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雪?」夏凌萱被喊醒,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看向夏紫雪。

「小墨不見了!」夏紫雪語氣帶著一抹著急,見洞里沒有,又急忙出了洞外。 「嘶……」小蛇吐著蛇信見夏紫雪到了洞外,便向她爬去。

「小墨?!」夏紫雪驚喜的將小蛇從地上抱起來,放在手裡不停的撫摸。

隨後,進了洞里。

「雪,我在洞裡面找了一圈沒找到。」夏凌萱氣喘吁吁的站在夏紫雪面前。

「不用了,找到了。」夏紫雪將手向前伸了伸,小蛇正安靜的纏繞在她的胳膊上。

「雪,你怎麼這麼喜歡它啊?」夏凌萱疑惑的看著夏紫雪,她還從來沒見過雪找不到任何東西如此著急過。

這也是頭一次。

「單純的喜歡它而已。」夏紫雪的手摸了摸小蛇的小腦袋,小蛇似乎很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

「寒,你能聯繫上雪她們嗎?」上官浩軒給夏凌萱的手機打電話兩天了,一直都是關機狀態,這著實讓他害怕,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

「咳…咳咳」上官浩軒一踏進南宮墨寒的書房,嗆鼻的煙味便撲面而來。

「你抽了多少煙?」上官浩軒似做生氣的瞪了他一眼,急忙將所有窗戶打開透氣。

南宮墨寒隻字不語,修長的身影站在落地窗前,落日的餘輝打在他的身上,眼神中帶著一絲落寞。

手裡的煙蒂燒到手指,南宮墨寒微微吃通,將煙滅在了煙灰缸里,又重新從煙盒裡抽出一隻。

「別抽了。」上官浩軒一把搶過南宮墨寒手裡的煙和打火機。

南宮墨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上官浩軒感覺從腳底立馬升起一抹冷意。

上官浩軒將煙和打火機放在書桌上,書桌上擺著一份檢查報告。上官浩軒的將報告拿了起來,打開密封的牛皮紙袋,拿出來裡面放著的幾頁紙。

「這……!」上官浩軒滿是震驚,眼中帶著不可置信。

「怎麼會這樣!」上官浩軒的手顫抖著,拿著報告的手也不再平穩。

「這是那邊檢查出來的。」南宮墨寒語氣冰冷。

「難道是他出手了嗎?」上官浩軒眼裡閃過一絲惶恐。

「那這次她們兩人集體失蹤也和他有關?」

「不,不會,他不會這麼明目張胆。」南宮墨寒語氣沒了堅定,他也不能確定。

「他知道你的事了?」

南宮墨寒點了下頭,隨後邪魅一笑,「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應該也在這個城市裡。」

「看來我們得加快速度。」

「嗯。」南宮墨寒應了一聲,走向上官浩軒,將他手裡的報告收了回去。

「可是,寒,那終究是你的……」上官浩軒眼神中帶著擔憂,還沒說完便被南宮墨寒一口打斷。

「我不管他是我的誰,他不可以隨便動我愛的人。」南宮墨寒頓了一下,「你那邊多加小心,是我連累了你。」南宮墨寒拍了拍上官浩軒的肩。

「行了,這麼傷感,也不知道她們怎能樣了?」

「她們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南宮墨寒語氣的堅定又回來了,不知道他是不是與夏紫雪有心靈感應,內心竟然沒有多少擔心。

「那我在等一等,雪要跟你有聯繫記得跟我說一聲。」上官浩軒舉著手機快步出了書房。 「雪,已經第三天了,我們去找點吃的吧。」夏凌萱有氣無力的倚在牆邊,顯然是餓的前胸貼後背的典型。

