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前人言說此間,危機重重非普通修者可入,此時瞧來所言非虛啊!」謝老爺子訕訕一笑,若非,此行有著韓宇在側,憑藉他一人根本是無法對付這妖獸。

在兩頭妖獸消散后,空氣中那些無形的波動亦是就此消散,不過,依稀可以發現,在陣柱上的那些符篆此時緩慢的流轉著有著一股無形氣流,向著四周流淌而來。

「走吧,若是,在等得片刻,這陣法可就恢復了!」韓宇向著謝老爺子,說了句,手掌一揮,將赤角獸,收入靈獸袋中后,身形一掠直接從兩道陣柱中間穿梭而過。

謝老爺子亦不敢有著遲疑,緊隨著韓宇,身形便是穿過陣柱,向著前面走去。

在前面依然有著一處無形的光幕,若是想繼續前進,必將再次遇到一處陣法禁制,對於此中的路線,他們早有了底亦沒有遲疑直接沒入光幕中,

光幕後,出現在二人面前的是一個狹小的空間,在前面,便沒有什麼陣柱類的禁制,卻有著五道,分別散發著一股恐怖氣息的光門。

凝視著前面的五道光門,韓宇的眸光第一次浮現出了一絲凝重,這裡,便是此間最為關鍵的關卡,若是過得此間,便可進入大殿中,得到些許機緣,可若是無法渡過,多半便是飲恨於此。

五道光幕,有著一些詭異的畫面閃爍,其中一副是一片刀山,虛空中無窮無盡的刀山,斬破虛空傾覆而下,另外一處光幕中,雷弧閃爍,更是恐怖如斯!

五道光幕,幾乎佔據了金木水火土,五種強悍的元素攻擊,可以想象若是進入其中將遇到何等強悍的攻擊,可謂九死一生。

根據他們得到的資料,這其中的禁制威力都是強悍無匹,縱使隨著時間的流逝,陣法的威力有所減弱亦非普通修著可抵擋。

「到了,這裡面,恐怕我亦無法幫襯到你什麼,是否能過可便全看你自身的造化了!」韓宇瞥了一眼,前面五道讓人頭皮發麻的光幕,聳了聳肩,向著謝老說道。

謝老爺子喉結緩緩蠕動,眸光瞥向那五道光幕時,額頭上的汗珠不斷流淌而下,本來以為可以來此試試,可是,在見到這些陣法禁制的威力后,心中已然生出了幾分后怕。 若要進入殿中,便必須突破重重光卡禁制,這五道光幕儼然便是此間,最後一道強悍的防禦,若是過去,或許,便有著天大的機緣在等候,可是亦有可能只是空歡喜一場,如何抉擇,對於此時的謝老爺子無疑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韓小哥,你準備進入哪道光幕?」謝老爺子喉結蠕動,瞥向那幾道光幕時,有些怯怯的說道。

「我準備進入,此光幕內!」

韓宇手摸著鼻樑,瞥了一眼,身前的幾道光幕後,指著其中一道光幕說道。

「這裡…!」

順著韓宇指著的光幕,瞧去,謝老爺子眼角一陣抽搐,眸光亦是變得頗為凝重起來了。

韓宇所指著的光幕,乃是一片火海,裡面所散發的灼熱氣息,讓得人口乾舌燥,不難想象,若是身處其中,必然將在瞬息間被焚為煙塵。

望著面前火焰滔天的光幕,謝老爺子眸中儘是失落,原本指望著在韓宇的庇護下順利通過其中的心思,頓時被一盆冷水澆滅。

「就此一別!」韓宇抱了抱拳,身形一掠,赫然向著前面那火焰滔天的光幕沒入。

「嗡!」

身形觸及光幕,隨著一陣漣漪蕩漾而起,便有著一股恐怖的火流肆虐而來,只見韓宇淡淡一笑,周身徒然泛起一道金光,身形毫不遲疑的沒入光幕中。

「好強悍的火流!」

火流襲來,恐怖的氣息肆虐到身前,謝老爺子臉色一寒連退幾步,眸中儘是駭然,此刻連一絲進入這火海中的意思都沒有了。

重生之必然幸福 「這些光幕中無不有著強悍的禁制,憑藉我一人根本無法抵擋,看來得等待其他修者了。」謝老爺子略微沉思,旋即,待在原地便沒有獨自進入其中的打算。

撲哧!

