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覺得這是很正常的事,這擺明了就是他們偷了我家的雞。」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夏道平被她無厘頭的話氣得不輕,但他又不能發脾氣,他只能這麼問杜美華:「你有依據嗎?你證據嗎?你證據證明了老張家就是偷了你家的雞?」

「我家的雞就在他們家,這不是證據嗎?」

甘淑英嘲諷她:「聽聽這就是所謂的證據。」

毛清蘭對吳大姐說:「這要是跟杜美華做鄰居,那絕對是倒了八輩子霉。」

吳大姐很贊同她說的,繼而又說,「杜美華這種人啊,就是讓人覺得噁心。」

「沒錯,就是噁心!」

夏道平先讓甘淑英先別說話,他問杜美華想怎麼打算處理這件事。

「我想怎麼處理,我當然是要他們家賠錢,然後道歉。」

「我呸!」

杜美華剛一說,甘淑英就沒控制住自己內心的惱怒,「還賠錢,還道歉?杜美華你當是碰瓷啊,你家的跑來我們家,還說我們家偷你的,還敢提出這麼無力的要求。」

「我最多就是把雞還給你已經不錯了,哦,什麼話都讓你說了,難道我不會說,這雞來我們家,那就是我們家的東西,反正我們跟你們家隔著一道圍牆,誰都干涉誰,我也不去你們家,你也不要來我們家。」

雲中之珠 「我呸!」杜美華嫌惡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子,「我還不想來你們家呢!要不是你們家偷了我們家的雞,我才懶得來呢!」

甘淑英冷笑譏諷她:「是啊,你是懶得來了,也不知道是誰上次跑我們家,特別不要臉問我們家拿錢,說什麼,唐小芯的錢就是你們家的錢,你有權利拿回她給我們的錢。」

「聽聽!」她轉對毛清蘭和夏道平他們,然後指著杜美華,說:「這是人說的話嗎?這擺明就是一個神經病說的話好不啦!」

「你說誰神經病呢!」

「誰搭我的話,我就說誰了。」

「甘淑英你……」

杜美華氣急了啥也沒多想就抬起手臂,眼看就要動手打甘淑英了。

而甘淑英就把臉湊到她面前,「你打啊!你要是打了我,我可不會就這麼善罷甘休,我告訴你,我天天去你們家吃喝,天天去鬧,我還怕你不成啊!」

甘淑英最後還在嘴裡嘀咕:「還敢動手打我,哼,我量你都沒這個膽打!」

夏道平上去將她們兩個分開。

「杜美華你想一個適中的辦法,好好處理了這件事。」其實他也覺得杜美華的要求有點過分了,人家老張家也不是傻子,哪會這麼輕易讓她給宰了。

夏道平建議地說:「比如說雞還給你,再送你兩個雞蛋,又或者他們家有菜,送你一些青菜吃,這件事就這麼了結了,行嗎?」

「不行!」

「不行!」

杜美華和甘淑英前後反對。

「我不答應。」

「別說你就算是答應了,我還不答應呢!」甘淑英端出傲著的神態。「憑什麼我們家給她賠雞蛋,賠青菜,想得真是美啊,杜美華,我可告訴你了,這雞要不要都隨你,要是不要,那就留在我們家,誰讓這雞跳進我們家,我們家收下,那也是一點都不冤!」