而且兩天沒有喝過水,早已是口乾舌燥。

「嗯,去我們之前見過的泉眼那吧。」夏紫雪點點頭,其實她也又渴又餓,只是一直抗著而已。

「你餓嗎?」夏紫雪輕撫了下正纏在她手臂上的小蛇。

「嘶……」小蛇吐吐蛇信,夏紫雪也沒在停留,出了山洞。

夏凌萱站直身子,跟著夏紫雪出了山洞。

「雪,在這!」夏凌萱蹲在泉眼旁,驚喜的一叫。 我靠美貌征服娛樂圈 清澈的水流侃侃而下,毫無一絲雜質。

夏凌萱雙手合攏,捧起一點水,正要往口中送去。

「等下,先別喝。」夏紫雪一把打掉了夏凌萱手裡的水。

「怎麼了?」夏凌萱的手劇烈一晃,手朝著旁邊散盡。

夏紫雪從身上拿出一個迷你型測毒機,在泉眼前蹲下,取了一點泉眼水,用測毒機掃描著。

一般這些設備都是隨身帶的,由於體型微小而且自己的黑道身份有不少人會派殺手暗殺,這些是必要品。

「這回喝吧。」夏紫雪看著機器上顯示的數據,確定沒有毒素后,才起身。

夏凌萱迫不及待的蹲下,雙手捧起水,送至嘴邊。

清涼的淡水順著喉嚨而下,帶著微微的甘甜。

喝了不少,夏凌萱滿意的擦了擦唇角。

夏紫雪突然將兩節竹子遞到夏凌萱面前,「吶,裝點回去。」

「雪,你從哪弄的?!」夏凌萱接過,將泉眼裡的水緩緩裝了進去。

「在你喝水的時候,那邊正好有一片竹林。」夏紫雪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後。

「小墨,你也喝點吧。」夏紫雪將小蛇放在地上,自己則蹲下捧了兩口水。

小蛇也湊近泉眼喝了起來。

「嘶……」小蛇突然直起身子,眼神冰冷的看向離他們不遠處的草叢。

夏紫雪看著小蛇,感覺到一絲不對,急忙將小蛇抱起來,讓它纏住自己的胳膊,隨後望向草叢。

那人似乎是感覺到他們的目光,緩緩走了出來。

「韓影漠?」夏紫雪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語氣裡帶著一絲疑惑。

「紫雪。」韓影漠語氣帶著一抹戲愉,準備摟過她的肩膀。

夏紫雪還未動手,小蛇便露出獠牙,準備下口。但韓影漠收回了手臂,眼中帶著探究,「怎麼,得了一個寵物?」

「和你無關。」夏紫雪冷冷的說了一句,見夏凌萱裝好水,轉身就要走。

「誒?」韓影漠攔住她面前,夏紫雪眼中帶著不耐煩,抬頭看著比自己高出來不少的男人,「怎麼,我好心來幫你,你就這麼對我?」

「不需要。」夏紫雪將韓影漠推開,和夏凌萱快步離開。 「雪,你這是走到哪了?」夏凌萱見周圍一片荒蕪,周圍的草垛很低,零星的幾棵樹木四散開來。

夏紫雪被夏凌萱一提醒,這才意識到自己走錯的位置。

該死,都怪那個韓影漠!

「原路返回。」夏紫雪冷淡的撂下一句,轉身折回自己剛走過的方向。

夏凌萱跟在她身後,忽然,夏紫雪停下腳步,「咚!」夏凌萱一個沒注意就撞了上來。

「雪,你幹嘛停下來?」夏凌萱撞上來的第一刻就立馬跳開,這才避免意外發生。

見夏紫雪半天未動,只好開口問到,「雪,怎麼半天不走?」

夏紫雪不語,將匕首緊緊的攥在手裡,隨後,將自己胳膊上的小蛇拿了下來,輕撫了下腦袋,讓他鑽進自己胸前的口袋裡。

夏凌萱也意識到不對,將自己的鞭子拿了出來,做好戰鬥的準備。

一雙犯著寒光的雙眼從夏紫雪面前較高的草垛傳來。

毛絨的腦袋此時毛髮肅立,獠牙上犯著幽幽寒光,緩緩從草垛中現身。

又在離夏紫雪五米處停下腳步,「嗷嗚!」脖子仰高,對天空長長的鳴叫一聲。

夏凌萱和夏紫雪背對背的站立,同時將自己的手中武器用力攥緊。

「嗷嗚!」再次長鳴一聲。四周草垛都傳來聲音。

「雪,看來我們勿入狼群區了。」夏凌萱的語氣帶著些緊張,狼群一般喜歡群居,有一隻就會出來更多,現在只有她們二人,恐怕沒有那麼大體力支撐自己。

在加上已經三天沒有飽腹,早已經沒有多少體力了。

周圍草垛緩緩出現無數狼匹,將她們圍在中間。

「嗷嗚!」狼王再次鳴叫,周圍狼匹便張開血盆大口向她們襲來。

夏紫雪和夏凌萱緊緊站在一起,向進攻過來的狼群進攻。

「嗷!」一匹狼對著夏紫雪拿著匕首手臂上撲去,「咚!」夏紫雪一腳踹中狼匹的肚中,將它踢遠,摔在遠處地面上。

眼見著狼匹越來越多,夏紫雪和夏凌萱都有點體力不支,「嗷!」 萌妻逃婚99次:老公請接招 一匹狼對著夏紫雪的胳膊咬了下去,鋒利的尖牙埋在夏紫雪細嫩的肌膚上,鮮紅濃稠的血滴落在地面。

