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覺得,提前預祝我們成功。」

美娜的總裁威廉也是英國人,但是他的成功卻在美國,所以很多人都認為他是地道的美國人,弗勒和易陽說過,他最討厭別人說他是美國人,這一點要注意一下。

約的地點在一個高爾夫球場,外國人很喜歡約在這種地方談事情,就像國內喜歡在酒桌或者茶館談事情一樣。

「威廉先生,這就是我的老闆易陽。」

弗勒給兩個人做了介紹,威廉應該也是接待過不少華國的客人,知道華國喜歡握手,而不是他們的貼臉禮,有這人甚至覺得這是不禮貌的行為。

「威廉先生看起來很年輕,我聽弗勒說起你的事情,我覺得你能成為英國著名的企業家是應該的。」

因為易陽語言不通,特意配了同聲翻譯。

「易陽先生客氣了,您是我見到過唯一一個第一眼看到就喜歡的華國人。」

易陽覺得他這話特別假,即使是真的也可能是因為自己稱讚他是英國著名的企業家。

「和您見面我也有一見如故的感覺啊。」

兩個虛偽的狐狸還碰了一杯,感覺真像是遇到了知己。

「易陽先生喜歡打球嗎?」

「不是特別喜歡,年齡大了,身體運動一下就痛的厲害,不過威廉先生如果有興趣,我可以陪著玩一玩兒。」

「請。」

易陽有專門學習過高爾夫球,打得說不上好,但是也不至於丟人,威廉的水平還是很高的,這方面不佩服這些外國人不行,兩個人打了不到一個小時,弄的滿身大汗,這才停下。

「威廉先生的球技我是自愧不如啊。」

「您過獎了。」

就這樣一上午過去了,還沒開始正題呢,這要是在國內,估計飯都吃完回家了。

「威廉先生,咱們是不是該聊一聊合作的事情了?」

易陽主動把話題送了過去,也沒必要太驕傲,現在自己屬於有點兒求人的意思,放低姿態也是應該的。

「當然沒問題,我也了解過你的公司,知道它是華國最大的娛樂公司,我也很希望能夠和你合作,只是我們這裡有我們的條件,如果有機會我去華國,那個時候你也可以提自己的條件。」

說了一堆,易陽也聽明白了,就適合做什麼的都沒問題,但是必須答應他的條件。

「威廉先生不妨說一說你的條件,我們探討一下。」

威廉早就有了準備,拿出來一些資料交給了易陽。

「易陽先生可以看一下,這是我們之前合作過的一些案例,雖然名字什麼是假的,但是條件都是真實的,看過之後我們再詳談。」

易陽也沒說什麼,接過來認真看了一下,隨著翻閱,易陽不得不佩服威廉的能力,很多影片在他的操控下排片從三可以達到是,不過像弗勒講的,確實條件也特別苛刻。

「威廉先生,我看過了,首先我要說很佩服您的能力,發行的影片都能夠按照你的預期完成,但是我也看到了裡面的條件很苛刻,我覺得我們是一個雙贏的合作,如果同樣苛刻的條件我怕是不能接受。」

威廉聽了易陽的話思考了一下,其實他本來也有降低門檻的打算,別看威廉在國際上風生水起,但是華國的市場他一直沒有什麼建樹,這次易陽發來合作邀請,他覺得也是個機會,不過現在是他的主場,當然他要強勢一些。

「百分之十的排片,三十個點分成,你看到的,其他的公司我都是四十個點,一下讓出來十個點,相信你能感覺到我的誠意。」

易陽笑了一下沒說什麼,正常發行方佔據的點位在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當然這樣的佔比只能保證發行成功,如果想有市場,肯定會有條件,不過一般也就是十個點封頂了,沒想到威廉百分之十的排片,竟然要三十個點,好像他還佔了大便宜一樣。

「威廉先生也說了,那是其他公司,相信你也知道,他們的實力是什麼樣的,我可以告訴您,如果我想在國際市場佔據一席之地,即使沒有跳板,也只是多花一點兒時間而已,畢竟我手裡的資源是很多人不能想象的。」

威廉聽了易陽的話也沉默了,三十個點是他的一次試探,明顯,對方不能接受。 一群人缺席這麼重要的會議,讓來自總公司的人不滿,也讓這位廖總不滿,他正是周穎所在分公司的負責人,然而打電話找了一圈,竟然始終無人回應,甚至在他們的房間內,也沒有找到人,一群人就跟憑空消失了一般。

一直到許久后,這位廖總才算是聯繫上一位副總,得知竟然是因為一群人昨晚喝多了,醉倒在外面,著實讓這位廖總等人怒不可遏!