火海中熱浪滔天,火焰翻滾,韓宇方一沒入其中,似乎受到了陣法的牽引,裡面的火焰便是劈天蓋地般向著他怒卷而來。

「來吧,我到要看看,你有多少火焰夠我攝去!」韓宇咧嘴一笑,手掌一震,煉域鼎便是閃爍而出。

咚!

隨著精神力注入其中,萬炎大陣幾乎在瞬息被其催發,一道道精奧無比的符篆波紋便是向著那些火焰蕩漾而去。

「嗤嗤!」

在煉域鼎中的符篆波紋席捲下,火海中的火焰,顫顫而動,竟然略露一絲畏懼,不過僅僅是稍許后,這些火焰便在下席捲而下,開始和那些符篆波紋纏鬥了起來。

韓宇身處火海,感受著周身的火流,臉上不由浮現出愜意的笑容,在九炎天龍的護持下,這些火焰不僅無法觸及他身軀,便是達到了身前尺許亦會發出一道類似畏懼的顫動后,就此潰逃一空,向著他處流去。

藉此,韓宇體內的先天噬火訣亦是運轉了起來,開始貪婪的汲取著附近的火焰,九炎天龍眼角掀動,對於這火海便沒有那絲灼熱。

雖然此間火元充足,卻只是依靠陣法觸動出的火海,便沒有那精存的火精,對於他本命龍炎的補給其效甚微。

煉域鼎中的符篆波紋,在和其中的火焰纏鬥一番后,終於是將一小部分火焰,吞噬入鼎中,隨後在韓宇的催發下繼續吞噬著其他席捲而來的火焰。

在韓宇愜意的借著陣法中的火焰,提升實力的時候,外面幾大勢力的修者亦是出現在了光幕前,只是在他們的身後那些真武修者明顯少了幾位。

在瞧得五道光幕中那些恐怖的禁制攻擊后,眾人臉上都是難得露出一絲凝重,旋即,相視一眼,便達成了協議,選擇了一處顯現著叢林的光幕一同進入其中。

對於謝老爺子旁人到是沒有抵觸,畢竟能在此間多一分實力,順利通過禁制的機會將平添一分,此等好事又何樂不為了。

「嗖!」

隨著一道破空聲響起,煉域鼎中一股強悍的吞噬力赫然將,一道灼熱的火焰攝入鼎中的陣法中。

「可惜了,才這麼點火焰,若是在來的一處,火脈,這鼎中的火焰亦將被凝練到一個極為恐怖的地步!」

望著身前空蕩蕩的空間,韓宇聳了聳肩,身形豁然起身,手掌一招,煉域鼎便飄入身邊。

神識探測而下,此時的萬炎大陣火焰翻滾氣勢滔天,那股恐怖的氣息,足以讓半步奧義的修著都頭皮發麻。

當下,精神力向著萬炎大陣中傾注而去,裡面壓縮凝練的陣法,赫然被催發而出,一些精奧的波紋開始將其中的火焰纏繞開始極其蠻橫的凝鍊了起來。

雖然其中的火焰氣勢滔天,不過,沒有經過凝練威力亦有限,若是通過陣法壓縮凝練后,剩下的火焰將達到極為恐怖的境地,在通過陣法的加持催發,那威力,可是非普通修者所能夠抵擋!

一個時辰,匆匆而過,韓宇深吸了口氣,眸光落在那被完全凝鍊后的火焰時,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現在裡面的火焰,雖然不再仿若火海氣勢滔天,可是其撲哧閃爍時,發出的那股恐怖氣息,卻更甚,不難想象,這些火焰通過烈焰斬陣法催發起來,威力將提升到何等程度!

收回神識,煉域鼎光芒一閃,憑空消散於空,韓宇身形一晃,便向前掠去,此時,他在此耽擱了許久,想必其他的修者亦將通過這些陣法了吧!

