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保護好大老爺與主母,有殺手衝破防守圈。」

突然一陣蠻狠的靈力波動夾雜著道道慘叫聲音,瞬間打破了林凡的遐想。

不知道什麼時候,周圍已經被一群身著統一黑色勁衣,背後綉著一道猙獰黑虎的殺手所滲透,一道道黑影如蝗蟲般衝進別墅,與嚴防死守在這裡的端木家護衛已經兇悍戰鬥在了一起。

雖然大部分的殺手強者都被端木家的高手攔截在外面,衝進來的這些大部分都是帶著黑面的黑牌殺手,但也不乏有十數名銀牌殺手。

能夠成為一名黑牌殺手,最起碼也是斬殺過一名九品武者的存在!

轟轟轟!

狂暴的戰鬥波動充斥在這所已經搖搖欲墜的別墅內,所有剩下的端木家高層此刻全部聚集在了端木貉的身旁,目光充血憤怒地望著周圍。

已經被這地獄修羅一幕嚇傻的小憐兒,也在江燕的懷中死死抱著媽媽的手臂不鬆開,一雙烏黑的大眼睛中儘是恐懼與崩潰之狀。

「大哥,現在怎麼辦?我們還是小看瞭望北樓這次派出的殺手規模。」江燕儘力安撫著小憐兒,風韻猶存的容顏上充滿著一股冰冷的肅殺之意。

「影堂已經在老十一他們的帶領下在外面激戰,根本無法抽身回防。」

「哼!老大你下命令吧,該怎麼弄?老頭子我倒要看看,想吃下我端木家,他望北樓究竟騰出了多大的胃口。」

「對,就是!都他娘的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誰怕誰啊……」

「……」

一群已經年過半甲的老人絲毫沒有被這一幕所嚇到,一個個體內雄渾的血氣轟然爆發而出,哪裡還有半點遲暮老人的樣子?凶神惡煞的更像是打架鬥毆的狠角色,磨牙以陣。

端木貉不愧是端木家在經濟方面的總負責人,哪怕現在情況岌岌可危,血櫓飄搖,他依舊端坐在沙發上,神態冷靜,像是哪怕泰山崩於前,也絕不會皺一下眉頭。

「帥兒已經轉移了嗎?」聽到身邊幾個老兄弟情緒激昂憤怒的請戰聲,端木貉深邃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厲芒,聲音卻還是十分平靜道。

「回大老爺,四少爺已經在一隊影堂的護衛下轉移了,劉醫生在他身旁照料,不必擔心。」說話的是達管事,這位陪伴著端木貉在商場上戎馬生涯大半輩子,經歷過無數風雨的心腹管家。

端木貉點點頭,轉過頭看著達管事:「那就好……小達啊,咱倆共事了大半輩子了,我還從來沒有求過你任何事,現在有件事我想麻煩你一下。」

「大老爺,你這是說的什麼話……」達管事連忙上前一步,可還沒等他說完,便被端木貉揮揮手打斷了。

「你馬上帶著一隊護衛護送弟妹與林凡小友離開,記住!千萬要保證他們的安全。」

達管事身子一顫,急忙聞道:「那大老爺你們呢?我走了誰來保護你們的安全!」

「哈哈哈……」聞言端木貉忽然仰天大笑了起來,雙手扶著扶手緩緩站了起來,在他蒼老的身子站直的那一刻,一股扶搖直上的滔天氣息轟然從他體內浩蕩席捲而出。

他雙目睥睨地望著前方,一種像是闊別已久的王霸之氣陡然間在他的身上閃現!

