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不比你的至尊法差吧!」金沖雲哈哈大笑,目光向天羽皇子。

天羽皇子哼了一聲,也不說話,突然爆吼道:「羽化二飛仙!」

隨著天羽皇子的吼叫,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身體中爆射而出,在他面前凝聚出巨大的一舉飛仙,飛仙張開雙臂,要騰空而飛。

就凌空在那,其威勢無窮,一股毀滅的力量從其中暴動而出,恐怖的宛如絕世洪流的力量衝擊,眾人心中駭然,獃獃的著前方。眾人都感覺虛空給凝聚了,地動山搖,天地都承受不了這位飛仙的出現。

隨著這具飛仙飛射而出,眾人都不敢相信的著前方。在他們的前面,上千米的凶獸都直接爆裂開來,一條條巨大的裂縫出現,在前面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毀,那足以讓眾人驚恐到極致的凶獸,居然就這樣直接被磨滅了千米的範圍之多。

「這……」眾人駭然的著天羽皇子,只覺得這是一個妖孽,就一招絕學,卻恐怖到如此地步。不愧是至尊的後裔,不愧是至尊之法。

金沖雲也心中驚駭,眼睛都要跳出來了,心中升起了深深的恐懼和心寒。他原本以為自己的絕學可以堪比至尊法,但還是高估了。對方的羽化二飛仙就有著如此威勢,那施展出羽化三飛仙,又將會如何恐怖!

「走!」 陰婚難逃 天羽皇子施展完絕學后,面色也一片蒼白,顯然這一招對他的消耗極大。

著這千米沒有凶獸,眾人快步的向著前方躍動而去。葉楚也不例外,儘管心中震撼至尊法的恐怖,但速度卻不慢,快步的飛射而上,往上攀登而去。凶獸太多了,要是不快走的話,很快就會被其淹沒。

一群人快步飛射而上,在走了數百米后,面前又有獸潮衝擊而來。

「金沖雲,你的了!」天羽皇子喊道,他此刻無力在施展剛剛的大招了、

金沖雲此刻也不敢保留,力量暴動而出,牽動著天地紋理,化作漫天金蟲,飛射而出橫掃凶獸而去,儘管沒有天羽皇子絕招恐怖,但也差不了多少,有著近千米的空地被金蟲清理出來,眾人飛射而上。

… 在這兩人開闢的道路中,一群人快速的的奔涌而上,穿過了大半的獸潮範圍。

「大家加快點速度,一定要穿過獸潮。」

「還有五百米不到的距離,大家衝過去。」

「……」

眾人興奮大吼叫道,一群人快步的向前而去,兩百米的距離很快就走過,可是在他們再走一百米后,獸潮就已經圍困而來,阻攔了他們的道路。

「該死的,殺上去!」眾人吼叫,只差幾百米就能穿出這獸潮的範圍了。但儘管金沖雲和天羽皇子兩人都出手,但也無法衝出去。

凶獸太多了,他們開闢的道路不斷,但凶獸圍殺而來也快,還未曾走完,他們就撲過來了。

天羽皇者和金沖雲有些無奈,此刻他們都有些力竭,無力在施展大招沖開獸潮,但這不代表他們束手就擒,兩人對著身邊的人喝道:「就只剩下幾百米的距離了。大家堅持下去,很快就能衝破獸潮了。」

眾人咬牙,此時回頭比起向前更難。各自驅動恐怖的力量,堅持向著前面爆射而出,轟殺著一隻只凶獸。

但戰到此刻,這些修行者也有些精疲力盡,儘管咬牙強行驅動力量,可也時不時的被凶獸撕裂一個。更新最快最穩定,)

那慘叫聲讓眾多修行者心寒,心中的士氣下沉到谷底。

這種情況讓天羽皇子和金沖雲無奈,他們動用絕招殺出一條血路,但沒有想到還是要失敗。這些修行者根本不是凶獸的對手。

「死!」葉楚一擊轟殺了一隻凶獸,著向婷在他旁邊要力竭無力抵擋凶獸,葉楚咬牙,對著向婷說道,「你跟在我身後,不要走遠。我帶你上山!」

「你……」向婷聽到葉楚的話愣了愣,剛想說什麼,卻見葉楚飛射而上,一馬當先,在眾多修行者的前面,在葉楚的身前,一顆青蓮暴動而出。

青蓮綻放,頓時有著星空暴動而出,璀璨的花朵從星空的九星上飛射而出,每一片花瓣都帶著凌厲的劍意。

「葬空劍訣!」

葉楚吼叫,把意境驅動到極致,葬空劍訣暴動而出,和繁花似錦配合。每一片花瓣都帶著鋒芒畢露的絕世劍意,橫貫前方而去,劍芒在虛空飛舞,有著紋理閃現,雖然比不上天羽皇子等人,但也十分不凡。更新最快最穩定,)