陣法空間內的盡頭是一個虛幻的光幕,韓宇身形一掠,就直接穿過,隨後身形一晃一道古老的氣息撲鼻而來。

眼眸一挑,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個巨大的大殿,裡面富麗堂皇,巨柱屹立於殿堂中,雕龍刻鳳,攝人心魄的氣息,讓人肅然起敬,可以想象,此間的主人,身前定然是一個手眼通天的人物!

殿內雖有著一絲滄桑的痕迹,卻讓其更加多了一分神秘,韓宇神識釋放而出,開始探測著裡面的情況。

「韓宇,向著左邊那個通道去。」九炎天龍肅然而道。

「左邊?」韓宇略微一愣,在右邊有著諸多的分殿,若是細細查看,或許,能有些遺留的寶物,左邊,卻是一個個,深邃的通道,不知通往何處。

「聽我的沒錯!」九炎天龍說道。

「行,就聽你一次!」韓宇見九炎天龍話語如此堅定亦不在遲疑,身形一掠,便向著左邊奔掠而去。

大殿,甚是寬廣,在裡面有著無數的迴廊通道,仿若一個巨大的迷宮,在裡面明亮如晝,有著一顆顆閃爍著晶光的寶石鑲嵌其上。

在裡面奔掠半個時辰,韓宇神識掃視而去,便沒有一絲收穫,雖然發現了幾處存儲雜物的殿室,裡面卻沒有想象中的寶物。

「別惦記著那些東西,此地存在有了些年頭,那些好東西豈會輪到你們這些後人來尋,聽龍爺的定能有所收穫。」九炎天龍似乎知道韓宇所想,徒然說道。

「這裡,關卡已破,卻沒有什麼東西,他設陣法何用?」韓宇不解的說道。

「關卡已破,嘿嘿,這只是迷惑爾等罷了,真正的東西可不是這殿中的寶物,布下此陣的人另有他用,可不是讓你們這些後輩來尋寶的。」九炎天龍有些神神叨叨的說道。

「另有他用?莫非和那玄陰逆天陣有關?」韓宇略露疑惑,徒然響起當初,九炎天龍言說的那陣法乃是逆天陣法。

「不錯,此陣乃是,玄陰逆天陣和另外一逆天大陣組合,有著逆天的神效,不久你便會知道的。」九炎天龍說道。

韓宇甩了甩頭,便順著九炎天龍所指著的方向奔掠而去。

一路行來,韓宇神識亦是沒有一絲停歇的向著四周掃視而去,附近的細微變化皆在其感知下。

徒然韓宇的腳步一滯,眸中略露出一絲喜色,「九炎,這裡似乎我感應到了一絲,火元的存在。」

此時,他體內的先天噬火訣竟然有著一絲悸動,在神識掃視下,赫然發現了一絲,類似火元的氣息,只是這氣息極其隱晦,根本難以察覺。

「嘿嘿,你現在才發覺嗎?」九炎天龍詭笑一聲。

「莫非你早已經料到了?」韓宇眸露疑惑,隱隱覺得九炎天龍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呵呵,你以為龍爺不惜耗費龍爺,逼退那楚浩然是玩嗎?」九炎天龍攤了攤小爪說道。

「可若是這裡有火脈,波動應該極大啊!」韓宇有些不解的說道。

「你稍後便將知曉了,這裡可沒有這麼簡單啊!」九炎天龍說道。

見九炎天龍神神叨叨的樣子,韓宇翻了翻白眼,便向著前面有些細微火元流轉的地方奔掠而去。

片刻后,韓宇在經過一處,偏殿的時候,腳步卻是徒然停滯了下來,眸光向著旁邊的一個通道瞧去,隱約間有著一絲狡黠流露而出。

「怎麼…?」九炎天龍略露疑惑,銳利的眸光,順著韓宇的眸光瞧去,旋即微微一眯,亦是露出一絲邪意。

「我想,有些麻煩,得在這裡解決先。」韓宇收回眸光嘴角挑起一絲邪笑。

「厄,此間別無他人,倒是一個殺入越貨的好地方!」九炎天龍攤了攤小爪不置可否的說道。

見九炎天龍沒有異議,韓宇身形一掠,便向著那處通道急速奔掠而去。

當初在外面的時候,有著無數修者在側,若是貿然出手,日後難免不會給自己留下麻煩,此時殿宇附近無人,只要下手時,乾淨利落,根本無需估計他人知曉此事。

附近的通道,便不甚寬廣卻曲折蜿蜒,仿若迷宮若想在此跟蹤他人頗為困難,不過韓宇在神識的探測下,對此間的一切可謂一目了然,跟蹤他人,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沒有多久一道熟悉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中。

