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會這樣,那德庫拉親王不是國王的親弟弟么,他何以做出這樣大逆不道的事情。」豪斯手中書信一顫,難以置信的說道。

「這事,我本來也不相信,可是從近年來種種跡象與皇族通過各種渠道找來的消息看,德庫拉親王早在多年以前就在謀划篡位的事情,現在父皇已經被他軟禁,他這是要逼迫父皇退位讓賢,再加上父皇身體又病重,而父皇膝下又無男丁,我身為女子是無法繼承大統的,這也成為德庫拉親王最好的殺手鐧,現在皇城之中大多數的重臣都已經偏向了德庫拉親王,眼看大勢就將一去,就連我這次能夠出城都是父皇花費了不小的手段才送出來的,德庫拉親王暫時並未知道。」千鳳公主說道。

「難道德庫拉就不顧國家之危,現在兩國壓境,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大規模的戰鬥,就憑我蠻荒城守將一萬來人,怎麼能夠抵擋住敵軍數十萬的鐵騎。」豪斯惱嘆道。

「我也知道目前很困難,可是現在兵權都握在德庫拉親王的手裡,皇城也無法調兵過來,一切就只能拜託豪斯城主,父皇的信中已經寫得很清楚了,他希望豪斯城主必須付出一切的代價也要守住蠻荒城,不能讓兩國軍力進入國境之中,那樣的話對瑪雅帝國來說是一場無法估計的災難。」


說完,千鳳公主居然來到豪斯身邊低頭鞠了一躬。

「使不得。」豪斯連忙扶起公主嘆聲道:「實不相瞞,就是沒有國王的請求我豪斯身為一城之主也必當全力以赴保衛蠻荒城,我也不希望看見生靈塗炭,這一點公主不必擔心,可是蠻荒城軍力畢竟有限,撐得了一時卻不能撐得了一世啊!」

貝克一直在一旁觀望,他發現自己真是小瞧了這位千鳳公主了,她年紀或許不大,但心計已經深不可測,三言兩語就將豪斯給說的服服帖帖,甘願為他賣命,如果換做是貝克,他或許是用另外的手段。

「父親,你也不必擔心,只要我的計劃成功,必定不會讓敵軍越境,我有這個把握。」貝克連忙對一籌莫展的豪斯道。

「唉,現在也只能如此了。」豪斯道。

「計劃,什麼計劃。」千鳳公主聽見貝克的話,當即來了興趣。

「不可說,既然公主也來了,那麼你身後的這六人我看實力都不錯,就暫時供我驅使吧!」貝克盯著千鳳公主身後的六位侍衛,這六人清一色的星師高手,其中最前首的壯碩手持銀搶漢子是一位兩階大星師。

「混賬,我們乃皇城一等護衛,怎能為你驅使。」六人中手持銀搶壯碩大漢立刻道。

貝克沒有說話,而是看向千鳳公主,只見千鳳公主這時臉色一正,道:「閉嘴,既然現在是非常時期,哪裡還分什麼貴賤,從現在開始你們就聽貝克的。」

「可是,公主……」

「沒有可是,一切就找我的話做。」千鳳公主瞥了六人一眼意味深長的道。

本書源自看書罓 我回到了酒店,此刻已是夜色闌珊了。艾麗在走道看到了我,目光有些怪怪的。我想跟她說話,艾麗卻藉故走開了。艾麗的態度讓我有些吃驚,每每回到酒店的時候,即使我不去找艾麗,艾麗都會到我的房間坐上那麼一會兒。

艾麗下樓去了,我拿出了房卡,將門打開。裏面的燈亮着,周璐斜靠在沙發上假寐。

“周璐,你怎麼來了?”我驚訝的問道。

“我來了讓你很意外嗎?”周璐的語氣很生硬,像是我什麼時候得罪了她一樣。

“周璐,倒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這樣沒頭沒尾的發牢騷,我真的不知道哪裏得罪你了?”我很少跟周璐發脾氣,之前周璐企圖綁架馬克的妻子,甚至將我重傷,我都沒有跟她計較。

