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認命吧你.」

剛剛退開.獵難便雙手一擺.一副撲殺的架勢轉而又朝著守護者沖了上來.

「嘭嘭嘭.」

瞬間.獵難與守護者四臂交錯.見招拆招.相互來往間.肢體的碰撞.蕩漾出陣陣力量的漣漪.人影交錯忽隱忽現.雖然沒有了龍力的支持.但是僅依靠蒼龍自身的力量.一時間.守護者也是沒有絲毫落敗的跡象.

「頑固的老傢伙.」

看著被壓制龍力的守護者.竟然能夠在自己的手下.堅持這麼多回合而依然不落敗.這種結果讓獵難的心中有一種挫敗感.同時還有一種屈辱的感覺夾雜在裡面.

「啪啪.」

獵難雙臂回撤.十指彎曲成爪.左右一擺.如穿雲破霧一般的極速前探而出.強勢至極的將守護者的雙臂擒在了手中.灌注了強大力道的手掌.雙手的指頭硬生生的凹陷進了守護者的皮膚當中.縷縷鮮血當即殷紅的滲透出來.

「嘿.」

腰際猛然一扭.雙臂發力.硬生生的將守護者抬離地面.手臂憤然一甩.愣是將守護者整個身體橫拋了出去.

「嗖.」

下一刻間.獵難緊隨守護者的身體而動.在守護者還未橫飛出去多遠的距離時.獵難便追上了守護者.手臂一伸.一把抓住了守護者腰際處的衣衫.當即便形成了托舉之姿.力從地起.獵難帶動守護者在原地快速的打了幾個旋兒.一縷縷詭異的黑芒.宛如被污染成黑色的水流一樣.從獵難的腳底升起.繼而附著在了守護者的身體之上.

「狩獵八式封喉鉤吻.」

當這些詭異的像黑色水流一樣的東西.覆蓋了守護者的身體之後.獵難繼而借力橫向一拋.同時另一隻手順勢再次擊出一掌.雙重力道之下.龍墓守護者當即一聲悶哼發出.整個人狼狽不堪的砸在了一邊的山壁之上.震碎下大量的岩石.

「老爬蟲.我看你這下子還能不能站起來了.」

緩緩收勢站直身體的獵難.言語間似乎有所指一樣.說著還微微的朝著自己的右手掌看了一眼.只見一抹濃重的黑灰色正悄然的從其掌心處褪去.

「小畜生.你竟然給老夫下毒.」

儘管守護者落地姿態狼狽.但是還未等到震碎下來的岩石.完全將守護者掩埋起來的時候.一股絕強的力道勃然間震蕩而出.帶著守護者的怒吼.大量的岩石被震得粉碎.化作灰粉瀰漫開來.

「看來老爬蟲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和我們獵人族打過交道的.都以為我獵人族的狩獵八式全部都是殺伐的武技招式.甚至一些死在這上面的大能級別的妖獸.它們到死都不知曉.唯獨你識破了我的這一招.眼光不錯哦.」

緩緩走上來幾步的獵難.饒有興緻的對著眼前的守護者打趣說道.

「小畜生.獵雲生是你什麼人.」

聞聽守護者的話后.獵難不禁皺眉說道:「你認識我祖父.」

「封喉鉤吻就是他鑽研出來的.才最終使得原本的狩獵七式變為了現今的八式.我說的不錯吧.」

守護者一邊說著.一邊抬起自己的手掌.慢慢的撫摸著被獵難下毒的位置.手指有著規律的圍著中毒的位置點扣了幾下.神奇般的便將即將擴散開來的灰黑色給制止了下來.

「這…這怎麼可能.你到底還知道些什麼.」

看著守護者在沒有絲毫龍力可以運用的情況下.竟然就這麼輕鬆至極的將封喉鉤吻給控制住了.再加上守護者一番似有深意在其中的言語.獵難隱約間像是發現了什麼.急於求證的沖著守護者大聲呵斥說道.

「正如你心中所想的那樣.你的祖父獵雲生正是死在了我的手中.而我也因為他的封喉鉤吻.生生的在生死間折磨了幾十年.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他.如果沒有這麼一番痛苦的經歷.我還想不出破解封喉鉤吻的辦法.同樣也不會功力提升.而做了這守護一職.」

提起獵雲生.守護者的臉龐上沒有仇恨的表情浮現.相反卻是一番濃重的惺惺相惜籠罩在其上.

