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想讓你用金針來治病,小刀做為暗器用來防身,小刀也可以運用九龍金針的手法,你現在的功力用小刀剛剛好,本來師傅是想給你訂製小刀的,可是這裡沒有地方訂做啊!就讓山下藥材公司的人幫忙找一些小刀來,他就給帶來這個!呵!呵!我看挺好的,尖鋒利刃而且還到處可以找得到。」師傅笑著道。

小清石無語了,不過這小刀片真挺好看的也方便攜帶,就先用著吧! 小清石第二天很早就起來,這個時候師傅已經在院子里練拳了,九龍神拳不像少林的伏虎拳、黑虎拳等拳法,少林拳講究心快、眼快、手快、身快、步快,愈打愈快,攻守吞吐,迴轉如意。

武當派的拳法講究的是強筋骨、運氣功。強調內功修練,講究以靜制動,以柔克剛,以短勝長,以慢擊快、以意運氣,以氣運身,偏於陰柔,主呼吸,用短手,武當功法不主進攻。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九龍神拳,講究的是靜如處子,動如脫兔,倏忽神奇,變化萬方,遇柔則輕,遇剛則強。師傅的拳法里柔中帶著剛,剛中有著柔,柔時行如流水,剛時猛虎下山。小清石認認真真的看著師傅一招一式,和自己練拳做著對比,找出自已的不足之處,慢慢跟著師傅一起練起拳來。

師傅打完拳法九九八十一式緩緩的收了功,等到小清也慢慢收了功,向著小清石問道:「怎麼不去練小刀啊?」

「師傅這針和刀不一樣啊!這刀的力度和角度手法都不和針一樣啊!」小清石從身上拿出小刀對師傅道。

「一法通萬法,你看著!」

師傅走到一棵大楊樹下從樹下摘下五片葉子,對小清石道:「拿五把小刀來!」

小清石連忙又從身上拿出四把小刀和手中一起交給了師傅。

只見師傅將左手中的五片楊樹葉子往空中一散,右手接連抖動五次,五道光忙幾乎同時射在葉樹上,可是射中的樹葉並沒有向小清石想的那樣飛到遠處,而上慢慢落到了地下。

小清石吃驚的看著地上的葉子,每把小刀都只穿過葉子的一半,同時也插在每片葉子的正中間,師傅好厲害!

小清石從地上撿起小刀向師傅道:「師傅,你是怎麼練成這樣的啊?太厲害了!」

師傅向著小清石笑笑道:「暗器的手法你學會了,只是修練在眼力,聽力、心力和真氣的控制方面有所欠缺。」

小清石不解的問道:「師傅那怎麼樣才能練好這幾方面呢?」

師傅想了想道:「多用眼細微觀察事物,多用心來體會每個事物的動態,多用聽感覺事物準確的方位。控制就是真氣要做到收放自如,隨心隨意!」

小清石想了想明白了師傅的意思,多留意多觀察多體會多用功!

小清石每天開始上山仔細的去觀察山上的一草一木,每一個小動物動態,用心靜聽山林里每一聲鳥鳴,準確鎖定鳥兒的方位,手指里的小刀在從一米力盡到二米力盡一點點通過練刀增加對真氣的掌控。

晚上小清石點起蠟燭,小刀在燭光里一次次飛舞著,點然的蠟燭線也開始一點點的變斷,燭光也開始慢慢的變暗。

一個月後,小清石將小刀練的雖然不能像師傅那樣,輕鬆的控制多把小刀,但已經可以做到聽聲辯位,意到刀到,對真氣的控制越來熟練了。

小清石的心已經開始蠢蠢欲動,想上山找一些動物來實戰一下,檢驗一下自已的修練成果。

小清石和師傅說了一下想法,老和尚只是笑了笑沒有阻攔,只是讓小清石小心些。

長白山位於吉林省延邊州安圖縣和白山市撫松縣境內,是中朝兩國的界山。長白山地勢高峻,地形複雜,又瀕臨太平洋,在東亞季風控制下,形成了獨特的自然環境。山上的植物資源非常豐富,在茂密的原始森林,繁衍生息著梅花鹿、熊、野豬、袍子、狼、虎等多種珍稀野生動物。有火山錐體、台地、火山口湖、礦泉、瀑布、斷裂帶以及其它火山地貌這一天。