「我不能走…老哥幾個說的不錯,我端木家就算再不濟,可還沒等到那種隨便一個阿貓阿狗就能讓我們望風而逃的地步。」

「哈哈哈…殺!」

聽到端木貉這句話,那些老人頓時哈哈一笑,直接暴射而出,雄渾的血氣能量沸騰,強悍出手。

「開山印!」

一名端木家老人大笑間,一掌劈出,滔天的棕色靈氣翻騰,化作一道晶瑩的掌印飛出,直接將前方四五名殺手轟成一團血霧。

這些端木家的老人實力都不錯,雖然養尊處優大半輩子,但個個都最起碼有七品以上的實力。

「大哥!」

江燕緊緊抱著懷中的小憐兒,神色震動地看著端木貉。

「快走!跳過那些繁瑣的步驟,直接通知魔都武警總隊,讓他們派出戰狼大隊過來,晚了,真的要為我們這些老東西收屍了。」

端木貉頭也不回,撂下這句話,身子瞬間暴起,須臾之間便出現在了一名銀牌殺手面前,蒼老的手掌抬起,蔚藍的靈力翻滾,一掌拍出,也是開山印。

只不過端木貉的實力明顯比之前那名端木家的老人實力更強,蔚藍色的晶瑩掌印鎮壓虛空,在那名銀牌殺手驚恐的目光下,直接將其碾壓成了一團肉泥。

「快走吧主母…」達管事看著端木貉等人戰鬥的身影目光血紅,嚴陣以待護衛在江燕身旁,焦急催促道。

「林凡呢?」江燕沒有立馬起身,反而是轉頭掃視周圍大聲問到。

「林凡先生他……」達管事一怔,然後豁然變色,急忙也是看向周圍的戰場,他們這才發現,自己等人都把身為這次殺手風波主角的林凡給忽略了。

「在那裡!」一名護衛眼尖,瞬間發現了混亂戰場中,林凡的身影。

江燕與達管事連忙看過去,然後差點沒有昏過去,不知道何時林凡加入到了戰鬥中,而且由於望北樓的目標本來就是他,現在他那裡最起碼有著將近有十多個殺手在圍攻他。

……

……

ps:祝大家國慶快樂! 第一百五十一章初展崢嶸

轟隆!

一根半徑足有一米的粗大承重柱轟然倒塌,土石廢屑翻滾,林凡渾身沐浴著金光,從滾滾濃煙中閃出,手掌一翻,一桿銀槍挑出一道筆直的直線,凌厲而又霸道的命中一名殺手的喉鎖,槍身一震,直接將其送往了西天。

林凡漆黑的眸子中閃爍著一股灼燒的熱切之意,手中銀槍在兩隻手中霍霍生風,腳掌猛地一跺地面,夾帶著無盡槍影,竟然選擇再度沖入殺手的包圍中。

這一幕差點讓正好看到的達管事腳跟一軟,給跪了下來,他心中都快急哭了,我的大少爺,人家不來找你麻煩已經夠好的了,你幹什麼還主動沖了上去?

這不是純粹沒事找刺激嗎!你倒是殺的爽了,有木有想過我的感受?萬一你要是出現了什麼三長兩短,我怎麼向我家大老爺交代?

「都還愣著幹什麼!趕快去幫助林凡先生,我告訴你們,他如果是掉了一根寒毛,你們給我提頭看見!」

達管事猛然踹了一腳還呆在原地的護衛們,狂獅怒吟般猙獰咆哮道。

「哦…哦……是是!」

聞言留下來的幾名護衛這才如夢初醒般急忙向林凡那裡衝過去,達管事陰沉著臉站在原地看著護衛們的背影,兩隻手攥的指尖青白無比。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達管事心中一狠想到,短短不過幾分鐘時間,別墅內的護衛們已經損失了大半,兩名端木家老人也已經喋血戰死!

