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正要繼續去探查的時空城主一愣,看著眼前的三人沉聲問道。

妖月一嘆,凝重的說道:「對方施展了某種手段,屏蔽了探查,讓我們收到了反噬!」

「你們所受的傷如何?多長時間能夠恢復過來?」

時空城主心神一動,抬手拿出了三瓶丹藥,徑直送到了三人面前,帶著一絲關懷的問道。

三個黑袍長老先是一愣,接著打開了藥瓶,將丹藥取出,見是療傷聖葯,心頭大喜,啊妖月趕忙說道:「我等境界跌落武聖,在不能施展那推衍之術,若要徹底恢復,還需要百年光影!」

「嗯?百年光陰么?」

時空城主眼中滿是失望,看著下方在宮殿中盤坐穩固傷勢的三人,最後將目光放在了傷勢最重的妖星身上,沒有任何猶豫的抬手一抓,一拳重重的轟了過去。

砰!

這一拳他用了八分的力量,兇狠的將妖星砸飛了出去。

拳中的光芒,正要徹底攪碎妖星的時候,從妖星的體內忽然飛出了一團星光,這團星光化作了一道光幕,將時空城主的力量擋住。

「城主,你這是幹什麼?」

年紀大的黑袍長老忽的一下子站了起來,橫跨一步,擋在了倒地妖星身前,凝重的說道。

時空城主哈哈一笑,忽的站了起來,看著三人冷漠的說道:「妖日,既然你們已經失去了作用,我留著你們還有何用,難道自己給自己添堵么?這些年我已經忍夠了,今日殺了你們,這方天域將是我的囊中之物!」

言罷,時空城主身形一動,竟直接誒穿透了虛空,來到妖月身前,一拳朝著妖月的腦袋上面轟去。

這一刻,妖日也不去管妖月,身形一動來到了妖星身邊,抬手將一枚藏玉塞到了妖月的衣服之中,抓著氣息紊亂的妖月徑直朝著宮殿之外扔去。

砰!

一瞬間,兩人的行動都成功了,妖月被仍出了宮殿,在來到外面空中之時,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就被一道天光送走。而偷襲妖月的時空城主則是一掌拍碎了妖月的腦袋,將妖月轟殺在了當場。

「自私的你竟將逃走的機會給了那個女人!妖日,看來你對她還沒有死心啊?」

時空城主慢慢起身,略帶愕然的看著眼前並未逃走的妖日,淡淡的說著。

妖日深深吸了口氣,他看著眼前徹底被殺意籠罩心頭的時空城主,凝重的說道:「是的,我們都很自私,可我們自私的有原則,不像你狂妄自大,妄想控制一切!獨孤無敵,我勸你還是放棄吧!」

「怎麼?你以為現在的你,還有什麼力量能夠可以和我抗衡?倘若你們完好,我倒是有幾分忌憚,可現在不一樣了!」

時空城主淡淡的說著,他身上的氣息正在一點點的凝聚著,準備著發出必殺的一擊。

嗡!

可就在此刻,妖日竟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緊接著空氣之中猛然一震,從這個神殿之中忽的降臨下來了一道星光之力,這道星光之力化作了一道柱形的光幕,將時空城主禁錮在了一個直徑三米的圓柱之內。

「嗯?三星封禁之光?……哈哈!這東西,也攔不住我!」

獨孤無敵一愣,看著眼前的光芒,帶著一抹戲謔的說著,他的話音還未落下的時候,拳頭已經砸在了光柱之上。 第六百一十二章聖靈墨龍


「那要是加上我的命呢?」

妖日冷冷的笑著,整個人正在一點點的光化,化成點點星光,融入到封禁時空城主獨孤無敵的封禁光柱之中。

每一絲的光芒融入,讓整個封禁光柱變得更加的真切,也越發的穩定,竟足足擋住了獨孤無敵的攻擊。

「該死!該死!你囚禁不了我多少時間的,一個月!最多一個月,我就會破開這該死的封禁的!」

獨孤無敵看著眼前的消失的妖日瘋狂的吼著,他不甘的轟擊著,可他的力量卻無法將這光柱轟開。

嗡!

片刻之後,妖日徹底消亡,化成了封禁之力。

「城主,城主!不好了,妖月大人用定星珠定住了咱們時空之城,她還毀了一千六百七十二條通往外界的通道,咱們……」

這個時候,一個武者慌張的從外面跑來,他一邊跑一邊嘶吼著。當他進入到宮殿之中,看到被封禁在光柱內的獨孤無敵的時候,整個人忽的一頓,直接撲倒在了地上。

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妖月長老造反了不成?