小清石背著用柳條編製一個大筐,用來採一些藥材和野生的珍蘑、木耳,再打一些山雞、野兔等野味。藥材給師傅的,其它的是想進縣城時送給張老師的。

深山裡鐵夾最可怕,大的鐵夾可以直接夾斷人的腿骨,鋼絲套在深山隨處可見到沒有什麼威脅。

小清石在看到沒有標記的鐵夾都會將鐵夾機關破壞掉,誰讓下夾子的人這麼缺德呢!一但夾住人腳,靠自已是很難扒開夾子的,如果不及時救治就會有生命危險。

小清石一邊留意枯樹上的木耳、草叢裡的珍蘑,一邊注意聽附近的聲音,因為草叢是山雞和野兔的天堂。

突然草叢裡傳來一陣嘩嘩的響聲緊跟著就看到一隻山雞貼著雜草的頂部向上飛起,小清石迅速拿刀出刀一起哈成!

刀光一閃就見山雞在空中晃了一晃一下子掉在了不遠處的草叢裡。

小清石快速跑到山雞掉落的地方,山雞在地上拚命的掙扎了幾下慢慢的不動了。

小清石拿起山雞看了看接連笑了幾聲:「呵!呵!呵!小樣看你往那裡跑!」還好這一個月沒有白白練功!小刀從山雞的左眼射入右眼露出刀尖。

小清石也沒有拔出小刀,怕拔了刀山雞就會不停的流血,他可不想讓自已的筐里到處是血。

小清石把山雞往柳筐里一扔,高興的嘴裡哼著:采蘑菇地小石頭,背著一個大柳筐,彩的蘑菇不多,卻有山雞進了筐,進了筐!」

一路上小清石又打到了兩隻山雞兩隻野兔,采了一些蘑菇和木耳,看看太陽已經西斜得差不多了,要回去了,免得師傅又要擔心了。 小清石回到寺廟,將榛蘑和木耳放到寺里的空地上晒乾,山雞野兔拿到寺外處里,去毛、內臟,用鹽、蔥、姜、糖和一些中草藥等放在小碗中調化,將肉進行腌制第二天再將腌制好的野味掛在寺外的樹上通風晒乾。

掛在了寺廟外的樹上,是因為師傅從小就不允許他在寺內處理這些東西。

做飯的地方都有兩個,給石頭做肉食的時候都會在寺外搭的一個小棚子里做,小清石吃肉也在那裡。

小清石經常從山裡套回來的野味都是拿到這裡處理好,夏天就燉著吃,冬天的時候都是用木炭烤著吃,上面再放上一些山裡採的藥材味道那絕對是一級的棒。

好在今年的夏天雨水不多天陽公公也給力,十五天左右榛蘑和木耳都晒乾了,野兔野雞又原來的白色變成了暗紅色也瘦身了很多,再過一個星期就開學了,入學通知書地址張老師讓他寫的是老師家的地址,這樣他直接去張老師家就可以了。

師傅現在也不用送小清石下山了。第二天,一個人背著從山裡帶來禮物來到了老師住的小區門前,好在值班的保安還是那個上次攔住他的那個人,並沒有為難他,只是他打了一個電話到老師家裡確了一下。

張老師一聽到小清石來了,很快就趕到了小區門口,看著兩個月沒見到的小清石很高興,拉著小清石的手就往家走,一邊走一邊問起他和師傅的情況。

到了家裡,小清石打開背包從裡面拿出自已採的榛蘑和木耳還有二隻野雞一隻野兔,交給老師的手裡微笑著道:「老師這是我自已從山裡採的,野味也是自已打的,你平時照顧我,又幫了我那麼大的忙,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才好!就帶了這些給你,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老師聽小清石說都是他自已從山裡採回來的,就接過小清石送來的東西,微笑著對小清石道:「傻孩子!老師家什麼都不缺,你不是也幫了我的大忙嗎?以後不要再帶什麼東西了,你經常來看看老師比什麼都好!」

