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樣,要滾的是你。」歐陽獨奇劍氣綻放,徐寒感覺天雷劍像陷入了沼澤,越陷越深,隨即一股狂猛地力量傳來,徐寒悶哼一聲,飛了出去。他滿臉震驚地看著歐陽獨奇,這傢伙不單單是氣境六級,而且是氣境六級巔峰境界,氣勁跨過八級,就算他父親徐原來也不是對手。

「別打擾我的好事。」歐陽獨奇頭都不回,一把從沐雪的裙袍上撕下一塊。

「啊!救我!」沐雪驚恐大叫。

「放開他!」薛力大怒,一拳轟出。

「蠻境也敢壞我好事,死!」歐陽獨奇劍氣如虹,薛力胸口凹陷,身形轟然暴退,狂吐鮮血,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薛力!」徐寒眼中滿是愕然,悲涼與絕望在心頭交織,接著,一股無盡的怒火熊熊燃起,似要吞天噬地。

「劍魄!天罰!」徐寒暴喝,殺氣狂涌。

頭頂烏雲密布,身周劍魄縱橫,歐陽獨奇身子一僵,驚愕地望向徐寒,此時的徐寒低著頭,看不見臉也看不見表情,只有濃濃地殺氣不斷地從體內湧出,森冷的寒意爬上他的身軀。

歐陽獨奇緩緩站起來,表情異常凝重,無論是頭頂的黑雲漩渦,還是環繞四周盤旋飛舞的虛幻銀劍,都帶給他極大的威脅,只要他有一絲一毫的懈怠,就會被瞬間轟殺。

徐寒的眼眸中雷光閃爍,怒火燃燒,同時身上爆發出森冷的殺意,宛如臨世修羅。

「萬劍歸宗!」

萬劍齊發,直指歐陽獨奇。

「劍氣罩!」面對萬千劍魄,歐陽獨奇選擇全力防禦。

咻咻咻!

劍雨傾泄在劍氣罩上,劍氣罩在劍雨中扭曲,搖擺,如同暴風雨下的一葉扁舟。

「啊!!!」劍氣罩就快防禦不住,歐陽獨奇大喊一聲,綻放出更多的劍氣。

轟!劍氣罩爆碎,劍魄呼嘯而來,歐陽獨奇成了刺蝟。


噗!歐陽獨奇長吐一口鮮血,蒼白的臉上滿是愕然:「你……真的只有氣境一級?」劍氣的氣勁有三級,可是這些銀劍,還有頭頂的黑雲漩渦,全是他無法理解的東西。

「你是真的非死不可!」徐寒沉聲厲喝,黑雲漩渦中心雷鳴電閃。

「不,不!放了我!我只是幫雷龍辦事!我可以滾!我立馬就滾!」歐陽獨奇極度害怕,第一次,他感到死亡離自己如此之近。

「我要你!死!」徐寒舉劍,劍鋒直指歐陽獨奇。黑雲漩渦彷彿得到指令,傾吐出一道璀璨無比的雷電霹靂。

「不!!!」電光轟鳴中,歐陽獨奇的慘叫撕心裂肺,隨即化為烏有。

天色漸晴,萬籟歸寂。

「沐雪,薛力!」徐寒飛撲過去,沐雪抽泣著,眼角噙滿淚水,而薛力,卻是一動不動。

探了下薛力的鼻息,徐寒心頭一凜:「不,不會的!」薛力的氣息極為微弱,隨時可能湮滅。

懊悔,自怨,徐寒一把抱起兩人,化作一道流光衝出秘境。

「快救人!」一道流光衝進靈丹閣,徐寒焦急萬分,把薛力放在地上,便急忙上樓找丹藥。沐雪披著徐寒的衣服,照看薛力。

樓上傳來哐啷哐啷的聲音,守閣老者臉色一變,慌忙上樓:「你在幹什麼?!」

上樓一看,老者不由地倒吸一口涼氣,抱頭大喊:「天吶!你這是要毀了靈丹閣!」各種葯櫃被撞倒,丹藥亂七八糟地摔了一地。

「護心丸呢?!給我護心丸!」徐寒嘶吼著,眼中布滿血絲。

「護……護心丸是極品丹藥,只有長老以上的人才有資格取。」守閣老者顫慄回答。

「給我!」徐寒嗖地閃身到老者面前,神色冰冷。

「我都說了……只有……」

「我說給我!」森冷的殺氣從徐寒身上綻放,老者後背一涼,面露驚色,要是他不給,這個人真會殺了他!