「既然你對我起了殺意,呵呵,我韓宇豈能留你!」韓宇詭笑一聲,身若輕鴻,暗暗的尾隨而去。 載滿了彈藥補給的卡車已經駛出了生活中心……

河岸上,天龍雇傭兵正準備退入叢林。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一聲驚天炸響,彷彿天空裂開了一樣,大地劇烈不安的搖晃,夜幕中的星辰彷彿都被嚇得要掉落下來,一切就像世界末日來了一樣。

衝天的火光染紅了半邊夜幕,正要退如叢林的所有天龍雇傭兵全都一震,蒼狼更是立刻轉身去看。

只見生活中心彷彿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火海中上下竄動的火苗,如死神正在演繹的舞蹈!

「那是……庫房的位置?」孫磊滿臉震撼,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媽的,這個瘋女人!」蒼狼僅看一眼就明白了,紫羅蘭雇傭兵在搶到了足夠他們使用的彈藥后,毫不猶豫的就把存放著彈藥的庫房給炸了。

「麻痹的,槽!這哥瘋女人難道不知道這樣做會逼得訓練隊不顧一切的跟我們拚命?而且她腦子裡有坑嗎?她以為炸了彈藥訓練隊就得不到補給了?她忘了訓練隊在這裡經營了多少年,就算沒有一些存貨,也隨時能夠從附近的城市調一批過來。特么的,這瘋女人到底在想什麼!」蒼狼前所未有的暴怒了。

他當初留下庫房,就是為了牽制一部分訓練隊的人,而且他知道就算他炸了庫房,對訓練隊的彈藥影響其實並不是很大,如若不然,炸掉一個庫房那麼簡單的事,他豈會不做?

可是羅蘭蒂絲那個瘋女人,在今夜還是把庫房炸掉了。

或許是因為今夜紫羅蘭雇傭兵在訓練隊的圍攻下傷亡太多,所以羅蘭蒂絲氣不過要泄憤。也或許是因為羅蘭蒂絲不想給訓練隊和天龍雇傭兵再有補充彈藥的機會,所以要炸掉庫房。

總之不管是因為什麼,羅蘭蒂絲把庫房炸掉了,這已經是一個不容改變的事實,那麼接下來的戰鬥,一切都變得簡單了。

從這一刻開始,所有訓練隊的隊員都會在叢林中出現,不再理會生活中心的安全問題,會不要命的搜捕天龍雇傭兵以及紫羅蘭雇傭兵。更有可能訓練隊會放棄之前的進攻策略,直接形成一個包圍圈,緩慢的靠攏推進。

總之這一次訓練隊絕不會再給天龍雇傭兵,或者紫羅蘭雇傭兵任何可能逃脫的機會。一旦他們確定了敵人的位置,就會瘋狂的進行合圍。

而天龍雇傭兵與紫羅蘭雇傭兵,從現在開始就必須一刻不停的轉移,再轉移,絕不能在同一個地方停留的時間太長,否則只怕最後他們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現在羅蘭蒂絲站在蒼狼的面前,蒼狼真想一腳把這個瘋女人的腦袋踹到屁股上,讓她好好知道她這看似「明智」的決定,實際上是多麼的愚蠢。

「走,回叢林。準備RPG,一會兒只對他們的車輛動手,毀掉車輛后,馬上撤離。」蒼狼說。

既然事實已經無法改變,那麼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帶領天龍雇傭兵在接下來的局勢中活下去。

