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讓它開著吧,我喜歡屋子裡有點聲音。」

在慘劇沒有發生之前,君九適時地阻止了厲坤的動作,聞言厲坤放下了手中的遙控器,害羞鬼這才把目光從他身上收回來,看向了電視屏幕。

「都多大的人了,還看動畫片?」厲坤掃了電視一眼,在看到上面播放的畫面時不禁勾起了唇角,玩味的看向了君九。

「隨手調的台。」君九沒搭他的腔,徑直往書房走去,見他還在原地不動,不由得主動出聲招呼:「厲坤,這邊。」

聽到君九的稱呼,厲坤微微一愣,這還是她第一次直呼其名,比起以往疏離恭維的「厲少」,她這樣的稱呼反倒更讓他覺得心中溫熱。

「好。」他應了聲,跟在她身後走進了書房。 君九進了房間之後房門緊閉,就算桃桃心裡再好奇也沒那個膽子竄進去聽他們的談話,只能滿面不解的在客廳里徘徊。

一個小時后,厲坤總算是從書房走了出來,君九緊跟其後一直將人送到了門口。

「既然你都開口了,我自然會交代下去,若非公平競爭,厲氏的人不會刻意刁難君家。」

「那就多謝厲氏手下留情了。」

君九淺淡一笑,卻是看得對面的厲坤眼眸一下幽深起來。

恰好這時對面的房門突然被人打開了,因為厲坤站在門口,所以完美的擋住了君九的視線,讓她看不到對方的表情。

厲坤顯然也注意到了對面的動靜,卻是視若無睹,繼續兩個人的對話。

「我向來不是手下留情的人。」厲坤看著她也微微勾唇,「只是如果是你,自當例外。」

君九聽到這話唇角抽了抽,一時不知道怎麼回他。

「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

顯然對方也沒有想要她答覆,在說完這句話后又叮囑了一句就轉身離開了,在看到對面門口站著的謝其琛時還客套的點頭打了聲招呼,便進了電梯。

厲坤一走,兩人之間再無遮掩,君九的手還搭在門把上,在觸及到謝其琛看來的目光時,退後一步,面無表情的關上了門。

「公子,您這是和謝先生吵架了嗎?」

看到現在,桃桃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只是這兩個人吵起來對他們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君九依舊沒有搭理桃桃,邁步就要重新走進書房。

「公子,你們到底是為什麼吵架呀?我看謝先生他對你挺好的,要是有什麼誤會——」

桃桃話說到一半就沒敢再說下去了,因為在前面走的君就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她,面上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冷漠。

「桃桃,你似乎對謝先生很了解?」君九目光尖銳的看著桃桃,說這話時唇邊甚至勾起了一抹笑容,可那笑卻看得桃桃背後發涼,嚇得連說話都結巴了。

「沒……沒啊……」

桃桃哪裡見過這樣的君九?在她這樣的目光下,她藏的那點小心思幾乎無所遁形。

「小淳,你認識謝先生嗎?」

「認識……啊?」

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害羞鬼沒反應過來,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想要補救卻已經晚了。

「公……公子你……」桃桃這會兒也反應過來了,她既然會這麼問,就說明她的心裡已經有了判斷,捂著嘴驚愕地看著君九,「你什麼都知道了?」

「比不得你們。」

君九眼中的情緒一點一點的冷凝下去,看得桃桃和害羞鬼大氣都不敢出。

「公子……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不告訴您的,但是您也知道,我們不能違背他的意思……」

「那你們還呆在這裡做什麼?」君九的聲音愈發嘲諷,「走吧,我這裡可容不下你們!」

「公子,我錯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桃桃被嚇的立即抓住她的衣角求饒。

「君九……」害羞鬼雖然心智不全,卻也能察覺到危機,電視也不看了,可憐巴巴的走到她身邊看著她。

君九看著他們,好半天才讓自己的情緒一點一點平復下來。

「不走也可以,但是從今天開始,你們不允許再多說一個字,也不許再隱瞞我任何事,如若不然……」

君九的指尖突然燃起了一簇幽藍火焰,嚇得桃桃和害羞鬼連連後退,臉色白了又白。

「不然,就別怪我不念情面了!」 君九扔下狠話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打開筆記本電腦想要看看翊文發來的文件,卻因為剛才的事情心浮氣躁定不下心,結果就是什麼都沒看進去。

「啪」地一聲她合上了電腦,身子倚在椅背上,伸出手來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閉上眼睛放鬆。