「喲喲,聽聽這話,甘淑英你當起了山頭霸王了啊,還想把我們家養的雞佔為己有。」

甘淑英跟她耗了這麼久,耐心早就沒了,當即就放狠話:「我佔為己有了,那又怎樣?你能拿我怎麼樣?」

眼看甘淑英和杜美華又要吵起來,夏道平連忙出聲制止,「別吵了,大家都是鄰居。」

「我呸,誰跟她是鄰居啊!」

「哼,我們老張家都還不想跟你成為什麼鄰居呢!」

「那行啊,你們老張家趕緊搬走唄,最好是永遠都不要回來。」

「我們家憑什麼要搬走?要走的人也是你,再說了,你杜美華算個什麼東西啊,席家都不是你說了算,你有資格說話嗎?」

杜美華面色陰沉,雙眸怒狠狠瞪著甘淑英,又是拿她在席家的地位說事。

甘淑英瞥她這樣,便得意地笑了,「怎麼?難道我說不對嗎?」

哼,還敢跟她斗,弄死你。

「我跟你拼了!」杜美華原本還是有所克制的,結果看到甘淑英那得意的笑臉,她腦海里的理智迅速消失殆盡。

就跟爆發的獅子一樣朝甘淑英撲過去。

毛清蘭和吳大姐她們一直盯著她們的吵架,在看見杜美華撲過去的時候,她們及時伸手拉走了甘淑英。

讓杜美華撲了個空,直接趴在地上。

恰恰,地面上有一坨雞屎沒掃。

杜美華嘴臉都是這雞屎。

她聞著令人噁心的雞屎味道,忙不迭坐起來,她呸呸呸幾下,可又不敢用手去抹。

只能去找水清洗臉。

甘淑英看著她,絲毫不同情杜美華,反而還說:「活該!」

想打她,結果自己撲了吃一坨雞屎。

真是好笑。

杜美華是個錙銖必較的人,甘淑英這麼說她,那她原本是打算趕回家洗完臉再來找甘淑英算賬,現在她不了,她決定就在老張家洗,剛好可以弄得他們家水缸都是雞屎的味道。

到時,又要辛苦去挑水。

甘淑英見她爬起,雙眸隱藏著警惕,因為她覺得像杜美華這種性格,隨時隨地都會做出奇葩的事。

然而,果然不出她所料。

她一看見杜美華往他們家水缸飛奔而去時,她不假思索就大喊:「媽,你趕緊攔一下她,她這是要把我們家一水缸的水弄髒了。」

張大媽一聽她的喊聲,又再加上她剛站在水缸旁邊。

她也沒多想,拿起瓢舀了一些水,就往杜美華臉上潑了過去。

杜美華被潑了一臉的水,那水順著溢了一些到她口腔內。

她呸呸呸就下。

還是滿嘴都是雞屎的味道。

毛清蘭和吳大姐看著她,互相聊了起來。「這叫報應!」

「沒錯,絕對是妥妥的報應!」

還想著弄人家一水缸的水,結果自己倒變得更加狼狽不堪。

夏道平光是從這件事,他對杜美華已經是厭惡到至極。

他也是幸好沒把女兒嫁到席家去,遇上像杜美華這種的婆婆,糟心事都有一籮筐那麼多。

張大媽想著杜美華是想把他們家滿缸水都弄髒,又還老是來找他們家的麻煩,便覺得剛才那一瓢水潑得不夠解氣。

她又舀了一瓢水,啪的一聲,這次杜美華徹徹底底成了落湯雞。 鼻腔口腔都有水沖嗆,更是最令人噁心的是雞屎都順著那水衝到……

嘔!

杜美華忍不趴地上嘔吐。

張大媽總算是覺得這口氣出了。

把瓢子放下,把水缸蓋好。

甘淑英居高臨下看著杜美華:「杜美華這就是你故意來我們家,找我們麻煩的下場。」

杜美華現在是顧不得什麼髒兮兮的啦,低頭用衣角幾抹,才把臉上擦乾淨。

一抬眸怒氣沖沖瞪著甘淑英,「你們老張家這麼對我,我不會就這麼算了。」

她側目對夏道平說:「村子你也看到了,她們婆媳倆人是怎麼欺負我的,這又是潑我水,還偷了我們家的雞,還我害我摔倒吃雞屎,你看看她們,你可要給我評評理啊!」

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夏道平還真不知道杜美華是怎麼能瞎掰。

這都是她明明自找的。

結果還怪別人。

杜美華見他沒出聲,立即從地上站了起來。

她朝夏道平走過去。

「村長你該不會是幫著她們來欺負我吧!」

這話說得有些嚴重了,什麼叫他幫老張家來欺負她啊!這污衊人的本事也太厲害了。

早知道是會這樣,他就說自己沒空要出去算了。

現在所有人都看著,他沒辦法脫身。

「這件事你們自己協商好處理辦法,我是村長,我就是來當個公證人,你們要是都沒解決的辦法,我哪有辦法啊!」他又不是當事人。

杜美華滿腔怒火,一心就是想找老張家索賠和麻煩。

而夏道平分明就是脫身,哼,人都已經來了,村長也是他,他以為他就沒責怪處理這件事了嗎?

