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莊主.你這是.也想動手嗎.」

山水田緣 .「傳聞說少莊主得到了木雲珠.不知可有此事.」

看她無所謂的態度.彷彿並不怕他和墨無塵聯手.肆意談論.

姬青玄對此並不避諱.言稱的確如此.

「木雲珠本是前朝皇室之物.想來進這地宮也需要你的幫助.不若我們一起進去如何.」

她這是相邀姬青玄.可剛才對墨無塵卻並沒有如此.只是請他交出鑰匙.這是不是可以說明.她並不在意墨無塵.


間接說明.他們的目標不一致.

正在這時.夕月醒了過來.她打量了一下周圍.腦子裡暈暈昏昏沉沉的.墨無塵問她怎麼樣.

秋月則把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讓夕月不要理那女人.

「秋月莫要亂說.」夕月站了起來.說道:「凌夫人再怎麼說也救了我一命.算是有救命之恩.」

「小姐.她哪裡是好心救你.明明是想讓公子把鑰匙給她.」

秋月氣不過.反駁道.

夕月搖了搖頭.道:「無論別人的初衷如何.只看結果.她也是救了我.」

「還是夕月姑娘識大體.」夕月說的這些話.讓凌錦銹都有些意外.她本打算好的一切被打亂了.不過也樂得不用再動手也好.

「塵哥哥……」夕月看向墨無塵.她知道墨無塵把這個問題拋給她.就是不想給凌錦銹.可她也有她的打算.

雖然不願.墨無塵還是把石盒拿出來交給她.夕月對他點了點頭.看向凌錦銹.

「夫人.鑰匙給你是理所應當.只是還請夫人答應我一件事.」


「哦.」凌錦銹本已伸到半空的手又縮了回去.問道:「什麼事.」

她眼神閃爍.顯然在考慮夕月的條件到底是什麼.

夕月並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說道:「夜雨可是在夫人手上.」

她肯定的語氣.說明她早已知曉此事.

凌錦銹眼神一凝.不過最終還是同意了把夜雨交給她.

讓夕月意外的是.夜雨竟然就跟在她身後.只是夜太深.看不清楚人.再加上她一直站在最後面.眾人都沒有發現他們.

夕月換下夜雨後.眾人相安無事的開始休息.夜色漸漸變淡.天快亮了.



睡得太多.夕月沒有睡意.便讓墨無塵睡一會.墨無塵點了點頭.

一夜未眠.眾人都疲憊不堪.都留人守夜.這才漸漸入睡.

直到天光大亮.點點光束順著濃厚的樹葉照射進來.眾人才陸續醒來.

伸了伸懶腰.董少華屁顛屁顛的捧來水和食物.遞給流雲.

一派的閑散舒適.

「這樣的清晨.最適合出去玩了.」

雖然外面是隆冬.可這裡卻一點寒意都沒有.許是處於低谷里.清新的空氣襲來.沒睡多久的眾人精神都好了許多.

流雲瞪了他一眼.「這是什麼時候.你還想著玩.」

兩人聲音很小.董少華一幅無所謂的態度.道:「以後等無塵安定了.我們就可以去玩了.」

他的深情.流雲不是不懂.然而有些事.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放下的.

凌錦銹斷然不會和墨無塵合作的.她邀過姬青玄.顯然姬青玄並沒有答應她.

她率先帶人準備離開.

「什麼人.」

一道銀鏈從天而降.直直射向凌錦銹.而她旁邊的老者早先一步推開她.自己迎了上去.

一陣激打聲過後.兩人一觸即分.老者退回到凌錦銹身後.

她從容走了出來.向著前方問道:「既然來了.難道不願一見嗎.」

她說得很平靜.又帶一絲悲切.讓人覺得怪怪的.

「成風.」秋雨吃驚的聲音傳來.夕月轉過身去看.

一身黑衣的成風正站在陰涼下.冷漠的望著前方.聽到秋雨的聲音.扭頭看去.腳動了動.似乎想走過來.最終卻沒有動.

凌錦銹出聲后.林子里一直沒有動靜.讓這密不透風的地方更顯得煩悶.

夕月等人面面相覷.「難道是他.」

墨無塵神情凝重.點了點頭.「看來是他回來了.」

「這麼多年的情誼.你就只為了要我手中這個東西嗎.」

「你明知道他根本拿不到你想要的東西.這般行事.卻是為何.」

依然沒有人出來.眾人都望著成風.希望他能說些什麼.

林子里靜靜的.只有微光搖曳出斑斑影跡.眾人都大氣不敢出.等著那個本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這裡.

秋月看了青華一眼.見他表情淡淡的.並沒有多餘的動作.這才放下心來.

夕月眉頭微蹙.突然對墨無塵喊道:「小心.」

墨無塵早已察覺到不對勁.堪堪避過那驚天一劍.一退數丈.