「我還是難得看到你火氣這麼大,誰欺負了你,你給你欺負回去?」

安靜的房間里突然傳來了人聲,君九不用睜眼都知道對方是誰,畢竟她自重生以來就一直和對方朝夕相處。

「你不說我倒還忘了,或許之前你還真有辦法幫忙,不過——」君九說著睜開了眼睛,看著坐在自己床上一臉自然的七生,只覺得頭更疼了,「現在好感值全用到了你身上,剩下的這點零頭,你認為還能做些什麼?」

七生訕訕一笑,聽到君九這話也覺得有點心虛,卻還是為自己做著無力的辯解:「我這不也是不知道嗎?再來你現在的人氣在這,想要重新獲得好感知,還不是易如反掌?」

那也得是她在娛樂圈的時候,現在她大部分時間都撲在學校補課時,好感值增長的極為緩慢。

她的目光又落到了一旁的劇本上,心思確實比之前更重了幾分。

因為經歷過未來,所以她很清楚這部電影在播出后的票房有多麼驚人,更是因為此,這部電影在往後的十年裡被做成了一個系列,甚至直到她死的那一年,這個系列的電影還沒有播完。

所以但凡她能拿下這個角色,就代表著她會在外國媒體和群眾間站穩腳跟,而好感值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雖然現在她並不缺好感值,但她做事一向喜歡有備無患。

這麼想著君九收斂了心神,重新翻開劇本又仔細的看了一遍,同時與前世看過的電影劇情融合理解。

她不知道外國導演選人的標準是什麼,唯一能掌握在自己手裡的,就是讓自己的演技變得更好、對人物以及劇本的理解更深。

七生看著認真工作的君九難得沒有再多話,而是悄然的移動了位置選了一個更容易觀賞君九的角度。

燈光照射下,君九的輪廓被勾勒的更加立體深邃,卻不會讓人覺得鋒利,她的頭髮被燈光映成了橘黃的色澤,微長的髮絲時常會給人柔軟順貼的錯覺,眉目流動間,說不的撩人。

七生之前通過君九的視角也看了不少男男女女,可到得現在他可以很肯定的說,君九可能不是他看過的所有人當中長相最俊美的,卻是他見過的所有人當中最撩人心神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七生屬於自己體內分離出去的一部分,所以君九對他的感知異常的敏銳,尤其是在他打量自己的時候,她幾乎立刻就察覺到了,只不過懶得搭理,但是眼看著他沒有收回目光的意思,君九不得不出聲提醒。

「七生,你要是實在覺得太閑了,我不介意把你扔出去和桃桃小淳玩。」

要是換做以前七生聽到這話早就乖巧如雞了,但是現在……

「好啊!」七生點了點頭,「只要他們不介意和一個完全看不到的人玩耍。」 君九聞言看向七生,就見他一臉坦蕩,表現出來的樣子明明白白的寫著:現在的七生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七生了。

君九眼睛一眯,勾了勾唇,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你幹嘛去?」

「我突然想到我已經好久沒有捉鬼了,現在趁著夜黑風高,或許可以熟悉一下業務。」

七生:「……」

「不用了吧?」

「怎麼不用?」君九當真打開了房門就要走。

七生的身影迅速地出現在房門前攔住了他,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情不願道:「好吧我還是有那麼一點心理障礙。」

怕就怕,還說的這麼委婉。

君九心裡好笑,卻也沒有拆穿他,重新回到電腦桌前坐下,這下七生再也不敢煩她,自己在房間里轉悠了起來,最後實在無聊了試探著將手伸出去靠近房門,結果就看到自己的手毫無障礙的穿過了房門。

他心下一喜,整個人都從房間里竄了出來,就看到一臉委屈的坐在沙發上的害羞鬼,以及不斷走來走去頻頻向君九房間張望的桃桃。

一直以來他和君九都共用著同一副感知系統,就算是一開始再害怕,但是在和他們接觸了這麼久之後便也免疫了。

他起了玩心走到桃桃面前,伸出手來,在她眼前揮了揮,對方絲毫沒有察覺他的存在。

我在非洲有塊地 他又走到害羞鬼的面前和他面對面只留下一指的距離,可對方依舊紋絲不動。

這是和在君九腦中待著的時候完全不一樣的體驗,因為那時他只能依附君九的視角去看待這個世界,而現在他也有了自己的主觀視角。

隨後七生又試著往更遠的方向移動,卻在身體要穿過大門繼續往外時,被一股強大的拉力瞬間鉗制住,一瞬間失去了自我控制,眼前一花下一刻就又重新到了君九面前。

君九本來在認真看著翊文發給自己的郵件,眼見著七生又再度闖入自己的視線,眼皮跳了跳語氣警告道:「又怎麼了?」

七生卻沒有被她的語氣嚇到,反而為自己剛剛發現的新大陸一臉興奮道:「君九,我剛才發現一件事情,我現在這種形態可以任意活動,只要不離你超過十米的距離,可以像隱形人一樣不受束縛。」