要葬下虛空一般的劍意飛射,讓每一個修行者都心中震動,捲動而出,在眾多的獸潮中開闢出一條不大的通道。

「走!」葉楚對著身後的向婷喊道,拖著她快步而行。

青蓮震動,元靈之力暴動而出,無息劍也飛射不斷,劍芒衝擊之間,一條血路直接殺出來。

天羽皇子和金沖雲到這一幕大喜,沒有想到修行者中還有這樣的強人,雖然無力和他們堪比,但畢竟對方境界低,能做到這一幕已經超乎他們的想象了。

他們跟隨在葉楚開闢的血路后,快步而行。其他修行者也反應過來,各種跟在葉楚的身後,穿越著獸潮,出手不斷,轟殺兩邊而來的凶獸。

有著葉楚一馬當先在前面開路,他們感覺輕鬆了不少,心中興奮不已,著葉楚也帶著幾分感謝和敬畏。心想這是哪裡冒出來的修行者,居然有著如此力量。

金沖雲和天羽皇子也打量著葉楚,當到葉楚的面容時,他們也獃滯了一下,沒有想到是這個人。

天羽皇子和葉楚交手過,當年雖然只是意境的比拼,但也知道他的非凡。以同境界的意境和葉楚交手,他和譚家那位合力都未能勝他,可想而知葉楚的意境的非凡、

此刻著葉楚意境震動不息,有著紋理閃動不已,天羽皇子更是心驚。他成長飛速,是因為有至尊的血脈,能有至尊遺蔭的庇佑。也正是因為這,他的實力可以一日千里,意境近乎不用修行,就能快速的超越別人。

可面前這個少年,卻一步步走出來的。這讓他覺得匪夷所思,靠自己力量走到如此地步,那真的是妖孽。

天羽皇子不是沒有懷疑過葉楚也是絕強者的後裔,但從譚家那位口中得知,葉楚是絕強者後裔沒錯,只不過血脈稀薄的近乎沒有了。這樣的人,要修行沒有天大的機緣,那就只能靠自己。

要是有機遇還好,但要只是依靠他自己修行到這種地步,那就真的匪夷所思了。

當然,天羽皇子影響最深的還是和葉楚關係匪淺的那位,當年在古魘禁地給他的震撼太大了。

相比天羽皇子的複雜,金沖雲也同樣神色複雜。這個人和金娃娃當初合力奪走了他的仙女釵,這讓他恨不得把兩人滅殺。

但金沖雲卻不能動面前這個人,因為這個人擁有情聖的傳承。要想改變他們整個家族的命運,就得依靠情聖。

儘管面前的這個少年不一定能挖出情聖的秘密,但有一線可能,他們就不想翻起。那樣的日子家族一天都不想過了,而這所有的一切都依靠在面前這個少年身上。

金沖雲儘管多麼想殺了葉楚,他都不能出手。即使仙女釵被他搶了,他都只能忍下去。

葉楚以青蓮震動,力量毫無保留,元靈之力也噴涌而出,兩者合二為一,震殺而下,開闢一條血路而行。

葉楚的青蓮是恐怖的,其中孕育星空和九星,在劍意的肆虐下,葬空劍訣更為凌厲。

向婷跟在葉楚身後,感受著葉楚爆射而出的力量,心中更為震動。他知道葉楚強,但沒有想到強到這種地步,那宛如青蓮的元靈,簡直匪夷所思。暴動出的煞靈術威勢要比起她強太多了。

向婷有些明白,為什麼葉楚不把她當一回事了。以此刻葉楚爆發出來的實力,她在葉楚手下接不下多少招。

「這樣的實力,怕只有紫玉輩最頂尖的那幾位才可以穩壓他吧。」向婷被葉楚抓著手,感受到葉楚手掌的寬厚火熱,她面色也有著幾分嬌紅,踏著血路和葉楚一路快步而上,向婷異常的安心。