“你看看這是怎麼回事吧!”周璐扔給了我一張報紙,今天晚上加印的晚報。一條新聞的標題額外引人注目。

嗣玖集團董事長朱七七與衆誠集團董事長周然攜手訂婚……

不僅僅標題引人注目,而且上面的插圖更是吸引人。我和朱七七端着酒杯,攜手穿梭於親朋好友之間。燦爛的笑容掛在朱七七的臉上,而我更是春風得意,意氣風發。

這是誰跟報社提供的照片,訂婚原本就是一個騙局,最終因爲高飛凱的出面,當場已經取消,何故還登了報。

我看着報紙上有關報道,更是感到匪夷所思。

“周然,我只知道你生性風流,但沒有想到卻風流到如此的程度。你倒底想答應多少人,或者是想娶多少人。你若是嫌棄我了,可以直說。我可以立即跟你取消婚約,別以爲我周璐除了你,就會嫁不出去。”周璐說着說着,居然哭了起來。

我說艾麗剛纔在走道看到我,怎麼會是那樣的一個態度,原來她也看到了這篇報道。或者在過不了多久,整個蓉城也會將這樣事情傳得沸沸揚揚了。

“周璐,你誤會我的!我周然今生要娶的就是你一人,跟任何人都沒有半毛錢的關係。”我將報紙摔在了茶几上。

“你還在我的面前信誓旦旦,那這張報紙你做何解釋。你跟顧琳的事情,我不想跟你計較。顧琳爲了你,甚至甘心將孩子生下來。而你呢!變着法的想跟顧琳找男朋友,你是怕顧琳纏着你不放嗎?還有,你跟艾麗之前是不是也私定終身了,甚至還準備了婚期。既然如此,你爲什麼還要答應你大爹,爲什麼?”周璐的眼淚如同決堤的潮水,洶涌的流淌着。

“這些我都可以不跟你計較,畢竟你跟顧琳先認識的。可是現在你居然跟朱七七訂婚,搞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周璐,大舅差點就要被判刑了。若不是朱七七自願出庭作證,大舅能夠被當庭釋放嗎?朱七七的此舉得罪了孫少和趙東閣等人。因此遷怒於朱煥天的頭上,朱煥天無奈便舉行了一個假的訂婚儀式,只是想孫少等人閉嘴,哪知道有多事者在上面做文章。訂婚最後不了了之了,上面怎麼不見報道呢?”

面對周璐的責怪,我不得不極力解釋。

“周然,你現在解釋有用嗎?你心裏倒底有沒有我,只有你自己知道。 袁術傳 。你還記得嗎?安軒和謝染幾乎將你置於了死地,是誰讓你絕處逢生,將鐵血會在蓉城重新立住了腳跟。”


周璐提起來當初我接手鐵血會一段最艱難的日子,我又怎麼能夠忘記呢?每一次在最危險的關頭,周璐都會如幽靈一般的出現了。不僅僅給我解了圍,而且還帶來了勃勃生機。

我低着頭,無顏回答周璐的問話。周璐突然掏出了一把匕首,對着她自己的心口插去。

“周然,你是鐵石心腸,我倒是要讓你看看,我的心卻是紅的,滾燙的。”

這個時候,我猛然出手,將即將插入周璐心口的匕首奪了過來。刀刃割破了我的手指,一滴滴血流了出來。

“周璐,你真的想逼死我,你要是不相信我,我們明天就舉行婚禮,讓蓉城都知道我知道娶了你。”

門開了,進來的是艾麗。艾麗看着我手上的血,然後看看周璐,顯得有些心痛。

“周璐,我想你真是誤會周然了,這條新聞有頭無尾,你難道不懷疑它的真實性嗎?還有,或者是有人別有用心故意造謠呢?我們不妨根據這張報紙,找到撰寫這篇報道的記者,這樣一來,事情不是很快澄清了。”

艾麗的幾句話讓原本很激動,憤怒的周璐終於平靜了下來。她趕緊找來了酒精和棉球爲我擦拭傷口。

“周然,對不起,是我太激動了。我真的怕失去你了。”周璐流淚傷心道。而艾麗卻走了出去,一會拿來了一張名片。

“周然,這張名片就是那位記者的聯繫方式。此人特別貪小利,只要是有人出得起價錢,她什麼新聞都可以給你刊登。去年還在我的公司裏當過記者,我見她太過圓滑,就把她給解僱了。”

我接過了名片,上書都市報記者蔡小琴。

“謝謝你!”我擡頭看了艾麗一眼,充滿了歉意。

“只要周璐不誤會你就好了。你跟蔡小琴聯繫一下,她會跟你見面的。不過周璐你最好就不要跟周然去了,因爲蔡小琴這個人特別敏感,你若是去了,她反而什麼也不會告訴你們的。還有,周然,你聯繫她的時候,就說是我介紹的,不然的話,她或者會避而不見了。”艾麗跟我囑咐了很多。

周璐在艾麗的面前變得安靜了許多。我讓艾麗好好安撫一下週璐,之後一個人出了酒店。砸車上,我拔打了蔡小琴的電話,裏面傳來了一個溫柔的聲音。

“喂,你好,我是蔡小琴。請問你是?”

