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是加快速度吧,不然小饞貓就要過來搗亂了。」苦笑著的宋傑專註於自己需要處理的蔬菜,但他切菜的可不僅僅只有菜刀,除了菜刀外還有淡綠色的風刃,他在這個世界過著悠閑的生活同時也在練習著入手的魔法…

經過十五分鐘左右的奮戰,宋傑三人終於吃上了美味的自製漢堡。雙眼發亮的琴里豎起大拇指「哥哥姐姐的廚藝賽高!要不以後我們也開餐廳吧,哥哥做菜,我和姐姐當服務員,我們的餐廳一定會得到大家的歡迎的,而且以後就能天天品嘗哥哥和姐姐製作的各種美食了。」

「只有最後的那句話才是你真正的想法吧。」宋傑毫不留情的拆穿小吃貨的真正目的。

「琴里,你能解釋一下,明明我的廚藝也很優秀,為什麼我卻要陪你當服務員呢?」琴里的想法同時還讓士織很不滿意。

「那當然是因為士織長得漂亮咯,總不能讓我去當服務員吧,我可是有可能嚇跑顧客的。」摸著琴里腦袋的宋傑在說出原因后畫風一轉「反正我們也不會真的開餐廳,就讓她自己想著玩吧。」

「誒!哥哥剛才明明還幫我說話了呢!怎麼也不同意我的想法啊?」一臉鬱悶的琴里噘嘴看著宋傑。

「幫你說話可不代表我同意你的想法,不是嗎?你還是乖乖吃飯吧。」扯著琴里的臉頰讓她露出了一個強制性微笑的宋傑轉頭看向士織「士織,我先回房間了,別忘把你想要的東西清單給我。」

同樣吃完晚餐的士織把宋傑的餐具拿到手中點頭「嗯,等下我上去找你。你不先洗澡嗎?」

「你們先洗,我上去的時候會幫你們放好洗澡水的。」擺手的宋傑走上二樓,為兩人放好洗澡水後走進自己的房間,從空間中取出『詐騙』來的厚厚的魔法書,發出「學海無涯,回頭是岸哪!」的感慨后認真的看著手中的魔法書。

「元素分支的低級魔法也學了好幾個,是時候學一個難度高一點兒的魔法了。」小聲嘀咕著的宋傑最終把自己的目光鎖定在了火系II級魔法小火球術。「雖然我現在不是『魔法師』了,但果然還是想從火系學起。」

「嗯,『用魔法元素構成一個直徑20厘米左右的橙黃色火球攻擊目標,對敵方單位造成火焰傷害。』聽起來還不錯,就是不知道實際效果怎麼樣。」做出決定的宋傑立即開始學習。

就在宋傑被拗口的咒語搞的十分頭大的時候,門外傳來了士織的聲音「小傑,我要進來啰。」

瞬間把大部頭扔回空間的宋傑看向剛剛打開的房門「看來士織你已經準備好清單了,明天購物有資金補助嗎?」

「沒有。」瞪了宋傑一眼的士織把清單和幾張萬元大鈔交給宋傑「剩錢明天回來的時候別忘給我,我和琴里也都洗完澡了,小傑你也快去洗澡吧。」

點頭的宋傑走進了浴室中,簡單的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后泡進了浴缸中,抬起自己的右手吟唱咒語,嘗試釋放小火球。在宋傑的注視下,右手中逐漸凝聚起了火球,但當宋傑吟唱結束的時候,他手中的火球的直徑只有5厘米。

「靠!這差距也太大了。」一臉不爽的宋傑解除了魔法。 「看來還是需要好好練練咒語才行。」仔細回憶了一下的宋傑發現了自己剛才吟唱的咒語又從空間中取出大部頭對照了一下的宋傑發現了小火球術出問題的原因「連咒語都不對,怎麼還可能正確的釋放魔法啊!」

