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奶奶,我們的人剛查到了安墨卿的行蹤,現在要不要困住他?」

葉簡汐聽到安墨卿的名字,神色嚴肅了起來,「嗯,你們攔住他,記得按照我說的告訴他,我和洛琛很快就過去。」 掛了電話,葉簡汐把安墨卿找到的事情告訴了慕洛琛。

慕洛琛決定分頭行動,他跟周文達匯合,帶著安墨卿回安家,簡汐則去把景颯颯找回來,等到了安家,所有人聚在一起,把事情攤開來說。

安墨卿若是知道了景颯颯還活著,再了解當年的事情,或許會對安家釋懷。

葉簡汐同意。

兩人洗漱了一番,葉簡汐再三叮囑慕洛琛,別太拚命,真的碰到安墨卿反抗,那就由著他跑,只要能保證人不出事就好。

到醫院門口,葉簡汐依依不捨的跟他分開。

葉簡汐坐車去景颯颯所在的醫院。

車子開了大概半個小時,抵達了醫院,她從車上下來,徑自往醫院裡面走。

到病房跟前,葉簡汐推開病房的門。

醫生正在給景颯颯檢查身體狀況。

葉簡汐注意到較之前幾天,景颯颯身上的傷口都好的差不多了,只是燒傷依舊可怖。

她問過醫生,能不能把這些傷疤驅除,醫生的回答是可能性很小,一來景颯颯全身燒傷多大百分之八十,能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二來,她的燒傷時間太久遠了,現在要治療這些傷口,要把她已經長好的皮膚去除,再從她的腋窩取完好的皮膚,一點點的移植到身體其他部位,其中的耗費的時間不算,需要忍受的疼痛也是非常人能忍耐的。

葉簡汐在心底暗暗地嘆息。

醫生檢查完,跟兩人彙報了下情況,便退了出去。

葉簡汐到景颯颯跟前說,「景小姐,今天能陪著我去安家一趟嗎?」

聽到『安家』兩個字,景颯颯驟然抬眸看著葉簡汐。

她的眼底有深深的恨意,濃烈到與她對視的人有種要被燃燒起來的錯覺。

葉簡汐抿了唇,耐心的解釋:「我知道你不樂意,但景小姐,你想奪回妞妞的撫養權,早晚要面對安家的人。否則,我就算能幫你搶回妞妞,安家的人也可以名正言順的把她要回去。」

景颯颯眼睛眨了眨,說:「好,我答應你。」

只要能要回來她的女兒,她什麼都肯做。

而且已經過去了四年半了,她不想再躲著安家的人了,她要那些害她的人,活著也無法過的安穩,每天每夜都良心難安、擔驚受怕。

葉簡汐一點也不意外景颯颯答應,因為作為一個母親,她了解景颯颯,「嗯,那我讓人給你準備下衣服。」

葉簡汐讓郭嫂拿了一套衣服出來,順帶的還有帽子、口罩和手套。

以景颯颯現在的模樣,堂而皇之的出現在眾人面前,只怕會嚇到別人,還是做些防護措施的好。

景颯颯把自己全副武裝了起來,「謝謝你,葉小姐。」

這句話她是發自內心說的。

哪怕葉簡汐幫助她,只是順帶的,她也很感謝葉簡汐。

沒有葉簡汐,只怕她這輩子都無法要回自己的親生女兒。

「景小姐客氣了。」

葉簡汐說著,領著景颯颯往外走。

天氣清朗,碧藍的天上飄著幾朵雲。

難得好天氣。

景颯颯卻沒什麼心思心上,她坐在車上,雙手交握在腿上,手指不停地用力的扣動著。

四年半了……

時隔四年再見到安墨卿,她心裡只剩下了恨,恨不得將那個負心漢千刀萬剮。

葉簡汐幾次餘光落在景颯颯身上,見她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其他的,雙手交握在一起,抬手輕輕的搭在她的手上,安撫性的拍了拍。

景颯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被突如起來的觸碰驚了下,下意識的想要把葉簡汐的手甩開,可看清是葉簡汐后,又放鬆了下來。

葉簡汐嘴角勾起一個淡淡地笑容,「景小姐,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有我在,不用緊張。」