一個念頭,在這個武者的腦海之中泛起。

獨孤無敵聞言一愣,臉色變得越發蒼白,緊握著的雙手噼里啪啦的作響,更是帶著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骨碎之聲。

「三星長老謀反,妖日、妖月當場身亡,妖星謀逆而出!命令,無相天教、各界隱藏的暗手,包括我時空之城的所有人,斬殺妖星!另,傳令虛空二號艦的地字型大小小隊,讓他們速速前往墨界抓捕侵入墨界的敵人,另外讓七號艦隊封鎖墨界外的宇宙空間,若非本時空之城的人,一律格殺勿論!」

獨孤無敵許久才恢復過來,他知道定星珠只能在他解封之後才能夠破掉,這段時間時空之城的任何人都不能出去,且通往外界的通道被毀,就算是他現在破封而出,毀掉了定星珠,至少也需要半年的時間,才能夠重新構建好通道。

所以,他只能藉助時空之城布置在外的力量。

雖然這些力量並非是他的親信,可他寧願讓人知道他的行動,也不願意讓到手的寶物,就在眼前消失。

「諾!」

來人趕忙領命,匆忙朝著外面行去。

……

正在墨界中的李浩然,並不知道因為調查他,時空之城的三大長老和城主已經決裂,更不知道有危險正在臨近墨界。

他在和墨龍聊了一會兒之後,這才知道墨龍在離開玄黃境之後,就受到了不知名力量的攻擊,最後他遁入了怒炎海,藉助怒炎海中的火淵之力,溝通了墨界之神才回到了這裡。

只可惜,墨龍的墨龍之心已經被毀,壽命無多,只有等死的份了。

先前墨界之神還在時,還能夠利用浩然正氣孕養他的身體,現在墨界之神已經死亡,他失去了庇護者,生命又開始流逝了起來。

「墨龍,我已經修鍊有一方體內世界,這方世界有了兩大聖靈,我欲要冊封你為東方聖靈,你可願意?」

李浩然看著墨龍認真的說著,他是真的想要幫助墨龍,才會如此說道。

聽了李浩然的話,墨龍一動,卻是搖頭一嘆:「這樣會連累你的!」

「無妨,當初若非得了你的幫助,我早就困死在煉獄之中了!來吧,跟我到我的體內世界一看!」

李浩然笑著說道,抬手一揮,一道洞玄神光飛出,李浩然直接將墨龍接引到了他的體內世界之中。


來到李浩然的體內世界,墨龍先是一愣,接著就被世界中心的青銅塔所吸引,他的眼中綻放著一團濃厚的光芒,對著李浩然說道:「或許我還可以活下來……」

「噢?」

李浩然一愣,饒有興趣的說著。


墨龍心情好了許多,看著李浩然激動的說道:「你這塔中蘊含著海量的文明之力,我只要在文明之中孕養個幾年,自可修復龍之心!」

「好!那接下來,我便賦予你聖靈之名,為我這一方世界的東方聖靈——龍!墨龍,你可願意……」

李浩然心頭跳動,高興的說道,直接開始了冊封。

「我墨龍願意!」

隨著墨龍的聲音響起,整個世界忽然一動,進階否則一道道的天光降落下來,在墨龍的額頭之上落下了一個印記。

也在此刻,青銅塔中一道文明之力流傳出來,自行流入了墨龍的體內,幫助墨龍維持著生機,修復著破碎的龍之心。

這方世界的天穹之外,更有一層淡淡墨色的光芒籠罩,這團光芒讓這方世界近乎消失在了宇宙之中一般,若非是周圍無盡光芒的照耀,能夠看清那黑色的光澤,恐怕任何人在遠處都看不到這方世界。

