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失去自我。就算繼承了你的一部分魂力,我也不是你。」秦雪玲大聲說道。

「你們回歸吧!」元素之祖的聲音如同一潭湖水一般沒有絲毫的波動,其神念掃向秦雪玲,之後陸續看向長公主,林晚晴,李嫣然。最終她將目標選擇了沉默的李嫣然。

只見其輕輕抬腿,整個人就在原地消失,等到眾人看清楚的時候,發現元素之祖已經出現在李嫣然身邊,並毫不停留的想著李嫣然撞去。

「嫣然閃開!」

秦雪玲大喊,可惜此時已經晚了去,落傾城如同融合一般沖入李嫣然體內。一股恐怖的氣息爆發而出。而融合兩人之後的元素之祖雙眸之中的只會光芒更勝,氣息也多了幾分冷酷。

「沒用的,本尊的回歸是無可阻擋的。」元素之祖神色平靜的說道,再次出手,瞬間將長公主禁錮。

林晚晴、秦雪玲全力出手救援,可惜他們的實力只是聖人級初階,而融合了兩女之後的元祖之祖則是半步帝級,雙方實力差距太大,大到不管兩女如何努力,結果都難有改變。

嗡——!

一股恐怖的氣息誕生,融合了三女之後的元素之祖實力瞬間暴漲到大帝級。其恐怖的氣息震動戰場,被眾人圍攻的天道更是發出冷酷的咆哮。兩道完整的法則神魂交叉著向元素之祖絞殺而來。

「元素風暴!」

元素之祖大喊一聲,無邊混沌所化的粘稠元素突然瘋狂旋轉起來,兩**則神環沖入其中,前進速度陡然下降,但卻未曾停止,依然堅定不移的向著兩女碾壓而去。

「元素潮汐!」

生命之祖再次打出一道法則之力,無邊元素化為潮汐撲殺兩大神環,最終在神魂逼近身體之前成功將其崩飛出去。

融合三女的元素之祖臉上露出一抹蒼白之色。顯然剛剛的舉動屬於嚴重透支。

元素之祖陡然轉身,全力出手試圖禁錮兩女。

「分開走!」秦雪玲沉聲說道,天地大義沉重,秦雪玲並不像因此而犧牲自己。

林晚晴點點頭,迅速戰神向著相反的方向而去。

「哪裡走!」元素之祖陡然出手,混沌中出現兩道元素風暴,徹底斷絕了兩女的逃離之路。

三體的是元素之祖似乎知道林晚晴實力較弱,因此第一個選擇了林晚晴。

遠方,正在逃亡的秦雪玲突然臉色大變,一股死亡的危機想著器當頭籠罩而來。她驀然回首,整個人亡魂皆冒,兩道神環交叉在一起向著秦雪玲碾壓而來。

「該死!」秦雪玲瞬間洞悉了天道的想法,他竟然想要在元素之祖融合之前滅殺一舉完整點裝修,這讓秦雪玲所屬的元素之祖魂魄就會進入輪迴,短時間內根部不可能重現出現。而四女的融合的元素之祖雖然也是無上強者,但畢竟不是巔峰,天道自然不看在眼中。

眼見秦雪玲即將被法則神環滅殺,混沌突然傳來一身轟鳴,一道乳白色的拳影穿透無邊混沌,生生將天道的兩道法則神魂崩飛出去。緊接著混沌鍾出現一尊強大的身影,其雄壯的身軀之中充滿了爆炸姓的力量,同時其體內的生機浩若煙海,看起來異常強大。

「夫君?」

秦雪玲先是一愣,緊接著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這是李麟控制的帝屍,他竟然在這最危急的時刻趕了上來。

「你先退下!」帝屍開口,這次不在世神念波動,而是實實在在的開口,這般詭異的情況讓秦雪玲神色一變。

「你不是夫君,你是誰?」

秦雪玲敏銳的發現了不同,她之前見過帝屍的氣息,可惜眼前明顯不同了,就像眼前的不是一具屍體,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實力極為強大。

「其他的事情之後我再和你詳細述說。」帝屍沉聲開口,緊接著其臉色大變,在瞬息間轟出百拳,可惜此時依然晚了,一道窈窕的身影竟然在帝屍對峙天道的瞬間沖入秦雪玲體內。緊接著秦雪玲雙眸暗淡下去,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其體內爆發而出。

「元素之祖?」帝屍暴怒,瞬間出手,試圖禁錮秦雪玲的肉身,將沖入其中的元素之祖逼出來。(未完待續。) 混亂領,正在閉關的李麟驀然驚醒,一道神念降臨他的識海。.

