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土世界中金屬都很稀缺,彈殼應該也能賣幾個瓶蓋。」徐碧雲一臉的心疼,道,「MG3火力不錯,就是太費子彈了。」

唐崢和陸梵都因為這話多看了徐碧雲一眼,這性格豪爽的女孩是第一個真正考慮如何應對將來危機的新人。

「澹臺宗崎應該也考慮到了,只不過彈藥儲備充足,又不想浪費時間,才懶得撿彈殼而已。」贏商舞看著幾十米外的那幾個身影,眼神漸冷。

「撿五十元的時間,可以掙二百元,當然選後者了。」陸梵吸了吸鼻子,將圍裙塞進了小旅背包中。

「哈,為什麼不二百五全要?」唐崢一句話,讓得意洋洋的小蘿莉囧住了,但是唐崢知道澹臺選擇很正確。

「叔叔好壞。」陸梵撒了個嬌,趕緊跟了上去,接著一個飛撲,跳到了他背上。

有惡狼吊在身後,不用唐崢提醒,倖存者們都在儘力趕路,期間唐崢幫著背了老婦一段距離,因為高偉的體力實在消耗的差不多了,不過老兵又自覺的擔負起了後衛的職責,走在最後。

木馬總算沒有讓倖存者死在遊戲初期的打算,在風雪中艱難地行走了三個多小時,一個城市的輪廓終於出現在視野中,新人們歡呼了起來,覺得苦難算是熬到頭了。

「叔叔,不對勁兒,後面似乎有人。」陸梵沒敢用望遠鏡回望,怕驚動對方,「積雪上的隆起太突兀了。」

「進了城市再說。」唐崢將小蘿莉的發現通知了秦嫣等人,剛進入了這座顯然是經受了轟炸的城市邊緣,便借著高偉他們的掩護,迅速的開始奔跑,幾個兔起鶴落的縱躍后,消失在一幢破敗的大樓中。

「唐崢一個人沒問題嗎?」高偉看著唐崢離開的背影,有些不放心,提議道,「再去一個人吧。」

「身後那些追擊者才應該小心呢。」陸梵掏出了左輪,警戒四周,這座寂靜的荒廢城市讓她很不舒服。

「你們似乎對他的實力很自信?」高偉對唐崢很感興趣,試探著詢問。

「對方就算開了一個坦克旅來,最多撐上五分鐘也得歇菜!」陸梵擠到了秦嫣身後,小蘿莉知道遇到危險,另外那兩個女人可不會保護自己。

「都打起精神,有可能會遭到本地土著的襲擊。」秦嫣提醒了一句,她雖然壓低了聲音,但又確保所有人都能聽到。

「切,吹牛的吧?應付一個排估計都夠嗆。」杜鵬是戰士,當然知道一個坦克旅是多強大的力量。


「告訴你哦,唐崢曾經獨自一人幹掉過一個加強連,還是二戰時期的精銳德國大兵。」龐美琴得意的敘述著唐崢的戰績,與有榮焉,「恩,那些**喪屍大兵除了腦袋是要害,其他部位根本不打死。」

「騙人的吧?黨衛軍?」杜鵬興奮了起來,「是那支部隊?第11裝甲兵擲彈師嗎?不對,北歐師是王牌,不可能被唐崢虐的。」

「別猜了,你會遇上的。」陸梵覺得一把左輪防身不安全,想掏出一把胡椒研磨器,可是穿著三防護遮住了腕錶。

「老保爾,似乎少了一個人?」在秦嫣一行四百米的身後,跟著五個披著白色布料的追擊者,他們趴在雪地上,卻絲毫不覺得寒冷,只是像惡狼一樣用貪婪飢餓的目光盯著獵物,恨不得立刻將它們吞下去。

說話的是一個中年人,正用一個缺了一個鏡筒的望遠鏡監視秦嫣,他腦袋帶著三防面具,所以聲音有些悶聲悶氣。

「擔心什麼,不過是一群不知道沒有經驗的菜鳥流浪者而已。」小保爾躺在積雪中,擺弄著他那把弩弓,興奮地道,「看到那個漂亮女人手中的機槍了嗎?那可是連鐵拳議會都沒有幾支的大傢伙,一定能賣個好價錢。」 龍驕陽再次以千嬌百媚丹變成了火道陽的形態,帶著唐嬌與洛鳳踏上金烏仙山。這真實一座形態如金烏的巨山,金烏的頭變成了孤傲鳥頭形山峰,它的雙翼支撐開去,形成了扇形的山脈形態。