老師安排小清石坐好,自已回房間裡面拿出一張紙來放在小清石的面前,老師看著小清石道:「打開來看看!這是你的入取通知書,縣一中的,我女兒知道了你考上了她們學校比我還要高興呢!呵呵!」

小清石打開入取通知書,上面寫著自已的名字、分數還有所去學校鋼印,拿著通知書小清石知道自已真正的要上縣一高了!突然想起師傅說過的提前畢業的話,抬頭看著老師張了幾次嘴都沒好意說出來,老師看著小清石欲言又止的表情問道:「是不是有什麼事和老師說啊?有什麼話就說嗎?老師又不是老虎你怕什麼啊?」

小清石撓了撓頭道:「是-是-是這樣的老師,我想問一下老師在高中可不可以象在初中時一樣能提前畢業,大學先不上沒關係。」

老師呵呵呵笑著道:「我還以為什麼事情呢!是這樣的,國家教育部剛出台了新政策,指出只要有能力考試通過初中、高中、大學的考試,對考生年齡不在限制,以鼓勵那些天才兒童的成長,只要你有這個能力就可以了。」

小清石聽到這消息頓時喜上眉梢,心裡樂開了花,自已又可以不用在學校呆太久了!好消息!馬上回山告訴師傅讓師傅也開心一下,想到這對老師抱歉道:「老師,真的謝謝你,我一會就座車就回山上告訴師傅這件事情,他也正擔心這件事情呢!」

老師一聽小石頭說要走立即不挺的搖頭道:「不行!不行!你上次都沒好好吃上一頓飯,正好我愛人也想見見你,上次忙來忙去的他也沒和你說上話,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他,讓他早點回來一起吃個飯。」

小清石一聽老師說他愛人要見他那更不能留下來了,老師的愛人一臉嚴肅的樣子,就像一個不會笑的人,看著都緊張,想到這忙對老師道:「吃完飯就太晚了,我跟師傅說了一會就回山,再說過幾天我就來這讀書了,時間會有很多啊!保證老師承隨叫隨到!」

老師一聽小清石提起了師傅,想了想也就沒再說什麼,她只知道小清石的師傅真的很老了,需要小清石來照顧。不知道老和尚才是一個真正的隱士高人。

小清石趕回到山裡將好消息告訴了師傅,師傅聽了很開心沖著小清石道:「你又要去外面上學了,也許很快就要上大學踏入社會,你一直在山上生活,根本沒有什麼社會經驗再加上年紀又小,我讓你修練飛刀主要是多一點自保的能力,其它的功夫也不能落下,等你衝擊第六層的時候一定記得要回來,歸元丹就先放在山上。」

小清石認真的對著師傅點點頭道:「師傅,石頭會牢記你的話,努力學習,用心練功,早一點回到山上來陪著你。」

帝非良人 老和尚看著自已徒弟滿意的點點頭,對小清石道:「還有!你以後在寺外再風乾那些野雞、野兔的離寺里遠一點,不要讓師傅一出門就看到這些,讓為師很是鬱悶!再有下次你也別吃了,以後和師傅天天吃素!」

小清石一聽忙回復師傅道:「師傅!佛門有一句話叫: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師傅可以吃肉的啊!」說完轉身就向門外跑,剛衝到門外!

背後就傳來了師傅大喊的聲音:「小兔仔子!我思想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隨後又傳來了師傅哈哈哈大笑的聲音。 小清石這幾天一直忙著,為師傅準備燒火的木柴,又從山下買好米油鹽等的一些生活用品。

離開學日子越來越近了,小清石已經把自己要帶東西收拾好,高中還是要住在學校里的。

張老師已經幫他準備好了高二高三的課本,高一的課本到學校就會發下來。

這一天小清石終於要下山了,師傅把小清石送到寺門口,對小清石又千叮嚀萬囑咐一番,讓小清石把繳學費和生活費的錢保管好,並讓小清石把小刀帶在身上。小清石心裡暗暗想到,自己越長大師傅反而越不放心了呢?自己去上學又不是上戰場,還帶什麼刀啊?自己帶了銀針就好啦!可是師傅讓帶就帶著吧!