昔日的仇敵.已然化作了一片黃土.而這又似一個宿命輪迴般.獵雲生的嫡孫已然成長了起來.同樣的招式.如今已經沒有了當年的那般威力.可是守護者當下的處境.卻比當年更加的危險.

「原來你就是我爺爺到死都還念叨的蒼勁松.你可知昔年他補充了狩獵七式.名揚全族.戰功赫赫.被視為下任族長的有力競爭者.天裂谷一戰.我爺爺重傷垂死歸來.拼著最後一口氣.硬是把封喉鉤吻傳授了下來.這才使得狩獵八式完整無缺.但讓他老人家身死願罔的罪魁禍首.萬萬沒有想到就是你.這可真是上天眷戀.執意要讓我替他老人家報仇雪恨.」

獵難說話間.情緒愈發的激動難平.可謂真實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既然封喉鉤吻要不了你的命.那麼就讓你見識見識我的真正本領.今日我非割了你的頭.去祭奠我爺爺的在天之靈.」

言罷.獵難一頭的黑髮忽然無風之舞起來.整個人面容猙獰恐怖.一雙眼眸愈發的變得明亮起來.原本的眼白部分.端的是詭異萬分.漸漸的被純黑色吞噬.變得無比的漆黑深邃.

「狩獵明眸.你竟然擁有如此一雙珍惜罕見的雙眼.」

見到獵難的雙眼變化后.守護者忍不住驚嘆一聲.

「讓你感到意外的還有更多呢.」

「紫金狩獵紋.現.開啟獵殺形態.」

伴隨著獵難的一聲聲重喝.璀璨浩蕩的紫金色光紋從其身上綻放開來.同時一股股如水流一樣濃厚的黑色霧靄.如同雙龍盤旋一般的縈繞在獵難的周身邊.很快的功夫便將獵難整個人籠罩了起來.

「沒有想到.獵雲生口中念叨期盼良久的紫金狩獵人.竟然成為了他的嫡孫.他若有知必定含笑九泉啊.不過.正是因為他是紫金獵人.我蒼勁松就是拼了這條命.也要將他斬殺於此以絕後患.」

待守護者喃喃的念叨完畢之後.整個人重新有煥發出了昂揚的戰意.一聲嘹亮的龍吟當即傳遞開來.緊跟著一連串噼啪的骨骼摩擦的聲音.從守護者的身體中接連傳出.只見他的體表上下間瘋狂的蠕動.似有什麼東西要破體而出一樣.

「噌.」

宛如神兵出鞘聲一般.一雙形似麋鹿犄角一樣的龍角.赫然間從守護者的頭頂處竄生了出來.蒼勁松整個身體各個部位都在發生著扭曲.似乎一種蛻變正在發生. ?隔絕開來的空間之內.嘹亮的龍吟聲和瀰漫四溢的黑色霧靄.充斥著整個空間.霧靄濤濤龍吟震天.使人一時間難以知曉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與此同時.在龍墓的入口處.阿修羅和蒼龍族長蒼天.此時面臨的狀況也不怎麼樂觀.

雖然阿修羅大發神威的將獵鷹擊殺當場.但是此舉卻也引來了獵雲的無盡仇恨.

獵人族的戰士數量原本就不多.每一個成員.都可謂是獵人族的珍寶.是短時間內無法再生的珍貴資源.更何況能夠被派遣到禁區執行任務的.一個個都可謂是獵人族戰士中的精英成員.獵鷹的身隕.無疑讓獵雲仇恨大生.

「嘭嘭嘭.」

勁爆的一連串重拳之聲響起.轟然爆發出來的力量衝擊波.使得整個空間都為之震蕩.同時一個身影伴隨著聲音.狼狽不堪的橫飛了出去.緊跟著整個身體重重的撞在了山壁之上.大量的岩石頓時崩裂爆散開來.