把大部頭再次甩進空間中的宋傑不再思考魔法的問題,躺在浴缸中閉上眼睛享受著悠閑的時光,因為被魔咒而昏昏沉沉的腦袋也逐漸放鬆下來。

「小傑醒醒!」發現衛生間燈沒關的士織走進去后立即就發現了躺在浴缸中睡著的宋傑,趕緊晃動他的手臂試圖把他叫起來。

「嗯?怎麼了嗎?」睜開眼睛的宋傑打著哈欠看向士織「等我睡醒再買東西不行嗎?好士織,你就讓我多睡一會兒吧。」

臉上滿是無奈之色的士織使勁晃動著宋傑「你現在可是在浴缸里睡覺,趕緊起來!」

終於恢復了清醒的宋傑也回憶起了自己睡著前的一切「謝謝你了士織,要不然我今天晚上就要在浴缸睡覺了。」從浴缸中跳了出來的宋傑趕緊用浴巾裹住自己。

「小傑你不會是生病了吧?」

「怎麼可能,我的身體好著呢。」拍拍自己的宋傑用這種方式證自己很強壯「只是剛才在屋裡看了一會兒讓人頭昏腦漲的書,放鬆下來后就睡著了而已。我回屋睡覺了,你忙你的吧。」擺擺手的宋傑隨即就離開了衛生間。

「也不知道小傑到底在研究什麼,居然會讓他累成這樣。」回憶著自己走進房間並沒有看到任何書籍的士織自然不會相信宋傑的話,只是當宋傑又窩在房間中研究什麼東西(其實就是學習魔法)「等下告訴琴里明早別叫他起床了。」

回到房間中的宋傑換好睡衣后把自己扔在床上「沒想到我居然能在浴缸中睡著了。看來以後失眠的時候大可以找一個咒語背的頭昏腦漲后再睡覺。」…

睜開眼睛的宋傑看了一眼床頭電子鐘顯示的7:42發出一聲感慨「久違的睡到自然醒的感覺真棒。」隨即又皺起眉頭「話說,今天早上琴里怎麼沒叫我起床,難道她生病了嗎?」想到這裡的宋傑匆忙跑出了房間。

「哥哥,你醒啦。」剛走上樓梯的琴里看著宋傑「看來姐姐說的沒錯,要不然哥哥也不會這麼晚才起床。」

「姐姐說的沒錯?」宋傑一頭霧水「士織都和你說什麼了?」

「姐姐說哥哥為了研究沒有好好休息,累的昨天晚上躺在浴缸中睡著了,還特意囑咐我不要去打擾你睡覺呢。」學著士織口氣說出昨晚士織對自己說的話的琴里關切道「哥哥你現在休息好了嗎?」

「休息好了。謝謝琴里的關心。」一臉輕鬆的宋傑摸著琴里的腦袋「除了棒棒糖之外還有其他想要的東西嗎?如果有哥哥今天一起幫你買來家。」

「那哥哥你就用這些錢多給我買一些棒棒糖吧。」在涉及到了有關於棒棒糖的問題時,琴里向來不需要任何的思考,因為她除了棒棒糖之外不會說出第二個答案。

「好,那哥哥就多幫你買一些棒棒糖,而且這些棒棒糖會偷偷交給你。」笑著同意琴里要求的宋傑一臉嚴肅「不過這些棒棒糖也不是讓你一天吃光的,一天只需吃一根,不然會有蛀牙的。而且我還會定期檢查,要是做不到,以後我就不偷偷給你棒棒糖的。」

琴里的大眼睛變成了兩條彎彎的月牙「謝謝哥哥,我一定會按照哥哥的要求做的。」來到宋傑的身後推著他「哥哥我們快去吃早餐吧,再晚一會兒早餐就要涼透了。」

「不用推我,我的肚子現在的確很餓。吃飽之後我還要趕緊給我們家的小饞貓買棒棒糖呢。」捏了捏琴里鼻子的宋傑飛快的來到了餐廳。

「爸爸媽媽說最近的研究項目有恨大的突破,所以未來的一段時間內都不會來家了。」坐在宋傑對面的士織說出自己最新得知的消息「而且琴里生日那天很有可能也回不來。」

「其實就是肯定回不來吧。」宋傑臉上一副『我早就看穿了一切』的表情「他們的生日禮物也需要我們代買對吧?」

「這倒不是,爸爸媽媽說琴里生日當天會有人把他們準備的禮物送上門。」士織搖頭「所以小傑你今天的購物清單沒有任何變化,我給你的清單沒有弄丟吧?」

「當然沒有,我換下衣服就出發了。」把剩下的早餐吃光后宋傑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準備出發購物。

換好衣服的宋傑把士織給自己的萬元大鈔裝好后才發現士織交給自己的清單消失了,臉上滿是尷尬之色「他喵的!清單呢?!怎麼找不著了?」仔細回憶了一下昨晚記憶的宋傑從自己的空間中取出了大部頭,從其中抽出了士織的購物清單后鬆了一口氣「還好找到了。」