景颯颯心頭一暖,嗯了一聲。

葉簡汐不再說話。

車子快速的向著安家的方向行駛。

就在離安家還有大概四條街的時候,葉簡汐放在兜里的手機,嗡嗡的震動了起來。

天才寶貝:絕版總裁糊塗媽 電話是慕洛琛打過來的,葉簡汐接通了后,叫道:「阿琛?」

「簡汐,你們現在到什麼地方了?」

「快到安家了,你呢?」

「我這邊可能會晚一些,安墨卿不相信景颯颯還活著,你先到安家,等我半個小時。」

「嗯,好。」

……

通話結束后,葉簡汐臉上依舊掛著甜蜜的笑。

景颯颯望著她的面容,有些恍惚,曾幾何時,她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每次她落兩滴眼淚,那個男人就緊張兮兮的哄她……她以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可到頭來,不過是一場笑話。

景颯颯閉上了眼睛,滿心的苦澀。

「景小姐,到了。」

葉簡汐提醒景颯颯。

景颯颯抬眸望向窗外,車子已經抵達安家,一如記憶中的安家那般氣勢恢宏,但早已物是人非。

景颯颯只覺得渾身的細胞都顫慄了起來,眼前閃過往事一幕幕,最後只剩下了無邊無際的火海,那撕心裂肺的痛感,時隔四年多,依舊清晰的可怕。

景颯颯一動也不動,像個石頭人似的。

葉簡汐打開自己這邊的車門,走到景颯颯那邊,拉開車門,拉著景颯颯的手說,「景小姐,下車吧。」

景颯颯扣住葉簡汐的手,無意識的用力,力道大的像是要把她的骨頭捏碎。

葉簡汐感覺到疼痛,卻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

因為她知道,要景颯颯進入安家,需要勇氣,若是握著她的手,能給她一些勇氣,未嘗不是好事。

葉簡汐半拖半拉的帶著景颯颯往安家走。

路上碰到的傭人,看到她跟一個奇怪的女人進來,紛紛側眸,可沒一個人敢上前,詢問什麼。

一路通暢的走到大廳,安家的管家命令傭人端了兩杯茶,「兩位請稍等,老先生還有些事情,做完了,很好就出來了。」

「嗯,多謝。」

管家簡單的招待了兩人後,退到一旁站定。

葉簡汐和景颯颯誰都沒碰茶杯,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等著時間的流逝。

過了大概五分鐘,客廳的左側的出口,忽然響起了一陣很小的動靜,緊接著傳來了腳步聲。

葉簡汐以為是安老爺子來了,扭頭看向那邊。

卻見一個小小的人影漲紅了臉邊跑向自己的方向,邊叫:「姨姨!你來啦!你來看妞妞啦!」

葉簡汐愣了兩秒,下意識的去看景颯颯。

景颯颯的視線鎖定在妞妞身上,眼裡也忍不住的滾出了淚水,「妞妞……妞妞……我的寶貝……」

「景小姐,別衝動,會嚇到孩子的。」

葉簡汐小聲提醒。

景颯颯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此刻,妞妞已經跑到了她們跟前,蹭蹭的從地上,爬到沙發上,然後摟著葉簡汐的脖子,親昵的說,「姨姨,我這幾天可想你啦,你都不過來看我,爹地也不帶我去見你……」

葉簡汐抱著她,說:「現在不是來見你了嗎?」

「嗯!姨姨你要陪著妞妞好好玩!」妞妞露出潔白的牙齒,啾的在她的臉頰上親吻了下。

葉簡汐笑著說,「好。」

妞妞見她答應,拉著她的手要帶她去看自己剛種的樹苗。

婚寵99次:腹黑BOSS的出逃嬌妻 葉簡汐卻坐在原地不動,餘光落在景颯颯身上,見她一瞬不瞬的盯著妞妞,眼底的渴望、激動幾乎溢出來,在心底嘆息了一聲,溫聲對妞妞說,「妞妞,先陪著姨姨在這裡玩好不好,等下再去看小樹苗。」