整個山體則是金烏鳥的肉身所化。

踏入這座金烏仙山,腳下頓時傳來讓人心悸的仙道道紋的波動力量。唐嬌與洛鳳無法堅持,差點瞬間跪在地上,龍驕陽以正魔雙修獨立於天地之外的秘術,將二人護住,才讓她們避開危險。

「這座山,難到真是死去的金烏所化?竟會散發如此可怖的威勢?」唐嬌麗臉生寒道

「這裡就算不是金烏死去所化,也是蘊含了真陽極道火焰的地方。」龍驕陽非常肯定道

龍驕陽是煉丹師,對太陽神紋的感應絕對不會錯。

金烏仙山火焰最恐怖的地方,就在最頂端的鳥頭上,龍驕陽敏銳的感應到,那個地方如有一輪小太陽,在無形中散發霸道威勢,在吞吸蒼穹上的太陽之精,來源源不斷的維繫這一座金烏仙山。

洛鳳顰眉道「驕陽,我與唐嬌的修為境界都太低,到了金烏仙山之上,我們也無法替你護法。」

唐嬌雖不想承認自己的修為不行,可是連踏上金烏仙山都做不到,她也無臉面來爭辯。

「這你們不需要擔心,到了最佳的煉器之地,我會布下火陣。你們待在裡面不會有危險。」龍驕陽笑道

洛鳳與唐嬌這才鬆了口氣。

金烏仙山上的皇族之人並不多,天兵城附近發生事情,將這裡的皇族全部吸引回去。所以龍驕陽三人一路向上也沒有引起人的注意。

一個時辰后,龍驕陽帶著唐嬌與洛鳳踏上最頂峰,無限接近鳥頭形的山峰之巔。

轟!

突兀異變產生,一團環形真陽道火燃燒起來,將鳥頭形的山峰之巔包裹其中,它隔絕了龍驕陽與洛鳳,唐嬌三人前進的路。

龍驕陽試圖以正魔雙修隔絕天地萬道的秘術,突破這防禦之火,猛然間恐怖危機襲上心頭,龍驕陽毫不猶豫的退後。他剛才與唐嬌,洛鳳站立的地方,迅速被焚成了焦黑。

龍驕陽的眉頭緊皺,這真陽道火非常恐怖,其中蘊含了破萬法的真正仙紋。龍驕陽的正魔道紋根本無法對付它。


「難怪山下的護衛將軍,讓我們不要靠近這裡,遠離這個地方如此恐怖。」唐嬌呼吸急促道

洛鳳不想龍驕陽冒險,她提議道「驕陽,整座金烏仙山的火焰力量都不弱,你只是想要煉器而已,不一定非要到這危險的山峰之上。」

龍驕陽聽到洛鳳的話,並沒有放棄要到這山峰之巔的想法。因為他感應到這強的真陽火焰,這樣真陽火焰才能鍛造出最佳的法寶。

當然洛鳳的話,提醒到了龍驕陽。

這裡是金烏仙山,據傳是一頭地仙級金烏坐化而成。

「既然是金烏仙山,那就用金烏真火來試一試。」龍驕陽催動極道星辰,讓其演化出金烏血。一霎間,龍驕陽體內血脈變成金烏血,同時他催發了金烏真火,融向這環形真陽火焰。

金烏真火與環形真陽火焰一觸碰,頓時產生了微妙的感應。這二種火焰道紋同源,這座山上蘊含的絕對是金烏一族的真陽道火。

嗖,嗖,嗖……

片刻之後,環繞金烏仙山的環形火焰熄滅,鳥頭山峰歸於平靜,它認可了龍驕陽的身份。

「咦,這火焰怎麼熄滅了?」

唐嬌非常驚訝,她不清楚龍驕陽有改換各種血脈的特殊秘術。

此時龍驕陽無心向唐嬌解釋,他快步走入鳥頭山峰,因為他體內的金烏血液在沸騰,極道星辰又一次震動的想要脫離龍驕陽的心脈。

這鳥頭山峰藏著一些辛秘。

龍驕陽很快找到了讓體內的血液沸騰,讓極道星辰異動的東西,這鳥頭山峰上有一個石池,池中竟蘊含著金烏真血。

「遙望當年,初為地仙,傲視寰宇,認為自己天下無敵。獨自一人離開太陽祖星,踏入仙魔界。初時橫掃仙魔界,得意笑傲。而後知曉帝州,進入帝州。這才發現自己錯的太離譜。整個仙魔界都只是為鎮壓遠古真魔而存,我卻傻傻的以為,在仙魔界稱霸就是最強者。」