我原本想說出自己的名字,突然又改變了主意。

“蔡小姐,我是你忠實的粉絲。爲了找到你的手機號碼,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有一條新聞想在都市晚報上刊登。是艾麗小姐給我引薦的你,希望能夠和你見上一面。”


“是嗎?你太客氣了。爲廣大市民讀着服務,是我光榮的使命。不知先生怎麼稱呼?”

“我姓周,名詳。蔡小姐,你不妨約一個地點,我真的很想一睹芳容。另外,我們老總說了,如果能夠將這則新聞刊登了,將給貴報贊助一百萬……”

我的這個一百萬,無疑是一個天大的誘餌,蔡小琴再是怎麼敏感,也經受不起如此的誘惑…… 第200章古怪的藥鋪,古怪的老闆

貝克淡然一笑,不愧是皇城的人,就連說話都好似實在施捨給人家的一樣,這千鳳公主看似為了蠻荒城,實則不過是為了他們家的江山罷了,什麼貴賤之分,這話貝克卻不愛聽,如果他父親不是城主,他根本就不願跟這些人多說,甚至理都不會理他們,惹急了他,說不定他還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幾個傢伙。

「既然一切都有了商量,那麼大家就等幾天了,龍泰,將你的護衛隊裡面的人挑選幾十個精壯能幹的,軍營之中應該也能夠找些人手過來。」

「這事兒交給我了,保證儘快湊齊這些人手。」龍泰拍了拍胸口道。

「那好,父親,各位叔伯,我還有些私事,先走一步了。」貝克說完看了一眼千鳳公主,然後淡然離去。

千鳳公主那對大眼睛閃了閃,似乎欲言又止,但始終沒有說出什麼來。

回到後院,貝克碰到了趕過來的薩琳娜。

「發生什麼事情了,我剛才聽見外面說什麼公主來了,是皇室來人了么?」薩琳娜立即湊上來問。

貝克笑著點頭道:「是啊,如果你看見那人,或許會大吃一驚。」

「吃驚?難道我認識。」薩琳娜不是笨人立即猜到了貝克話中有話。

「何止認識,簡直讓人意外。」貝克徐徐道,「好了,薩琳娜,我得去城內一趟,你自己就呆在城主府里吧,府里什麼都有,你能夠好好照顧自己。」

說完貝克正要離去,不過薩琳娜卻跟上了他的腳步,貝克轉頭有些好笑的道:「怎麼了,薩琳娜。」

「我一個人太無聊,我想跟著你一起去城裡。」薩琳娜睜著大眼睛閃一閃的望著貝克。

貝克道:「城裡可不太平,裡面不僅有難民,還流傳瘟疫,你難道不怕。」

薩琳娜道:「你不怕,我也不怕,而且我哥哥早有吩咐讓我跟著你的。」

貝克無奈,道:「好吧,不過你得跟緊我,而且還必須不能打擾到我,你能夠做到么?」

薩琳娜應聲點點頭。

「好,那就走吧!我們現在就去城裡看看。」貝克說著便直接朝城主府後門走去,這是為了不吸引別人的注意力。

……

兩人在蠻荒城中逛了好三四個時辰,這些時間足夠貝克了解到蠻荒城的現狀,而他走的地方正是城東地區邊緣處,這裡難民數量是最多的。

同時在城東地區的城主府安排的簡易房區,這裡不少家庭里的人都感染了瘟疫,整個簡易房區域被隔離而開,聽附近的居民說就是半夜的時候也能聽見簡易房區域傳來的凄厲的聲音。

走了一路貝克就沉默了一路,而在這個區域不遠的地方還有一家藥鋪,經過打聽,貝克了解到這藥鋪是一位外來人士開的,裡面有一位中年人,是一個發了福的胖子,旗下有兩個夥計。

