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隨意挑一棵木,誰的被劈中,輸方要多支付贏方雷擊木價值的三倍。

假如雷擊木值三百萬,輸方就得支付九百萬。」

詹南自通道,「最後要是誰的樹都沒被雷劈中,算我輸,我付你買樹的價值三倍。」

蘇羽遲疑了幾秒,才說道:「我剛來這裡,你又是常客,我怎麼知道有沒貓膩?」

詹南見到蘇羽的模樣,覺得其心虛了。

「我詹南在江南省有名有姓,不至於為了錢敗自己名聲。」詹南不咸不淡道,「你不想賭就算,不強求。」

「不要被詹南激了。」

流仙兒搖頭道。

「幾百萬玩一場新鮮的,不虧。」蘇羽淡淡道。

「來。」

詹南打一響指,招來等候的工作人員說,「幫我和他立一個新的合同。」

不久。

兩人簽下了合同。

「慢慢挑,出於見面禮,我盡量不讓你輸的太難看。」詹南瞥過流仙兒,微笑道,「改變主意了隨時來找我。」

「你好衝動。」流仙兒責怪道,「詹南那麼明顯在激你,你還入套。」

「小錢,激不激我都無所謂,開心就好。」蘇羽玩世不恭說,「我去看樹,一起?」

「壕無人性真沒取錯,需要用我的眼緣嗎?」

「憑直覺輸底掉。」

蘇羽稍微提起些認真,用手一路摸過去。

雷擊木不能說純靠運氣。

在蘇羽這樣的玄學大師眼中,雷電也不是什麼樹都劈的。

雷電屬正陽。

劈的只會是陰性重的樹。

流仙兒見狀驚訝道:「你懂玩?」

「不懂,我跟你一樣隨緣。」

流仙兒翻了翻白眼道:「幾百萬的對賭,你隨緣,剛還說我不靠譜,我看你最不靠譜。」 「你都說雷擊木講運氣,兩個都沒劈中,我照樣贏。」蘇羽淡笑道。

「你說得對。」

流仙兒竟無言以對。

「咦。」

蘇羽倏然眼前一亮,徑直走到角落的陰暗處,這裡栽了一棵桃木。

他摸著桃木樹榦,隨手掰開一片樹皮,卻見裡邊發霉發黑。

「這棵桃木不好,在這幾個年頭了都沒人選。」流仙兒看桃木的介紹,恍然道,「原來是這棵,之前我聽人說過,移植的時候施工隊搞錯地方,完美避過了所有雷區,舉辦方都準備移別的樹過來。」