「你這該死的小畜生.我要讓你為獵鷹陪葬.」

獵雲震怒.整個臉龐都因憤怒而變的扭曲起來.大踏步的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此時的獵雲.上半身衣衫襤褸.斑斑血跡更是沾染在身體各處.怒髮衝冠.濃重的煞氣繚繞著獵雲周身.使得他彷彿如一尊殺神再生了一般.

「呸.」

從亂石堆中站起身的阿修羅.扭頭朝著一邊吐出一口血痰.同樣的一身破爛.肩頭、腹部、肋下等多處要害部位.都是有著道道猙獰的血痕遍布其上.儘管已經止血結痂.但是從這些傷勢上來看.就已經能夠完全想象得到剛剛的戰鬥是多麼的激烈.

「嗖嗖.」

二人相對看了對方一眼之後.繼而便在沒有任何的徵兆下.雙雙再次朝著對方沖了過去.同時猶如兩道暴風一樣平地驟然間颳起.

「啪啪.」

像是洪荒猛獸一樣的二人.右手掌同時五指變爪.朝著對方閃電般的探出.五指交錯.當即碰撞在了一起.形成了暫時性的角力之狀.

「找死.」

一聲輕叱后.獵雲抽出自己的另一隻手掌.手腕一翻.一根手指長短的銀針.針頭部位閃爍著一抹幽藍.令人看了不寒而慄.悄然間便出現在了手指縫隙之中.繼而便朝著阿修羅的肋下閃電般的刺去.

「啪.」

關鍵時分.阿修羅當即運起火凰裂天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將獵雲那襲向自己肋下的手掌抓在了手中.

「轟.」

與此同時.阿修羅瘋狂運轉體內的火源力.此刻間已無絲毫的保留.一股股極為精純的火源力.化作濃烈的火焰.瞬間將阿修羅籠罩了起來.同時也洶湧澎湃的順著二人的接觸.朝著獵雲蔓延而去.

鳳凰火熾熱無比.單單其溫度.就非尋常修者能夠抵擋的了的.加上此刻間阿修羅有意為之.想來勢必要用自身的火焰.將獵雲格殺當場.

「想用火焰焚燒我.那你也要有能夠禁錮住我的本事.」

常年行走在刀尖血刃上的獵雲.生死搏殺經驗豐富無比.非阿修羅能夠比擬的.就在阿修羅剛剛抓住獵雲偷襲的手掌時.獵雲就已經敏銳的察覺到了阿修羅的意圖.於是.雙臂猛然運力.硬生生的將阿修羅的身體從地面上抬了起來.緊緊抓著阿修羅.二人團團的旋轉了幾圈.

一時間.二人間的爭鬥.就像是普通人之間的鬥毆爭執一樣.雙方誰也不肯輕易撒手.推搡間.二人的身體.不知撞碎了多少生長在地面上的石柱石筍.最後.獵雲抓著阿修羅的手臂.硬生生的將阿修羅抵在了一邊的山壁上.強大的力道衝擊將岩壁都震裂出了幾道縫隙.更加使得阿修羅都不由的嘔出了一口鮮血出來.

「嗤嗤嗤.」

吐出的血液.有一些飛濺在了獵雲的身上.詭異的是.在阿修羅的火焰炙烤下.那些血液猶如是油脂一樣.瞬間助長了火焰的勢頭.使得火焰更加的熾烈起來.

「給我撒手.」

見狀.饒是獵雲這般強悍的獵人族戰士.也是抵擋不住鳳凰火焰的炙烤焚燒.情急之下.獵雲一聲怒吼.接著一股渾厚的震蕩之力.自其體表之上勃然爆發了出來.震蕩的阿修羅.一個拿捏不住.不由得便鬆開了抓著獵雲的那隻手掌.而與此同時.獵雲便趁機將獲得自由的那隻手掌變掌為拳.順勢瞅准阿修羅的一個空檔.帶著那根手指長短的銀針.重重的夯擊在了阿修羅的胸口之上.

「啪.」

一拳得手.但是預料中的銀針入體卻並沒有發生.反而在打中阿修羅的同時.銀針折斷的聲音.極為清脆的響徹起來.如此結果.著實讓獵雲驚訝不已.