「所以呢?」

「所以我可以在很多方面幫到你,例如悄無聲息的幫你探取點商業機密什麼的……」

「這些的話桃桃他們也能做到。」

「但是他們有我這麼方便嗎?例如碰到個道士或者什麼陽氣重的東西,怕是你收拾爛攤子都來不及吧?」

君九認真思考了一下,他說的的確有幾分道理,便點了點頭,「那以後就辛苦你了。」

得到她的這句話,七生才露出了滿意的神色,這下是徹底的安分了。

君九看完翊文發給自己的郵件后,剛想要關電腦準備休息,就又看到一封新的郵件進來。

她順手點進去看了一眼,眉頭就立即皺了起來。

這封郵件是vv平台官方發過來,附帶著一份文檔,裡面詳細列出了她的歌曲在大大小小的頒獎典禮的提名,並且在幾個重要典禮後面打了星。

好死不死,其中有一個就和她影視劇的頒獎典禮重合了,這只是重要的頒獎之一,其他未標星的,君九大致掃了一眼,笑容漸漸消失。

重合率高達百分之八十,只不過這雙份快樂她實在是很不想要。 獲得影視歌曲雙提名的是金鳳獎頒獎典禮,通常來說,演員和歌手雖然都屬於娛樂圈,但是參加的活動以及獎項典禮卻是很難聚到一塊,但是作為國內三大獎項之一的金鳳獎卻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金鳳獎代表著娛樂圈裡各類獎項的最高地位,也同時涉獵極廣,無論你是演員還是歌手,甚至於是配音師等幕後工作人員,只要你的實力足夠出眾,都有機會被提名,哪怕最後獲獎的不是自己,那也是莫大的榮耀。

金鳳獎不同於飛天獎、雛鷹獎一年一度,每四年才評選一次,每次的評選項目都不固定,完全看著四年間作品的水準設立獎項,甚至有一次因為那段時間的好作品比較少,提名的幾個女藝人沒有一個達到金鳳獎的獲獎標準,最佳女主角這個獎項竟然被硬生生的空置了!

而這一次,君九在金鳳獎的提名分別是《黎明鐘聲》的最佳男配角,以及作為大魔王身份的歌手最佳新人獎。

這要是其他雜七雜八的頒獎提名也就算了,偏偏是最不能馬虎了事的金鳳獎,如果沒有合理的理由,無論她的哪一個身份缺席都會遭到別人的非議。

君九第一次犯了難,原本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到了她這裡煩惱反而多過了喜悅。

或者實在不行她就直接缺席金鳳獎的歌手最佳新人獎?反正大家除了知道她叫大魔王之外連她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

懷著這樣自我安慰的心情,君九悄咪咪地登上了闊別許久的vv平台,結果再登上去的那一瞬間無數條消息瘋湧進來,導致她的筆記本電腦一度被卡成馬賽克。

時間大概持續了五分鐘過後,君九才掌握了電腦的控制權,她點開vv平台的對話框,就發現自己已經被成千上萬個人在她的粉絲基地瘋狂的@了,尤其是許多人已經看到她上線,粉絲基地的消息快的是一秒鐘一個變,壓根就來不及看。

比起當初君九剛成立的時候,現在vv平台粉絲基地里的人數已經相當可觀,累計加入粉絲已超過一千萬!這不像是直播點擊量或者歌曲播放量,每一個數字的增長都是實打實的,不會因為一個人看一遍或者一個人刷十遍有任何的數據變化。

更何況大魔王的粉絲都很長情,而且都是上班族居多,一開始是被大魔王的歌吸引,到後面進入粉絲基地之後都是嘮嗑居多,大家的相處模式更像是家人,就算是有時候不用vv也習慣性的會隨手掛著,導致君九自從某一天開始,vv平台上的粉絲基地在線人數就沒有低於過百萬!

看到屏幕上激動的嗷嗷叫的粉絲留言,都是恭喜她獲得獎項提名的,其中不少人都在談論她出席頒獎典禮的事情,其他獎項暫且不管,金鳳獎大魔王總是要來的吧?

看著這一條條相關的評論自自己眼前掠過,君九心虛的轉移了目光,想到現在裝死還來得及嗎? 不僅僅是vv平台,放在桌子上的手機都震了好多次,君九打開手機一看,全部都是來自於vv平台那幾位古風大佬的慰問。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她和那幾位早就處成了朋友,相互給出了自己的聯繫方式,不過這只是一種證明彼此關係的交換,大家平時還是以vv上的群聊為主,誰也沒有主動打過電話,直到君九獲得提名的這個消息才炸出了他們。

瀟簫:上了vv不進群是想幹什麼呢?