「我這裡……剛好有一瓶……」老者顫抖著從懷裡取出一瓶精緻的小瓶。

「謝。」徐寒身形一閃,與護心丸一同消失。

老者腳一軟,癱坐在地,隨即舒了口氣。

… 護心丸是保命丹藥,而非救命丹藥,能夠護住傷者心臟,暫時保住性命,但藥效只有三天,三天一過,傷者依舊會魂歸命天。

喂薛力服下護心丸,望著沐雪臉上交雜著屈辱與擔憂,徐寒心如刀絞。

「雷龍!」徐寒咬破嘴唇,溢出的血絲傳遞著怒火與怨恨。

年會上,雷龍暗助楊天霸,傷他父親,還取笑徐家,他兒子也曾多次辱罵他是廢物,對此,徐寒也只是嚇暈他兒子,未傷分毫,連報仇都算不上。可是,雷龍卻三番兩次派人要殺他,害他連累朋友。

轟!徐寒一拳轟在桌上,木桌被轟碎。他曾以為,對人善人必友之,結果被他救下一命的梁遠為了一本劍技要他性命。他曾以為,生命平等,想來,他又錯了,有些人就是自視命貴,動之不得,而在這些人的眼裡,其他人的性命都低賤得如同螻蟻,死千萬不足惜。

「哈……」徐寒長泄一口怒氣,轉身,「我離開一下。」

沐雪一驚:「去哪?」

「去取救命之葯。」徐寒走出房門,神色冰冷。他知道,雷家有祖傳秘葯回春丹,有起死回生之效。當然,此去雷家,他的目的不止是取葯。

徐寒目露凶光:「我徐寒命賤,你雷家命貴,那就讓我看看,你們的命有多金貴。」

雷氏家宗,府邸。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這裡,是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雷龍心情十分愉悅,面帶笑顏。

「是不是徐寒死了?」楊天霸眼睛一亮。

雷龍哈哈一笑:「楊族長果然聰明,兩個時辰前我接到歐陽獨奇傳回來的消息,徐寒,死了!哈哈!」歐陽獨奇極度自負,他認為他一出馬,徐寒必死,於是在動身前往雲天宗前就把消息傳回去,稱徐寒已被他所殺。

「好,好!」方天拍手叫好。

司馬君塵也面露喜色:「這下可以一舉滅掉徐家了!」

雷龍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就在今天,沐氏家宗赴身前往帝都,我們可以趁著這個時間採取行動。」北冥城的沐氏家宗只是一個分支,帝都的那個才是真正的沐氏家宗,勢力龐大。

「好!馬上行動!」楊天霸一拍大腿。

雷龍道:「各位族長先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晚上行動!」


各家宗族長離開,雷龍愜意地泡了杯茶,細細品著,眼角帶笑:「明天晚上,北冥城再無徐家!」

這時,門外傳來慘叫聲。

雷龍臉色一變,立即起身:「外面怎麼回事?!」

「族長,有人闖進來了!」只聽得門外有人-大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

「有人闖進來?誰?!」雷龍暗忖:該不會是徐原吧?這麼快就得到徐寒被殺的消息了?接著,雷龍陰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正好,殺了你,明天滅徐家就更簡單了!」

「別把人放走!給我殺了他!」雷龍大喊著出了房門,只見一黑衣人穿梭於人群之中,劍光閃爍,劍至,飲血,血霧漫天,劍嘯,慘呼,織成一片。

「好快的劍法!」雷龍大驚失色:「你不是徐原?你是誰?!」徐原的劍道以化勁噬勁著名,絕沒有這般凌厲迅猛。

「敢闖我雷家,好大的膽子!」雷文飛身而來,雷雲劍劍氣凌人。

黑衣人步法詭異,身如黑影,與黑夜融合。

「文兒!小心!」雷龍大感不妙。

「啊!」一道劍光劃過雷文的脖子,伴隨著一聲慘呼,雷文封喉命殞。

「文兒!!!」雷龍大怒:「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話音剛落,風雷劍祭出,金色劍氣瞬間綻放,照亮夜空,讓雷龍看清了黑衣人的外貌,頓時臉色煞白:「這……不是寒風的夜行衣嗎?!」

