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朱子,你在猶豫什麼?當年你的天資遠在老夫之上,這麼多年了居然還停留在半步築基,想必是這個花毒的影響吧。」藍蒼似乎有些人不住了,連忙開口說道。

葉飛淡笑一聲,這二人的關係,看來的確不錯。

只不過此事,確實有些難以抉擇,這朱紅畢竟是個女人,要她接受變老的事實,怕是在她的心中還如不殺了自己。

「藍哥,此事先暫且不談,這次相邀主要是為了抓住我朱家的叛徒,其他的事情等結束再說。」朱清表情複雜,看了藍蒼一眼輕聲道。

葉飛見此情景,也是緩緩搖了搖頭,朱清既然不想祛除花毒,他自然也懶得在說些什麼。

一旁的藍蒼,臉上的表情明顯泛起了怒意,本想要說些什麼,忽然他的目光一閃,轉頭向著廳外的方向望去。

就在這時,廳堂外迎面走來兩人,其中一人葉飛之前見過,正是那楚家的太爺楚雲。

而另外一人,身穿一身青色淡袍,半披肩的長發有些顯眼,一眼望去像是一位中年男子,但其臉上的皺紋,卻是逃不過葉飛的眼睛。

「此人,怕估計也是與藍蒼同輩,只是可以隱藏了自己蒼老的一面。」葉飛內心暗道,同時目光在廳內的四人身上意義掃過。

藍家藍蒼,楚家楚雲,以及朱家朱清,而這位男子身份怕是也不會一般。

燕京幾大豪門世家,此刻竟然在這間四合院中匯聚,此時絕非只是為了抓那位朱家的叛徒而已。

廳堂內朱清走上前來,向著前方的二人報以微笑,顯然這二人也是因她而來。

「楚雲,萬家主,兩位肯出手相助,我朱家感激不盡。」朱清向著二人一抬手,臉上的帶著輕盈的笑容,緩緩開口說道。

這二人走進廳堂后,楚雲的目光落在葉飛身上,眼中閃過一絲忌憚之色但很快內斂,隨即站在了一旁好像不願多言。

而那位萬家主,表現得很是熱情,連忙開口道:「清兒妹子客氣了,燕京四大家族本該想回扶持才對,這次朱家有事,萬某義不容辭。」

在說完之後,萬家家主的目光,也是落在了葉飛身上。

只是輕撇了葉飛一眼后,便是將目光直接移開,以他的身份,自然看不上一個小輩。

「萬家主,這位是江東的葉小友,此事還需要靠他破除那座陣法才行。」朱清見到眼前的二人注意到了葉飛,隨即開口介紹道。

通過方才的事情,朱清顯然是認可了葉飛的能力,能夠一眼就看出她身中花毒之人,豈能是泛泛之輩。

「哦,葉小友懂得陣法之道,可真是英雄出少年啊!」萬家家主故作驚嘆之色,同時向著葉飛微微點頭。

葉飛沒有多說什麼,也只是輕笑著點頭回應。

萬家家主在說完之後,似乎不願在過多的理會葉飛,而是頭望向了一旁的藍蒼,二人的目光相交,均是閃過一道寒意。

燕京四大豪門世家之間的關係,可以說有些微妙,畢竟常常引發一些利益上的衝突,這朱清能夠將眾聚集,怕是花了不少的本錢。

眾人已經到齊,似有些刻意的寒暄幾句之後,便是在朱清的帶領下,一同離開了廳堂。

朱家齊聚眾人所謂什麼事情,除了葉飛之外,其他的三人好像都早已心知肚明。

這間四合院,處於研究北城的範圍,一行人在離開之後,便是一同坐上了一輛黑色商務車,向著北郊的方向而去。

燕京北郊,沿著主道一直向北行駛,大約三十分鐘后,便是可以看到一座叢林小山。

這座小山名叫北邙山,所處的位置較為特殊,山雖不高但四周叢林林立,根本沒有進山的道路,一般人很難靠近。

黑色的商務車,停靠在了路邊,眾人下車之後,朱清讓司機直接離去。

幾人對視一眼后,便是身形閃動,全部騰空而起,向著北邙山內部而去。

「孫女婿,你還沒到築基,老夫帶著你吧。」藍蒼大笑一聲,抬手之下身上的真氣浮動,將葉飛的身形托在了他的身旁。

「多謝。」葉飛目光如此,淡淡地開口道。

他雖然無法踏空,但速度上不會輸給這幾人,儘管如此對於藍蒼的話語,葉飛此刻卻是並沒有拒絕。

另外的三人,並沒有多言,唯有那玩家家主,掃了葉飛一眼,眼中閃過一道異光,隨即一行人消失在了原地。

在前行的路上,葉飛的腦海中,忽然響起了一道低沉的聲音。

「孫女婿,隱藏在北邙山中的那人,正是昨天與你交手之人,他本名朱時水,乃朱家嫡系一脈。」這道聲音正是來自藍蒼。

這種傳音之法,便是武道中熱踏入築基之後,所獨有的靈識傳音。

隨著藍蒼的解釋,此事的原委,葉飛也是了解了一個大概。

原來這朱時水,不知從何處學會了一身古怪的道術,同時叛出了朱家自成一脈,因為長年在燕京興風作浪,被各大豪門世家所不容。