金烏真血池旁,有仙紋留存的字跡存在,這是當年地仙金烏的內心獨白。

「年老氣衰之時,也曾想回歸太陽祖星。可是我是陽真尊,怎麼能灰溜溜的回到故土。我選擇留下沖關天仙,可惜九字太歲劫在突破的關鍵時刻到來,吾身死而道消。只留下了一池真血,留待同族後輩,來此吸收這一次真血,其中還藏有本尊縱橫天下的絕密之術,希望後輩能將其發揚光大。」

龍驕陽默默看完了石刻上的話語。

這座山真是地仙金烏變成,但是它並非坐化,而是遇上了九字太歲劫,皆滅成石。

洛鳳與唐嬌也在龍驕陽的身邊,洛鳳沒有什麼感觸。唐嬌卻感觸極深道「地仙也會死?不是說成為仙人就可長生不死嗎?」

龍驕陽則被陽真尊所說的,整個仙魔界都只是為鎮壓遠古真魔而存的話心驚無比。

「整個仙魔界都是為鎮壓遠古真魔而存,那仙人所居住仙域又在何處呢?」龍驕陽心中喃語道


「驕陽,這可是一池地仙血,你快點下去將它全部吸收。」洛鳳催促道

「我能一起下去吸收嗎?」唐嬌盯著金烏真血池問道

洛鳳瞄了唐嬌一臉,笑道「你不怕被地仙道紋給燒成骷髏架,可以進去試一試。」

「你少嚇唬我,這真是金烏死去后的血,還能殺死人不成?」唐嬌不通道

洛鳳直接從乾坤戒之中,取出一個聖級法寶,而後投擲向金烏真血池中。這聖級法寶在其中冒出一團青煙,直接被熔化。

唐嬌看得花容失色,才發現她太看低地仙所留的血液。

「唐嬌,你不是修鍊太陽之術與火道術的人,進入這裡面會遭遇最恐怖的襲擊。洛鳳她沒有騙你,你下去只會送死。」龍驕陽道

!! 「那挺機槍的黑色金屬質感的確迷人,不過我更想要一個女人,你瞧她們的皮膚,居然那麼白皙滑嫩,壓在身下一定很舒服。」一個滿臉絡掃鬍子的青年窮的根本置辦不起防毒面具,就將腦袋暴露在空氣中,不過他是變種人,早就不怕輻射傷害了。

這個傢伙身體高壯,骨頭關節異常粗大,抱著一支連槍身都破爛不堪的AK47,可是他依舊愛護的要命,一直再用袖子無意識的擦著槍管,這顯然是常年做下來養成的習慣。

「這些流浪者是從哪裡的?都是瘋子嗎?居然不穿防護衣就跑出來,還有那些極品裝備……」另一個帶著沾滿污漬灰塵、已經變成了黑色防毒面具的中年人喋喋不休,嘴巴布拉布拉的說著各種疑點,可惜沒人在乎他,顯然是早熟悉了他這種謹慎的性格。

「行了,肖洛霍夫,我更關心的是他們的背包里有多少吃的,希望別是凍得僵硬的黑麵包,還有把你的瞄準鏡借給我用用,這破望遠鏡倍數太小了。」格里高利看見幾片雪花落在殘破到只剩一個單筒的望遠鏡上,趕緊擦掉了,深怕被沾濕,寶貝的要命。

小保爾和帕維爾立刻噓他,在核大戰後的廢土世界,每一丁點物資都異常珍貴,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麵包塊就值得兩個人搏命。

「快跟上去,該動手了,要是讓鐵拳的巡邏車看到他們,咱們連根毛都弄不到。」老保爾爬了起來,拎著他那柄纏滿了膠帶的AK74,小心翼翼地潛行了上去,肖洛霍夫也閉上了嘴巴,都是經驗豐富的廢土冒險者,這點常識還是有得。

唐崢縮在一幢廢棄大樓的三層,只將十倍望遠鏡露出窗口,觀察那些追擊者,只是過了三分鐘,他就看到了五個人的身影。

「裝備還能再爛點嗎?四把破槍,居然還有一個人用自製弩弓。」唐崢嘀咕著,都要淚流滿面了,他們每個人都裹著破舊的大衣或者棉襖,上面烏漆墨黑,一年不洗也臟不到這種程度,蓬頭垢面,都已經看不出本來的容貌了。