徐寒不語,一劍掃來。

「原來你是徐寒!你沒死?!」雷龍咆哮著,金色劍氣灌入風雷劍中,「風雷呼嘯!」一劍揮出,劍氣釋放,如數條猙獰的金蛇撲來。雷龍劍修氣境六級,金蛇劍訣修鍊到第六層,因此有七級氣勁。

「劍魄。」徐寒體內飛出同樣數量的銀劍,射殺金蛇。

天老說過,劍魄不能讓任何活人看見,但死人就例外了。徐寒在雷龍面前使用劍魄,就意味著他不打算放雷龍生路。

雷龍臉色一僵,驚出一身冷汗:「這……這到底是什麼?」竟然輕而易舉地破了他的劍氣。

「你……隱藏了實力?」雷龍不由地倒吸一口涼氣。

徐寒摘下口罩,冷漠地望著雷龍:「你知道也無濟於事,今天我就是滅你雷家而來。」至於回春丹,殺了雷龍可以慢慢找。

「來人!給我擋住他!」雷龍自知不敵,喊來手下擋住徐寒,而自己藉機逃跑。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徐寒冷笑一聲,體內又飛出幾把劍魄,瞬息間,前來阻擋徐寒的人魂歸冥冥。黑影與黑夜融合,雷龍只感覺一股濃烈的殺氣接近自己。

「求求你!放過我!!!」自知將死,雷龍大呼救命。

「你派人殺我時可曾有放過我的念頭?」別人的命都低賤,只有自己的命高貴?對於這種人,徐寒絕不心軟。

「老爺!」忽然,旁邊躥出一位婦人,撲到徐寒的面前,以身體護住雷龍。「別殺老爺!」

徐寒劍魄欲出,見此情形,立即收回劍魄,執劍而立。

「你讓開,我不殺女人。」徐寒冷喝。此次血洗雷家,徐寒唯獨沒有傷及婦孺。

雷龍心下一動,竟轉身掐住婦人的脖子:「你不殺女人是吧?很好,要殺我,得跨過她的屍體!」


「老爺……你這是……為什麼……」婦人眼中含淚,儘是錯愕。

「少問為什麼!你不過是個女人!要傳宗接代,有的是女人!我的命比你值錢多了!」雷龍一邊說話,一邊慢慢地往後退。

徐寒面如冰霜,冰冷的目光直射雷龍。好狠的人,連自己的結髮妻子都可以出賣,果然,在這種人心中,除了自己的命值錢,其他都是草菅。本來,他可以用劍魄取雷龍性命,劍魄不能讓活人看到,所以只要殺了雷龍就行了。可是現在他妻子來了,徐寒不殺女人,故不能使用劍魄。

「可是……」徐寒目光一凝:「要是讓他跑了,情況就更糟了。」雷龍已經看到了劍魄,即使他暫時不知道這是什麼,一旦消息傳出去,徐寒就會惹禍上身。

「哈哈!你沒轍了吧?等著吧!小兔崽子!明天晚上,就是你們徐家滅頂之時!」雷龍狂妄地大笑起來。

徐寒漠然低語:「追魂訣。」一道紅色流光瞬息鑽入地面,不被察覺。

突然,雷龍的大笑嘎然而止,他的胸口冒出一點紅,那是赤焰地獄的鋒芒。

「你……殺我……」雷龍口吐鮮血,愕然倒地。

「老爺!!!」婦人嚇得臉色蒼白,失聲驚叫。

徐寒冷冷道:「你奉他為老爺,甘願為他捨命,可是他為保命拿你作擋箭牌,這種人,死有餘辜!」

婦人低頭不語,確實,剛才雷龍的作法讓她心寒。

「你知道雷家回春丹在何處嗎?」若她願意告知,能省下徐寒不少力氣。

婦人想了想,說道:「我帶你去。」

回春丹,是雷家祖傳秘葯,雷家世代煉藥,唯獨這回春丹已然失傳,僅剩三顆。婦人把徐寒帶到了一處密室,密室表面個書庫,婦人調整了第三排書柜上書籍的擺放位置,石壁上便拉開一道門,門后是直通地下的階梯。