「你是大秦天帝,你果然沒死。」李麟雙眸之中綻放著攝人的精光。

「李麟,你想不想參與這場大戰?」大秦天帝聲音未置可否,不過他的提議讓李麟怦然心動。不過李麟最終還是搖搖頭,有些頹然的說道:「我連聖人級都沒有達到,如何參與進去。」

「帝屍呢?你不是有一具帝屍嗎?」

「這具帝屍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何會在你的手中?」

李麟沉聲問道。他在魔方口中知道了帝屍本體乃是上古後期以為神秘的傳奇高手,其曾近創下過一個人滅掉域外十大至尊級強者的戰績。可惜如此巔峰強者的真正消息卻沒人清楚,這不得不說是一種遺憾。

「如果朕說帝屍乃是贏氏始祖所留,你可相信?」大秦天帝略微沉吟說道。

「贏氏始祖?這麼說這帝屍並不是只有我可以使用?贏氏一脈子孫皆可以?」

李麟沉聲問道,如果真是如此,他倒是不用太過擔心。

「不,除了你沒人可以使用。就算是朕也不行!」

大秦天帝的話讓李麟臉色一變,沉聲說道:「帝屍和我有關係?」

「我也不知,或許吧。」

李麟神色陰沉,沉聲說道:「混沌之中乃是至尊級的大戰,帝級強者都淪為配角,只是依賴一具帝屍根本沒用。」李麟很清楚,他就算詭異的能夠發揮出帝屍的部分實力,但和真正的帝級強者還有不小的差距,更不要說更加恐怖的至尊級強者了。

「不,帝屍自然做不到,但如果是一具完整的帝級強者之體呢?」

「什麼意思?」李麟不解。

「完整的,有魂的帝級肉身!可以讓你完美的發揮出大帝級實力。」大秦天帝沉聲說道。

「什麼?帝屍的魂魄在你的手中?」李麟沉聲問道。

「不,帝屍的魂魄在你的體內,在你的神魂之中有一件恐怖的秘寶,而朕在神念進入你身體的瞬間,從那空間波動之中捕捉到了部分帝屍魂魄的氣息。」

「什麼?」李麟大驚之色,大秦天帝所說的至寶無疑是那隱藏在他神魂之中的六芒星。擁有帝屍之後,六芒星更大的作用成為帝屍儲存和補充力量的所在,他對六芒星空間中所存在的神秘門戶也少了幾分探尋的心思。現在被大秦天帝提出來,李麟臉色徹底變了。

「朕並不是有意探查你的秘密,但是我感覺到了陰謀的味道,帝屍本體強者恐怕會通過你的手回歸。」

李麟臉色一沉,對於大秦天帝,李麟還是願意相信的。他的神念探查進入六芒星空間,發現帝屍盤膝坐在生命之泉中,並沒有所謂的神魂氣息泄露,看起來就是一舉擁有升級卻沒有靈魂氣息的屍殼。


李麟探尋半響一無所獲,將目光看向六道巨大的門戶,除了最先開啟的那道可以養魂的墓地之外,另外一道門戶也開啟了少許。只是李麟一直忙於修鍊,根本沒有注意到。

李麟並未進入那散發著空間之力的開啟門戶,而是向著其他四道門戶走去,可惜這四道門戶不管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打開。

最終李麟走向那開啟的門戶,雙手用力一推,門戶開啟,內部空間之力瀰漫,彷彿無數空間被壓縮堆砌起來,神念探入彷彿被瞬間切割成無數碎片,感覺異常難受。

李麟調動空間之力護體,小心的走了進去。

讓李麟驚訝的是,門戶內部的空間極小,遠遠沒有神秘墓地的空間巨大,內部只有一座石台,而瀰漫出空間之力的則是石台上的物件。

那是一枚黑色的鑰匙,上面密密麻麻的滿是紋路,一眼望去,那紋路之中好像存在著無數的空間,而且那些空間好像每時每刻都在變化,沒人能夠看清楚最終剩下了什麼。

「這鑰匙形狀有些熟悉。」李麟眉頭皺起, 帝凰之傾世絕寵

李麟伸手,想要抓起鑰匙。

翁——!

空間扭曲,鋒銳之氣從李麟手指上掃過。

噗嗤一聲,鮮血飛濺,李麟臉色大變,整個人迅速後退。此時他灑落的鮮血落到那黑色鑰匙之上,鑰匙烏光大方,時空之力扭曲擴散。

就在李麟準備脫離的時候,無數黑色時空之力向著門戶之外衝去,瞬間沒入門戶之外盤膝而坐的帝屍體內。


石台之上只剩下一把散發著淡金色金屬光澤的鑰匙,李麟小心上前,不費吹灰之力的將其拿起。

「這鑰匙……」李麟眉頭皺起,半響突然臉色一變,迅速衝出這怪門戶,向著詭異墓地而去。

這些年墓地看起來沒有絲毫的變化,但李麟從來沒有仔細觀察過這些墓穴。

這些墓穴共有一百零八座,越向裡面走,墳墓規模越大,散發出來的氣息也越恐怖。

李麟在墳墓間行動,脊背一陣發涼,好像有什麼詭異的東西一直在注視著他,但神念掃過去卻又沒什麼生命氣息。

李麟強行摒除這種不好的感覺,直接走到墓地的最深處,在那裡有一尊比普通墳墓大十倍的高大墓穴,從整個墓地的布局來看,這座墓穴位置最好,正處於所有墓穴的中央,仔細感覺才會發現,這巨大墓穴之上傳來亘古滄桑之意。