缺少了這些人,一場如此重要的會議也只能作罷,將沒有任何意義。

「廖總,這件事我們需要一個交代!」那位金眼碧發的年輕男子沉聲開口說道,帶著極大的不滿,撂下狠話,隨即帶人奪門而出,也讓這位廖總臉色難看之極!

從會議室出來,克瑞斯心情很不好,身為薩克斯集團的少總裁,這次親自挂帥來到東海市,一來的為了一個大項目的合作,二來也是為了檢查這個分公司的情況,但沒想到突然間自己被放了鴿子,還是一群人,這讓他非常的不滿。

另外還很不滿的是昨晚周穎對他的態度,如此一個大美人,他第一眼就著迷了,周穎整個人渾身上下都透露著華夏美女的特殊氣質,不過很可惜哪怕他薩克斯集團少總裁的身份,也沒能博得這位美女的一點興趣,竟然被拒絕了,昨天眼看著被陸一川這個東海市的闊少給拐跑了。

先前一聽說缺席之人都喝醉后,他第一反應是怒,隨即就想到了很多,這種手法在他手中也出現過,酒後是最容易得手的。

在他心中,顯然那位女神一般的周穎落到了陸一川手中,這讓他充滿了遺憾,不過陸家是他們薩克斯集團在華夏重要的客戶和合作夥伴,他也只能捨棄這位女神了。

一邊琢磨著生意上的事情,一邊克瑞斯也在暗自琢磨著如何能夠找一位漂亮的透露著華夏之氣的那種美女陪伴,否則這華夏豈不是白來一趟?

以他薩克斯集團少總裁的身份,這點小事自然不難,稍後便準備和手下人招呼一聲,趁著眼下也不用工作,找個美女好好來陪伴一下,倒也算是不錯的選擇。

然而就在他剛剛從總統套房專屬電梯內走出,準備進入一旁自己的總統套房的時候,突然間他愣住了,身前赫然出現了一名讓他眼睛都是一亮的美女。

「周小姐,你怎麼在這裡?」克瑞斯第一感覺就是驚喜,此刻的周穎同樣是經過一番特殊的打扮,顯得很漂亮,很精緻,這種東方的美,是克瑞斯之前在西方無法欣賞到的。

「我……」周穎也沒想到這個時候碰到了克瑞斯,而且還是在這種地方,這個樓層總共也就兩個總統套房,正常而言,周穎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裡,她有自己的房間。

這個時候,顯然很尷尬,一時間反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了。

看到周穎這般,克瑞斯突然間好似有些明白了過來,臉上當即樂開了花,心中也暗自得意不少,這分明是找自己而來,在克瑞斯看來,自己昨晚主動搭訕不理會,現在竟然主動送上門來。

「周小姐不用多說,有話咱們到房間內再慢慢研究。」克瑞斯很高興,這麼一個女神一般的東方美女,讓他異常的興奮,不介意到房間內好好『研究』一下。

一邊說著,克瑞斯一邊非常熱情的上前,伸手間就要拉住周穎的玉手,肆無忌憚的,一點都不客氣的模樣。

一瞬間,周穎臉色微變,知道他這是誤會了,微微退後了兩步,剎那間一道強有力的臂膀將自己攬在懷中,扶助了自己的身影,也總是讓周穎鎮定了下來。

這一刻,克瑞斯也愣住了,伸出去的手還在半空中放著,林楠的突然出現讓他不曾注意到,不過隨即臉色黑了下來,發現了不對勁。

「不好意思克瑞斯先生,我想你誤會了,我住這!」周穎淡淡開口說道,

林楠也打量著這個金髮碧眼的歪果仁,昨晚林楠隔著牆壁就看到這傢伙對周穎有著特殊的想法,想要搭訕,就被林楠定義位不是好東西的類型里,而今竟然還想去碰周穎,自然不客氣。

「麻煩讓開,別擋道!」林楠淡淡開口,對待這些人他毫不客氣。

這一刻,克瑞斯臉色更是不好看了,怎麼都想不到這一幕,周穎的男朋友竟然在這裡?而且還是總統套房?