在師傅依依不捨的目光下,小清石再一次踏上了下山之路,山下的村子離縣城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

公交車是一輛中巴車,中巴車一路要經過兩個鄉鎮五個村莊。

小清石帶的行李比較多售票員就把他安排了最後面座位上,中巴車一路前行,在車開出兩個站的時候上來一個老大爺和一個老奶奶,兩個相互攙扶著,應該是一對老夫妻,從相貌上看兩個老人都有七十以上高齡了!

售票員將兩個老人安排在了車中間的位置上,這樣靠近車門好放便老人下車。

中巴車過了一站又一站,前面就是一個大鎮叫五山鎮,車子在五山會鎮停下,這個時候有四個染著金黃色頭髮的二十歲左右的小青年擠上車來,上車后兩個人坐在前面,兩個人坐在了後面。

中巴車離開了五山鎮又過了一個村子后,小清石就看見坐在前面那個兩個金黃色頭髮的青年站起身來,從身上各拿出一把匕首,匕首長約二十厘米閃閃發亮,其中一個小青年站在車內的通道上大聲的叫道:「坐好了!都別動!一個一個把錢全都拿出來!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也都全部交出來,發現不交出的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

說完兩個人一邊一個從前開始搶劫,坐在前面第一位的乘客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朴樸實實的農民,三十歲左右長挺黑身體得挺結實的一個莊稼漢,看到那個黃毛走過來並沒交出任何的財物,小青年一看不交上來就開始搜他的身,兩個開始撕扯起來,小青年那有莊稼漢力氣大,不大一會功夫就將一個黃毛按在車座上。

另一邊的黃毛一看到這個情況立即沖了上來!

這個時候中巴車內有幾個男人也開始有的拿著手裡包,有的拿著腰帶沖向了那個黃毛。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坐在車後邊的別外兩個黃毛從身上的背包里抽出兩把有五十厘米長的大砍刀大叫道:「誰敢再動我就砍死他!」

兩個人提著砍刀向車前慢慢走去,那幾個上去幫忙的人看見兩個人的砍刀,慢慢退回自已的座位上。

後邊的兩個黃毛匯合前邊的黃毛對著那個莊稼漢就是一頓拳打腳踢,打得莊稼漢的臉上滿是鮮血,其中一個黃毛開始搜他身,把錢搜出來后看著幾十元錢,狠狠又踢了莊稼漢一腳嘴裡還罵道:「就這麼點錢,還敢反抗,信不信老子砍死你這個窮鬼!」

其它的乘客看到這樣誰也不敢出聲了,這個時候那個黃毛大聲叫道:「你們看到了,這就是不交出錢來的下場!從現在開始都自覺把錢交出來!發現不交的直接用刀砍!」

中巴車內出現一了陣騷動,陸陸續續開始有人把身上的錢拿出來,把耳環、戒指、項鏈摘下來放在手裡,等幾個黃毛過來拿走,唯一沒有動的就那對老夫妻和小清石。

小清石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真不知該怎麼做,自已想出手又怕在動手的時候黃毛他們傷到車內的其他乘客,車內太小了,黃毛他們手裡又個個都有兇器。

小清石沒敢動手,而老夫妻是準備到縣城裡看病的,老爺爺心臟不太好,需要手術,這次和老伴回來就是借錢的,向親戚朋友借了一些再加上自已的錢有二萬多元錢,這可是救命錢啊!老兩口死也不想把錢給黃毛他們。

這個時候黃毛搜道了兩個老面前,看老人手裡空空的,臉色顯得很慌張,其中一個黃毛向著兩個老叫道:「老不死的,錢呢?快交出來!」

老人家聲音顫顫抖著道:「我們是真的沒錢啊!」

黃毛一聽沒錢就開始搜兩個老人的身,所以有口袋翻遍也沒看到錢,小黃毛狠狠的向著兩個老人道:「把錢藏那了?快拿出來,要不我就扒光你的衣服來搜,我就不信你們去縣城不帶錢!」說完就開始扒那個老大爺的衣服。

