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嘛要麻煩人家啊,目前的行情不景氣,做生意不容易。你還這樣對人家。」

陸傾城看了眼秦穆然,有些不忍。

「哈哈,老婆,你就乖乖的聽我安排就是了!到了京城,這裡可是我的地盤,你還不得聽我的?」

秦穆然知道陸傾城是不想欠人家人情,而且他們也不是連這些費用都沒有,心裡一暖。

娶妻娶賢不娶色,現在他能夠娶到這樣又賢惠又有美色的老婆,著實老天爺待他挺公的。

「嗯,聽你的可以,但是真的不要再麻煩人家了,不太好!等下住宿就我們自己來吧!」

陸傾城想了想,道。

「行!老婆大人,你說的都對,咱們就這麼辦!」

秦穆然一手握著陸傾城的纖纖玉手,溫柔地說道。

「嗯!」

陸傾城點點頭。

「多久沒來京城了?」

看著沿途的風景,秦穆然摟著陸傾城,指了指窗外,問道。

「十幾年了吧!上一次來的時候還是初中呢,那時候我爸還特地帶著我來看了看天壇!」

陸傾城笑了笑,說道。

話音剛落,汽車便是經過天壇外。

「十幾年了,天壇還是原來的樣子!一眨眼,時間過的真快!」

陸傾城的雙眼緊緊盯著遠方的天壇,目光中滿是懷念。

「等安頓好了,我帶你好好逛一下京城!」

秦穆然滿是疼愛地看著陸傾城。

「真的嗎?」

陸傾城眼中閃過一抹意外,欣喜地問道。

「當然,距離年三十還有好幾天呢,正好,帶你好好體驗下京城的年味兒!」

秦穆然一邊說著,還特意說了個京城腔調兒化音,聽起來別多彆扭了。

「老公,你真好!」

這一刻,陸傾城不再是公司里那個雷厲風行的女強人,女總裁,而是如同一名熱戀中的女子。

雖然她和秦穆然領證半年了,兩人也有了夫妻之實,但是要說談戀愛,兩人還真就沒有正兒八經地談過。

這一次,或許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難得的假期,難得的日子,好好享受一下二人世界。

秦穆然和陸傾城就這樣坐在車後面,欣賞著沿途的風景,每過一處,秦穆然就給陸傾城簡單地介紹了起來。

在京城,他有著太多的故事,而他的人生,也是在京城發生重大的轉折。

當年那流血的夜晚,當年那些事情,都影響了他的一生。

不過也慶幸發生了這些事情,否則的話,也不會有現在的中將軍秦穆然! “糟老頭,我要你死!地動山搖!”

在地上翻滾的王子丹掙扎片刻後,大喝一聲,大地震顫,一塊塊巨石瞬間飛起向着歐陽砸去。

此刻的歐陽原本安裝着玻璃珠子的眼睛只剩下了空洞的眼眶,看起來異常的恐怖,而另一隻眼睛中透露着疲憊,顯然剛纔擊傷王子丹對他的負擔也是非常大的。

於是,當王子丹控制着石塊向着歐陽飛來時,歐陽根本來不及躲避。

“爸~”歐陽琪琪驚呼道。

歐陽幽幽地嘆了口氣,看了一眼歐陽琪琪,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生也天眼珠,死也天眼珠,當初天哥的警告終於要應驗了麼?”

閉上眼睛前,歐陽幽幽的嘆了口氣,腦中浮現出蘭天的身影。

趙小川看到眼前的場景,冷哼一聲,背後的兩對黑羽瞬間燃燒,變成四隻火焰構成的巨拳狠狠地砸向空中的巨石。

“砰砰砰~”

四隻火焰巨拳在空中幻化出無數拳影,一連串的撞擊聲後,無數雞蛋大小冒着黑煙的石塊凌亂地落在了地上。

“趙小川,你敢阻攔我?我要你。。”

王子丹看到自己奮力這一擊居然被趙小川化解,頓時怒火中燒,強壓着臂膀上傳來的痛苦憤怒的吼道,打算再次動用言靈術。

然而他的話剛說了一半,趙小川的身影不知何時竄到了王子丹的身邊,並且伸出左手蓋住了王子丹的臉,根本讓他說不出話來。

“嗚嗚嗚~”王子丹張牙舞爪,想要把臉上的手掌取下來,但卻根本逃脫不了趙小川的大手。

歐陽等候了片刻,沒有等到巨石的衝擊,反而感到胳膊上沉了沉。

他轉頭向身旁望去,卻發現歐陽琪琪正淚眼朦朧的看着自己。

“好了,沒事了!爸沒事了!”歐陽心頭一顫,伸出手摸着歐陽琪琪的頭髮,連聲安慰道。

歐陽琪琪身體一僵,眼中的淚水如洪水一般迸出,糊弄不清的嗚咽道:“爸,我以前好想念你和姐姐摸我頭的時光!”