他們在這裡落足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他們手上的藥材都非常的貴,從哪些被治療過的人士打聽到,這胖子手中配的藥材對他們的病情確實有很大的緩解,但是有一點的就是就算是服食了他的葯,也一直不會斷根,只是讓他們的病情得到緩解不再感受病痛的折磨,一旦不需要他的葯了,病情就會開始繼續惡化。

這些情況,讓貝克感覺到很古怪,理論上來說藥鋪開的葯就算是不能治癒他們的病,但至少也能夠緩解幾天時間,畢竟藥材有一個消化的過程,可是服食過這裡葯的人說,只要斷了他們家的葯第二天立即就會複發。

奈於這種情況,貝克準備先去透透風聲,走進城東區域的這家唯一的藥鋪,這藥鋪不大,但是卻有不少人落足,整整近百人的長隊,讓他感覺到一種壓抑。

不過當他轉眼一見,在這長長的隊伍另一個角落還有一道門直通藥鋪,不過這道門卻沒有一個人排隊,而在門前還有一個木牌子,木牌子上面數個大字:「性急者,入門百星幣。」

貝克淡笑一聲,踏步向前而去,同時擺手對身後的薩琳娜道:「你在這裡等我……」

說完貝克已然離去。

薩琳娜似乎想說些什麼,見此,無奈的抿了抿嘴卻沒有跟上去。

貝克這會兒已經立身在藥鋪門前,還沒有進門便被一個藥鋪帶著高帽子,年紀大概在二十六七歲的夥計給攔住,這夥計趾高氣揚的攤手道:「一百個星幣,進去。」

貝克沒有猶豫從胸衣中掏出一百個星幣遞給那夥計,那夥計接過星幣一咧嘴,嘿嘿一笑,讓開了身形。

貝克看了他一眼,身子走了進去,此刻在藥鋪的櫃檯上正有一位夥計在發著一副一副的藥材,看著貝克進去那夥計指了指旁邊的一副葯淡淡道:「二十星幣,藥材拿走。」

感情在這裡還得收一次費,不過貝克卻沒有接過藥材,仍然看著那夥計不動聲色,那夥計忙了一下,見著貝克一動不動當即一惱,重複道:「你沒聽見么,二十星幣,星葯帶走。」

貝克抄起那副葯拿在手上道:「我的病很重,普通的葯不夠,讓你們掌柜的出來,錢不是問題。」

聽著此話,那夥計眼睛一亮,心想:瑪的,這回來了大客戶,聽這人的口氣似乎不是平常人家的公子,不是大客戶是什麼,想到這裡那夥計臉上立即推起了笑容道:「好好,我這就叫掌柜的下來。」

那夥計連忙招呼門口另一個夥計發葯,他連忙一個奔頭就跑上了樓,貝克也不著急,而是打開自己手中的那副藥材,露出裡面一些藥材之類的,藥材還不少,至少有十幾味。

不過當他看見這些藥材的瞬間,眉頭已經深深的皺起,他神情一冷,收起了手中的藥材,再次放入胸衣中。

踏踏踏

那夥計這會兒又跑下來了,來到貝克面前客氣道:「這位大人,我家掌柜的有請,請上二樓。」

貝克點點頭,沒有停留走上了樓。

這樓梯不長,很快就走了上去,二樓不大,總之比一樓要小的多,這裡面是幾間相當別緻的房間。

在房間的窗口處正站著一道人影,這人影並不高大,但卻很肥胖,見著貝克他轉頭過來笑眯眯的道:「聽夥計說你需要治病,但我看這位公子並沒有什麼病,想來這治病的一定不是公子。」

「不錯,先生果然是高人,我是為家人來求先生的。」貝克笑道。

「恩,既然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一法可以救治你的家人,這樣吧,我給你開兩幅葯,這葯也不貴,你拿著這些葯必定能夠讓公子的家人藥到病除。」

「呵呵,先生都還沒有見過我的家人,從何種方法推斷你的葯一定能夠救治我的家人?」貝克道。

「當然知道,我這葯可是萬能的。」掌柜的笑眯眯的道。

貝克也笑了,道:「那就煩請掌柜的給我開藥吧!」

本文來自看書網小說 我不僅僅拋出了一個誘餌,而且連自己的名字也給換了。我擔心蔡小琴知道是我,會故意迴避於我。畢竟,在這之前她寫了一篇關於我和朱七七訂婚的新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