不過紫羅蘭雇傭兵也要為他們的行動付出代價,既然他們炸掉了庫房,防止了訓練隊和天龍雇傭兵以後進行彈藥補給補充的可能,那麼蒼狼也要藏紫羅蘭雇傭兵嘗嘗沒有彈藥補給的後果。

天龍雇傭兵很快退入了叢林,然後靜靜的等待著紫羅蘭雇傭兵的到來。

他們不怕自己會等不到紫羅蘭雇傭兵,因為從生活中心出來,路過小橋才能進入叢林,而在小橋附近,進入叢林又能允許卡車通過的路只有眼前這一條。

當初天龍雇傭兵開車離開的時候,就是走的這條路。

等待,耐心的等待。

天龍雇傭兵們就像聰明的獵人,等著獵物現身的那一刻。

僅僅十分鐘不到,這場等待就結束了!

紫羅蘭雇傭兵們先去剛才訓練隊與紫羅蘭雇傭兵交戰的河岸查看了一番,確定了沒有存活下來的紫羅蘭雇傭兵后,立刻開車進入了叢林。

卡車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行駛著,漸漸的進入了天龍雇傭兵們埋伏的地方。

不過就在這時,幾輛卡車突然停了下來,緊接著車內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

「天龍雇傭兵,我知道你們藏在這裡,我覺得我們應該好好談一談。」

由於此時所有卡車都已經停下,周圍又沒有槍聲、爆炸聲,是以女人的聲音在夜幕下顯得很嘹亮,傳的也很遠。

說這話的女人,自然就是羅蘭蒂絲。

蒼狼就藏在道路一側的叢林中,他當然聽見了羅蘭蒂絲的聲音,可是他並沒有答話,他冷笑著盯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想看看這個瘋女人接下來還有什麼伎倆。

「我們應該合作,只有合作才能徹底剿滅這裡的所有訓練隊。」羅蘭蒂絲繼續開口道。

合作?

當然不。

羅蘭蒂絲之所以要這樣說,是因為她知道天龍雇傭兵就在附近,她想通過這條路,就必須得到天龍雇傭兵的放行。

就算天龍雇傭兵不同意放行,最起碼拖延一段時間對紫羅蘭雇傭兵也有好處。

「狼哥,這女人在拖延時間。一些紫羅蘭雇傭兵已經悄悄的進入叢林對我們進行搜捕了。」孫磊道。

「我知道。」蒼狼冷笑說。

「那咱們怎麼辦?」孫磊問。

「涼拌。告訴兄弟們直接開火,目標車輛,成功之後立刻撤退!」蒼狼冷笑。

蒼狼的想法很簡單,不管羅蘭蒂絲打的是什麼心思,對他而言都沒有用。因為他不決定與紫羅蘭雇傭兵合作,所以合作的提議根本誘惑不了他。二來就算羅蘭蒂絲想拖延時間,那也得需要他配合。

可是他會配合嗎?當然不會!

既然你趕把車子停下來,正好我還更容易瞄準了呢!蒼狼如此想道。

「你們華夏有句話叫『合則兩利,分則兩弊』。我覺得我們……」羅蘭蒂絲正說著第三句話,突然間嗖的一聲,一枚火箭彈直接從林中竄了出來,目標不是羅蘭蒂絲,而是她身後的車輛。

火箭彈直接竄入徹底,然後轟的爆開,下一秒整輛車轟的一聲被掀飛到了夜空中,帶著一團巨大的火球,又狠狠的向地面砸入。

而在看見火箭彈的時候,羅蘭蒂絲就已經咒罵一聲迅速的閃避了。所幸周圍樹木林立,不缺乏掩體,以至於車輛的爆炸並沒有對她造成任何傷亡,不過那股強勁的衝擊力,還是震的她五臟六腑都好像移了位,難受的想要吐血。

一枚火箭彈之後,天龍雇傭兵的位置也曝光了,於是一陣噠噠的槍聲立刻沖著天龍雇傭兵的位置掃射了過去,與此同時大批的紫羅蘭雇傭兵紛紛衝進了叢林。

不過就在這時,從另一個方向又是一枚火箭彈竄了過來,轟的一聲,一輛卡車再次變成了火球,狠狠的拋向夜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