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先生,你是如何想的?原本準備招收多少學生?」柳喬喬想要先問一問庄先生。因為招聘老師的事情是庄先生一手操辦的,那肯定是有所規劃的,一個教書先生可以教多少學生,準備招收多少學生,才好根據這個規劃來招聘教書先生。

所以柳喬喬想聽聽庄先生的想法。

「目前我們公學堂的學生是二十八個。教書先生有四個。我給你招了三個教書先生。所以我的建議是,暫時可以先招收二十個左右。」

因為古代.開設的教學班,就是這種小班制度的。本身很多高門大戶家裡,孩子比較多的情況下,又很想讓女兒也一起讀書,便會請有名的先生回來教學。

所以,一般在公學堂里上學的孩子,要麼就是家裡孩子比較少的,或者是家庭條件還比較好,但是又不夠能力請教書先生回家教學的。

柳喬喬即將開設的這個公學堂,主要就是針對窮人家的孩子,尤其是女孩子。

可讓庄先生感到比較頭疼的事情是,柳喬喬對這個書塾的定義並沒有明確,例如,究竟是只招收女子的私塾,還是說,女子與男子都可以同時入學的呢?

他當初與柳喬喬聊過這個話題。

其實當初在柳喬喬的頭腦裡面產生這個想法的最初衷,還是因為二嫂李春蘭跑來跟柳喬喬炫耀自己兒子誠禮上學的事情。然後轉身,柳喬喬看到兒子許瑞看著誠禮上學背影時,眼神裡面露出的羨慕眼神。

她很心疼許瑞。所以,當下便產生了想要專門為許瑞這樣的孩子們創辦學校的想法。可是當時柳喬喬也有考慮到,萬一改變了這個時代的教育模式,勢必會引起重大的教育變革。一旦教育發生變革,對時代的進步會造成非常大的影響。柳喬喬擔心自己的這一舉動會影響歷史的發展,從而造成時代的混亂。

所以,柳喬喬在思考了許久之後,便否決了自己的想法。


後來,收了蘭兒、翠兒和春月這幾個小丫頭之後,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雖然柳喬喬很想要讓他們也能上學,但是為了不這個時代的歷史上產生太大的波動,便也只能與其他的高門大戶一樣,想著要單獨請個先生到家裡來,教一教家裡這幾個女孩子們讀書識字。

但是,隨著她在這個時代生活的越久,便愈發不能接受男尊女卑的生活模式。也更加不能接受,女子從骨子裡就認為自己比男人低賤一等的思想。

她雖然能夠讓身邊這幾個孩子們變得知書達理。可將來她們也是要生活在這個社會裡的。這個社會已經是這樣的思想了,即使柳喬喬將新時代的思想教給了她們,反而讓她們在這個社會裡顯得格格不入,說不定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更加強烈的傷害。

於是柳喬喬也不想管那麼多了,她要在自己還生活在這裡的有限時間裡,盡最大的努力,去改變人們塵封固執的舊思想。

最行之有效的便是從教育開始,從娃娃抓起。

柳喬喬認為,需要創辦的不僅僅是女子學堂,既然要打破這些封建的舊思想,就應該從學堂無性別區分開始。

從男女連話都不能說的道理開始。

她若是刻意的將男生和女生分開教學,就等同於默認了男女不能同席的思想。

她就是要打破這個思想。

但是,即便是創辦私塾。對外廣收學生,可也應該是有一定條件限制才行。若是向柳喬喬那樣最起初的想法,是沖著做慈善來的。可畢竟他們的能力有限,現階段得到的支持力量並不多。所以,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定要運籌帷幄好了之後,才可行動起來。

如若第一期只招收二十人左右,那邊不用到外面去尋了。將家裡幾個孩子,還有娘家大哥大嫂的兩個孩子,以及給店鋪裡面做工的幾個大姐們的孩子去讀書,便夠了。

柳喬喬想著,既然如此,就先就著家裡幾個吧,先看看成效如何,第二個學期再看看具體情況。

其實也無所謂學期不學期的了。暫時先將家裡幾個收進來再看情況。若是有人帶著孩子求上門來,再考慮收一下。

柳喬喬點了點頭,並且將自己的想法告知庄先生。

家裡還店鋪雜役家的孩子們零零總總加起來有十五個孩子。倒是可以先對外招收五個。盡量對外招收女童,能讓家裡的女童來求學的,便足以說明這個家庭的思想比較靠前,是可以跟的上柳喬喬辦學的初衷。