老兩口死死的抱著衣服就不是讓黃毛扒下,黃毛一想難道錢縫在衣服里?連忙喊來另一個同夥抓住老奶奶,自已強行把才老爺爺的衣服扒了下來。

反轉衣服在衣服最下沿縫著一條布,黃毛用刀劃開那塊布,裡面兩萬元錢露了出來,黃毛抓著錢大笑道:「兄弟們發達了!好多錢啊!」

這個時侯老人家拉住黃毛的手哭著道:「求求你了!這是我的救命錢啊!是我治病的救命錢啊!還給我吧!求求你啦!」

黃毛也不理會老人哀求,連甩了幾次老人的手都沒甩掉,舉起手中的砍刀就向老人的手砍去!

就砍刀正要往下落的時候,黃毛拿著刀的手突然傳來一陣鑽心的疼痛,大叫一聲:「啊!」砍刀掉在了地上,車上其他三個正在搶劫的黃毛聽到叫聲馬上趕了過來,只看到黃毛的手背上深深插著一把小刀,刀尖已經穿過的手掌心。

三個人緊緊抓住自已的兇器慌張的周圍尋找著,這個時候從最後面站起一個少年,三個人立即用刀指向站起來的那個人,大聲叫道:「那個飛刀是不是你射的?」

小清石平靜的看著拿著刀的三個人和用左手捂著右手傷口那個人道:「你們把搶來的錢還給那些人吧,我不想再傷到你們,只要你們把錢還了,我就當什麼事沒發生過。」

小清石真不想惹事,馬上就要開學了,也不想讓師傅為自已擔心,可是看到兩個老人太可憐了,救命錢都給人搶了還要被黃毛用刀來砍,再也忍不住了就直接出手了。

四個黃毛聽了小清石的話后一楞其中一個問道:「兄弟是在那條道上混的?我們是縣城豹哥手下。」

小清石聽黃毛說什麼道上混的,自已沒混什麼道啊?豹哥也不知道他是誰,想到這小清石對著黃毛道:「我不混什麼道,我只是學生,只是看不慣你們的做法,快點把錢還了!」

黃毛一聽不是混的也沒說後台是什麼人,只是一個學生頓時膽大起來向小清石大叫道:「小兔仔子!敢傷我們你找死!一起上砍死他!」說完一起向小清石沖了過來。

小清石看著衝過來三個拿刀的人,右手接連抖了三下,三道光芒過後,立即只聽到三聲慘叫響了起來!三把刀掉在了地上,三個黃毛的右手上各插著一把小刀!四個人現在終於清醒過來了,遇到了高手,把錢財往下一丟拉開車門飛快跑下車去,邊跑邊回頭向著小清石到:「你給我等著!我們會找到你的!」四人很快消失在路兩邊茂密的莊稼地里。

車裡人看到黃毛不見了身影連忙跑去拿回各自的財物,並對小清石連勝道謝著。

老兩口用顫巍巍的雙手從兩萬元錢里拿出五百元錢來遞到小清裡面前道:「孩子,謝謝你幫我保住了救命錢,這點錢你拿著,快點回家吧!他們不是好人,會找你報仇的!」

小清石把錢推了回去向老人道:「大爺大娘你們就放心吧,我能打跑他一次就能打跑他們第二次第三次,沒事的,我在學校里他們也找不到我的。」

老人聽到小清石這麼說也就放心了,看小清石就是不要他們的錢只好小心的把錢收好。

中巴車司機和售票員長期跑這條線,知道這些人得罪不起也不敢報警,今天抓了他們,過兩天他們又出來,砸車砍人事經常有,司機看車黃毛他們跑了,連忙發動汽車也不停站了,一路向縣城開去。 中巴車一路開到了縣城,小清石背起行李打了一個三輪摩的來到了縣一中。