要知道整個黃埔大酒店也就兩個總統套房而已,想要住這裡,可不僅僅有錢那麼簡單,還需要特殊的身份,他克瑞斯要入住也是要提前一段時間預定的。

強行忍住心中的怒火,克瑞斯開口看向林楠,裝出一副紳士模樣,詢問林楠的身份,不過說的卻是英文,儘管林楠聽的懂,但卻懶得回復。

「這裡是華夏,少說什麼鳥語。」林楠淡淡回到,純正標準的普通話!

一瞬間,克瑞斯臉色更黑了,林楠的態度非常的不友好,自然名字什麼的也沒有多說,直接揮揮手讓克瑞斯離去,然後攬著周穎進入電梯,在克瑞斯的注視下,緩緩關上電梯門,然後消失在眼前!

「該死!」這一刻,克瑞斯臉上再也掛不住了,林楠的行為,赤裸裸的不給他一點面子,連帶著周穎也是一樣!

他是薩克斯集團的少總裁,算是周穎領導的領導,但竟然被無視,而且還有著一種被羞辱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非常的不高興!

「立刻馬上將她出名,別讓我再看到她!」克瑞斯怒極,直接宣布了周穎的處理意見,要讓人直接開除掉。

手下人自然不敢耽誤,一個電話打到周穎的上司那裡,傳達了克瑞斯的意思,雖然那位廖總疑惑,但少總裁都發話了,他自然不敢怠慢,當即便繼續了安排。

與此同時,林楠已然帶著周穎下樓,在酒店餐廳內享受二人的甜蜜午餐,至於其他的事情,二人根本不在意,真若是讓林楠知道克瑞斯開除了周穎,只怕可能還要感激一聲,也免得對周穎日思夜想的,也能名正言順的相依在一起了。 「易陽先生,我想你也知道,華國的電影想要進入到美國市場並且快速佔據市場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據我所知現在還沒有人成功,可能像您說的一樣,可以用一段時間來解決,不過我相信,時間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往往比金錢重要。」

威廉談這種事情顯然是很有經驗,他很會抓關鍵點,就像他知道,易陽需要快速的進入市場,就敢獅子大開口。

「三十個點,五十的排片,保證一周。」

「不不不,這不可能,五十最少要六十的分成。」

易陽也是試探,隨後兩個人開始了談判,雖然不能說是面紅耳赤,情緒也是很激動。

「老闆,威廉看來很想和我們合作。」

第一次談判易陽沒想著成功,不過起碼得到了很有用的消息,威廉對於和自己的合作顯然是重視的,而且確實相比於別人,給自己讓了很多,可惜,這並不能讓易陽滿意。

「查一下美娜最近的動作,我感覺他和我們一樣,想要進入國內市場,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談判就要換一個方式了。」

弗勒也有這種感覺,而且之前和其他人聊天的時候,就有透露出來,只不過沒有表現出來特彆強烈。

「那我去查一下,如果是真的,我們的籌碼就又多了一些。」

弗勒通過自己的渠道又去走了一遍朋友,和威廉約的下一次碰面的時間是三天後,所以時間還是很緊迫的。

「老闆,問到了。」

弗勒打聽好就趕緊回來和易陽彙報。

「美娜今年有自製一部電影的打算,他們在華國市場一直是弱項,所以很可能他也想藉助我們打開華國市場的局面。」

易陽思考了一下,如果是這樣那就有的談了,只不過這要看對方是否真的要獨立製作一部電影,還有就是進入華國市場的決心有多大,易世界在國內可以說是行業領導者,但是這不代表易世界可以一手遮天,如果對方通過其他公司一樣可以進到國內市場,只不過步伐會慢一些,當然,如果易陽真要為難的話,有沒有人敢接還真不一定,這些年大家的教訓不少,和易世界對上,就代表了你的幾部電影可能遭遇票房尷尬。

不過這些年易世界除了針對幾個有敵意的對手,曾經專門跟風他們的作品意外,其他公司還真沒有被針對過,當年想要推翻易世界的聯盟現在都解散了,而且業內對於易世界的看法還是很正面的。

