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天道友,難道真的不去天域了嗎?」天道子開口詢問了起來,原本帝天還打算前往鬼域的,但是現在不想去了,不由的疑問了起來。

「來到了異宇宙,不知不覺多已經三年多了,也時候該回去了。」帝天點了點頭,隨即看向了九頭王蛇,詢問道:「難道你也要跟著我去那個宇宙嗎?」

「那是,這個宇宙太無聊,先去老大你生活的宇宙看看。」九頭王蛇開口,內心則是火熱無比。一直聽聞那個宇宙,比自己生活的宇宙,要富饒的多。

天道子再次取出了,幾塊甲殼,構建了一個巨大的陣法,貫穿了層層虛空。一條璀璨的大道浮現,眾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這一次足足三千多修士,跟著三位無上強者,一起追隨帝天,儲君,天道子三人,也踏向了路程。 異宇宙乃是三塊巨大的陸地,面積極為的廣袤。但是與帝天等人生活的宇宙比起來,要小了不少。帝天所生活的宇宙,足足有著三千星域,幾百萬行星,還有數百億的星球。以前還有一個神界,雖然神界的面積,比起下界要少了不少,但是兩者相加,面積確實相當的驚人,遠非異宇宙可以比擬。

不過現在神界破敗,只殘留下了九大神界,不過每一大神界,也有著十個星域的大小。當年神界被擊穿,那些神道境界強者,動用了大法力,拘拿了不少破碎神界土地,則是形成了九大神界。九大神界究竟在那裡,還沒有修士,能夠清楚知道。

天道子再次取出了,幾塊甲殼,構建了一個巨大的陣法,貫穿了層層虛空。一條璀璨的大道浮現,眾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一指流砂 ,跟著三位無上強者,一起追隨帝天,儲君,天道子三人,也踏向了回程。

此時在一顆巨大的星域之中,一座輝煌的道場上面,彙集了人族,還有各個種族的生靈弟子。不過這些人族還有各個種族生靈弟子,並不像是人族與萬族。此時這些生靈弟子,則是在經行這切磋。

同時在遠方,有著一座座的巨大宮殿,坐落在了半空之中,騰起了道道光輝,十分的神聖。巨大的宮殿之中,有著諸多,大人物齊聚,各個多是無上境界,足足有著五十幾尊,在召開著,沉重的會議。

「原著宇宙的人族與萬陣,甚是可惡,竟然不肯割讓半分土地,佔據著央央宇宙,自以為是宇宙的主人。其實不知,這些原著居民,不過是當初聖戰之中,一群螻蟻而已,現在竟然鹹魚翻身了。」一位無上境界開口。

此時一千子宇宙,在三年的時間裡面,竟然緩緩的出現,融入了母宇宙之中。但是一千子宇宙,面積加起來,還沒有人族的疆域大。這讓一千子宇宙霸主,則是相當的惱怒。要知道上一次聖戰,一千子宇宙的家族勢力老祖,所帶領著家族,動用了大法力,截取了一方巨大空間,經行了躲避。而遺留在母宇宙的生靈,不過多是螻蟻而已,但是今日他們卻佔據著龐大的疆域,自然讓他們的心理不平衡。

一千子宇宙,則是與萬族人族挑戰,但是時過境遷。萬族與人族,則是有著超級科技,有著強大的網路,則是牢牢的壓制住了這一千子宇宙。


而這裡的五十幾尊無上強者,乃是五十多子宇宙,經行了聯手,組成了聯盟。而此時一千宇宙,則是有著三十大勢力,加上人族與萬族,一共是三十二大勢力。不過人族與萬族,則是佔據了絕對上風。

不過此時,宮殿之中的五十幾尊無上強者,感覺到了一絲驚駭。身軀猛的一閃,則是出現在了宮殿之位,看向了頭頂的天空。

轟!