雅韻天下:大魔王莫非是飛黃騰達想要拋棄舊人?

青煙:恭喜。

清漓:祝賀。

風頌:上了vv不進群是想幹什麼呢?

……

君九看著這第一條和最後一條消息挑了挑眉,打開了vv平台現在已經被改名為「今天你被提名了嗎」的群。

在君九剛剛看粉絲基地里的消息時,這裡面就已經聊的熱火朝天,和往常一樣,群里說話說的最多的還是瀟簫,其次就是雅韻,其他人最多就是順著話風說上一兩句。

瀟簫:小白菜啊!地里黃啊!大魔王啊!沒了人吶!

君九:「……」

她頭頂著一連串的黑線在鍵盤上打字。

大魔王:健在。

瀟簫:啊啊啊啊啊!大魔王,你可總算是搭理我們了!我剛剛是漏打了一個字,應該是「沒了人影」,嘿嘿!

大魔王:你可不是漏打了一個字,剛剛不還多發了一條簡訊?用風頌的手機?

瀟簫:我不是我沒有你別瞎說!

大魔王:需要我上傳手機截圖嗎?

瀟簫:看破不說破……

被君九和瀟簫那麼一打岔,其他人的關注點本來還在君九身上,現在瞬間轉移了注意力。

雅韻天下:是你自己說呢,還是我們逼你說呢?

清漓:坦白吧。

青煙:可以從寬。

大魔王:還不承認?

在這麼多人的逼問下,平日里最能說的瀟簫一下子啞巴了,就在所有人以為她在裝死的時候,風頌突然打了一行字,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風頌:抱歉,我剛剛沒收了她的手機,孕婦不能玩太久。

在他發完這句話之後,時間有那麼三秒鐘的凝固,然後某些人第一次不受控制的爆了粗口。

雅韻天下:卧槽?!

清漓:是我理解的那個意思?

青煙:你們什麼時候……

君九緩了緩,也著實被他們的速度給嚇到了,之後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眼神中不無羨艷,隨後才慢悠悠地打出了兩個字。

大魔王:恭喜。

隨後眾人的話題隨著這個勁爆消息一歪再歪,到最後反倒忘了提及君九提名的這件事。

但是君九敏銳的注意到了,從始至終群里始終有一個人沒有說過一句話,那就是驚鴻天下,而大家也都很習慣了,因為他似乎一直是所有人當中最忙的一個人。

良久,君九嘆了一口氣,重新拿起了手機,給自己的經紀人打去了電話,有些事情還是提早準備的好。

「這麼晚了有事?」

「有件事情我覺得需要和你坦白一下。」

「除了早戀你還能有什麼事情?」翊文不以為然,想到了什麼突然打了個寒顫,提高聲量道:「不是,你戀愛了?!」

「沒有。」

翊文鬆了口氣,心又回到了原處,無所謂道:「那就沒事,有什麼事儘管說,我幫你擺平。」

「哦。」君九極其淡然的應了一聲,見他這麼說也就沒有再迂迴,直接道:「網路歌手大魔王你知道吧?是我。」

翊文:「?!!!」 大魔王這個人翊文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原本娛樂圈來來去去的人很多,而身為金牌經紀人的翊文,能讓他記住的都是在娛樂圈裡有著一席之地的大佬級人物,大魔王應該不在他知曉的名單里。

但是同樣的,娛樂圈裡最藏不住的只有兩樣東西,一是人心,二來則是名氣。

像大魔王這類的網路歌手在娛樂圈更是數不勝數,也不是沒有被經紀公司發掘發展到台前的,但是網路和現實的差距並沒有那麼容易拉平,許多人即便在網上歌唱的再好,到了現實中卻因為心理壓力,亦或者本就是修過音的作品,報了經紀公司以後也發展平平,再加上長相大多不出眾,時間一長就被人迅速遺忘了。

但是大魔王卻是其中的奇葩,他曾經聽到一個同樣做經紀人的好友提過,說是他的娛樂公司幾次三番想要把這個人給挖過來,結果不知道多少人磨破了嘴皮子對方愣是只有四個字:不感興趣。

也就是那件事給翊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畢竟一個連面都沒有露過的網路歌手,人氣卻直逼娛樂圈一線的許多小花小草,君九的v博粉絲現在直逼近五千萬,而大魔王的粉絲也已經在前些時候破了三千萬,不甘示弱的奔四而去。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個人和君九一樣人氣竄的像是裝上了火箭,也一樣的兩耳不聞窗外事。

可就算這樣,也不會有人把大魔王和君九這兩個人扯上任何的聯繫,除了兩人在v博上被人戲成過魔王君上聽上去像是勢不兩立之外,完全就沒有交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