確認全部東西拿齊的宋傑走出了五河宅向著超市前進,途徑鳶一家的時候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繼續向著超市前進,抵達超市的的宋傑沒有第一時間走進超市「說起來以我老爹的逗比性格,不排除和法子阿姨溝通確認家中棒棒糖數量的可能啊。我先去別的地方買一些給琴里的『私人儲備』吧。」

下定決心的宋傑當即繼續前進,向著旁邊街道中的一家小店走去,在小店中採購了一番棒棒糖的宋傑走出小店后發現有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鬼鬼祟祟跟在一個嬌小身影的身後。

「不會又這麼狗血吧?」宋傑看著兩個明顯不是好人的傢伙吐槽一句后還是悄悄的跟了上去,作為一個五好少年當然要見義勇為,根本不是覺得那個有著黑色長發的嬌小身影有些眼熟才準備見義勇為的。

『我果然又碰到了狗血劇情。』看著兩個大漢已然一左一右的夾著嬌小身影向著一套沒有行人的小巷走去的宋傑證明了自己判斷的正確,趕緊跟了上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隨著宋傑悄悄的靠近,他已經能夠聽清楚兩個大漢的對話了,一人聲音比較粗獷,另一人的聲音聽起來卻像是用了變聲器一樣十分奇怪。

「大哥,這個小女孩不錯嘛,你說我們要不要趁著她昏迷的時候做點兒什麼?」聲音粗獷的男人明顯是個有著別樣惡趣味的傢伙。

「你現在不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把她身上的首飾、掛件還有其他零零碎碎的東西都扔了。萬一其中某樣東西中有著什麼定位裝置,我們兩個的好日子也就到頭了。」身上帶著變聲器的傢伙明顯要比自己的變態跟班強了不止一星半點兒。

「好呀,嘿嘿。」搓了搓手的變態看著變聲器男「那大哥你打算讓誰動手?」

「當然是我自己動手,你在這望風,別讓人靠近這裡。」從變態手中接過小女孩的變聲器男解釋道「要是真的讓你動手,她身上但凡出現一點兒傷痕,那我們就拿不到好價錢了。」

「那啥,雖然不知道你們究竟要把她怎麼樣,但是你們的邪惡想法就到此為止了。」宋傑趁著變聲器男還沒有動手的時候走到兩人面前。

「呦,沒想到還有一個送上門的小傢伙,今天還真是我們的幸運日。」轉身的變態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小傢伙,你要是再不走可就真的走不掉了。」

轉身的變聲器男看著宋傑雙眼發亮「這個可愛的小男孩就歸我了,這麼可愛的男孩子可是很少見的。」

下意識後退了一步的宋傑腦海中閃過這樣一個念頭『他喵的!沒想到變態的老大比他要變態的多。』臉色略顯難看的宋傑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你們兩個變態的罪行就到此為止了!」

變聲器男看著沖向自己的宋傑,毫不在意的揮手道「小島,你陪這個自大的小傢伙玩一會兒吧,千萬記得不要把小傢伙弄傷了。」

「好嘞,那我就逗小傢伙玩會兒,嘿嘿。」搓著手怪笑的變態緩步迎上了宋傑。

陡然加速的宋傑伸出自己的右手,在變態剛做出防守動作的時候一拳把變態打飛三米后『噗通』落地后看向瞪大眼睛的變音器男「現在你們還覺得我是送上門的小傢伙嗎?」

「小子,你惹火我了!」從地上爬起來的變態舉著拳頭沖向宋傑。

「雜魚沒有存在的必要!」陡然出現在變態身後的宋傑一記飛踢把變踢到了小巷中的牆面上。腦袋和牆面來了一次親密接觸的變態額頭流出鮮血倒在地上。

宋傑把自己的目光轉向了抱著小女孩的另一人「那麼現在就剩下你了,變音器男。」

「看來今天的要認栽了呢,再見啦,怪力小弟弟。」白色的煙霧隨著一個女聲充斥了整個街道,當煙霧散盡后宋傑的面前就只剩下了一套滿是填充物的衣物和好奇的打量著自己的小女孩。