此時道場的上空,則是猛的炸裂開來,噴薄著無盡光芒,一條光芒涌動的大道,則是浮現了出來。同時整個天空,變得壓抑了起來,有著萬千大道的氣息浮現出來,開始鎮壓那方大道。

帝天等人回來,天道與萬道,要鎮壓住通道,害怕有異宇宙生靈過來。

「是異宇宙的生靈,開始試著來到這裡了嗎?」此時五十幾尊無上強者,內心膽顫,他們家族有著記錄,異宇宙很強大,但是兩地規則不相同,對方一般不會隨便進攻。

「不,是在測試這方宇宙的規則。」又有無上強者開口,神色十分的凝重。而且不久前,他們得到了九天神界的通知,以後異宇宙將會再次來襲,所以特地選拔,一些天賦極高的天才,要前往九天神界去培養,來製造神道強者,對抗未來的大劫。

這裡萬道現象,顯然這裡規則出現了漏洞,有著其他的規則進來,經行了對抗。

此時通道,蓬勃著駭人的氣息,足以將整個天地,多要摧毀,這種波動,太過強大了。就連那些在道場上面,比武的眾多天才弟子,也是感覺到了一絲害怕,不由的停止了比試,看向了那個光芒涌動的波動。

「出來了,有人從裡面出來了。」此時下方眾多天才驚訝,發現有著四道身影,緩緩的走出了通道。

一身紫色長袍青年,白皙如玉的臉龐,相貌帥氣,一頭妖異的紫紅色頭髮盤在了頭上,雙手背負,嘴角有著一絲迷人的笑意。通體飄渺虛無,彷彿凌駕在了九天之上,讓人心生無力,不敢與其爭鋒。

這尊少年,坐在了一頭威龍上面,不過這頭威龍體型奇特,全身的鱗片,則是閃爍著精光,同時背上則是生長出了一雙巨大的翅膀,翅膀被鱗片包裹,十分的堅硬。不過詭異的是,在四肢蹄子,還有兩支翅膀的關節處,則是有著八個頭顱,乃是原先的八個頭顱,不過已經長在了關節那裡,十分的猙獰,與恐怖。

一頭黑髮如瀑,隨風微微擺動,臉龐剛毅,雙眼之中,流淌著駭人的金光,身穿一身金色長袍,雙手環抱在了前方,一股霸道無疆的氣勢,好似天地間的惟一。

一位金髮男子,身高兩米,身材魁梧,流淌著一絲莫名的氣息,通體宛如一根,參天大樹,矗立在天地間,將天地隔開一般。金髮男子雙眼宛如星辰一般,閃爍著無盡光澤,一身星辰閃爍的長袍披身,乃是一位十足的美男子,不過十分的陽剛。

最後一位青年,漆黑的頭髮,猶如瀑布在天空飛舞,通體一件光芒閃爍的長袍,上面有著星辰在懸浮,美輪美奐宛若一個宇宙,讓人有著高不可攀的氣勢。

四位妖孽天才,則是站立在了通道上方,俯瞰了一眼下方,感覺到了無比的熟悉。乃是帝天,儲君,天道子,劍九州四人,四位天之子。

下方有著人族,還有其他的種族。不過什麼時候人族與萬陣的關係,這麼好了,也太詭異了。但是下方那些比武的弟子,修為跟帝天等人差不多,但是實力,就相差太弱了。

帝天三人,緩緩的走出了通道,隨即陸陸續續的,足足三千修士,出現在了上空之中。

「砰」背後的那道通道,猛的炸裂了開來,萬道的氣息,也消失不見了。

「昂,本王,終於來到了這方宇宙。」九頭王蛇一聲龍吟,十分的開心,終於降臨這方宇宙了。九頭王蛇那雄偉的身姿,充滿著狂暴的力量,雙眸火焰璀璨,宛如一尊死神,看向了下方的那些生靈,自語道:「一直以為這方宇宙人傑地靈,但是今日一見,也不過如此,完全是螻蟻。到時候我等大軍過來,完全是摧枯拉朽,沒有絲毫的壓力。」

九頭王蛇大大咧咧,不過說的是實話,下面那些各族的天才弟子,根本不是九頭王蛇的對手,在異宇宙的大軍面前,卻是有些無力。九頭王蛇深知,異宇宙的大軍,是何等的恐怖。異宇宙十分的殘酷,裡面的軍隊,已經嚴格系統化,是真正的經歷了殺戮,所形成的軍隊。那種軍隊,簡簡單單的站在原地,那種殺氣,足以震懾不小弱小的弟子。有些士兵,光是那充滿的殺意的目光,就能讓修士無聲無息的死亡。