「這件事情現在我們還不能確定,下次見面的時候試探一下,如果對方真有這個意思,也該表露出來了,弗勒明天還要辛苦一下,帶這些人出去走一走,放鬆一下,為後天的碰面做準備。」

人都走了,易陽等到八點多,國內天已經亮了的時候,給媳婦兒發了個視頻,已經兩天沒聊了,有點兒想,雖然易陽覺得這麼大歲數不應該有這種情緒,可是它就是存在了,沒有辦法阻攔。

「孫子孫女兒呢?」

「大千帶他們出去了,你怎麼樣,休息的好不好,事情順利嗎?」

周子怡正在收拾房間,快到秋天了,夏天的衣服要收一收。

「還行,就是有點兒想家了,你說我這是怎麼了,老了老了還開始想家了。」

易陽這幾天做夢都是媳婦兒孩子孫子外孫子,恨不得現在就能回去見到他們。

「那就抓緊辦事兒,辦完就回來,對了,小芊昨天回家了,她想回公司工作,讓我問問你的想法,軒轅現在她婆婆還有保姆看著,可能是在家待得時間太久了。」

對於女兒的事情易陽也考慮過,不過女兒之前也沒說,所以他就沒提,畢竟有些人就是把孩子看的特別重,生完孩子之後就不願意出來工作,他也想過,如果女兒真的不想出來工作,他也支持,只要孩子們開心就行了,他現在還能折騰幾年,可以為孩子們再遮風擋雨一段時間。

「那就做準備吧,等我回去的時候帶她一段時間,唉,也為難女兒了,你說大千和小涵一點兒都不喜歡管理公司,以後只能是靠她自己,現在咱們還能幫幫她,以後的事兒怎麼辦還不知道呢。」

周子怡把衣服疊好,聽到易陽的話手頓了一下。

「有幾年算幾年吧,咱們也老了,能活到什麼時間還不一定,我現在想的是如果能看到幾個小傢伙結婚,那就很好了。」

「你倒是志向遠大,那不是要活到九十歲,小心到時候沒人願意養你。」

夫妻兩個又開始拌嘴,說了一會兒,易陽才滿意的掛了電話。

「威廉先生,我們又見面了,希望今天是一個好的日子。」

「我也希望,請坐。」

這兩天不僅僅是易陽在調查威廉,威廉也一樣,他要知道易陽的動作,這樣才能夠在今天的談判上佔據主動。

「威廉先生,昨天我和我的妻子通了電話。」

「替我向夫人問好。」

「會的,你也知道,我年齡大了,不太喜歡來來回回的拉鋸戰,家裡人還在等著我回去,我的想法是既然我們想合作,今天就出一個結果,如果行,我們就談細節,如果不可以就算了,我沒有精力耗下去了。」

易陽這句話讓威廉有點兒措手不及,他不知道易陽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這次易陽說的還真是真的,他昨天晚上想了一下,覺得自己完全沒必要再這樣耗下去,大不了就用錢推,做為沒有負債的企業,易世界的資金流超乎想象,而且還有一個源源不斷的取款機,別忘了這幾年全世界的手機都在用一個處理系統,雲系統,現在雲系統佔據了中高端手機市場的百分之七十以上,授權費就不是一個小數目,所以,錢對於易陽來說現在或許是最不值錢的。

「那易陽先生的意思是?」

「我要二十的排片,維持七天,十個點的分成,另外,美娜如果有進入國內市場的打算,到時候易世界同樣的條件可以幫助美娜。」 接下來的時間,這是屬於林楠和周穎甜蜜時刻,豪車接送,二人在這東海市內閑逛起來,說來哪怕是魔都之名極其響亮,但林楠還是第一次來,即便是周穎來往不少次,但卻也沒有真正逛過,對這裡依舊顯得很是陌生。

而今難得的有這個時間,有這個大好機會,二人牽手,遊盪在魔都街頭,遊盪在魔都一處處風景之地,吃著地道的魔都美食。

從上午開始,二人基本上沒有停歇,逛街是女人的天性,這一刻一覽無餘,林楠耐心陪伴左右。

尤其是剛剛得到上億的巨資,林楠更是毫不吝嗇,帶著周穎大買特買,一開始周穎還覺得有些心疼,覺得太過浪費,不過隨即也想明白了,如此巨資,哪怕是他們此刻花點也不怎麼樣影響。

為此,林楠出手,給周穎買了幾套漂亮的衣服,從頭到腳,盡皆都是那種精品,以往都屬於奢侈品的那種。

即便是林楠自己,這一刻也增加了幾套真正不錯的衣服,周穎親手給林楠挑選,自然讓林楠滿意,根本不在乎價格,只要是周穎覺得穿在身上好看的。

一個字,買!