這次朱家召集四大家族,就是為了徹底除掉這個禍害。

葉飛臉上的表情如常,但腦中卻是暗自思索,若真如這藍蒼所說,為何會放任此人活到現在?

「應該沒這麼簡單…」葉飛內心暗道,嘴角泛起一抹難以從察覺的微笑。

身邊的藍蒼,在講述了事情原委之後,便是不再說話,前行的速度隨即提升了幾分。

以這幾人的實力,很快便是踏入了這片山林之中,從半空之中落下之後,葉飛明顯感覺到了,整片山林內都似乎透露這一股陰冷的氣息。

「這是寒氣,而且越是靠近山林身處,周圍的寒氣就越發的濃郁。」葉飛跟在幾人身後,不斷地感知這周圍的環境。

在這種環境下,生長出六葉仙靈不足為奇,如果能夠得到這株千年花草,此行才算不虛。

山林之後,大約前行幾分鐘之後,眾人為首朱清忽然停住了腳步。

「就是這裡了,前方有著一處無形的陣法,我與藍老頭聯手,依舊無法破除。」朱清看了前方一眼,隨即轉頭望向眾人。

一旁的藍蒼,也是微微點頭,同時只見他走上前來,抬手打出一道勁氣。

這縷勁氣力道不俗,在半空之中劃出一道弧線,帶著呼嘯之聲向著前方而去。

「砰!」一聲低沉的悶響,陡然傳到了眾人的耳邊。

只見遠處的那縷勁氣,似乎是撞到了什麼東西一般,消失在了空氣之中,如此同時四周陡然傳來一股,極為強悍的威壓,壓得眾人有些透不過氣來。

前方不遠處,空中閃過一道透明的屏障,轉瞬即逝很快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幾人後方的葉飛,此刻並沒有注意前方的陣法,而是目光落在藍蒼身上,大有深意地看了這老頭一眼。

「昨天他出手讓那紅袍人逃走,就是為了找到這個地方么…」葉飛內心暗道,也是瞬間明白過來。

以藍蒼築基境的實力,暗中在那紅袍人身上留下印記,應該不是什麼難事,顯然這朱清與藍蒼二人,昨天就來過此地。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才把目光移向了前方的陣法,他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

這時,一旁的萬家家主,在聽到藍蒼的話語后,忍不住露出了輕笑。

「藍蒼,你剛剛踏入築基境,實力還沒穩固,當然破不開此陣。」萬家家主輕哼一聲,隨即轉頭把目光落在了朱清身上。

只見他再次開口說道:「清兒妹子,前方的這道陣法依我看不算厲害,你我二人臉上破除綽綽有餘。」

萬家家主面帶微笑,望向朱清的目光中,似帶著幾分愛慕之色。

「好吧,我們試試。」朱清深吸一口氣,輕聲開口回應道。

單論實力而且,萬家家主確實是四人之中,最早踏入築基的強者,二人臉上要是真能破除陣法,自然再好不過。

一旁的藍蒼,面色不太好看,但是道如今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暗自低哼一聲。

至於後方的葉飛,此刻似乎被這幾人遺忘,畢竟在築基強者眼中,化境宗師實在是有些不起眼。

說著朱清與萬家家主二人,便是各自走上前來,身上的氣息同時爆發,築基強者出手,氣勢可謂駭人。

「慢著,你們破不開此陣。」一道聲音忽然傳來,葉飛隨即從後方走進。

通過他的觀察,這道陣法可謂極強,而且絕非是昨天那位紅袍男子有能力布置,應該是前人遺留至今。

築基境雖然強悍,但面對這道陣法,怕是有些難以施展,此陣蠻力不可破。

「哦?小輩,難道說你有辦法破開此陣?」萬家家主面露嘲諷之色,更是忍不住輕笑了兩聲,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 如此同時,朱清也是把目光落在了葉飛身上,那雙動人的雙眸中閃過一道微光。

陣法之道,博大精深,雖然朱紅對葉飛的映像不錯,但身為半步築基的強者,她自然不能一開始就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小輩身上。

「葉飛,你真的懂得此陣嗎?」朱清心中遲疑,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一旁的藍蒼見此情景,頓時一臉的得意之色,葉飛可是他的孫女婿,要是真能破的此陣,他的臉上自然也是有光。