歐陽心中嘆了口氣,口中連聲安慰,但當他的目光掃到趙小川時,眼中卻露出一絲奇怪的神情。

“言靈術如果沒有了說不出來也算不得言靈術吧!”

趙小川抓住王子丹的臉,將他整個人提在半空中,冷笑道。

王子丹的渾身沾滿了血液和灰塵,胳膊也斷掉一條,不斷地向外伸出血水,眼神驚恐地看着王子丹,身體微微的顫抖着,顯得十分的狼狽。

“不說話了?那麼就讓我吃了你吧!”趙小川邪笑的說道,而王子丹臉色驟然一白,身體纏鬥地更加的厲害了。

趙小川眼神微微一顫,眼中閃過一絲迷惑和震驚,就好像剛剛做惡夢清醒過來的一樣。

“奇怪,我爲什麼有想藥吃掉王子丹的想法呢?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目光掃過王子丹噴濺鮮血的胳膊,心中泛起一絲噁心,但卻不由自主地嚥了咽口水。

王子丹看到趙小川的目光變得越來越熾熱,心頭一跳。

這種眼神王子丹太熟悉了,當他每次看到‘獵物’時,都會露出這樣的神情。

“你,你想要做什麼?”王子丹顫聲道。

趙小川心中還在思考剛纔的問題,被王子丹打斷,皺眉看向王子丹。

“怎麼處置王子丹?這確實是一個問題!”

正當這時,一道狂風在趙小川身旁掠過!

趙小川心中一驚,甩開王子丹,轉頭望去,不由臉色大變。

“把天眼珠交給我!”骨德看到天眼珠越來越近,大聲吼道。

天眼珠在歐陽和歐陽琪琪交談時,不知何時漂浮到了他們的面前。

如今王子丹衝向天眼珠,非常的像是攻擊已經受傷的歐陽和歐陽琪琪。

“住手!”

面對着和郝大寶有着千絲萬縷聯繫的歐陽琪琪,身爲郝大寶好兄弟的趙小川怎麼可以忍,當即大喝一聲,然後向着歐陽趕去。

但是剛纔骨德一路狂奔,速度已經達到了極限,而趙小川只是原地加速,根本不可能短時間內追上對方。

幾乎一眨眼的功夫,骨德已經衝到郝大寶的身前,伸出巨爪向着天眼珠罩去。

“這人的目標不是琪琪,而鬼璽!”歐陽將歐陽琪琪擋在背後,餘光看到對方只是一心想要得到鬼璽,心中微微嘆息。

天眼珠像是感受到了骨德的巨爪,輕輕一顫,消失不見。

骨德一愣,緊接着焦急地環顧着四周,一邊趙,一邊罵罵咧咧着。

“哪裏?哪裏?我的天眼珠在什麼地方?”

原本盛怒的趙小川看到骨德模樣,心中不知怎麼閃過劉子豪的身影,漸漸冷靜下來。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出現在這裏?還有你說的天眼珠到底是什麼東西?”趙小川質問道。

骨德擡頭看着趙小川片刻,臉上露出了不屑道神情,鼻子更是朝天仰角四十五度,把他的黑洞洞的鼻孔對準趙小川。

“賈志文說過這個姿勢是爲了表示對手尊敬,漢族中經常用於表達謙遜!這趙小川之前的實力我也看到了,還是保證的低調些好。”

正當骨德這樣想的時候,趙小川卻盯着骨德鼻毛,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眼前這人是哪裏冒出來的?怎麼感覺這麼二呢?而且他的態度,實在是不專業啊!”

趙小川體內的不知火力量漸漸調動起來,同時鬼璽也在出現在他的眉心閃爍着一點綠光,顯得神祕莫測。

“等等,先不要動手!我們不是敵人!”

正當趙小川打算出手將對方一擊必殺時,賈志文的手落在趙小川肩頭,然後幽幽的嘆息道。

趙小川轉頭,看到一張圓潤的,胖乎乎的臉龐正滿臉微笑的看着自己。

趙小川皺眉思考一兩秒後,忽然叫搭配:“你是賈志文!當初在醫務室時我見過你一面!”

“記性不錯!”賈志文笑道,然後又重複一邊剛纔的段話,然後指着骨德道:“這個巴扎嘿也是自己人!”