不過九頭王蛇此話一出,可是惹惱了,這裡的所有弟子。而且九頭王蛇,竟然直接說出,自己乃是異宇宙,那完全是在找死。

「既然是異宇宙的生靈,那麼本尊,就先擒下你們,然後查問一下,異宇宙的情況吧!」一位人族無上強者開口說道,雙目之中有著一絲殺意,全身光芒涌動,濃郁的真元,則是從體內滾滾而出,形成了巨大的罡風。

不過就在這尊人族無上強者,想要動手的時候,一位年輕的弟子,則是飛上了天空,對著那位人族無上強者開口,隨即得到了無上強者的同意,朝著帝天等人飛去。

「你等這些異宇宙生靈,就讓本少,來看看你們的實力如何。」那位弟子,全身戰意凌然,第一次遇到異宇宙生靈,自然要好好的砌磋。

「我等,並不是異宇宙生靈。」帝天當即開口,一旦被坐實,是異宇宙生靈,那麼肯定會被無情的轟殺。同時對九頭王蛇無語,來到了這裡,還敢隨便暴露自己身份,簡直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廢物少說,你等這些異宇宙生靈,受死吧。」那位弟子怒喝,全身的真元猶如洪流,當即湧向了四周。同時雙手,頓時連續捏印,一道道的光芒湧出,化成了一個個的金色十字架。這些金色十字架,越來越多而且越來越大,懸浮在了天空,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流淌著犀利的氣勢。

「死亡十字架。」那位弟子怒喝,雙手勾動,推動著這些巨大的金色十字架,

「鏘」

足足上百道金色十字架,爆發出了犀利的劍芒,直接掃向了帝天與九頭王蛇。同時金色十字架,也是迅猛的朝著帝天急射而去。每一道劍芒,飛斬而出,多化成了一個個金色十字架。 漫天的金色十字架光芒,鋪天蓋地的席捲向了帝天,與九頭王蛇,因為剛才九頭王蛇的語言,可是深深的刺激了他們。他們乃是各個家族的俊才,在那頭似龍飛龍的雜種嘴裡,竟然是螻蟻。

「這個是青家的神通。」帝天一驚,以前在無盡天塔之地,遇到了青稚,不過卻被帝天擊殺。但是此時,竟然遇到了相同的神通。難道他們來到了一千子宇宙之中,而不是母宇宙。

「華而不實。」九頭王蛇輕笑,嘴裡噴薄出了,一道道的光芒,化成了漫天的光雨,飛射了出去。那些金色十字架,觸碰到了雨點,竟然漸漸的消磨,化成了漫天光點,最後潰散在了天空。

金色十字架,還沒有觸碰到帝天與九頭王蛇,就被九頭王蛇,直接給吹散了,好像只是舉手之勞,沒有動用多少實力。


「死亡大裂斬。」那位弟子當即一喝,雙手光芒涌動,筆直的伸出,一手代劍,猛的朝著下方直接揮戰而出。

一道璀璨的劍芒,劃破了天空,空間四周的靈氣直接炸裂開來,形成了滾滾的大浪,同時一股浩瀚的氣勢,再次揮戰了出去,這道劍芒所過之處,四周的空間,多被凝固了起來。

剛才那一擊,被九頭王蛇,輕易的擊潰,內心自然不甘,再次施展出了神通,朝著帝天攻擊而去。

「多說了,不是異宇宙生靈,為何就這麼執著呢?」帝天一聲輕嘆,一手緩緩的踏出,手指猛的一握。

轟隆隆!

一道道沉悶的轟響之聲響起,一大巨大的手掌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半空。手掌緩緩的握攏,帶著轟鳴聲音響起。那道璀璨的劍芒,落入了手掌之中,漸漸的化為了虛無。那隻巨大的手掌浩大,眨眼就包圍住了那位弟子。

那位弟子驚悚,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則是加註在了全身。這股壓力,遠非現在可以抵達,完全可以將他的身軀,給碾成血霧。

「生命之圈。」那位弟子大吼,動用了全身的力量,在施展一門神通。全身騰起了道道光芒,在頭頂上面匯聚成了,一個光圈。這個光圈,降落下了一道道的光芒,形成了一個光圈。這道光圈有著神秘字元,在上面不停的跳動。