「是嗎?看著挺順眼,就這棵。」蘇羽說著叫來工作人員。

「先生您確定買這棵桃木嗎?」

工作人員詫異道。

「不能買?」蘇羽挑眉道。

「當然不是,購買那棵是先生的自由。」

工作人員拿出合同,心想哪來的冤大頭,放著那麼多好樹不去買,買一棵即將砍掉的樹。

雷電會劈這棵樹就有鬼。

因為位置的緣故,歲數不小的桃木賣的相較便宜,只要二百多萬。

蘇羽付錢簽合同。

「你是打算將希望寄托在我挑的樹不會被雷劈中嗎?」詹南得知蘇羽買了一棵爛位置的桃木,前來嘲笑道,「自暴自棄挑一棵壓根不會被劈中的樹。」

「天的事,誰知道呢。」蘇羽平淡道。

「我聽見有人買那棵桃木,我都不信,竟然是真的。」

「據說那人和詹少對賭,詹少大方,說兩人的樹要都沒被劈中,也算他輸,那人應該想賭詹少的樹完好。」

「天真,詹少出了名的點金勝手,選的樹被雷劈中的概率很高,加上剛剛天氣預報發了明晚的雷電警報,基本穩了,他橫豎都要輸!」

旁人低聲議論。

「我想謙虛,但玩雷擊木,我實力不允許。」詹南嘴角微微揚起道。

「你最好準備好錢,我買的這顆桃木如果被劈中,價錢就高咯。」蘇羽吃味道。

「抱歉。」

詹南掩著嘴笑,臉紅了幾分,揮手道,「當著你面笑不禮貌,但我實在忍不住。

你的桃木在這接近兩年,雷電就沒劈在它五米範圍內,一次沒有,你現在跟我說會被劈中,好笑。」

「你不信?」

不知為何。

蘇羽的笑容讓詹南心裡不舒服,好像…好像他的桃木真的會成雷擊木一樣。

不過,他玩雷擊木的自信將這些奇怪的思緒拋出腦後,點點頭道:「哦噗可是(英文)。」

「在翻三倍的賭註上,追加一億彩頭怎麼樣?」蘇羽像在說十塊錢樣,稀疏平常。

「嘶。」

連同流仙兒在內,眾人吸了口涼氣。

詹南瞳孔一縮,臉上的輕鬆笑容化作一絲凝重。

饒是他家的公司在江南省有一席之位,但一下拿出一億現金也不是揮手就能拿。

「我怎麼知道你有沒有那麼多錢?」

「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在海天入住,你手上沒有我的信息?」

詹南盯著蘇羽,兩手一攤道:「你想搏一把,追加一億賭注賭我的樹沒事?我跟。」

沒道理輸。

詹南有足夠的底氣肯定自己會贏。

蘇羽既然想是是送錢上門,詹南沒有拒絕的理由。

「後天見。」

蘇羽迎著旁人不一的眼神悠然離開。

詹南微眯起眼,沉聲道:「給我再三確認,我的樹一定得被劈中,否則我要他們的狗命!」

「好的詹少。」

塌鼻男冷笑道,「您有一整支專業團隊專門分析,那個蘇羽連贏的機會都沒有。」

「一億足夠玩破產他!」

詹南拉拉西服道。

塌鼻男望著蘇羽離開的方向,哼道:「壕無人性?我看你多蹦躂兩天。」



「轟轟轟!」

雷陣雨如期而至。

紫色閃電仿若蒼天巨蟒,殘暴地咬碎寧靜的夜幕。

豆大的雨滴胡亂拍打在映有一道模糊輪廓的落地窗上,繼而匯作水流快速滑落。

「燕姨我沒有忘吃飯的事,過兩天我從海天這邊回去,順路去你那待幾天,好好好,晚安。」

蘇羽輕吐濁氣,抬眼望向雷擊木山上氤氳的黑霧,偶有閃電穿插其中。

他閉眼倒在大床上,睜開眼時外面已經放晴。

蘇羽和詹南豪賭的消息在附近不脛而走。

一大早。

山道下就聚滿了人。

「這麼早?」

蘇羽在門前見到了一襲雪紡裙的流仙兒。

「我沒你那麼沒心沒肺,我昨晚擔心的一夜沒睡。」流仙兒白眼道。

「呵。」

蘇羽輕笑一聲。

詹南昂首闊步而來,挪揄道:「準備好錢了嗎?」

「隨時候著,就看你有沒有本事拿。」蘇羽點頭道。

「昨晚我不小心看見有一條雷電劈在我那棵樹的方向,你還是收起所謂的僥倖心理。」

詹南冷冷道,「山道開了,去看看。」

會場大門緩緩打開。

蘇羽和詹南走在最前頭,跟後邊的好事者儘管迫不及待,卻也不敢是搶先一步。

很快。

兩人邁上了山頂。

「哈哈哈!果然!」

詹南一眼看見自己那棵棗木旁有一團焦黑痕迹,率先得意地笑出聲。

「你在看。」蘇羽玩味道。

「在看也是一樣的結果…」

詹南猛地怔住,臉上的笑容消失得一乾二淨。 劈是劈中了。

不過雷電劈在了棗木邊上不足三厘米的位置。

擦槍不是正中。

木還是棗木,不是雷擊木!

「咦,我的好像被劈中了。」

詹南心裡一咯噔,迅速看往蘇羽的那棵桃木。

四分五裂。

地焦如碳。

眾人認為完美避過所有雷區的桃木,卻在昨晚得到了雷電的「寵幸」。

「這什麼神運氣!」

後腳上來的人見到這一幕,驚的眼眶大張。

「你作弊!」

詹南面露一抹猙獰道,「你的樹根本沒幾率被雷劈中,你昨晚一定偷偷跑上來搞了破壞!」

「搞不搞破壞,還不是你輸。」蘇羽聳聳肩道,「不過為了讓你輸的瞑目,現場那麼多專業人員,隨便驗。」

「仔仔細細給我檢查!」

詹南接受不了事實,吃定了蘇羽作弊。

重要的是。

一億不是小數目。

詹南無端拿出這筆錢,回去腿都要被老爸打斷。

如果蘇羽作弊,詹南便可借題發揮,不單抹掉這筆賬,還要坑蘇羽一大筆。

工作人員上前圍住桃木,細無巨細檢查每一角落。

許久。

一人遲疑道:「詹少,桃木確實有雷擊痕迹。」

「你個廢物!」

詹南臉色大變,踹翻說話那人道,「他明顯作弊了,你們竟然查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