「果然是廢土世界呀。」一想到自己要在這種世界生活兩年,唐崢就不寒而慄,先不說洗澡問題,還好自己帶了衛生紙,不然一定痛不欲生。

這座城市的北部郊外遭受過核彈的轟炸,所以小部分的建築還算完好,但是一百多年無人居住,早就荒廢的不成樣子,只剩下一個空殼,地上更是積了厚厚的一層灰塵,只有一些鳥類和動物在恍若鬼蜮的城市間出沒,除了偶爾會看到了一些生命力極強的野草,再也看不到任何綠色植物,整個視野全都是灰濛濛的一片。

「太荒涼了。」這種環境看久了會給人一種壓抑感,再加上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就算唐崢,也感到了些許的壓抑和寂寞。

五個廢土居民小心翼翼地從唐崢藏身的樓前路過了,除了帕維爾和小保爾,三個中年人都很謹慎,停下腳步,觀察四周的建築,因為這是唐崢消失的地方。

唐崢趕緊伏低了身子,慢慢的拉動槍栓,腳印是掩蓋不掉的,隨時可能接戰,然後他開始猶豫,留下一個俘虜是肯定的,必須了解情報,但是其他人怎麼辦?全打死?

「也不知道他們的關係如何?要是能用物資解決問題就好了。」沒弄明白城市的大致情報之前,唐崢決定先裝扮的仁慈一點。

對方擁有敵意,這點勿容置疑,唐崢從他們貪婪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可是這五人只是瞥了一眼唐崢的藏身之地后,沒有管他,繼續去追秦嫣一行,在他們看來,一個人的誘餌實在太少了,他們必須用有限的子彈獲得最大的獵物。

唐崢聳了聳肩膀,跟了上去。

五個冒險者非常熟悉這裡的地形,一分鐘后,格里高利和帕維爾離開隊伍,繞道而行,顯然是要去秦嫣一行的前路埋伏截擊。

「好機會。」再次等了一分鐘,確定他們走遠,唐崢躲在一輛早已經爬滿了鐵鏽的廢舊汽車后,開始朝剩下的老保爾三人射擊。

噠噠,清脆的槍聲打擾了寂靜的城市,噗噗兩聲,子彈鑽進了肖洛霍夫腳邊,濺起了兩捧碎雪。

因為彈藥稀少,三人沒有反擊,而是立刻尋找掩體,他們沒想到對方只有一個人,也敢發起攻擊。

「出來一個和我說話,不然下一次就爆頭了。」唐崢朝著小保爾躲藏的汽車打出了兩個短點射。


「你這個瘋子,子彈不要錢呀,太浪費了。」小保爾破口大罵,從小到大,他就沒見過這麼糟蹋東西的傢伙。

「俄語?」唐崢笑了,這些傢伙看來不是一般的窮,那麼談判很有可能成功。

「我出三十顆子彈,告訴我有關這座城市的所有情報,不然你們就去死。」唐崢吼了一聲,也不怕暴露位置。

「最起碼五十顆。」小保爾沉不住氣,直接漏了底,結果被老爹狠狠地瞪了一眼。

「不可能,最起碼要一支步槍。」老保爾討價還價,可是話剛出口,腦袋上的鐵皮立刻被子彈打出了一串彈眼。

「四十顆,對了,你們最好快點決定,不然那兩個倒霉鬼肯定就死了,我的同伴可沒有我這麼仁慈。」唐崢好整以暇,為了預防可能到來的狙擊,他迅速的更換了位置。

「對方很有經驗,沒辦法狙擊。」肖洛霍夫放下了SVD,一臉的晦氣,「是硬茬子。」

「爸爸,怎麼辦?四十顆子彈不少了。」小保爾的話音還沒落,前面已經響起了密集的槍聲,驚的他幾乎跳起來,鬱悶地喊道,「你們這些敗家子,把子彈留給我呀。」

回應他的是一串子彈,這一次就連老保爾和肖洛霍夫都心疼的要命,這些子彈都能換夠吃兩天的食物了。

徹底打消了他們的士氣,唐崢才悠閑地道,「我還要一個嚮導,做得好,另外有獎勵。」

唐崢現在身上的槍械不少,除了自己的雷暴步槍和高斯狙擊步槍,還有三把C級槍械,無損AK74和無損的M4A1,除此之外還有兩支普通的M4A1,一支AN94,兩支M1911A1手槍,一挺六管機槍,一挺M249,這些全都是繳獲,至於各種子彈,將近三十萬發,手雷和AT4就更不用說了,可以說唐崢完全就是個移動軍火庫。