「滾開!」葉楚吼叫,煞靈術和力量再次暴動而出,劍戮貫穿而出,頓時有著十數只凶獸被貫穿,強悍的一塌糊塗。

… 幾百米的距離,在葉楚開路,眾多修行者合力下,終於走完。

走出獸潮葉楚的面色也蒼白,身上沾染了無數血液,身體被染紅。一行人躍出獸潮,也不敢停留,怕再次被獸潮衝擊。

出了獸潮的他們,速度快如閃電,快步而出,每一步走出,都遠遠的拋掉獸潮,不讓它們有再次撲向他們的機會。

蟲荒四人還在和妖**手,他們的打鬥依舊激烈無比,打的蒼穹顫動,力量噴涌讓每一個人都心驚肉跳駭然無比。

拋開獸群,翻越上紫龍山的眾人,各自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挖取了紫龍山的一些珍貴藥草,開始打坐修行起來。

葉楚和向婷也不例外。葉楚儘管體質特殊,但這一次的消耗是在太大了,要不是自己速度夠快,實力夠強,此行怕都要受傷。

不過幸好的是,這紫龍山天地靈氣濃厚,藥草豐富,恢復起來也十分迅速。

一群人都打坐修行,一個時辰過去。耳邊依舊是震耳欲聾的打鬥。蟲荒等四人和妖獸從左邊打到右邊,從右邊打到西邊。激烈的打鬥摧毀一片又一片翠綠的樹木,那環抱起來有著數個人打的樹木,被他們的力量一卷,直接輾壓成廢屑。

「葉楚,別來無恙啊!」天羽皇子恢復了氣力,面色紅潤的走到葉楚面前,對著葉楚笑道,「上次與你和譚塵兄一別,異常挂念。當日見你被龍血湖吞噬而走,以為你已經死了。」

「多謝皇子殿下挂念,葉楚身體健康,還能再活幾百年!」葉楚著天羽皇子笑道,「倒是恭喜皇子殿下了,實力飆升的讓我艷羨。」

天羽皇子笑眯眯的著葉楚:「現在可以告訴我關於他的事情了吧?不要再告訴我你不知道!你要明白,此刻我殺你並不會費什麼心思。」

葉楚知道天羽皇子說的是歐奕,葉楚聳聳肩道:「以皇子的實力,要殺我自然不在話下。不過,就算你殺了我也無用。因為我也不知,皇子殿下要是想要知道,為什麼不去問他呢?是怕了他所以才學會欺軟怕硬嗎?」

葉楚著天羽皇子,心中倒也不是太怕對方。對於天羽皇子這樣的人來說,他們有著屬於自己的傲氣。他的傲氣註定不會輕易出手殺自己,何況葉楚敢如此做是因為旁邊有金沖雲,這傢伙比起天羽皇子更想收拾自己,但他卻不能讓自己死。所以就算天羽皇子出手,金沖雲也會維護他。

「哼!那就帶信給他,本皇子會好好的向他討教的,壞我祖宗的肉身,這筆賬要好好的算。」天羽皇子盯著葉楚。

葉楚聳聳肩,也不搭理他們。目光向虛空之上,虛空的打鬥更加激烈了,汪洋一樣的力量衝擊,洶湧澎湃,意境瀰漫四方,勁氣橫飛天地間。

碎石裂金,轟隆隆的巨響震動長空,讓不少人耳膜疼痛。

在這一刻,天地間的力量不斷的衝天而起,宛如火上爆發。各種光芒璀璨,暴動的力量沖霄而起。

打到此刻,眾人已經打的喋血,不管是妖獸和四人,都身上有著不小的傷勢。

可即使如此,他們的戰鬥還是瘋狂的交纏在一起,一道道恐怖的力量交鋒,讓人心驚膽顫。

有修行者著他們打鬥激烈,心中心思也漸起,開始瘋狂的向著山嶽上爬上去。此刻這幾個強者被妖獸拖住,正是好時機去取寶物,要不然等他們騰出手了,還有寶物能落到他們的手中?