宋傑看著黑髮女孩有如黑洞般充滿吸引力都的深紅色雙眸一臉震驚「不會這麼巧吧?」

「謝謝你救了我。」穿著黑色連衣裙的小女孩對宋傑行了一個淑女禮「你既然這麼厲害,以後當我的保鏢怎麼樣?」

「哈?」一臉驚訝的宋傑擺手「我現在還不想工作,所以請恕我拒絕。大小姐,你還是趕緊回家吧,孤身一人在外面很危險的。」

「那你告訴我你的名字吧,時崎家的人可不是會知恩不報的人。」

黑髮女孩的自報身份,讓宋傑確信了自己的判斷『果然是狂三啊,想來那次看。到的有些眼熟的黑髮背影就是她了。』對她擺擺手的宋傑說著「我只是在見義勇為而已,所以不需要回報。我先走了,你自己要小心一些。」

「喂!你站住,不要把我一個人留在這裡。」儘管變態已經倒在地上,但依舊感覺十分害怕的時崎狂三趕緊小跑著跟上宋傑走出了這條偏僻的小巷。

隨著行人逐漸多了起來,時崎狂三臉上的害點鴨王怕盡數消失,摘下自己右側頭髮上系著的有著紅色緞帶的紫色玫瑰髮飾塞給宋傑「這個髮飾就當做你救了我的謝禮,雖然只是一個不值錢的髮飾,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收下它。」

這一次宋傑沒有拒絕時崎狂三,點頭收下了她遞給自己的髮飾「既然如此那我就收下這個髮飾,你聯繫家人了嗎?」

「還沒有,我現在就聯繫他們。」從自己隨身攜帶小包中取出手機的時崎狂三撥通了一個電話,非常冷靜的開口「快來接我,我剛才差點被綁架了…」

掛斷電話的時崎狂三轉頭看向宋傑伸出自己五根白嫩的手指「你可以在這裡陪我一會兒嗎?只要5分鐘就行。」

「那我就救人救到底吧。」點頭同意的宋傑站在時崎狂三的身邊陪著她一起等待。

「你叫什麼名字啊,作為交換我可以把我的名字告訴你。」臉上滿是好奇的蘿莉狂三開始詢問宋傑「你剛才用的是什麼?空手道?柔術?忍術?還是其他的什麼?」

「唉。」為了不讓蘿莉狂三不再問個不停,宋傑只能通過用自己說話的方式阻止她繼續提問「我只是單純的出拳出腿而已,不涉及任何武術流派。」

拉著宋傑的蘿莉狂三安靜了一會後再次開口「沒有系統學習過你都這麼厲害啊,可以教教我嗎?我也想像你一樣厲害,這樣我就算一個人出來也不用害怕壞人了。」

「這個我真的教不了你,你還是選一種流派學習吧。」搖頭的宋傑指著停在不遠處的黑色轎車「快過去吧,你的家人來了。」宋傑在時崎狂三跑向自己家人的同時混進人群中離去。

「狂三你沒事吧?」一位和狂三有著八分相似的婦人把她抱進懷中。

「我沒事,救我的那個小孩可厲害了,一拳就把壞人打飛了。就是站在那裡的人救了我。」轉頭的時崎狂三這才發現救了自己的宋傑早已消失不見「哎呀,我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呢!」… 「8月3日啊。」被鬧鐘叫醒的宋傑看著顯示的時間坐了起來「今天的確是一個需要早起的日子。我們可是要給一個大驚喜的。」自上次琴里爆發出了因為『不能按時吃飯要餓著肚子等一會兒』而積攢道怒氣后宋傑和士織就經常商討要在生日這天給琴里一個驚喜。

經過幾次討論之後,宋傑和士織確定了給琴里的驚喜,既然兩人都擅長料理,那麼就為琴里準備一次豐盛的大餐。討論好的兩人自然就決定在今天採購一番食材。

走出房間的宋傑正好看到了同樣走出房間的士織,同樣做著噤聲動作兩人向對方擺手打招呼后靜悄悄的走到一起小聲的說著話。

「小傑,我現在就去做早飯,你給琴里留紙條。」士織說完后立即走下樓梯開始做飯。

宋傑則是在自己的房間中寫完給琴里的留言,為自己加持了一個身輕如燕的魔法后悄然走進了琴里的房間,把寫好的紙條貼在了門上。宋傑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把被子扔到一邊的琴里,搖頭走了過去幫琴里蓋好被子,走出了琴里的房間。