“我不叫巴扎嘿,我叫骨德!”骨德糾正了完後,看向趙小川。

趙小川心中微微一驚,但表面卻不動聲色,凝神道:“不是敵人?那是什麼?朋友麼?” 說話間,車隊已經到達了燕京大酒店。

秦穆然和陸傾城走下車,諸葛輕狂也已經下來。

「走吧!房間給你們準備好了!」

諸葛輕狂拍了拍秦穆然的肩膀,道。

「我還有事,就不上去了,晚上,我做東,你們小兩口一定要賞臉啊!」

諸葛輕狂對著秦穆然特地擠眉弄眼的。

房間開好了,接下來還用哥說嗎?能做的,兄弟也就只能做到這裡了。

「諸葛大哥,你眼睛沒事吧?」

陸傾城看著諸葛輕狂這樣,忍不住問道。

「啊?沒…沒什麼!弟妹啊,晚上一定要來吃飯哦!正好給你介紹下這傢伙其他的兄弟!」

諸葛輕狂臉上尷尬一笑,如同做錯事被家長發現的小孩子,道。

「不太好吧……」

陸傾城初到京城,就被這樣熱情的款待,一時間有些適應不過來。

「有什麼不太好的,都是自家人,以後你早晚要見到的,正好今天一起見了!」

諸葛輕狂直接道。

「老婆,都是自家的兄弟,晚上給你介紹下,就聽他的吧!你要是不去,恐怕他這個年都過不開心了。」

秦穆然幫著解釋了句道。

「好….吧…..」

無奈,陸傾城只能夠答應了,雖然覺得這樣不太好,可是兩個人都這麼說了,她若是不答應就有點妨礙秦穆然和諸葛輕狂的面子了。

聽到陸傾城答應,諸葛輕狂臉上露出笑意,隨後道:「晚上吃飯的地點我發給你,你們下午就自己玩玩吧!」

鯤鵬吞噬系統 「好!」

秦穆然點點頭,隨後諸葛輕狂便是上了車,然後車隊浩浩蕩蕩離開。

因為他們兩個人的信息都已經在前台登記過了,領了房卡,秦穆然和陸傾城便是直接向著房間走了過去。

諸葛輕狂給他們訂購的一間總統套房,畢竟他們小兩口在京城沒有房子,有一個總統套房,總該有種家的感覺吧。

將行李放下,拉開房間的窗帘,整個京城幾乎都在腳下。

前方,赫然醒目的是宮殿建築群,那可是京城的坐標,曾經更是皇城,百官朝拜進貢的地方。

「老公,你不回家嗎?」

陸傾城想到秦穆然要回來過年,為什麼不回去。

「咳咳,我還在想該不該回去,而且現在家裡也什麼人。」

秦穆然尷尬道。

「沒人?」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這樣更加疑惑了。

「臨近年關,他們都比較忙…..」

秦穆然想了想,好像是這麼回事。

秦衛國忙著處理國事,他的大伯更是掌管著整個秦家,而小叔在軍隊裡面,也不常回來,偌大的一個秦家,好像是真的沒什麼人在。

「不過年三十的話,應該都會回來,到時候我們回去。」

秦穆然說道。

「穆然,你家到底是什麼樣的?我到現在對你家真的是一無所知。」

陸傾城發現秦穆然的家族真的很是神秘,他連秦穆然家裡有幾個人都不清楚。

「我家啊,就我爺爺,大伯和小叔,小姑。我小姑你見過了,不知道她過年回不回來。」

花樣寵婚,老公你壓到我了 秦穆然簡單地說了句。

「老婆,你不是想要逛一逛京城的嗎?我們現在出去吧!」

秦穆然不想說出秦家的事情,因為他害怕嚇著陸傾城。

難道他直接跟陸傾城說,我爺爺是二號首長嗎?要是真的這麼幹了,估計陸傾城進入秦家會嚇得雙腿都在抖。

不是誰都有秦穆然這麼好的心理素質的,而且秦衛國擺在那裡,換做任何一個人估計都淡定不了。

“好吧……..”雖然陸傾城的心中有疑慮,不過秦穆然不願意說,她也不會強求。

秦穆然拉著陸傾城的手,兩人走出了房間。

「老婆,今天帶你感受下不一樣的京城!」

秦穆然走出燕京大酒店的大門,便是帶著陸傾城沿著街邊的人行道左拐右拐,來到了地鐵站。

「地鐵?」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問道。

「當然了!京城的地鐵可有意思了!」

秦穆然笑了笑,便是拉著陸傾城走了進去。

過了安檢,刷了卡,秦穆然和陸傾城走進了地鐵站。

幸虧在出門的時候陸傾城換了雙平底鞋,要不然的話,今天逛街她的腳絕對會飽受磨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