唐崢單是兩次團戰就撿了不少雷暴步槍,讓龐美琴白果等人人手一支,所以他根本看不上那些普通槍械,就連無損的都不入他眼了,要不然他也不會把咆哮死神送給米蘭達做人情了。

前街上的槍聲停歇,但是響起了此起彼伏的手雷爆炸聲,不用問,又是小陸梵再虐人了,要是換成龐美琴,絕對捨不得多浪費一顆子彈,她拿著雷暴步槍也是充數,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會開一槍。

老保爾三人的臉色一下子就白了,猶豫不定。

「爸,別猶豫了,人家丟的手雷都夠咱們買一個月的食物了,再說咱們窮成這樣,你就算給人家搶,估計都嫌臟手。「小保爾不是貶低自己,而是事實求實,聽著那些手雷的爆破聲,他羨慕的眼睛都綠了,「這種大主顧,可不能放走呀。」

「我數三聲,否則交涉結束,你們就等死吧。」唐崢知道得給這些人一些壓迫,所以把數數間隔壓縮的很短。

「等等,我同意了。」老保爾趕緊答應,他也心疼那些手雷,吼道,「叫你的同伴別丟了手雷,給我們吧,五顆就行。」

「放下槍,雙手抱頭出來,放心,我也不會帶槍。」唐崢想保留防護衣的秘密,所以給了他們一種感覺,自己也怕槍擊。

「好的。」老保爾沒有猶豫,將槍吊在胸前,緩緩地走了出來。

「很好。」唐崢見到三人全部離開藏身地點,也走上了大街,問道,「可以告訴你們是什麼人了吧?」

「我們是這座城市的居民,全都住在地鐵聚集地,你們這些流浪者也要去那裡補充物資吧?我可以帶路。」老保爾上下打量著唐崢,問道,「東方人,你們來自己那個聚集地?」

「請注意,你沒有詢問的權利。」唐崢冷著臉警告了一句,道,「這裡是哪個城市?有幾個聚集地?」

「莫斯科,據我所知有七個,不過我只去過其中的兩個。」老保爾很配合,但是眼神中閃爍著廢土人的狡詐,「可不可以先付十顆子彈。」

「沒問題。」唐崢將手背後,伸向了背包,掏出了一個彈鼓,晃了晃,「7.62mm子彈,回答的好,這個百發彈鼓就是你們的。」


「你想問什麼?」小保爾眼睛都綠了,盯向了他手中的彈鼓,隨即又滑向了他背後的背包,猜測裡面裝著什麼,然後又看向了唐崢胸前嶄新的AK74,他似乎都嗅到了美味的槍油味道,於是踟躕了。

小保爾開始在考慮肉搏是不是可以幹掉他,因為唐崢穿著三防護,根本沒辦法從他的體型判斷實力。

「別衝動,這小子的聲音很自信,還敢往過走,說明根本就不怕咱們。」肖洛霍夫眼很尖,透過防毒面具看道了唐崢的眼睛,人家根本無所畏懼,把他們當成了螻蟻。 金烏真血池,龍驕陽並不想去吸收這些仙血,因為極道星辰比他更渴望吸收這一池金烏真血。如果不是無法壓制極道星辰的異動力量,龍驕陽寧願放棄吸收金烏真血。

可是極道星辰不穩定,龍驕陽根本無法在這個地方安心煉器。

龍驕陽先在這個鳥頭山峰布下火陣,讓唐嬌與洛鳳待在裡面,不會受到真陽火焰的襲擊。而後龍驕陽步入金烏真血池之內。

龍驕陽的肉身如今已經非常強悍,可是跨入金烏真血池的霎間,龍驕陽感覺自己的雙腿在一瞬間差點被焚化。刺痛之感,瞬間傳遍龍驕陽的全身。

這鮮血是地仙金烏用秘術稀釋了力量的,如果是真正的地仙金烏的本命精血,可能瞬間就秒殺了龍驕陽。

火紅戰甲,要自動浮現,來保護主人。龍驕陽壓制了火紅戰甲,在全力吸收金烏真血池的精血力量。這其中蘊含著金烏一族仙道道紋,意義極為重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