就算是沒有,她也得逼著夏道平幫她處理了。

「我看你存心敷衍我,你是村長你就應該想個合理的辦法來處理了,不然你這個村長也別當了,更加換其他人當。」

夏道平勃然大怒,喝斥:「杜美華你到底在說什麼呀!村長也是人,不是神,就算是神來了,也沒辦法為你這種潑婦來主持公道!」

「說我是潑婦?」杜美華指著自己鼻子,難以置信瞪著夏道平。

不屑而輕蔑笑著:「你以為你家裡的老婆女兒好到哪裡去啊!女兒不要臉追著我兒子,你老婆天天就知道跟村子里的人吵架,難道她們兩個就不是潑婦啊!」

「還有,你是什麼破村長啊!」杜美華罵的口水四處亂飛,都直接噴到夏道平臉上來了。「就連這一點家務事都處理不好,你還當什麼狗屁村長,一來又不能為大家謀福利,二來又不能主持公道,你來當屁村長啊!」

甘淑英看杜美華把夏道平罵得極其爽,就算是她跟杜美華不合,她還是覺得心裡覺得杜美華說得很對。

尤其是說夏雨菲追著席錦琛這話,說得太讓她高興了。

毛清蘭和吳大姐都是覺得杜美華說孫國玲極其好,孫國玲就是老是仗著自己那村長夫人的身份,天天在她們面前,那眼睛都長到頭頂去的樣子,看了都覺得嫌惡。

張大媽就覺得杜美華說夏道平這個村長身份沒為了村子里的人謀福利,說得很好。

夏道平當村長也是快十年了,什麼利益都沒為群眾謀。

還有,夏道平連自己的兒子都教不好,專門在外面凈干偷雞摸狗的事。

所以說,夏道平這村長當了也是白當,還不如讓有能力的人來當。

夏道平伸手抹去臉上的唾沫子,退了兩步,惱怒喝斥杜美華,「我當不當這個村長不是你說了算,而是大家投票來決定的,還有,你這都是什麼破事啊,就是一隻雞跳到別人家來,你也說別人家偷了你家的雞,還得要賠償和道歉,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杜美華你就是獅子大開口了。」

杜美華一生氣才不會忌諱夏道平是個男人,她怒沖衝上去就揪著夏道平,甩手就一巴掌摑過去。

「啥叫我獅子大開口,你會不會說話啊你,我家的雞明明就是她們給偷了,你為她們說話,剛才你還罵我是潑婦,我讓你罵……」

杜美華接二連三摑了夏道平兩巴掌。

夏道平回過神之後,他便一把將杜美華推開。

豈料,這一推,剛好碰到了杜美華前面那特別的部位。

「啊!」

令人恐怖的尖叫聲。

十里之外都能夠聽到。

而原本在家裡的陶紅雲正是聽到這尖叫聲,才跑過來老張家。

「你這個混蛋,流氓,我……我……我非打死你不可。」

杜美華慌忙轉身去拿掃把。

二話不說就往夏道平打去。

夏道平抱頭鼠竄。

甘淑英她們看得一愣一愣的。

這村長也是真夠可以的,明知道杜美華是個女的,還敢伸手推對方前面的部位,那可真是被人打死了都活該。

「要說我,誰招惹到杜美華,那就是倒霉一輩子。」

「沒錯!村長明明就是來評理的,結果讓杜美華鬧成這樣。」

「要我說,村長今天出門一定是沒看黃曆!」甘淑英插話:「忒倒霉的。」

「就是!」

毛清蘭捂著嘴笑了,「你們說我是不是很壞啊,我竟然看到夏道平被杜美華打,我還這麼高興,按道理說,孫國玲之前來我們家鬧,都是村長給我賠的錢!」

甘淑英涼涼地來一句:「你看這局面,我們適合出去救人嗎?」

毛清蘭看了一眼,搖了搖頭,「不適合。」

吳大姐說:「還是先等杜美華自己停手了再說吧!要不然我們上去救人,那要是萬一杜美華污衊我們推到她,要我們賠錢怎麼辦?」

最後大家都想了想,還是決定等待時機之後再上去救人。

陶紅雲剛到老張家大門口,看到這一幕瞬間驚呆了。「媽你這是在幹嘛啊!」

打的人還是村長!

這是嫌家裡還不夠窮是吧!

陶紅雲急忙上去救人。 修真之以弱制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