這個舉動很快得到眾多修行者的響應,他們快步的躍動而上,攀越山峰。

可是在他們攀越沒有多久之後,一些人卻面色劇變,還未來得及後退,就有修行者無力的癱在地上,短短時間,修行者就化作一堆白骨在那裡,身體和血液都消失不見。

這一幕讓有著心思的修行者後退,面色蒼白的著前面的大山。

向婷這時候站在葉楚身邊,輕啟她的紅唇回答道:「紫山越往上,就危險越大。每一次紫山孕育出東西的兇險都不同,不過剛剛修行者的死狀,應該是碰到煞氣了。唯有煞氣,才能讓他們死的如此快速,連肉身都不能存下。」

葉楚點了點頭,目光向天羽皇子等人。

天羽皇子卻不怕,他額頭的飛羽紋理暴動的光芒覆蓋在他身上,踏步而上,向著山嶽上走去。

金沖雲自然也不甘示弱,以同樣的手段步步前行。其他修行者望著面前的山嶽,一咬牙,他們以力量護住全身,又以各種手段護住自身,踏步跟隨著兩人而去。

身為上品王者,他們不信會被這莫名其妙的煞氣擋住路途。

葉楚也帶著向婷走上去,葉楚自然不怕煞氣。向婷身為煞靈者,自然有對抗煞氣的手段,相比普通人,她更不怕煞氣。

煞氣並不濃厚,稀弱的飄散在空間,很多地方沒有煞氣。但這煞氣卻極為霸道恐怖,一般的修行者難以抵擋。

「啊……」又是一聲慘叫,一個修行者沒有抵擋的住,身體化作白骨倒在地上。

葉楚沒有理會他們,帶著向婷向前走。煞氣密度低的可憐,對他來說沒有一點效果。很多修行者聽著慘叫而死的聲音,他們心中疑惑,因為他們沒有碰到煞氣。

有人歡喜有人哭,未曾碰到煞氣的修行者,運氣極好的穿過了半山腰,繼續往前。而碰到煞氣的修行者,非煞靈者的都躺在了地上,成為了白骨。

著有著七八具白骨,葉楚喃喃道:「紫龍山真的不是一般修行者能來的。」

「要不然你以為紫龍山能長出如此多珍惜藥草,有這麼多寶物在上面?就是因為危險,來的人少,所以這些好東西才留下來。要不然誰都能進來,好東西早就被採摘一空了。」向婷回答葉楚道,「不過你小心一些,紫山很詭異,危險層出不窮,你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碰到危險。」

葉楚對著向婷點了點頭,跟隨在天羽皇子一群人身後,步子不快也不滿。葉楚不至於怕危險,別人都敢來,他沒道理不敢來。

… 一群人瘋狂而上,葉楚感覺自己的血液越來越興奮,要衝破自己的身體爆射而出一般。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更新最快最穩定,)這種感覺讓葉楚以青蓮鎮壓己身後才消失。

而旁邊的向婷卻面色漲紅,美艷的臉蛋上抹上一層層緋紅,很碎醉人心弦,宛如是飲酒後的美人一般,醉眼迷離。

「規則之力越來越強了,我無力再上去了。」向婷止住腳步,對著葉楚說道,以意境和力量壓制興奮的奔涌的血液,身體的溫度都提升了不少,宛如服用春藥一般。

葉楚被向婷這種媚態吸引了目光,儘管葉楚見識過的美人不少,但不得不承認此刻的向婷也有著驚艷之美。

行走的神明 向婷注意到葉楚的目光從她飽滿的胸脯移過,白了葉楚一眼,也知道此刻自己的模樣很能撩動男人的心魂,伸手推了一把葉楚說道:「紫山上資源無數,走到這裡已經不錯了。可以採摘不少珍稀藥草,要是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找到一些上品的玄石或者別的東西。你不要管我,既然你還能攀登而上,那就繼續,越往上碰到的好東西就越多,曾經有人在這裡挖出過九品玄石。」向婷紅唇輕啟,說話間有著一股馨香的熱氣噴在葉楚臉上,撩的人有些痒痒。不過聽說有人挖出九品玄石,葉楚也心中震動。