柳喬喬的想法得到了庄先生的認同。


「嗯,你的想法我很認同。我正有件事情想要同你說呢!」

「庄先生請講!」

「之前為你去申請辦學資質的事情,被上頭的官員給訓了一頓,挨了好一頓批,說這事明顯與公學堂對著干。這人就是有三六九等之分的,怎麼可能任憑誰都能上學識字,那還有什麼階層區別呢!所以便不讓隨意開設書塾。小規模的私塾,只供家裡的孩子們學習,倒也無妨。可若是廣開書塾,招納師生,便是要觸犯了規矩的。」 庄先生指了指自己的私塾,笑道:「我這個是私塾,孩子們來上課、下課,然後就回家了,中午呢,他們就自己帶飯,或者出去下館子!」

頓了頓,他又嘆了口氣:「你要建立的書塾就比較麻煩了,因為涉及到孩子住宿的問題,你要請幾個人幫忙維護安全的問題!」

被他這麼一說,柳喬喬這才恍然大悟的拍了拍額頭:「對對,這個保安是要請的,先生您說的很對!」

「保安?」庄先生和許懷璟不禁有些疑惑,這保安又是個什麼東西。

柳喬喬嘿嘿一笑:「這就類似於家丁,看門的門童,恩,就好比衙門裡的捕快!」

庄先生和許懷璟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那以後就給他們命名為保安。」

「庄先生,那您剛剛還有沒說完的,請您繼續說下去。」柳喬喬轉頭看向庄先生,一臉的求知慾。

庄先生默了默:「這書塾里還要有個小廚房,還要請個做飯好的大嫂,至少兩到三個,負責採買的大嫂,這麼算下來就得請四個位打掃了!」

柳喬喬抿唇,贊同的點頭,心想還是人家莊先生思慮周到,要是別人的話,肯定也想不到這麼多方面。

「恩,食堂肯定要請做飯的阿姨,先生的意思我明白了,應該還得在請一位校醫,這樣,一個完整的學校才能算是初出成立起來。」

柳喬喬再一次用了幾個他們都聽不明白的詞,不過也大致明白了她的意思。

庄先生頻頻點頭:「孺子可教。」

「您放心吧,這現在就去著手準備!」

說完,柳喬喬拉著許懷璟就離開了。

路上

許懷璟急忙拉住了她,小心翼翼的撫摸著她的臉頰:「你這傷口還沒好,要不,等等?」

畢竟他可不想看著自己的媳婦兒為了書塾的事情不顧自己的傷勢,畢竟他們現在不缺錢,況且,在他眼裡,媳婦兒的傷更重要。

柳喬喬自然明白他的心意,笑著翹起腳,點了點他的鼻子:「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是你也應該了解我,我是個急性子,想到了什麼就要去做!」

頓了頓,她又蹙眉的嘆了口氣:「如果我光顧著想,卻不去做,會著急的上火,這一上火就會導致傷口發炎,那我的傷口可能就會落疤!」

看著她的小嘴兒不斷地嘀咕著,許懷璟不禁好笑的直接抱住了她:「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可是我還是會擔心你,你能明白為夫的心情么?」

柳喬喬閉上眼,笑著在他的懷裡蹭了蹭:「恩,我當然明白,你愛我才會這般,所以我們一定要好好地愛護對方!」

「傻瓜!」

許懷璟長嘆了口氣,他深知她的性子很是強勢,做事又從不拖沓,又處處為他著想,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好啦,我們快去準備一下,就在市場那裡豎個牌子,在上面寫幾個大字!」

說著,柳喬喬拉著他飛速的回到了家裡。

找來了一個木牌,用毛筆在上面寫了招聘的職位以及要求,也謝了薪資。

「這個……牌子又什麼用?」


許懷璟不禁蹙了蹙眉,疑惑的打量著這個招牌。

「哈哈,有什麼用?我們去市場入口哪裡坐一會兒就知道了。」

柳喬喬一臉笑意,喊了幾個家丁,帶著桌椅就去了市場的入口處,擺放整齊之後,她又神秘兮兮的從包袱里拿出了鑼!