幾人之中,唯有楚雲一直默默地站在一旁,始終處於沉默寡言的狀態。

他的目光有時候會掃向葉飛,但很快又會隨之移開,腦中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葉飛看了眾人一眼,隨即開口道:「此陣名曰大五行陣,聚方圓百里靈氣循環生生不息,防禦力極其驚人,無法從外面破開口,想要破陣只能進入陣內。」

方才藍蒼出手,試探陣法之時,通過陣法上的氣息,葉飛已經確定了正是大五行陣無疑。

這種早已失傳的奇陣,除了布置手法之外,更是需要一個不可缺少的條件,葉飛的目光在身邊幾人身上一一掃過,嘴角泛起了一縷淡笑。

「進陣?簡直可笑至極,你的意思是,讓我們主動送上門去。」萬家家主的聲音,此時略顯得有些刺耳。

周圍的幾人,均是瞟了葉飛一眼,隨即移開了目光。

就連藍蒼也是眉頭微皺,望向葉飛輕輕搖了搖頭,他們雖然不了解陣法之道,但卻是深知,一旦落入陣中生死就會被布陣之人控制。

葉飛此時讓他們直接進陣,這無異與讓他們去送死一般。

「清兒妹妹,一個小輩對陣法又能了解多少,怕是也只懂得皮毛罷了。」

「這次的事情,根本無需這小子插手,我等四人聯手,此陣必破無疑。」萬家家主掃了葉飛一眼,似乎懶得在理會,隨即把目光投向了朱清。

他們幾人都是豪門家主,均是跺跺腳燕京都要一震的大佬,中間莫名其妙出現一個小輩,萬家家主心中多少有些不悅。

「也好,藍哥,此子是你藍家之人,讓他先離開吧。」朱清聲音輕盈,隨即轉過頭來,望向了一旁的藍蒼。

對於葉飛她本就沒報什麼希望,若非是藍蒼的面子,以她的身份豈會與一個小輩多言。

此時的藍蒼,臉上的表情不太好看,沉默半響之後,轉頭望向了葉飛。

「孫女婿,這件事情乃是燕京四大豪門之事,本就與你沒什麼關係,你先回去城內如何?」藍蒼低聲開口,話語間也很是客氣。

他讓葉飛參與此事,本以為乘著這個機會,讓燕京的這些豪門家主,對這個年輕人刮目相看。

只是葉飛的表現,顯然讓他有些失望,此子畢竟還是太年輕了。

葉飛臉上的神情不變,只是看了藍蒼一眼,沒有多說什麼緩緩點了點頭,便是轉身向著後方走去。

「藍老頭,不是我說你,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哪容得這種乳臭未乾的小兒胡鬧!」王家家中低喝一聲,瞥了一旁的藍蒼一眼道。

「你…」藍蒼面色漲紅,但此時卻是無言反駁。

前方的朱清見此情景,也只是輕輕搖頭,沒有多說什麼。

待葉飛走來后,陣法前的四人,同時聚集在了一起,開始商討破陣之法。

山林之內,葉飛在走遠之後,卻是並沒有選擇直接離開。

「此地絕對是一個寶地,先不說五行陣內的東西,那株千年花草,想必也在其內無疑。」葉飛停下腳步,望著後方開口道低喃道。

正如藍蒼所說,四大豪門之事,與他又有什麼關係,他要的只是千年花草與陣內之物罷了。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臉上露出了微笑,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在離開了四大家族的四人後,葉飛來到了北邙山的右側叢林,此地有著一塊小型的窪地,四周被茂密的叢林掩蓋。

進入窪地之後,葉飛體內的真氣遠轉,眼中閃過一道雷威,注視著前方三丈開外。

「大五行陣生生相剋,循環不息,想要進入其內,必須先找到一個虛位。」葉飛思索著腦海中的傳承記憶,同時緩緩抬起手掌。

只見他的掌中,浮現出一條極細的電絲,向著前方慢慢伸延而去。

這所謂的虛位,便是五行相剋中靈氣轉換的一個空隙,其位置並不難找,可以說是布置之人,刻意留下的漏洞,引他人進入陣內。

「要是當年布陣之人在此,葉某自然不敢踏入,不過如今的這道陣法,早已經是座無主遺陣。」想到此處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他掌中的電絲,在觸碰道身前三丈時,前方的空氣中,忽然出現了詭異的扭曲。