「啊!」但是下一刻,那位弟子凄慘的大吼,那道光圈,則是碎裂,全身竟然,溢出了一道道的血跡,十分的猙獰。

不過就當眾人,以為那位弟子會死的時候,那隻巨大的手掌,再次悄無聲息的潰散了開來。那位弟子,則是身軀,直接墜落了下來。

「這一次比試,排名第八十的青垣,竟然被一掌給輕鬆抓敗了。」此時下方那些弟子驚恐。

這一次五十多尊家族勢力,分別派遣了一百名弟子,經行了一次選拔。這一次選拔,其實是五十多家,組成的聯盟,將會培養一千年輕弟子,用來抵擋大劫。不過也有一些家族的天才,已經被九大神界,給徵召了上去。這裡的弟子,天賦就差了一些。但是竟然敵不過,對方一掌,這也太打擊他們了。

青垣排名第八十,但是排在他前面的那些弟子,也沒有誰可以一掌摧枯拉朽般,將其輕鬆擊敗。

「你們這些異宇宙生靈,果然手段殘忍,老夫今日就出手擊斃你等,以絕後患。」那位人族無上強者開口,雙眸之中的那一縷殺意,隱藏的很好。

轟!

那位無上強者,猛一手探出,手掌金光涌動,化成了一道巨大的金色十字架,懸浮在了天空,朝著帝天揮擊了過去。這道金色十字架,伴隨著狂暴的暴動,足以鎮壓一方大地,將其封印起來。

「果然青家,還是這般的記仇。」帝天咧嘴一笑,也終於知道了,為什麼那位無上強者,要急於出手對付自己了。打著剷除異宇宙生靈為名,其實在為青稚報仇。

那位無上強者,乃是青稚的爺爺青軒。當得知青稚隕落在了無盡天塔,則是悲痛萬分。也通過了回來的青家弟子描述,極其了帝天的相貌,這一次見到,當即認出來,要為自己的孫子報仇。

「還差了一點火候。」帝天咧嘴一笑,手指光芒涌動,交織出了一座灰濛濛的橋,懸浮在了手掌之中。帝天手掌一揮,那座灰濛濛的橋,直接飛射了出去,變得越來越大,而且光芒道道,愈發的神聖與浩瀚起來。

咚!

那尊灰濛濛的大橋,則是與那道巨大的金色十字架,在天空迸發出了,狂暴的氣勢。一時間,時而天空金光璀璨,如一輪大日懸浮在天空之中,極為刺眼。時而灰濛濛的,宛如黑月壓城,有著天崩地裂的氣勢。

隨即一道轟鳴之聲響起,那尊金色的十字架,崩碎了開來,化成了漫天的金光的消失不見。那尊灰濛濛的大橋,則是伴隨著急速,朝著那尊無上強者,轟了過去。

眾人驚訝,就連青軒,也是極為驚訝,這一擊竟然沒有擊敗帝天,反而落了下乘。

「開,死亡之光。」青軒大吼,通體噴薄出了,一道道的金色的光芒。金色光芒所過,四周的靈氣,化為了虛無,伴隨著一股死亡的氣息,能夠讓萬物凋零。

砰! 拒不承歡:總裁的倔強女傭 ,碰撞在一起,形成了劇烈的波動。混沌之橋,漸漸的被死亡之光,給消磨殆盡了。但是青軒,則是內心震驚,這等潛力,自己的孫子死在對方手裡不冤,但是殺孫之仇,還是必須要報的。

就在青軒,還要再次動手的時候,一塊古樸的石碑,則是懸浮在了天空之中。這塊古樸的石碑,伴隨著濃郁的天道之威,流淌著恐怖的威嚴,降臨在了這方道場。

「我等不是異宇宙生靈,只是奉了天道的命令,前往了異宇宙,辦了一些事情。」天道子站立在了石碑邊上,朗朗的說道。

此時五十多位無上強者,則是內心顫抖,看向了那塊石碑。這塊石碑價值驚人,乃是伴隨天道而成的石碑。當年天道一成,則是降落下了九塊石碑,被稱為天道碑。傳聞一旦掌握九塊天道碑,完全可以取代天道,這個只是傳說。不過每一位手持天道碑的修士,多對天道忠心耿耿,不然不會得到並且掌握天道碑,想要掌握天道碑,必須要得到天道認可。