看到宋傑下來的士織指著自己座位對面的位置「喏,早餐。」一杯熱牛奶和一個自製三明治就是士織為自己和宋傑準備的早餐。吃完早餐的宋傑隨即和士織一起離開了五河家,前去購物…

「哈。」睜開眼睛的琴里伸著懶腰掃了一眼電子錶「嗯,既然今天我起來的早,那我也早點兒把哥哥叫起來吧。」緊接著就興沖沖的推開房門走了出去,絲毫沒有注意到宋傑貼在自己房門上的便箋。

「哥哥,起床啦!」打開宋傑房門的琴里瞬間傻眼,完全不相信自己所看見的事實,使勁揉揉眼睛確認自己沒看錯后才歪著腦袋疑惑著嘀咕道「啊咧?哥哥已經起床了?」

「既然哥哥已經起床了,那我就下樓和哥哥一起吃飯吧。」嘟囔著的琴里一臉失落的走下了樓梯,發現餐廳中只有一份給自己準備好的早餐的琴里瞪大眼睛「啊咧咧?家裡怎麼一個人都沒有了?」

有些慌神的琴里把還有著些許溫度的牛奶一口解決后開始在整個五河宅中尋找兩人的蹤跡,當她再一次走進自己房間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的房門上有著宋傑留給自己的紙條。

看完紙條的琴里十分開心的回到餐廳,慢條斯理的吃著三明治,同時思考著哥哥姐姐給自己準備的生日驚喜究竟是什麼「不知道哥哥和姐姐給我準備了什麼生日禮物,爸爸媽媽今天是不是不能回來了?」

外出採購的宋傑和士織終於買完了所有需要的食材和調料,拎著滿滿的兩個購物筐走到了法子面前。從手包中拿出一張紙巾細心的為宋傑擦汗的士織聲音有些虛弱「法子阿姨,結賬。」

「你們兩個小傢伙今天怎麼買這麼多東西?等下需不需要我幫你們把東西帶回去?」掃描著商品的法子立即被士織細心的動作所吸引「要是你們兩個再大幾歲,完全就是熱戀中的男女朋友了。」

「謝謝法子阿姨,我自己能拿動。」宋傑對法子道謝后態度立馬來了個急轉彎「雖然很感謝您,但也請您注意一下說辭,不然我可是會告您誹謗的。」緊接著豎起五根手指頭「如果您賄賂我五根棒棒糖的話,我就不告您了。」

「我還說你這個臭小子怎麼突然變冷漠了,鬧了半天是為了給自己的妹妹要棒棒糖啊。」鬆了一口氣的法子用手點著宋傑的腦袋「都讓你這個臭小子嚇死了!」

說完宋傑的法子又把炮火轉向了士織「士織啊,你要是再不好好管管你家那口子,他早晚有一天會惹出大亂子的!」

「法…法子阿姨,你別瞎說啦,我和小傑只是普通的兄妹關係啦。」擺手的士織趕緊阻止法子繼續說下去,但她微微泛紅的臉頰卻證明她的心中依然有了別的說法的苗頭。

「雖然不知道龍雄和遙子是怎麼想的,但是在大家眼中你們兩個真的就是傳說中的天生一對…」這時法子停止了繼續說下去「你們肯定會有自己的想法的,我就不多說了,現在你們畢竟還小嘛。」

宋傑和士織在結賬之後拎著購物袋向著家中前進。士織試圖幫宋傑分擔一些重量「小傑,給我一個袋子吧,我幫你拎一些食材。」

「不用,一點兒都不沉。」宋傑拒絕了士織想要幫自己拎東西的好意。如果能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宋傑握著購物袋都雙手根本沒有握實,淡藍色的活化繩從手掌中伸出綁在了購物袋上,用魔法把購物袋拎了起來。

低著腦袋,對著手指的士織小聲詢問宋傑「小傑,你說我們長大以後真的會在一起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可不知道,我又不是未來人,怎麼可能知道未來會發生的事情呢。」回答士織問題的宋傑心中想到『但是我這個異世界人的確知道未來的事情,雖然已經和原本的劇情根本不一樣了,但有些還是能用上的。』

「正所謂船到橋頭自然直,以後的發展就順其自然吧。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趕緊回家,我們可是有很多東西需要處理的,今天我們兩個要打一場硬仗。」