學校大門上掛了一條橫幅,上面寫著縣一中熱烈歡迎第96屆的新同學們!一進校門的場內到處都是學生和家長忙碌的身影。

小石拿著入取通知書正不知道往那個方向走的時候,感覺左肩上一動,一隻雪白的小手搭在了小清石的肩上,小清石本能的做出右手往肩上的小手上一抓,左肩賂右前方猛地一抖,一個嬌小的身影大叫一聲倒在了小清石身前。

小清石一看地上的這個人立即傻了眼,倒在地上這個身高一米六幾長扎著馬尾辮,皮膚雪白的小美女不就是張老師的女兒王瑩嗎?悲劇啦!

王瑩來到學校就是在等小清石,今天是新生報道的日子,張老師知道小清石可能一個人過來報道,所以這就讓在這讀高二的女兒過來學校,想幫幫小清石辦一下入學手續。

王瑩很高興的接受了這個任務,因為小清石幫了自已的大忙,而且也挺喜歡這個陽光帥氣的小男孩,如果自已有個這樣的弟弟該有多好啊!

王瑩今年十七歲大小石三歲,是家裡獨生女,父親天天都忙來忙去,在家也沒有什麼陪她,一直想要有個弟弟或妹妹,這樣就有人陪她說說話聊聊天。

王瑩躺在地上眼淚在眼圈裡轉來轉去,周圍的學生和家長用奇怪眼神看著她們兩個人,這是學校為了歡迎新生在表演節目嗎?

小清石這個時候清醒過來,連忙去扶起王瑩,緊張的小聲的道:「對不起,對不起,師姐我真的不知道是你,身體本能的反應,沒傷到你吧?」

王瑩現在的心裡很委屈,本來自己來幫他的,卻給他來個地上躺,還當著這麼多人面前,丟人丟大了。看著小清石一臉緊張的樣子心裡才好受一些,到也不能放過他!想到這對著小清石道:「金清石,我現在就回去告訴我媽媽說你欺負我!」

小清石一聽她要回去告訴張老師,心裡更慌了,慌張的拉著王瑩的手道:「師姐啊!你是我親姐啊!千萬別跟張老師說我欺負你,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以後你就是爬在我背上我都不敢動!」

王瑩看著慌張的小清石心裡舒服了許多,看著小清石大包小包的東西,想起來小清石還沒辦好入學手續呢!就對小清石道:「只要你答應我的條件我就可以不告訴我媽媽。」

小清石一聽只要不讓張老師知道他欺負王瑩什麼事都好說,想到這立即向著王瑩點點頭道:「什麼條件啊?去偷去搶我可不幹啊!我還未成年呢。」

王瑩看著小清石生氣的道:「你是未成年,可是你卻把我這個成年的打爬在地上,我還沒說什麼條件呢,你就說這說那的,一點誠意都沒有,我還是告訴我媽媽去。」

小清石一聽連忙道:「啊!不要啊!我的親姐啊!你就說條件吧,我答應還不行嗎!」

王瑩看著小清石滿意的點點到:「這個態度還算過得去!條件一、隨叫隨到;條件二、以後就叫我姐;第三、我說什麼就是什麼,你必須聽!」

小清石一聽這三條前兩條自已可以忍忍就算了,第三條怎麼像個賣身條約呢?想了想還是對王瑩道:「師姐第三條能不能換一個?第三條沒人權啊?」

王瑩笑眯眯看著小清石道:「要人權可以啊!你的人權在我媽媽那,你向她去要啊!」

小清石一聽王瑩又把老師抬出來,自已還是什麼也別說了!王瑩看小清石不知聲了,心裡美美滋的想到小屁孩還敢跟姐斗!看我以後怎麼收拾你!