妞妞歪著腦袋,認真考慮了下,說:「好……」

葉簡汐抱住她,用商量的語氣說,「妞妞,能不能讓旁邊這位……阿姨抱抱?姨姨有些累了。」

妞妞這才看向景颯颯,見她眼睛通紅,淚流不止的望著自己,緩緩地垂下腦袋,抵著葉簡汐的胸口,小聲說:「不要。」

「為什麼?」葉簡汐問。

妞妞偷偷看了眼景颯颯,趴在葉簡汐耳邊說,「這個阿姨好奇怪,妞妞害怕。」

她說的聲音小,可還是清楚的讓在座的人都聽到了。

景颯颯雙手緊緊地攥在一起,明顯的顫抖著,滿眼的失落。

葉簡汐有些尷尬,小孩子的審美都是這麼直白,有什麼說什麼,也不知道委婉一些。

景颯颯經歷過那麼多,心比常人敏感一些,妞妞又是她心心念念的女兒,此刻聽到她說的這些話,不知道要有多傷心。

葉簡汐沉默了片刻,又道:「吶,妞妞你讓阿姨抱一下,改天姨姨帶著你去遊樂園玩好不好?」

「真的?」

妞妞眼睛放出亮光。

「當然。」

葉簡汐用力的點頭。

妞妞食指點在下巴上,猶豫了一會兒,說:「那好吧。」

葉簡汐嘴角止不住的上揚,伸手把妞妞往景颯颯跟前遞。

景颯颯被突如其來的幸福打懵了,愣愣的坐在那裡,一時竟忘記了接。

妞妞扁了扁嘴,主動抱住她的脖子。

柔軟的小身體落在懷裡的那一刻,景颯颯的淚洶湧落下,雙手用力的抱住妞妞,恨不得這輩子再也不分開。

葉簡汐鼻子有些酸澀,但還是輕輕的握了下景颯颯的手,提醒:「景小姐,別弄疼了孩子。」

景颯颯用力的點了點頭,泣不成聲。

妞妞見景颯颯一直不停的哭,抬手替她擦了擦眼淚,邊擦邊稚聲稚氣的說,「爹地說,不能哭哦……哭太多眼睛會壞掉,皮膚也痛痛的,那樣的話就沒人愛了哦……你是不是因為不開心才哭的?妞妞親親就開心了好不好?」

說完,她撅著小嘴,隔著口罩在景颯颯的臉頰上,輕輕的吻了下。

景颯颯拚命的壓住想哭的衝動,可怎麼也沒辦法壓住,淚水漲的眼睛快要爆掉了。

妞妞……

她的寶貝……

這輩子,她都要把女兒要回來。

景颯颯抬手,把妞妞壓在自己的懷裡,臉上露出的皮膚青筋暴起。

而就在這時……

門口響起紛沓的腳步聲,葉簡汐抬眸,看向來人,緩緩地站了起來。 門口,慕洛琛身著剪裁得體的黑色西服,臉色淡漠的踏入大廳,而他的身後是被捆綁起來的安墨卿,以及神情木然的周文達。

「阿琛。」

葉簡汐嘴角彎出一抹淺笑。

慕洛琛微微的點頭,冷聲命令,「把他放下。」

兩個警衛順從的放開了安墨卿。

安墨卿站在原地,咳嗽了起來,他的臉色原本就不好,此刻又被捆著,像是要把肺腑都咳嗽出來似的。

葉簡汐想讓周文達把安墨卿身上的繩子解開,可還沒開口,妞妞蹬蹬的跑到安墨卿身邊,焦急的問:「爹地,怎麼了?為什麼他們要綁著你?」

安墨卿邊咳嗽邊搖了搖頭,說不出話來。

妞妞眼裡的淚水直打轉,抓住安墨卿的衣服的一角,扭頭瞪著慕洛琛,大喊:「壞蛋叔叔!你放開我爹地!」

慕洛琛抿著嘴角不出聲。

葉簡汐走到妞妞跟前,說:「妞妞乖,這是大人的事情,你先下去玩好不好?姨姨放開你爹地。」

「不要,妞妞不下去,姨姨你先幫爹地鬆開。」

妞妞帶著哭腔說,手依舊死死地抓著安墨卿。

葉簡汐擰了眉頭,抬眸望向安墨卿,道:「安先生……」

她話剛說了個開頭,就被另一道聲音壓了下去。

「安墨卿!你還我女兒!你個畜生,你還我女兒!」

萌寵小助理 景颯颯凄厲的吼著,撲到安墨卿跟前,雙手用力扯住他的衣服,像是要把他撕碎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