到了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二人幾乎逛了小半個魔都,林楠卡上也刷出了三百萬的巨資,尤其是秦嵐脖間的一條磚石項鏈,一顆大大的愛心,價值連城,一百五十萬的價格,哪怕是到現在依舊讓周穎大為心疼,林楠反倒是沒有任何感覺,有了這次的賭場之事,讓林楠突然間明白了另外一件事。

那就是掙錢的問題!

雖然說眼下自己開公司很賺錢,但貌似這種賭博更賺錢,真若是自己願意,往賭城跑一趟,憑藉著透視眼的功能,估計能大賺特賺,這麼一點又算得了什麼。

當然,林楠也明白一件事,雖然這掙錢不難,但想要活命估計也有些難度,真若是自己那般橫掃一個賭場,估計很快就可能有麻煩上門,就好似昨晚魔窟賭場內的情形,因為自己的緣故,陸家白白賠了兩億,這筆賬肯定是要記在自己頭上的,哪怕是此刻麻煩還沒有上門,但林楠一直在提防著。

正常而言,一個普通人想從一個有背景的賭場內拿走巨額資金,是需要一定實力的,否則完全是找死的行為!

能開賭場的,沒有一個簡單的,來個黑吃喝,再簡單不過了。

晚上十一點鐘,林楠二人才從一家電影院出來,依舊手牽手,幸福而快樂,周穎臉上的笑容都沒有斷過,這是她期待依舊的愛戀的感覺,有著林楠陪伴,讓她覺得幹什麼都幸福滿滿的,以至於什麼工作之類的,完全丟棄不管。

魔都就是魔都,哪怕是十一點鐘,大街上依舊人很多,電影院內的男男女女更是不少,進進出出的,先前出來之前林楠就已然通知了司機,已然在趕來,這是徐海東安排的,他沒有拒絕。

「林楠?」就在二人正站在電影院門口的等待車子的時候,突然間一道聲音傳了過來,讓他微楞,貌似自己在這魔都之中並不認識什麼人。

林楠疑惑,周穎也面露疑惑,隨即看到了開口之人,就在他們一側的一輛轎跑車上,是一名一身火辣的美女,看上去倒是非常的漂亮,性感,坐在轎跑內,十足的一個白富美形象。

林楠也轉身看了過來,一時間差點沒有認出,微楞少卿后,才終於認出了這位校花級美女來!

薛琳,同樣是省城農業大學的校花級美女,雖然比當初的趙小娜略差一籌,但也算是備受無數人追求的校花,只不過和趙小娜不同,她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省油的燈,交往了兩三名有錢的金主,不過在最後卻都出現了大問題,最終被楊胖子撿了便宜,不計前嫌的給追到手,簡直寵上了天,最後還跟隨一起來到這魔都。

不過最後的結果也很明顯,儘管她被楊胖子視若珍寶,小心呵護照料,但還是在最後無情的將楊胖子踢到一旁,否則楊胖子也不會從魔都返回到雙流鄉投奔林楠。

這麼一個人,林楠怎麼可能不認識,只不過此刻坐在豪車內,打扮的如此性感妖嬈,林楠還真是一時半會不敢認,尤其是在看到她身邊的男人後,更是忍不住替楊胖子不值。

真特么的重口味,赫然是一名四十多歲的禿頂男子,看上去就是一個矮挫男,輸給這麼樣一個貨,林楠只能感嘆金錢的妙處。

怪不得新聞上總是爆出什麼父子戀、爺孫戀這種,更甚者還有不少鮮花插在牛糞上的案例,現在在林楠看來,估計大都是金錢在暗中出力。

當然,林楠和周穎不存在這種問題,儘管也被人這麼形容過……

「這麼巧,薛琳。」林楠淡淡打個招呼,不咸不淡的,若非對方主動開口,林楠都懶得理會。

似乎看出了林楠了這種態度,薛琳也明白其中的原因,在學校的時候林楠和胖子就是最好的哥們兄弟,之前楊胖子被她甩掉的時候最後楊胖子也發了一條訣別簡訊,告訴他回農村找林楠了,沒想到在這裡看到林楠,還帶著這麼一個容貌不遜於自己的美女在身邊,看樣子頗為親密的模樣。