夏紫雪將匕首一下插進狼匹的脖子,隨後一腳將它踢看。

夏紫雪不敢再戰下去,這麼下去,她和夏凌萱必死無疑,只能邊打邊觀察四周,看著狼王的位置。

可是,自從剛開始見了狼王,便在沒出現,加上胳膊上的血液一點點流失,夏紫雪頭猛的一暈,向後倒去。

「嗷!」一匹狼猛啥咬住她的小腿,生拉硬拽。夏紫雪站穩腳步,膝蓋猛的用力頂向狼的腦袋,狼瞬間向後翻去,摔倒在地。

「砰!」一顆子彈射向這些狼中的其中一匹,狼緩緩倒下,其他狼群竟停止進攻,慢慢退去。

夏紫雪和夏凌萱鬆了口氣,直接原地坐下。 「怎麼,如此狼狽。」韓影漠腳步輕緩的走到夏紫雪面前,將自己的手伸過去。

夏紫雪抬頭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將他的手避開,從地上起來。轉身將精疲力竭的夏凌萱從地上扶了起來。

夏凌萱一把扶住夏紫雪的胳膊,卻感覺到手心一片濕潤。

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上面鮮紅的血液染紅了整個手心。

「雪!你受傷了!快讓我看看。」夏凌萱急忙站穩腳步,拉起夏紫雪的胳膊,怕她痛,手勁變的十分輕柔。

夏紫雪穿著黑色作戰衣,血液沾在上面根本顯現不出來。夏凌萱圍著夏紫雪整個身子的摸索,就怕哪還有傷。

薄情女王的絕世寵 「別摸了,我就被咬了這一塊。」夏紫雪無奈的看著正摸索她全身的夏凌萱。

夏凌萱全當聽不見,直到全部檢查了一遍后,這才放心。

小蛇從夏紫雪胸前的口袋裡鑽出小腦袋,從口袋裡爬出來,正準備往夏紫雪胳膊上去,卻看見夏紫雪的胳膊上的鮮血往下滴著。

小蛇的眼睛中瞬間充滿寒光,「嘶!」聲音也帶著一絲殺意。

夏凌萱辛虧身上帶著紗布和藥酒。給夏紫雪處理起胳膊。

夏紫雪見小蛇從口袋裡爬了出來,正往自己那隻沒傷的胳膊上去。

夏紫雪配合著將胳膊伸平,張開自己手掌。小蛇在手心上盤住,看著夏紫雪。

「沒事,就是一點小傷。」夏紫雪笑了笑對著小蛇說到。也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竟然明白它在擔憂自己。

「這蛇到是很喜歡你。」韓影漠湊了過來,想伸手摸下小蛇,小蛇立馬充滿戒備的看著的,只好將伸出的手又立馬抽回來。

這蛇也不知道有毒沒毒,在這背咬一口,可是麻煩了。

「好了,雪,血止住了。」夏凌萱將紗布包好。

「回去吧。」小蛇纏上夏紫雪無傷的手臂。

……

「寒,整整四天,我派人找遍了整個城市,就連近期的航班全查了,連她們一絲影子也沒發現!」上官浩軒在客廳里轉過來轉過去,心裡擔憂不已。

南宮墨寒坐在沙發上,細長如玉的兩指間夾著煙,一口一口的吸著。

黑眸暗沉,十分安靜的坐著一語不發。

煙緩緩吸完。南宮墨寒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里。

「行了,她們那天出去很急,怕是有急事,在等兩天吧。但尋找的人不要讓停在加派人手。」南宮墨寒語氣冰冷。

「好,我這就再派人。」上官浩軒說著就要掏出手機,卻從口袋裡掉出來一封信。

上官浩軒沒有注意,手機撥通著號碼。

南宮墨寒起身,將信封打開,裡面一張精緻的邀請函映入眼帘。 上官浩軒吩咐完掛斷電話,便看見南宮墨寒手裡拿著一張邀請函。

上官浩軒將手機收了起來,走到南宮墨寒面前,「寒,這是尊王考核的邀請函,你是雇傭兵的首領,也有資格參加。」

「嗯。」南宮墨寒將邀請函裝好,扔在茶几上。

……

「你手機帶了嗎?」夏紫雪回到洞里,對著韓影漠問到。

「怎麼,要手機幹什麼?」韓影漠挑著眉,嘴角上揚。

「你管呢么多幹什麼,拿來。」夏紫雪語氣冷下,韓影漠將手機拿給了她。

「你的手機信號是連接這裡的吧?」夏紫雪問著,將手機打開,裡面什麼都沒有,全是些手機自帶軟體。

「嗯。」韓影漠應著。

夏紫雪走出了山洞,按下一個號碼撥了出去。

「嗡……嗡……」手機在桌子上震動,南宮墨寒冷眸看了過去,上官浩軒也停止了講話。

南宮墨寒將手機拿了過來,來電顯示是一個陌生號碼。

南宮墨寒皺了下眉,按下接聽鍵放在耳邊。

「寒?」夏紫雪的聲音輕柔,從聽筒中傳出來。

南宮墨寒嗖的坐著身子,但語氣還是依舊冰冷,「你在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