緊接著一道裂縫,在葉飛的眼前憑空而現,如此同時葉飛沒有任何猶豫,身形頓時閃動,進入了裂縫之中。

伴隨著他的踏入,整個北邙山忽然一顫,如同發生了輕微地震一般,半空之中的無形光罩,也是在此刻顯現出來。

叢林深處,大陣之前,燕京四大豪門的幾人,此時不免都是心中一驚。

「難道是我們的攻擊有效果了?」萬家家主面露疑惑之色,望著前方的光罩,忍不住開口說道。

此刻他們四人,均是踏在半空之中,身上的氣息有些翻滾,顯然是方才經過了一輪猛烈的攻擊。

「萬鋒,我們繼續,這道陣法估計抗不了多久了。」一旁的朱清見此情景,立刻開口喊道。

說著四人對視一眼,身上的氣息瞬間爆發,發動了第二輪的攻擊。

只是伴隨著陣陣刺耳的爆裂之聲,前方的陣法護盾,似乎沒有半點要崩潰的模樣,這讓眾人有些疑惑不已。

四大豪門掌舵人,在不久后也是停止了攻擊,他們發現前方的陣法,似乎可以吸收他們的力量,兩輪攻擊下來根本沒有絲毫的動搖。

如此同時,葉飛在踏入陣內之後,也是四下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茂密的叢林,早已經消失不見,他的目光所致是一片,一眼望不到邊的沙漠之地,空氣中充斥著燥熱的氣息。

周圍的環境,可謂是極其真實,比起之前在酒吧之時,那紅袍男子所布的火雲陣,可以說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當年布陣之人,實力怕是超越了築基。」葉飛的臉上,此時露出了凝重之色。

雖說之是遺留殘陣,但想要破解卻是並非易事,必須要找到此陣的陣眼,毀去支撐陣法的法寶才行。

沉默片刻之後,葉飛目光微閃,隨即移步向著前方走去。

就在這時,漫天黃沙的半空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道紅袍身影,再見到葉飛之後,竟是忍不住捂嘴大笑起來。

「小傢伙,本宗沒去找你,你竟然親自送上門來了。」這紅袍男子正是昨天在酒吧,與葉飛交手的那位,也是藍蒼口中所說的朱家叛徒朱時水。

黃沙大地上,葉飛抬起頭來,看了半空中的朱時水一眼,嘴角露出了淡笑。

現在的他完全可以確定,此人手中一定有真正的千年花草,此花是他踏入築基的關鍵,也是葉飛志在必得之物。

「把六葉仙蘭交給我,葉某可留你一命。」葉飛臉色陡變,聲音冰冷帶著幾分肅殺之意。

半空之中的朱時水聽到這話,眼中的不屑之意見顯,不禁輕撇了他一眼。

「呵呵,你落入本宗的大陣之中,生死在我的一念之間,又如何能取我性命呢?」朱時水呵呵一笑,輕聲開口的同時手臂一抬,四周頓時黃沙大作,空氣中傳來陣陣威壓。

葉飛身上的罡氣陡現,抵擋黃沙的同時,目光一直聚焦在朱時水身上。

按照他的推斷,此人絕不可能控制大五行陣,不然早就放四大豪門那幾人進入,將其直接誅殺在此。

「你的陣法么..」葉飛低喃一聲,掌中掐訣一道道詭異的符文,在他的手中浮現。

既然是無主之陣,二人拼的就是陣法上的造詣,論陣法之道葉飛自信不輸於此人。

符文凝聚完成,四周的黃沙驟然停止,葉飛面露淡笑,隨即抬手指像前方之人。

「這…這怎麼能!」朱時水臉上閃過一絲驚駭,忍不住驚嘆道。

只見大地上的黃沙,隨著葉飛的一指之下,化作了一道巨型沙塵暴,正向著他的位置襲卷而來。

狂暴的塵暴如似一張巨嘴,發出陣陣的嘶吼,欲要一口將朱時水吞下。

朱時水在稍有震驚之後,也是迅速反應過來,身形連連向後退去,掌中同時掐訣,點向了跟前的塵暴。

只見一道勁氣,從他的掌中溢出,在半空之中凝聚成一道詭異的符號,融入了黃沙塵暴之中。

黃沙頓時消散,四周很快恢復了平靜,葉飛目光如常,隨即緩緩抬起頭來,此時半空之中的朱時水,也是同一時刻注視著他。

「小傢伙,我開始對你有興趣了。」二人目光相交,朱時水微微一笑,輕聲開口說道。 葉飛面色平靜,他們二人都無法控制此陣,但能夠觸動陣內的攻勢來為自己所用。

前方的朱時水,顯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只是對於這道五行大陣,他已經研究了數年之久,自信不會輸給葉飛。

「你想要真正的六葉仙蘭,只要破除了這道大陣,給你又何妨。」朱時水臉上的笑容依舊,身形隨即後退,消失在了黃沙之中。

此人消失之後,四周風沙驟起,空氣中的溫度,也是頓時變得炙熱了許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