中的雪雨,湊在耳邊小聲的問到:「那我的表現也不錯吧?有沒有禮物啊?」

「你要什麼禮物啊?」

你丫這麼有錢,還缺什麼嗎?恐怕我隨便拿出來的東西你都看不上吧!

蕭閻雲突然朝著雪雨又靠近了幾分,讓她感受著自己身體的變化,特委屈的看著她!

「真的……特想!」

「可……可是你手受傷了!」

雪雨忍不住低下了頭,這樣的事情怎麼能問出來呢!他怎麼就問出來了呢!

自己又是怎麼回事啊!明顯他就是在調戲自己嘛!要是是其他人這樣說,早被自己拳頭招待了!你怎麼面對蕭閻雲的時候就是下不去手呢!

你還害羞!害羞個什麼勁啊!就應該給這個色狼狠狠地來一巴掌,打醒他的胡思亂想!

「我一隻手一隻腳都可以給你福利!」

「額……」雪雨已經恨不得鑽進蕭閻雲的衣服裡面不打算露面了!他這話說的太直白了吧!

「我……我……」

「雪雨!看著我!」

蕭閻雲輕柔的捧起雪雨的臉,深情的看著她,特認真的說到:「我真的很愛你!我會好好疼你的!」 自從梁景銳出手以後,他先是吩咐人找到紀父包養多位嫩模以及侵犯大學生的證據,匿名放在網上。同時還找到他們合作的商家臨時終止合同,然後幫助對手的公司搶他們的多單大生意。

也因為這樣子,紀氏集團的股票下跌了好幾個點,很多股東紛紛拋售股票,甚至公司因為多項核心業務的中斷資金鏈斷裂。

這幾天很多家財經報社都在預言紀氏即將破產。

紀家。

「李叔,你可以說是我們紀氏的老股東了。現在紀氏發生了亂成了一鍋粥,股東都紛紛拋售股票,如果你也這樣子的話,明天紀氏的股票就會繼續持續下滑。」

紀末只覺得整個人都要因為焦慮而爆炸,這幾天她為公司的事情焦頭爛額。

那些臨時中斷的合作商她找了很多次,都吃了個閉門羹。

紀末沒有辦法,只好先處理內部股東拋售股票的情況,希望他們能夠先別這麼早拋售,搞得股民對紀氏皇城惶恐。

「小末,我也沒有辦法。你說現如今紀氏出現了這麼多情況。我可聽說了是有人在背後搞紀氏,而且還是梁景銳。你說要是梁景銳出手,紀氏重新復盤之日只怕是做夢。」

電話那邊的李總因為這件事一夜無眠,旁邊煙灰缸不知道放了多少根吸過的煙,就連同房間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煙霧的氣味。

自己的錢全部都投進了紀氏裡面,股市瞬息萬變之間,他就賠了好兩千萬。

只怕自己再不出來,他未來的半輩子就要賠進去了。

「李叔,你相信我。我爸爸正在想辦法,我相信一定可以的。」

紀末緊緊拽著手中的電話,如同最後捉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她十分清楚李叔對於公司人心的影響力。

「相信個屁,你不說你爸我還不來氣。你爸包養不止,還強迫大學生。集團掌管人名聲大臭,網路一堆人在罵。」李叔脾氣就那樣子直衝沖地上來了,他話語結束,狠狠地吸了手中的最後一口煙,掛掉了電話。

對於只關注利益的商人,事關利益,交情又算得了什麼。而且紀氏的未來結局如此明顯,只怕是個正常人都會選擇放棄。

紀末無奈一笑。剛才坐在紀末一旁的紀父也聽到了李叔的話,心中堵著一口氣,現在公司變成這樣子,自己的頭髮都白了好幾根。

「狗養的,從創立紀氏的時候他就在了,這麼多年紀氏給了他多少好處。現在到了危險時刻,收拾包袱比誰都快。」

紀父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反而口中一再責備剛才李叔的背叛。

良久,紀父感覺口中的口水都幹了,終於停下了罵人的話。

「末末,你說現在該怎麼辦?」

紀父往旁邊撇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只見她一動不動,似乎沉浸在自己的夢中。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