這些大勢力,有著密卷傳下,自然知曉了一些事情。但是今生,還是第一次,看見一塊天道碑。


「恭迎天道使者。」五十多位無上強者,則是虔誠的低下了頭顱。能夠掌握天道碑,那麼就一定是自己人,得到了天道的認可。

同時五十多位無上強者,則是請眾人,一起進入宮殿之中詳談。沒有想到,遇到了幾尊大人物,而且還是天道的使者,比起九大神界,要牛逼多了。此時就連青軒,也不得收起了殺意,對付天道的使者,完全會對家族,帶來滅頂之災。

眾人進入了宮殿之中,得到了隆重的款待。同時也了解到了,現在宇宙的情況了,一千宇宙,已經融入了母宇宙之中,但是彼此的關係不好。

「還希望使者,能夠請天道,再次劃分宇宙疆域,讓眾多家族,能夠一起發展。」此時五十多尊無上強者,一起對著天道子,恭敬的說道。疆域越多,那麼資源也就越多,而且可以讓族裡不停的繁衍,將家族不停的壯大。

「天道至高無上,所有的生靈,多是他的子民,深深的愛戴著各個子民。」天道子緩緩開口:「但是天道,不會幹擾這些事情。如果天道這樣做了,產生的怨氣,足以讓天道多承受不了。」

天道至高無上,不管任何事情,萬千因果無法加身,那麼自然不會隕落。如果這樣做了,那麼宇宙大亂,產生的怨氣很重,對天道極為不利。

「當初你們這些家族,則是掠奪了太多的資源,拋棄了母宇宙,經行了隱世。現在看見母宇宙富饒了,竟然想要回來要回一切,這麼可能。」天道子心中不屑,當初這些家長的祖先,則是避免了子孫隕落,則是動用大法力,將一些星域封印,讓他們避開了戰亂。

而且天道公平,只有大劫的時候,才會幫助一些人,讓其快速成長,來抵抗大劫。而那些人,就是天之子,只有天之子,才會得到天道的照顧。

「其實大家不需要富饒的土地。大劫將至,土地越多,反而越難防守。在大劫之中,危險也是越大的。」劍九州開口:「九大神界,為什麼不願意下界。其實很明顯,下界將會被定為戰場。一旦他們下界,他們的人力太分散了,無法管理的過來。九大神界,則是形成鐵板一塊,不需要多大的面積,而是囤積實力為主。」

土地雖然貴重,但是現在大劫將至,土地越多,反而越危險,難以管理,兵力分散,容易被擊破。

接下來,足足交談了半天時間,這場宴會,才漸漸的散去。帝天與儲君等人,就此告別,各自要回自己的陣營,去主持一切。 一座巨大的金字塔,懸浮在了星空之中。金字塔四周,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周竟然變得飄渺虛無起來,如海市蜃樓一般,讓人難以琢磨。四周的星空,竟然變得複雜,有著一股強大的域場,鋪滿在了四周,乃是混沌大道的道威。

金塔星球,此時早已今非昔比了,這裡乃是宇宙的一大聖地了。因為這裡乃是混沌尊主的行宮,混沌尊主的威名,遍布整個宇宙,不少人族弟子,則是慕名前來,與混沌教的弟子切磋,還有論道。

而且帝天在鬼域的幾次感悟,已經讓混沌大道,初具規模了。如果說是以前,混沌大道只是一枚種子的話,那麼現在是一根小樹苗了,並且初具道威了,氣勢大盛,自然吸引了眾人。

想要自創大道,那麼必須要有大道的道義,就是大道的核心。一旦核心成,並且引動萬道,便就大道初成。此時的大道,只不過是大道根基,乃是一枚種子。隨著開創者,不停的修鍊與揣摩,推演大道,大道逐漸的成長。那麼大道,基本就是初具規模了。大道浩渺,而且即無形,伴隨著濃濃的威嚴,一旦道威成,那麼就是大道精髓越發玄妙了。