「你和胖子不是應該在家種地嗎?怎麼也來東海市了?在農村混不下去了?」薛琳開口笑道,帶著一股嘲諷之意,她和林楠打招呼,自然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善意,純粹是好奇而已。

尤其是看到林楠在這裡一副等著打車的模樣,她坐在轎跑內就別具一番高人一等的模樣,有著極大的優越感,更是對之前的選擇感到滿意,否則跟著那個死胖子,天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有著這般生活。

雖然身邊的男人不怎麼樣,但卻能給與她想要的生活,成為真正的闊太太!

聽著她的嘲諷,林楠忍不住冷笑一聲,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的尿性!

既然如此,那林楠也沒什麼好客氣的,權當是幫胖子出出惡氣好了,順帶教訓一下,打打她的臉! 轎跑車內,薛琳一臉的不屑,其實從上學那會,她就真看不上楊胖子,對於林楠這個土老帽她也不怎麼在意,主要還是當時幾次感情受挫,再加上楊胖子一直照顧呵護,才讓她暫時的選擇了楊胖子,不過至始至終,她都沒有所謂的滿意,哪怕是現在她依舊不後悔,這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為此,她毫不客氣的出言嘲諷。

林楠眼中帶著鄙視之意,這種女人讓人覺得噁心的慌,也懶得多說,翻手間林楠拿出手機,然後翻到了楊胖子和秦嵐的結婚照,當真是美的不要不要的,還保存著。

「拜你所賜,胖子現在過的還不錯,讓你看看他的結婚照,比你漂亮,是真正的女神,胖子現在是一家公司的副總,過得那叫一個瀟洒快樂!」林楠笑道,充滿了譏諷。

薛琳原本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覺,在她看來把楊胖子踢開天經地義,就那種要長相沒長相,要錢沒錢的貨,活該一輩子找不到女朋友,突然間看到林楠手機上的照片,瞬間讓她驚愕,再配上林楠的話,更是讓她覺得有點轉不過來。

照片內,她能認出楊胖子來,一席合體的西裝,看上去倒是有著幾分瀟洒之處,而在他身邊,那道美麗的新娘也正如林楠所言,雖然她不想承認,但氣質上容顏上讓她都一陣羨慕嫉妒。

「這怎麼可能,就死胖子那貨,肯定是假的,你們兩個就應該在農村種一輩子地。」薛琳不信,她始終都有著極高的優越感,怎麼能讓林楠的一張照片,一句話給打敗了。

「死胖子都能當老總了,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林楠冷笑一聲,這女人若是知道現在楊胖子的事情,估計肯定會後悔,雖然眼前這個轎跑看起來不便宜,但估計也就百萬左右,而且這個男人還那麼矬,哪裡比得上胖子?在同等條件下,這薛琳肯定選擇楊胖子無疑,只不過眼下沒什麼後悔要可吃。

「車不錯,你這男朋友的?」林楠開口詢問了一句,準備再刺激一下。

聽到林楠這話,薛琳當即臉色好了不少,比起林楠他們這種打車出門亦或者是要做地鐵出門的人來說,這麼一輛價值百萬的轎跑絕對算是奢侈豪車了。

「這種車子,你們還是別想了,一百多萬,可不是誰都能買得起的。」薛琳開口,帶著冷笑,一百萬的豪車,雖然在魔都這種地方算一般,但相比一下小地方,正常而言對於林楠楊胖子這種,在薛琳看來絕對的超級豪車了。

薛琳身邊,那個矮矬男顯然也聽出了怎麼回事,看向林楠自然而然的也帶著一種不屑的語氣,作為魔都的本地土豪,根本看不上外地人,更何況還是農民?

不過看向林楠身邊的周穎那眼神就立刻不一樣了,哪怕是她一句話不說,女神范也盡顯無疑,讓這個矮挫男心中忍不住有些嫉妒羨慕恨了。

自然而然的,也毫不客氣的出言打擊報復了一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