雖然這一拳並沒有達到自己預料的效果.但是也不全是無用.至少在這一拳之後.阿修羅終於是難以把握住獵雲的身體.整個人再次嘔血.並且不受控制的倒飛了出去.

「這傢伙穿著什麼防護衣衫不成.怎麼可能透骨針都刺不進他的身體.相反卻折斷了透骨針呢.」

一拳打退了阿修羅之後.獵雲這才得空抬起自己的拳頭.看著只剩下小半截的透骨針.獵雲心中疑竇叢生.

「卑鄙小人.」

受創吐血的阿修羅.感覺自己的胸口處異常的疼痛.手掌捂著傳來痛楚的地方.身形搖晃的艱難站起身來.縷縷鮮艷的血液.此刻透過阿修羅的手掌.正在涓涓不息的流淌而出.

顯然.那根所謂的透骨針.在阿修羅的身上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創傷.

同時.看著阿修羅受創的樣子.獵雲心中的驚訝更加的濃郁了.

旁人或許不知道那透骨針的詳細情況.但是獵雲心中卻是十分的清楚.

手指般長短的一根銀針.卻是由妖獸身體中最為堅硬的兩部分.牙齒、頭骨最為精華的部分製作而成的.搭配上獵人族獨有的符文鐫刻其上.雖然因其自身的獨特性.而不能用給武器評級的標準來評價.但是在某種程度上.透骨針的材質越好.其自身的品質越高.製作出神兵級.甚至超越神兵級的透骨針都不是沒有可能.

「這可是用一頭宙級中期妖獸的牙齒與頭骨製作.再配上裂符文做成的.可以比肩靈級巔峰武器水準的.結果竟然折斷了.難道這小子的骨頭比妖獸的骨還硬不成.」

默默的凝視了手中的透骨針良久之後.獵雲最終甩手將其扔在了地面上.一把扯掉上身的破爛衣衫.赤精著上身.彎身從一旁的兜囊中取出了弓弩.一邊擺弄著一邊朝著阿修羅走了上去.三隻短小的弩箭.在弓弦的吱呀聲中.被獵雲安置在了弩架上.箭頭寒光閃爍.殺氣四溢. ?十字弓弩吱呀吱呀上弦的聲音.在當下凸顯的尤為刺耳.半尺許長短的三支弩箭.雖然看上去很普通.但是箭頭處閃爍出來的幽藍光芒.令人看了便心生不寒而慄的感覺.能夠被獵雲在最後時刻才使用的武器.想也不用想也知道非同一般.定然是大殺器無疑.

「小畜生.到此為止吧.我要讓你知道.背叛獵人族是沒有任何好下場的.」

獵雲一隻手端著十字弓弩.將箭頭對著阿修羅同時如此說道.

寒光熠熠的弓弩箭頭.此刻就宛若是死神的鋒芒一樣.攝人心魄的波動瀰漫四溢而出.

「我說了.我從來沒有承認過自己是你們獵人族的成員.背叛獵人族一說不復存在.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嘛.哼.那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面對這生死之間的對峙.阿修羅依然不曾畏懼半分.言罷.阿修羅的身形驟然暴起.渾身覆蓋著熾烈的火焰.暴起行進間.簡直就是一團火焰在高速挪移.圍繞著獵雲飄忽不定的遊走著.一方面使得獵雲一時間難以捕捉到自己的身形.另一方面阿修羅也在遊走間司機尋找獵雲的破綻.以便自己趁虛而入雷霆出手.

「跟我玩這種小把戲.你以為高速挪移身形.就能躲得了我的弩箭了嗎.笑話簡直.我什麼時候說過我是依仗眼睛來瞄準目標的.」

雖然阿修羅圍著獵雲在高速機動.但是站在中心位置上的獵雲.卻巍然不動如泰山一般.隨即不屑的冷笑一聲之後.獵雲終於動了.

只見他邁出一步.腳掌重重的踏在地面之上.一層無形的力量衝擊貼地橫掃而出.無聲無息間地面上的碎石塊瞬間變為堙粉.而獵雲整個身體如同彎弓射月一般的拉開架勢.持有弓弩的右手臂前伸而出.左手臂收攏於腰間.雙腿更是一前一後.一腿綳得筆直.一腿屈蜷著.整個人如一尊石雕一樣.穩穩的定在了那裡.而四周除卻阿修羅移動產生的呼嘯聲外.其他全然儘是一片安靜.