「你拿著這個鑼有什麼用?」

許懷璟指揮著家丁在後面站了一排,一轉身就看見她的手裡多了個鑼,險些沒跳腳。

柳喬喬將頭髮往耳後一別,然後就敲起了鑼。

連著好幾聲,不禁惹來了眾人的駐足圍觀,一雙雙好奇的眼睛不斷地凝聚在那個招聘的牌子上。

「我近日要開書塾了,但是還缺少一些人員,例如這個打掃的保潔員,還有這個做飯的廚娘,以及保安,醫生、也就是大夫!」

柳喬喬拿著自製的喇叭,朝著人群喊道:「有這麼幾點,我要強調一下,例如這個保安,一定要會武功,如果是退伍的軍人就再好不過了,就是在外面打過仗的兵,我歡迎你們!」

眾人不禁開始議論紛紛,就連許懷璟也開始細細咀嚼著她話裡面某些沒有聽過的詞語。

只見柳喬喬剛要再次說話,他才輕輕地扯著她的袖子:「你在說明白一點,大家可能沒聽明白!」

「好!」柳喬喬真的是有些無奈,隨即扯開嗓子再次說道:「這保安就好比家丁,保家護院,所以不會武功的話被人一打就趴下了,可不行!」

眾人這才急忙點頭,表示明白了。

「還有一點我要強調,這個廚娘我要四位,一位負責採買,另外三名的廚娘要負責做飯做菜,可你們都要知道,這菜的味道不但重要,還要知道怎麼做才能不生病!」

柳喬喬說著說著,覺得嗓子有些干啞的難受。

許懷璟體貼的地上了一杯茶水,又拿著扇子給她扇風散熱。

突然有人站出來,看著她問道:「這不生病,我們怎麼知道哪道菜會不會生病。」

「這個很簡單,兩樣才相衝,同時吃的話輕則中毒,重則身亡,這一點我相信很多合格的廚娘都可以保證,不會再一個飯桌上出現兩樣相衝的菜!」

柳喬喬很有耐心的回應著。

眾人不禁再一次漲姿勢了,卻是,很多白丁對於這一點是不清楚的。

柳喬喬見眾人沒有再提疑問,隨即再次拿著喇叭睡到:「而我招聘的醫生,也就是指大夫,我想招聘三位,分別要求是一位是告老回家的御醫!」

眾人頓時就炸鍋了,這御醫平常人家可請不到,這柳喬喬也敢提出來,再說這御醫的月例可貴著呢。

「自然,御醫的月例我會按著市場價給,第二位是遊歷的大夫,走過的地方多,見過的病症也多,月例也會按著市場的價格給。」

柳喬喬眼神掃過眾人,只見大家都在悄悄私語,似乎對於她的要求都有意見。 許懷璟也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輕聲問道:「你這要求是在有點高,一般人很難勝任啊。」

聞言,柳喬喬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邁著闊步走上前,繼續對著大喇叭喊道:「當然,這兩位呢,一定要長期居住在書塾附近,而且也接受兼職,有需要的時候我會派人請你們來書塾,沒事的時候你們可以又自己的私生活,這個是不干涉的。」

圍觀的群眾也不禁倒吸了口冷氣,這些都是什麼要求,聽起來也太詭異了。

「而我要找的第三位呢,就是這裡的大夫,平日里要坐鎮在我的書塾裡面!」

柳喬喬一邊說著,一邊讓一側的許懷璟把自己說的東西都記了下來。

許懷璟正在扶額,似乎感到頭疼?

柳喬喬急忙湊上前,關切的看著他:「你沒事兒吧?」

隨即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沒有發燒啊!

「我沒事,只是覺得你這要求,還真是罕見,不禁覺得有些頭疼而已!」

許懷璟嘆息了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

柳喬喬蹙眉,指了指桌案上的本子:「好啦,你一定要仔細的記清楚,一會兒再有人問起來,也好一一核實。」

「好了,現在呢,我要說說我要招聘的衛生員,要求很簡單,要兩名,負責清潔衛生,把書塾裡面、外面都清理乾淨就可以了!」

柳喬喬說完,就喇叭放下了,心裏面思忖著,私塾也沒有什麼落下的了。


「這個招聘分兩輪,第一輪是由我身後的家丁來面試,你們符合要求的會被帶到我許宅,再有我進行一輪面試,這兩層篩選,足以選出最適合的人來我書塾工作。」

說完,柳喬喬又覺得有些不放心,於是又吩咐其中一個家丁去把大嫂喊來幫忙守關。

沒多大一會兒的功夫,張友芳就到了。

「喬喬,可是有什麼事兒?」張友芳火急火燎放下手中的活兒,匆匆的跟著家丁就來了,額頭上還蒙了一層汗。


見狀,柳喬喬不禁好笑的拿出絲帕幫她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恩,是你有事兒麻煩大嫂,幫我在這裡面試,要求呢,都在那個本子上,一會兒你就盯著家丁們就好了!」

「好好,你這傷還沒好利索,快點回去休息吧!」

張友芳關切的瞪著後面的許懷璟,佯裝嗔怒:「你還不快帶著喬喬回家,一會兒喬喬在亂跑,你啊,就等著心疼吧!」

許懷璟一聽,急忙起身應和:「多謝大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