待眾人看清楚來人時.集體後退.姬青玄眉頭微蹙.環視四周.見只他一人也放下心來.

「少莊主.好久不見.」

「葉盟主.聽聞你已遁世.卻沒想竟然是江湖傳言.」

葉青城對墨無塵出手后.徑自和姬青玄打招呼.這倒有些耐人尋味.

「塵哥哥.你沒事吧.」

葉青城的武功可不是泛泛之輩.能從他出奇不意的手上脫身.實屬不易.

夕月擔心他會出什麼事.便跟了過來.

「我沒事.你小心點.」

他們離眾人較遠.聲音也不大.夕月看了看其他人.有些為難.

葉青城明顯是沖著墨無塵來的.既然不加掩飾.那對於其他的鑰匙就是勢在必得.

墨無塵不可能把鑰匙交給他.無論是守護還是搶奪.他都有立場.

「不知少主庄可願與我合作.須知延途過去.還有很多的機關陷阱.若我們合作.我知道一條捷徑.可以讓你少走一些彎路.」

眾人皆吃驚.他們在這裡走了許久.原來還有一條捷徑.此時眾人心思難辯.

「青城.我……」

凌錦銹開口.想說些什麼.

葉青城只是淡淡一笑.「錦銹.這麼多年.我們之間該說的話都已說完.就當彼此不存在吧.」

凌錦銹聽罷.神色一怔.後退了兩步.差點摔倒.被莘姑姑扶住.「小姐.」

「我沒事.」凌錦銹擺了擺手.沒有再多言.轉身離去.

就當彼此不存在.兩個糾纏了幾十年的人.到頭來卻被告之.就當彼此不存在吧.這要多深的怨.或者恨.亦是糾結.

形同陌路也比這句話好.

一時間.眾人都有些無言.這凌錦銹到底做了什麼事.讓葉青城如此對她.而她竟也不辯解. 凌錦銹離去.一時間.眾人心思難辯.在這種生死關頭.夕月、墨無塵、青華、秋月、成風、秋雨、董少華和流雲.皆眉頭微蹙.

他們如今也是愛得其所.可以後會變成什麼樣的.卻只有老天知曉.

「塵哥哥.你有把握對付他嗎.」夕月對墨無塵.更多的是擔心.

葉青城畢竟成名已久.墨無塵雖然多了一個甲子的功力.可也不見得就能發揮出來.

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不分敵我的姬青玄.青雲山莊的底蘊那可是天下皆知.

墨無塵搖頭.「靜觀其變吧.」

他還有更深層的擔憂.若成真今天就難善了了.

姬青玄擺明了先看熱鬧.夕月對葉青城的感情很複雜.他養她長大.教她武功.卻又害死她全家.他的兒子卻為她而死.這真是一筆糊途賬.


說不清.到底誰欠了誰.誰又該怨誰.

「無塵.你不用擔心.我只是試一下你的武功進展如何.」葉青城大笑.「若是墨大哥看到你如今的成就.一定會很欣慰的.」

墨無塵對他的父親.沒有一絲印象.就連母親.也是如此.所以葉青城說什麼.他也不會受影響.

「葉盟主誇獎了.」

他的聲音平穩.卻有些搞不懂葉青城的目的了.

他們這邊算上秋雨也才七個人.而葉青城雖然看似沒帶人.他卻知曉.他手下那群殺手並沒有解散.就連青華都沒有得到消息.

再加上流雲和青華向著誰.還是另一回事呢.

葉青城並沒想和他們多說.似乎真的只是試一下墨無塵的武功.

當下提出:「我特來邀賢侄一起闖地宮.賢侄當會給我這個面子吧.」

墨無塵想了想.道:「也許我們感興趣的不一樣.還是分開走不易起衝突吧.」

他這是明顯的拒絕. 未婚不相識 .而是面帶微笑的說道:「賢侄想太多了.我是特意來送一個人給夕月姑娘的.不知姑娘可感興趣.」

夕月沒來由的有些緊張.不知想到了什麼.她深吸了一口氣.「姐姐在你手上.」

「夕月姑娘果然聰明.老夫路經一個小鎮.見其姐被欺負.想著大家也是熟人.只好做主先救下.以期假日見到姑娘.讓其姐妹相聚才好.」

葉青城這話說的滴水不露.夕月也說不出什麼.

她知道.葉青城來此定然是做了一些準備的.楚楚在他手上.看來是真的.

「那就謝謝葉盟主了.」

「老夫當不起這稱呼.姑娘還是換一個吧.」他似很無奈的說著.但任誰也聽得出來.他根本沒當一回事.

看來這麼多年.凌錦銹也是摸著他的心.利用他以此來步步為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

而葉青城卻是一心為了凌無雙.卻一直找不到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