「狩獵明眸.」

隨著獵雲一聲沉喝發出之後.緩緩抬起的頜首.一雙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變得通紅的眼眸之中.透射著一抹妖異的紅光.如此異狀.使得獵雲整個人身上.硬生生的平添了一種濃郁的妖邪的氣質.

妖異的紅瞳.沒有跟隨阿修羅的身形移動而四處搜尋目標.相反.在獵雲那紅瞳的視野當中.周圍的一切.全然和外界迥異.

萬物景象.全都像是披蒙上了一層紅色一樣.通透的一目了然.沒有任何死角.而且更加詭異的是.一切運動的物體.在這雙眼中卻凸顯的尤為的緩慢.似蝸牛般.並且當視線焦點集中到阿修羅的身上時.那裡的紅色尤為的濃重.在這片通紅的視野當中尤為的顯眼.

「這我獵人族的面前.妄圖用速度來躲閃.簡直可笑至極.獵冥之狩.去.」

說著.獵雲微微挪動了一下手中的十字弓弩.而後果斷的扣下了扳機.三支弩箭呈品字型.閃電般的飈射了出去.

「幽火鎮壓.」

就在獵雲扣動扳機的同時.一團半丈大小的淡黃色的光團.當即飄飛而出.迎著那品字形的三支弩箭就衝撞了過去.

「嗖.」

正處正中間的那支弩箭.率先擊中了那團光暈.使得界碑的樣子當即便顯露了出來.強大的力道.猛然間震蕩的石碑偏移向了一邊.使得另外兩支弩箭在沒有任何阻擋的情況下.徑直朝著阿修羅飈射而去.

「嗖…倉啷啷…咣.」

一連串刺耳的各種聲音接連響起.期間更是有著一連串金鐵相交的火花產生飛濺而出.

「唰.」

正在高速移動中的阿修羅.陡然間停下了自己的腳步.一隻手臂憤然揚起.隨即一道蜿蜒如靈蛇一般的鎖鏈抖動著甩了出來.鎖鏈的一端精準的擊中了一支弩箭.先前的火花正是如此產生出來的.

「嗖.」

可就在這個時候.最後一支弩箭.卻如脫了韁繩的野馬一樣.穿行在鎖鏈的空檔之中.筆直的軌跡.直指阿修羅的心臟部位.而在這種情況下.阿修羅真的是沒有了半點防護手段.眼睜睜的看著那支弩箭朝著自己的心臟射來.

這是一種無力和無奈之舉.說著慢.但是整個過程就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所謂的說時遲那時快.就是這個意思.

「啪.」

就在阿修羅準備坦然迎接最後那支弩箭時.這時候一隻纏滿雷電的大手.突兀的出現在阿修羅的身前.於關鍵時候.一把攥住了那支致命的弩箭.噼啪作響的雷光纏繞著弩箭.雷光最盛間.最後的這支弩箭終於是不堪重負.在雷光中化作了堙粉.

「小畜生.到此為止吧.」

與此同時.蒼天那特有洪亮的聲音響徹了起來.同時一團雷光在阿修羅的身前綻放開來.蒼天那高大的身材.當即便是出現在了阿修羅的面前.

「前輩…您的傷.」

見到蒼天替自己出手解了圍.阿修羅心中自然歡喜高興.但是轉而卻又擔憂起了蒼天的傷勢.

「老傢伙.你竟然還沒死.既然如此.就再送你一發.」

見到蒼天出手救下了阿修羅.獵雲心中的怒火更盛起來.說著.整個人極速左右挪移起來.身影模糊間.一道璀璨銀光閃電一般的飈射而出.

「故技重施.你覺得還能得手嗎.」

沒有應答阿修羅的詢問.蒼天抬手間.便從指尖處激射出一道粗壯的雷電.摧枯拉朽般的將那道銀光擊得粉碎.

「送你個禮物.」

一擊擊潰了獵雲的招式后.蒼天前踏一步而出.順勢抬起手掌.同樣的一抹銀光.以比獵雲那記銀光更加迅猛的速度飈射而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