「沒錯。」點頭的士織有些不好意思的拍著宋傑的肩膀「小傑,昨天晚上我又做了新的蛋糕,回家之後就麻煩小傑你試吃一下啰。」

「請恕我拒絕。」宋傑果斷的選擇了拒絕,早在之前有過無數次慘痛的試吃經歷的宋傑完全無法想象一個能把蛋糕的烤制的剛剛好的人在搭配味道的時候居然會那麼可怕。

士織一臉訕笑「這一次我完全是按照教學的配方搭配的味道,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味道不好啦。」

「所以之前味道可怕的蛋糕都是你往蛋糕中加入了奇怪的東西啊!」一頭黑線的宋傑瞪著士織「為我之前遭受的平白無故的傷害道歉啊!」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不好意思啦,小傑。」士織拍著宋傑的肩膀「作為男子漢要大度一些嘛。」

宋傑指著自己「我還不夠大度?我就只是抱怨了幾句而已,又不會想辦法從你身上把這些損失找回來。畢竟你也是為了能讓琴里吃上美味的蛋糕在努力嘛。」

「那就好。」本來擔心宋傑會對自己報復的士織這才鬆了一口氣「小傑你今天都打算做些什麼菜啊?」

「等我做好后你不就知道了嘛。」宋傑賣了一個關子「總之你和琴里一定都會喜歡的。」…

吃完早餐還坐在餐廳中的琴里聽到玄關傳來的開門聲,趕緊跑了過去「哥哥、姐姐,你們終於回來了,都買什麼東西啦?」

「當然是給你過生日準備的食材,你哥哥說今天要給你做一頓大餐呢。」摸摸琴里腦袋的士織帶著她走進客廳,不讓她搗亂。

拎著食材走進廚房的宋傑大聲的提醒士織「士織,我現在就去處理食材,你和琴里在樓上玩一會兒吧,等忙完后我會叫你下來的。」

「知道了,那你就先忙著吧。等會兒換你上來陪琴里玩。」趁著琴里背對著自己的士織對宋傑做了一個OK的手勢,帶著琴里上樓。

看著兩人都上樓的宋傑立即召喚出了兩雙法師之手,瞬間擁有六臂的宋傑開始快速且熟練的處理起了採購的食材「菠蘿牛奶雙色布丁、蛋撻、西米奶茶再加上士織的生日蛋糕。甜品已經足夠了。」

嘀咕著對甜品食材準備完畢的宋傑開始在兩雙法師之手的幫助下做菜「雖然我們三個吃不了多少,但量少多做應該還是能讓今天的生日宴豐盛起來。」

很快將所有食材處理好的宋傑點頭「食材處理完了,接下來的時間就讓士織把生日蛋糕做好吧。」於是走上樓的宋傑和士織進行了『換班』。

「哥哥,你快告訴我今天都準備了什麼好吃的吧。」隨著宋傑走進自己房間,興奮的琴里趕緊走了過來「我剛才問姐姐的時候,她什麼都不告訴我。」

「今天中午的料理又不是你姐姐準備的,她又怎麼告訴你今天準備的料理都有什麼。」寵溺的摸了摸琴里腦袋的宋傑又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不過你就算問我,我也不會告訴你的,告訴你就不是驚喜了。」

「誒!怎麼這樣啊,哥哥你就告訴我吧。」琴里立即開始對宋傑撒嬌「求求你啦,哥哥。就算知道是什麼到時候我同樣會驚訝出聲噠。」

「你賣萌撒嬌也沒用,既然是給你的驚喜,那自然不能把驚喜的內容告訴你,你都知道了還算什麼驚喜。」一直對琴里的各種賣萌撒嬌毫無抵抗力的宋傑這一抵抗力MAX。

發現事不可為的琴里只能放棄從宋傑口中得到真相的想法,準備曲線救國「那哥哥我們一起玩過家家吧,不過這次我要出去工作。」

宋傑在琴里的腦袋上彈了一個爆栗「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趁機溜出去,我告訴你這是不可能的,我們兩個就在房間中玩。」