「藏得真隱秘,要沒有人帶領,我還真難找到這裡。」徐寒不禁感嘆。

地底有一個巨大的煉丹爐,旁邊擺放著各種瓶瓶罐罐。

「回春丹就放在這裡,具體在什麼位置,老爺沒提起過。」婦人說道。

「謝了。」徐寒的目光立即從那些瓶瓶罐罐當中掃過,「不愧是雷家,這些都是極品丹藥,放在雲天宗,必須長老以上地位的人才有資格取。」

突然,石門砰地關上了。

徐寒微微一驚,發現婦人已經不在這裡了。隨即笑了笑,原來,她帶自己來這裡也是想把自己困死在這裡。

「找回春丹要緊。」徐寒沒時間管其他,這些瓶瓶罐罐都標註了藥名,有療傷神葯金烏丸和活絡丹,還有固本培元的培元丹,甚至有藥效僅次於回春丹的還魂丹。

「呵,這麼多極品丹藥放在這可惜了。」一揮手,徐寒將這些丹藥全部收走。

四處探了探,似乎沒什麼機關。唯獨沒有試探過的只有放在中間的那個大煉丹爐了。

「難道這個煉丹爐有什麼玄機?」徐寒好奇地走近煉丹爐,煉丹爐上雕刻著一些細小的文字,說是文字,其實更像符咒之類的,總之讓人看不懂。

突然,文字亮起了紅光,徐寒反射性抬臂遮擋光線。片刻,徐寒放下手臂,驚*發現,那些文字他竟然能看懂了。


… 「欲煉回春丹,需特製煉丹爐方可煉製……」徐寒眼前一亮:「這是回春丹的煉製方法!」難怪回春丹失傳已久,交待煉製方法的這些文字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能看懂的,或許只有徐寒這樣來自其他世界的人才能看懂其中的意思。

「可是特製煉丹爐在哪呢?」徐寒仔細打量了一陣,難不成是這個大煉丹爐?

圍著大煉丹爐轉了一圈,到背面時發現背面神龍圖案的眼睛部位散發著紅色光暈。徐寒目光一凝,轉動了一下龍睛,這時,神龍圖案張開了嘴,是一個暗匣,裡面放著一個巴掌大的丹爐。

「就是這個!」徐寒欣喜若狂,打開丹爐,裡面還有三顆回春丹。

丹爐找到了,回春丹也有了,現在的問題是,要怎麼離開這裡。這個地下室只有一個出口,徐寒連續朝石門劈了幾劍都不留下一道劍痕。

「看來這石門不一般啊。」徐寒收起天雷劍,目光微沉,隨即,十幾把劍魄射出,石門瞬息裂開十幾道裂紋,「破!」銀色劍氣爆發,石門轟碎。

出了密室,徐寒目光一凝,冷笑道:「看來,想出去沒那麼容易啊。」

密室門口堵滿了人,而且都不是雷家的人,他們統一著一襲黑衣,帶鐵面具。此時,婦人的身邊多了一個高大威猛的黑袍男人。

「我真是小看你了。」徐寒冰冷的目光直射婦人,他一向不殺女人,沒想到卻放過了一個蛇蠍毒婦。

婦人的臉上掛著陰險的笑容:「我的心早就不在雷龍身上了,阻止你殺他是因為還從沒他口中得到天雷石的下落。」

「怡清,少跟他廢話。」威猛︶男人名叫石林,是暗衛門的隊長,也是柳怡清的情夫。「把天雷石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不死!」

「天雷石?」徐寒目光微沉:「我可不知道什麼天雷石。」

「別裝蒜!」柳怡清忽然激動起來:「回春丹和天雷石是放在一起的,沒找到回春丹,你怎麼可能從裡面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