就好比乞丐穿上了龍袍,也不是皇帝,因為沒有帝威,而大道也是。沒有道威的大道,不過是外強中乾而已。

而此時混沌教,則是極為的繁榮,不少混沌教的弟子,則是在外面,宣揚混沌教。

此時的混沌教,四大教皇,有著兩個教皇位置懸空,青與血姬,則是將混沌教管理的很好。青則是傳教混沌道,而血姬則是管理混沌教。

金塔星球之中,則是一座座的高樓大廈,坐落在了地面之上。其中不止人族修士,還有一些萬族修士,也前來學習混沌大道,但是萬族修士極少。不過這些萬族修士,大多是女子,身穿黑色長袍,乃是九幽不死鳳一族。

不過此時,混沌大殿之中,教主大位上面。則是盤坐著一道慵懶,而誘惑萬千的身姿,橫卧在了上面。這道身影一身黑色長袍,修長而且凹凸有致的身材,充斥著無盡誘惑。一道黑色的紗巾,則是圍在了臉上。雖然看不清臉龐,但是那白皙如玉的皮膚,星辰璀璨般的大眼,可以想象其美麗容顏。

此時九幽不死鳳,帝天的那道分身,就像一個僕人,坐在了女子身邊,在為其按摩。那個帝天分身,可是極為的老實,看似是一件美差,但是內心那個苦,完全說不出來。

而霸天金龍,則是盤坐在了一旁,不停的竊笑。九幽不死鳳,在伺候一位女子。不過這位女子,看似沒有絲毫的真元波動,但是霸天金龍,多不敢有絲毫的造次,不然隨時會有死亡的危險。

「鳳帝,何時跟本后,一起回本族。」那位慵懶的女子開口,神情則是充滿了幸福,玉手在帝天,輕輕的撫摸。

帝天所奪舍的九幽不死鳳,乃是這位女子的男人,也是九幽不死鳳的帝王。不過早年與霸天金龍,為了爭搶那枚天地異象丹,兩人完全是同歸於盡。但是隨著混沌大道的傳播,則是被鳳后不屑,但是來到了這裡一觀,竟然看到了九幽不死鳳。當即出手,狠狠的揍了鳳帝,這麼多年竟然沒有絲毫的消息。

帝天完全懵,這個女子乃是無上三重,一點還手的力量多沒有,將帝天給揍傷了之後。還為帝天香艷治療,勾的帝天慾火纏身,一個狠心,將這位女子辦了。

不過隨後帝天知道出了大事,自己奪了人家老公的身體。自然不知道他老公與她的事情,帝天還在考慮,要找這樣的一個借口,來解釋著一切。但是風后告訴他,九幽不死鳳凰一族,有著涅槃的變態力量。換句話說,只要不停的涅槃,就可以永遠不死,但是涅槃成功的很少。而且一旦涅槃成功,也有可能會出現其他問題,就算記不起以前的記憶,以前在族裡,也出現過這樣的問題,這多是很正常的。

帝天當即狂點頭,表示自己醒過來,不記得是誰了,並且說了,自己與霸天金龍,還有開創混沌大道的帝天,結為了兄弟,一起經營著混沌教。

從那以後,鳳后沒有糾纏著帝天,每少陰陽雙修,來幫助帝天提升實力。帝天自然不敢告訴對方,自己奪舍了她男人的身軀,而且還沒有在一起雲雨。帝天十分的愧疚,所以動不動,就會幫助按摩,並且格外的疼愛。不過這就更讓鳳后歡喜了,更是如膠似漆了。

「這事不急,現在為夫觀,大劫不久就要襲來。現在混沌教,乃是以後的大勢,還是先待在混沌教為妙。以後也可以藉助,混沌教的力量,來幫助本族」帝天自然不願意,回到九幽不死鳳凰一族,畢竟自己是冒牌的,多少心會虛。

「夫君,為本族未雨綢繆,實為本族大興。」鳳後點了點頭,以她的實力,也是看出了,混沌大道,確實很強大,裡面有著好幾條大道的影子在。

「不過,夫君也要回去,向族裡交代一下,讓族裡放心。」鳳后再次開口,對著帝天勸道。

「是的,二弟你就先回去吧!」此時外面一道爽朗的聲音響起,一道紫色長袍身影,緩緩的走進了混沌教之中。帝天回到了混沌教,則是得到了兵老的指示,有著一塊重要的零配件,出現在了宮殿之中。