曲線救國的方法也被宋傑封堵的琴里小腦袋中開始飛快的思考著宋傑有可能準備給自己的驚喜是什麼,思考的同時不禁脫口而出「有沒有棒棒糖?」

「有。」宋傑點頭道「琴里那麼喜歡棒棒糖,今天怎麼可能不給琴里你準備棒棒糖。」

眼珠一轉的琴里立即有了新的曲線救國辦法「哥哥,我現在開始提問你,請你務必誠實作答,如果我猜到你們給我的驚喜,那你也不許騙我,好不好?」

宋傑幫助琴里補完問答規則「行啊,等你提問的時候我就只會使用『有』或『沒有』這樣的單純對錯詞來回答你的問題,而且我保證誠實回答,但你只有十五次提問的機會。」

「好,那哥哥你聽好了,第一個問題是哥哥和姐姐都打算給我驚喜嗎?」

「是。」雙手擺出十五的宋傑收回自己的一根手指頭示意還有十四個問題。

「那哥哥和姐姐都做料理了嗎?」

「是。」

琴里的眼睛亮了起來,趕緊追問地三個問題「那給琴里的驚喜是料理嗎?」

「不是。」搖頭的宋傑心中暗自嘀咕『當然不是只有料理,還有生日禮物呢。』

「誒?」原本確信自己已經猜到正確答案的琴里感覺自己的小腦袋有些不夠用了,猶豫半天後才再度詢問「給琴里的驚喜是生日禮物嗎?」

「不是。」回答琴里問題的宋傑暗自高興「看來琴里這個丫頭不可能在這十五個問題后找到真相了。」

接下來的情形的確如同宋傑所想的那樣,問這問那的琴里已然被自己的問題和宋傑的回答帶進了無底深淵中再也爬不出來了,只剩下最後一次提問機會的琴里一臉鬱悶的看著宋傑「哥哥,我可以再多問幾個問題嗎?」

「當然不行,說好了十五個就是十五個。」撇了一眼時間的宋傑摸著琴里的腦袋安撫她「反正再過一會兒琴里就知道了給你的驚喜是什麼了。」

「小傑,我的東西已經準備好了。」走進琴里房間房間的士織看著一臉不爽的琴里疑惑道「琴里你怎麼了?」

「姐姐,哥哥他欺負我!」雙目中水霧泛濫的琴里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樣直接撲進了士織的懷中並開始對士織說著宋傑的『種種惡行』。

「原來是這樣啊,那姐姐就幫你討回公道。」士織轉頭看向宋傑「小傑,你就把你準備給琴里做一頓大餐的事情告訴她吧。」

瞪大眼睛的琴里立即指著宋傑「哥哥欺負人,明明說好會誠實回答我的問題的!」金豆豆中終於隨著琴里的哭聲流出了她的眼睛。

「我可沒說謊,因為我們給你準備的驚喜可不是只有豐盛你的美食而已。」一臉無奈的宋傑開口「所以琴里你的提問我只能否認。」

「誒,是這樣嗎?」歪著腦袋的琴里看向宋傑,在得到宋傑肯定的回答后止住了哭聲「那我就相信哥哥一次。」 「我現在就去為琴里準備要給你的驚喜咯,等會兒就敞開肚皮盡情地享受美食吧。」看著琴里止住哭聲的宋傑這才放心的走出了琴里的房間,開始進行廚師的工作。

歪著腦袋想了想的琴里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陪著自己的士織「姐姐,我不問你都準備了什麼,你把哥哥準備的料理告訴我好不好?」

「這你可就問錯人了。」士織的臉上露出了一副愛莫能助的表情「因為小傑他準備的都是些經過簡單處理的食材,所以我也你不知道他準備做什麼,不過通過菠蘿、雞蛋、牛奶和其他的一些食材來看,應該會有很多甜點。」

「會有很多甜點?」雙眼發亮的琴里緊緊盯著士織「然後呢然後呢,除了甜點外還有什麼好吃的?」

士織回憶著宋傑準備的食材「應該還有牛排吧,我記得買食材的時候買了一塊牛排,其他的我就真的不太清楚了,琴里你還是等著哥哥做好的大餐吧。」

「哦,那我就等著哥哥給我的驚喜吧。」點頭的琴里腦海中開始閃過無數的美食,思考著其中的那一部分會成為今天豐盛大餐的一部分。

「可以下樓吃美食了哦!」用裝著各色美食的大小盤子擺滿了餐桌的宋傑對著樓梯大喊「有些美食涼了可就不好吃了!」

「這就下來!」琴里隨著喊聲,一臉興奮的衝進了餐廳看著滿滿一桌的各色美食「哇!哥哥好厲害,居然做了滿滿一桌的美食。」

「小傑,做這麼多東西我們能吃完嗎?現在可是夏天啊。」被滿滿一桌子美食晃得有些眼暈的士織走到宋傑身邊,拉了一下他的袖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