王瑩拉著小清石辦好了入學的各種手續,找到宿舍幫小清石鋪好床褥,又對小清石訓導了一番:不要打架、不要出校門外玩、要好好看書等等,小清石一邊聽著一邊點說:「好的!」「好的!」

師傅的叮囑和這個姐比起來,就是小巫見大巫,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王瑩叮囑完小清石讓他自已先熟悉一下學校里的環境,自已就先回家了,媽媽還在家等著她彙報小清石的入學清況呢。

按小清石的分數把他分在了重點班一班。縣一中,從高一到高三各十個班,有近一千三百多名學生。能進重點一班的不是在全縣考得分數最高的,就是家長在縣裡有頭有臉人物,班上學生的特點也特別明顯,一是學習尖子生,二是官二代和富二代學習較差生。

第二天一早,小清石走進一班的教室,這個時候陸陸續續的有學生走進來,在每張課桌上尋找著自己的名字。

小清石找到寫有自已名字的課桌坐下來,看著一人一張獨立的課桌,心裡想到重點中學就是重點中學,條件比以前讀初中的時候好的太多了。

小清石也不理會別人閉著眼睛練起功來,大約過二十幾分鐘,原本吵雜教師突然安靜了下來,小清石睜開眼睛發現教室里已經坐滿了學生,這個時候從門外走進一個禿頂身材有點發福的中年男人走到教室前面,看著下面的學生道:「同學們好!我叫楊偉,是你們的班主任也是教你們語文課的老師。」

老師說完轉身在黑板上大大寫下自已的名字,就在老師轉身的時候,小清石就在到坐在後邊的一位男生小聲道:「老師他爸太有才了,老師一出生就整了個陽痿!」

周邊的同學聽到他這麼說都忍不住笑出聲音來!

老師聽到下邊傳來的笑聲知道又是他的名字惹的禍,他最忌諱別人說他的全名也最恨聽了之後笑他名的人。

楊老師寫完自已的名字,臉黑黑的轉過身來對下邊的同學大聲道:「這是課堂不是你們家飯堂,我上課時不想再聽你們的笑聲,發現一個處理一個,不想聽不想學的現在就可以出去!」

同學們忍不住回頭看著那個說老師陽痿的學生,都是他惹的禍,他不說大家怎麼會笑呢。

那個男生看著同學們都看著他,一張長滿小痘痘的臉上並沒有露出害怕表情,還站起身來向著老師道:「學校的課堂,就是我家的飯堂,我想笑就笑,想走就走,因為我爸爸是縣長周鵬程!」楊老師聽到那個男聲說他爸爸是周縣長,原本黑黑的臉上露出陽光般笑容,笑呵呵的向著同學們道:「剛才老師和大家開個玩笑,老師也是你們的朋友啊! 間諜寶寶:嫁掉醜女媽咪 呵呵呵!」老師說完自已尷尬的笑了幾聲。 楊老師笑了笑之後不再說什麼,直接打開手中一個文件夾,從裡面拿出他們班級學生花名冊,對著同學們道:「下面我點一下名,被點到名的同學請走到前面來介紹一下自已,同學們好相互認識一下,你們在這三年裡將要這個班級里一起學習,一起努力,一起奮鬥!」

楊老師接下來道:「全縣初升高的前三甲都在我們班上!下面我就按分數的排名介紹給大家。」

「第一名:李若水同學!」小清石就看到坐在中間位置站起來個身材修長,長發披肩的女孩站了起來,走到教室講台前轉過身來,小清石眼裡一亮,好漂亮的北方佳人,楚楚動人!上身穿著白色的短風衣,下身一條洗的發白的貼身牛仔褲,映射出兩條修長筆直的雙腿,站在台前那樣的清新單純。

十四歲的小清石沒有別的想法!就知道這個女同學長的是真好看!就時李若水同學輕聲道:「我叫李若水,今年16歲,以後請同學們多多關照!謝謝!」說完害羞快速走回到坐位上,同學們這時爆發一陣熱烈的掌聲。

老師接又喊到:「第二名:王琪!」從前排站起一個子不高短髮帶一副眼鏡的小女生走到台前道也李若水一樣說了這幾句就跑回到坐位上,這回同學們的掌聲沒有那麼熱烈了。

小清石知道馬上就到自已了,想著和前兩名同學一樣,說完這一句就回來也不複雜,就聽到老師叫到:「第三名:金清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