帝天特地,先喚來了青,知曉了一些事情。聽聞之後,則是大喜不已,一直還在疑惑,要不要前往九幽不死鳳凰一族,去討要那枚零配件。難道那位鳳后,就是與那位前輩,經行交易的鳳后。但是兵老的指示,不會有錯,所以可以肯定這一切。

「大哥回來了。」兩位帝天的分身,那點表演的功夫,太過到位了。當即身軀一閃,則是與帝天擁抱,彷彿親兄弟一般,極為的親切。

「大哥,小妹乃是鳳幽。」鳳后聲音如天籟之音一般,邁著蓮步,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則是十分的誘惑,對著帝天微微鞠躬。

「原來是弟妹,不用如此拘束。」帝天大笑,同時內心也是羨慕不已,尤其是剛才鳳后的身姿,則是撩的帝天內心火熱。隨即對著自己的那尊分身道:「二弟也該回去,見一見族裡的長老了,這裡短時間大哥,不會隨便離開。」

「多謝大哥成全。」鳳后與帝天另一尊分身開口。隨即兩人離開了這裡,不過那尊分身這麼爽快的答應,因為剛剛通過本體知道了,鳳後身上有著一塊重要兵神殿零配件。要想個辦法,將那塊零配件得到,自然要依著鳳后。而且要與九幽不死鳳凰一族,結為暗中聯盟,來對抗未來的大劫。

帝天盤坐在了教主位置上面,聽了另一尊分身的報告。得知這三年,混沌教也並非一帆風順,而且是風雨飄搖。九大神界則是派遣了使者下來,要收取混沌教,但是卻被鳳后給擊退,三年的時間,也是多虧了鳳后。

而且一千子宇宙,也是有不少勢力,派遣了使者,希望能夠與混沌教,結為聯盟。但是混沌教,也是相繼拒絕了,因為混沌教是一教,隨便與其他勢力,結為了聯盟,會遭到人族高層的懷疑。不過混沌教,在一千子宇宙,則是被禁止傳播。

帝天則是看望了血姬,此時的血姬,陷入了沉睡。也是在一個月前,血姬突然陷入了沉睡,看來元希已經遭遇不測了。那股記憶,則是湧入了血姬身軀之中,與血姬開始融合了。血姬的存在,就是為元希而復活準備的。

「放心,他日一定屠滅元家。」帝天握緊了雙手,十分堅定的說道。就連元希,多已經遭遇了不測,那麼自然與元家乃是敵人。而且元家,乃是異宇宙的皇族,上一次聖戰,乃是元家為核心,拉開了聖戰。

帝天不止為了元希,也是為了這一方宇宙,也要屠滅元家。

咚!

一道道悠揚的鐘聲響起,足足隔了三年時間,帝天再次坐鎮混沌殿,開始為所有弟子講道。

這一次講道,足足花了一天時間,眾人才漸漸的散去。混沌教的弟子,已經接近一億,足足暴漲了百倍。看似一億弟子,已經很多了。但是對於浩瀚的人族,也不過是一粒沙而已。

金塔星球如果真正的開放,給人族居住的話,大約可以居住,一百億人口。但是現在的混沌教弟子,就連一顆星球的居住量,還沒有達到。只能說混沌教,才剛剛起步。

混沌大道,想要成為,僅次於天道的第二等級大道,必須要有很多的生靈,去信仰混沌大道,這樣混沌大道,才會不停的強大,成為最強的大道之一。現在的混沌大道,只能稱為小道而已,不過潛力,卻是十足。

不過混沌大道,想要變強,那麼還要帝天不停的感悟,才能夠讓混沌大道變強。但是對於大道的感悟,絕非一時半刻,一步就成的。古來很多創造道的修士,多是最後無法感悟,沒有將道發揮出來而已。 龍貓率領的一千弟子,也是加入了混沌教之中,開始學習混沌大道。龍貓乃是無上強者,學習混沌大道,確實要比一些普通的修士快,感悟也是頗多。帝天很快,賜予了龍貓主教。十六大主教,再次添上了一位,開始補充新鮮血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