「又有新人來了……」

這個時候,白連天和狼王一同飛來,看著墨龍歡喜的說著。

胖嘟嘟他們修鍊到了關鍵時刻,分心不得,暫時不能到來。

在介紹他們認識之後,李浩然也不多言,身形一動,徑直朝著青銅塔內行去。

在青銅塔的第二層空間之中,李浩然見到了謝明強。

謝明強早怒炎海的時候,就接受了李浩然的計謀,找了替身替代他出行,而他本尊卻被李浩然直接送入了青銅塔中來修鍊,等待著回到火鴉堡的時候在現身出來。

「你怎麼來了?到了火鴉堡了么?」

正閉目修鍊的謝明強看到李浩然到來,微微一笑,淡淡的問道。

李浩然一嘆,看著謝明強說奧:「呵呵!我來告訴你一些事情……」

接著,李浩然將在怒炎海發生的事情簡單的和謝明強講述了出來。先前沒有說,是因為他時刻都面臨著危險,現在有了時間,倒是可以談一談。

在聽了李浩然的話后,謝明強臉色變得極為精彩,許久才安定了下來,眼中帶著一抹凝重的說道:「浩然,這一次可是多虧了你啊!要不然死的那個人就是我了……可惜了,小三子是和我一起長大的兄弟,他竟這麼死了……」

「我來找你不是讓你悲傷的!我是來問你,怒炎海之中有哪一條通道,可以直接到達火鴉堡,亦或是在鬼族佔領的區域中,有沒有隱秘的通道,可以直接穿過鬼族的大軍,進入火鴉堡呢?」

李浩然一嘆,並沒有安慰謝明強,他知道一切的安慰都是無用的,唯有自己想明白了,才可以解開心結。

謝明強一動,看著李浩然接著說道:「有!但前提條件是你必須達到我謝家的祖地!在那裡有一個傳送陣,可以讓我們安全的達到火鴉堡之外一處山谷之中!」

「如此最好!你且修鍊,我去找狗蛋聊聊!」

頓時間,李浩然有了注意,和謝明強又聊了一會兒,這才起身離開了第二層,直接進入了第三層。

在這裡,狗蛋正在修鍊,見到李浩然到來之後,恭敬的說道:「主人!」

「狗蛋,我這裡有一顆星核,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夠嵌入我們的世界之中呢?」

李浩然看著狗蛋笑著問道,抬手之間拿出了墨界的星核。

星核一拿出來,整個青銅塔竟嗡嗡顫抖了起來,似乎見到了什麼美味一般。而狗蛋更是一震,看著李浩然手中的星核,沉聲說道:「竟是大成的星核……主人,您可要想好了,若是將這星核作為咱們世界的力量之源的話,那麼這方世界恐怕會變成這星核所在的那方世界一般!倘若那一方世界是一片惡地的話……」

「呵呵!這個你倒是不用擔心,這星核所在的世界乃是一片彩墨世界,正合我修鍊的浩然正氣所用!你告訴我,如何做就好!」

李浩然呵呵一笑,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狗蛋如此的激動和狂熱。

他知道,這一枚星核只要嵌入成功,那麼他的這方世界立馬就會成為一個圓滿的世界,甚至可以堪比玄黃境也說不定。

狗蛋平復了一下心情,看著李浩然說道:「主人,你需要集齊四聖靈,另外還需要將修為提升到武帝方才可以!」

「為何武帝?」

李浩然一愣,不成想煉化星核竟還有修為的限制,不過問道。

狗蛋拿過一本書來,放到了李浩然的面前,打開了其中一頁,指著上面的內容說道:「根據蚩尤之書上面所言,唯有帝火才能夠煉化星核,你手中的星核雖然力量和你完美契合,可內中有一道星辰之殼,此殼若是無法煉化的話,你也別想用這星核做任何的事情!」

李浩然低頭看去,仔細的看了這一頁的內容,不由一嘆,點頭說道:「果然如此……看來我還需要將這蚩尤之書好好的看上一看才行!」

「主人,你還心急不得!如今最主要的還是儘快提升修為,早早的修鍊到武帝才好,到時候你在看這蚩尤之書,定有不小的收穫!」

狗蛋將蚩尤之書拿起,並未給李浩然看,而是帶著一抹神秘的說道。

李浩然見狗蛋如此,哈哈一笑,一把將狗蛋抱起,笑呵呵的說道:「幾天沒見,你小子竟也學會了那些裝筆的手段,怎麼我看看就不行了?你才多大點孩子,竟這般的學大人說話……」

「不成,不成!主人,這書裡面有心魔,你現在還看不了!若非在這青銅塔內有青銅塔的力量鎮壓,你只要在外面鑽研,定會入魔!」

狗蛋見李浩然要奪他手中的書,趕忙護在心口,搖頭說著。 第六百一十三章被堵住了

「當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