九品玄石的價值自然不用說,其中孕育的力量就是奪天地造化的強者都比不上。來這紫龍山還真是一座無窮的寶山。

「不要勉強,不能上前就到這裡。我上去!」葉楚對向婷說道,既然來了,葉楚自然想攀登上更高峰。

望著向婷躍動前往找尋修行資源,葉楚步子也不慢,躍動之間,向著上面攀越而起。

「嘭……」

有貪婪的修行者強行壓制體內興奮沸騰的血氣攀越上紫龍山,可他終究無法抵擋規則的氣息,身體直接炸裂,血肉飛射。

一個上品王者,就這樣死於非命。

這一幕也讓一些被貪婪迷了心智的人清醒了幾分,不敢再毫無顧忌強行而上了,達到自己的極限后,就原地調息,而後在竄入紫山中,在這之下尋找著各種資源。

葉楚步子很快,不斷的飛射而上,這種速度僅弱於天羽皇子和金沖雲。不少修行者見狀,忍不住咋舌,心想這傢伙要是境界能比得上天羽皇子等人,不見得不可以和天羽皇子交鋒。

越往上,葉楚越感覺到紫山規則之力的恐怖,滲透到葉楚的身體中,讓他血液流轉不斷的加速。幸好有青蓮鎮壓己身,葉楚才能無恙的不斷而行。

天羽皇子見葉楚吊在他身後,心中也驚奇不已。走到這種高度,規則之力的影響已經幾分大了,就算是皇者都難以等閑視之。可是葉楚卻表現的還很輕鬆!

「他不知道修行的是什麼塑靈之法,太過詭異了。」天羽皇子感嘆,沒有忘記當初和葉楚交手的場面。

天羽皇子儘管驚訝,可速度卻猛然的一提,心想你要有本事就一直追上來。

攀越紫龍山的只餘下三人了,其他修行者根本不敢再深入了。只能眼睜睜的著葉楚等三人不斷的躍動而上。

當然,大多數人的眼神都驚異的注視到葉楚身上。天羽皇子的強悍他們自然知道,他畢竟是至尊後裔,即使攀越上整座紫龍山,他們都不見得有多大的驚訝。可葉楚卻讓他們不敢置信的是,葉楚也能做到這點。

葉楚儘管之前表現的戰鬥力驚人,可畢竟是一個王者啊。那樣的高度,就算是皇者步入其中都讓人覺得驚異。

他們驚異,葉楚同樣也驚異。懷中的白狐依舊在成熟,這隻白狐絲毫不受規則之力的影響般,窩在葉楚的懷中,偶爾還變變姿勢。

「這小東西體質還真是特殊!」葉楚嘀咕了幾聲,速度一提,再次攀越而上。

走到這種高度,葉楚也不輕鬆,青蓮閃動出一道道青光,不斷的滲透到葉楚的身體中,混沌青氣的力量也湧出,和青蓮同時鎮壓己身,才壓制住葉楚血液的沸騰滂湃。

「幸好有混沌青氣,要不然真的難以走到這種高度。」葉楚輕呼了一口氣,感受到血氣恢復平和,葉楚再次快步而上。

混沌青氣孕育萬物,鎮壓己身自然不是能輕易撼動的。那些規則之力滲透到葉楚體內,也無法撼動混沌青氣。

「要是能讓混沌青氣滲透到肉身上,那就真的能逆天了。以混沌青氣的沉重和非凡,絕對能讓肉身達到一種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葉楚嘆息了一聲,當初混沌青氣凝聚在手臂,那種無堅不摧的恐怖,想想都讓人熱血沸騰。

天羽皇子見自己加速都擺脫不了葉楚,反而見到葉楚面色平靜不斷而上,心中的驚訝更濃了。他無懼規則之力是因為自己的血脈本身具有規則之力,可葉楚憑什麼做到?

「這傢伙身上難不成有什麼巨寶不成?」天羽皇子嘀咕,也不再想著擺脫葉楚。

三人躍動而上,耳邊瀑布的雷霆般聲音越來越強烈。瀑布飄散而來的水汽,帶來了真正冰寒的感覺。

紫龍山直入雲霄,葉楚三人沒有攀登到紫龍山頂。可卻也到了和雲霄並肩的高度,葉楚立在這種高度上,風嘯極大,吹盪而來要把他都給颳走似的。

高處不勝寒,儘管此次沒有冰雪,但寒意卻不斷的滲透到葉楚的身體中,這股寒意十分猛烈,葉楚以力量抵擋都難以驅散。

葉楚瞭望而去,在這山脊上有著一個巨大的湖泊,湖泊宛如一面明鏡鑲在紫龍山上,湖面有著絲絲白氣飄揚而出,余煙裊裊,如夢如幻,有著煙雨朦朧之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