李麟神念探出,卻無法深入墓穴內部,他咬了咬牙,將手中的金色鑰匙插入那巨大墓碑之上。果然,在墓碑根基部有一個鑰匙形狀的凹槽,如果不仔細看根本不會注意。

金色鑰匙一落入凹槽之中,陡然爆發出一股精光,亘古滄桑之氣爆發,一股無形的勢從古老墓穴之中散發而出。

原本毫無感覺的李麟心底一陣悸動,那不是驚恐,而是來自體內血脈臣服。


「贏氏始祖!」能夠讓恐怖的大秦血脈都臣服,就算不是贏氏始祖,也必然和大秦血脈有著極大的聯繫。

咔嚓一聲!渾然一體的墓碑之上陡然出現一道裂縫,然後裂縫如同龜裂的瓷器一般,迅速放大,並瞬間布滿整個墓碑。

轟隆隆!

周圍一百零八座墓穴陡然震動起來,一聲如同九幽地獄一般的沉悶吼聲出現,讓李麟脊背發寒,不得不退出墓地門戶。


嘩啦啦!

生命之泉抖動,古樸的生命之樹伸出幾道蒼勁的枝幹將李麟籠罩,抵抗那越來與沉重的無上強者氣勢。

翁——!


原本盤坐在生命之樹下的帝屍陡然站起來,原本無的雙眸之中散發出一抹不一樣的光彩。同時在你體內爆發出濃郁的時空之力,這竟然是剛剛從盛放神秘鑰匙的空間之中逸散出來的本源時空之力,這些力量竟然完全被帝屍吸收,難道那巨大墓穴之中埋葬的正是帝屍殘體或神魂不成?

帝屍一步一步向著墓地門戶而去,雙手微微張開,彷彿在迎接什麼。恐怖的大帝氣息瀰漫,彷彿帝屍和神秘墓地空間沉聲聯繫,引導著什麼歸來。

翁——!

金光將帝屍籠罩,恍惚間李麟看到了一道神秘的魂影射入帝屍體內,原本平靜的帝屍徹底沸騰起來。

嘩啦啦!

大量的生命之泉如同受到召喚,化為一道巨大的水柱沖入帝屍體內。帝屍氣息在一分一秒的強大起來,眨眼間突破瓶頸,進入帝級中階。

轟隆隆!

帝屍內部的真氣在沉寂了無數年之後徹底活了過來,僅僅一次復甦式的滾動,就散發出不屬於山洪暴發的駭人聲響。

遠處觀看的李麟雙眸之上滿是震驚之色。

翁——!

一道金光出現在李麟身畔,李麟下意識的回頭,臉上露出訝然之色。

「你是大秦天帝?為何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氣息。」李麟神色沉重的問道。他萬分肯定眼前籠罩在金光中的男子就是之前告訴自己帝屍魂魄的大秦天帝,但其相貌和之前所見的大秦天帝有很大不同,當然,氣勢是一模一樣。

「我是大秦天帝,只是和你所見的大秦天帝有所不同。準確的說我是另外一半兒大秦天帝。」金光中的中年皇者微笑著說道。

李麟看著他,陡然臉色一變,失聲說道:「我見過你的畫像,你是大唐第一代唐皇,二代唐皇的父親,二代唐皇是大秦天帝轉世,為何作為父親的你也是?」

李麟滿臉不解,這種情形也太過詭異,難道父子二人還能繼承同一人的力量不成?

「此事之後再說,現在帝屍魂魄歸位,正是你入主控制的好時候,天外混沌之戰不能有意外,誕生私心的天道必然被鎮殺。」大秦天帝沉聲說道。

其話音剛落,籠罩在金光中帝屍陡然發出一聲咆哮,一股絕世強者的氣息爆發。

「帝屍復活了,這樣的他恐怕不需要我入住了吧?」李麟看著帝屍那充滿滄桑氣息的雙眸,不覺得自己還能夠如同之前那般融合進去。

「不,始祖還未曾恢復靈識,現在融合的只是其不滅魂力。而且極為不完整。李麟,始祖需要一場戰鬥來洗禮肉身和魂力,而你是能夠催動始祖肉身的唯一人選,這種事情你責無旁貸。」大秦天帝沉聲說道。(未完待續。) 天外混沌之中,李麟全力催動帝屍之體,試圖將融入秦雪玲體內的元素之祖逼出來。.

「沒用的,我們本是一體!」元素之祖的臉上神色一變,露出一抹輕蔑冷笑。緊接著秦雪玲身上爆發出恐怖的五行元素。五行合一,威力暴漲無數倍。就算是實力無雙的帝屍也在毫無防備之下被崩飛出去。

「哈哈……我元素之祖終於回來了!」

元素之祖大笑,整個人身上滿是亘古滄桑之氣,大片混沌衍生為最本源的五行元素向著元素之祖體內涌去。 霸天神決

「該死!」李麟神色凝重,準備出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