再這麼下去的話,恐怕魔都武警總隊還沒趕過來,這裡就要全軍覆沒了。

「夫人,卑職現在護送你們出去,來不及去魔都武警總隊了,先去楚天會避避難吧,他們的一個堂口就在這附近,請求他們先派出一隊精銳過來。」

達管事轉過身來看著一臉冰冷肅殺憤怒的江燕,低頭恭敬道,語氣不容分說,說到最後,他的臉上神色掙扎了兩下,最終被一抹戾氣強橫取代道:「必要的話,讓他們可以帶上等離子熱武器,所引發的後果我們端木家可以替他們擺平!」

江燕神色一滯,然後震驚失色地看著這位大哥家的管事,一時間張大了嘴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

等離子熱武器,那可是國家頂尖戰略級的武器,嚴禁私人或其他勢力擁有與交易,一旦被發現了,都會受到最嚴厲的制裁。

因此,平日里,雖然絕大多數有實力的勢力中都藏有這種東西,但都不敢在明面上露出來,使用的時候也都是遮遮掩掩,生怕會落下什麼證據與口風,惹得一身的麻煩。

這都已經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了,國家自然也都清楚,只要不太過分,影響與後果不是太大,國家也寧願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事關軍火黑市問題,無論在哪個時代,都是當政政府最為頭疼的事。

軍火黑市,在世界各地都廣泛存在,幾千年來更是發展成了一條條錯綜複雜,牽扯各方利益的複雜人脈網路。

不是一句戒嚴與打擊行動可以根除的,所以江燕聽到達管事要楚天會明目張胆動用等離子熱武器,並且讓端木家一力擺平承擔後果,才會如此震動失色。

這已經不是一句簡單話的事了,事關重大,即便是端木家也必須小心謹慎考慮一系列影響。

不然的話,為什麼知道這條隱性規則,端木家依舊沒有在暗中大規模裝備等離子武器?若論財力與渠道,端木家自居第二,華夏明面上恐怕沒人敢稱第一!

「走!」

達管事並沒有給江燕太多考慮的時間,袖口中一道鋒利的暗影匕首寒光一閃,將一名趁亂摸到近前的殺手喉嚨隔斷,拉起江燕的手臂,直接破牆向著外面衝去。

「可是林凡他…」慌亂之中,江燕急忙大吼一聲,她可以無懼這裡的一切,但是林凡她一定要保下!

保下林凡,就是保下了她的心頭肉小憐兒,如果林凡死了,自己的寶貝女兒也沒救了,自己活在這世上,還有什麼意義?

「管不了那麼多了,屬下先把您和小姐送出去,再回來救林凡先生!」達管事頭也不回,強行帶著江燕母女衝出包圍圈,事到如今,他也只能保下一個是一個了,盡人事聽天命!

……

轟轟!

林凡手中的銀槍與四五道漆黑如墨的彎刀全力重重碰撞在一起,狂暴的能量波動猶如千萬克TNT當量的炸藥爆炸,將附近一切東西全部摧毀殆盡!

「哈哈哈…爽!」

林凡仰天長嘯一聲,目露火熱的戰意,提槍再一次蹂身而上。

一年來的苦修,一年來的堅忍蟄伏,林凡一直以來都很想試試他的真實戰鬥力究竟在什麼界限!

之前那次遇襲,根本沒有展露出他十分之三四的實力,現在有了這麼好一個機會,他自然不願意放過。

最重要的是,在場所有的銀牌殺手都被端木家的強者所牽制,在他身旁聚集都是黑牌殺手。

經過一番試探,林凡也大致了解到了這些黑牌殺手的實力境界,大多數都在一流巔峰,偶爾有幾個突破到了九品之列。

不過如果要是小看了這些一流境界的殺手,那可真是大錯特錯了,能夠成為望北樓的黑牌殺手,說明這些人最起碼手上都曾隕落過一名貨真價實的九品武者。

殺手的特殊恐怖性在這一點上展現的淋漓盡致,或許他們的真實戰鬥力很菜,但那一手出神入化,神鬼具惻的奇襲暗殺手段,絕對讓人防不勝防,不敢有任何一瞬間走神。

只可惜的是,這種奇襲暗殺的手段遇上林凡,可謂算的上是遇到了剋星。

殺手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就是本身速度極快,遠超同級強者,而且他們的身法也十分詭異特殊,可輕鬆抹除身跡。

但你不是很快么?那小爺我比你更快!

林凡渾身戰意鼎沸,身形速度暴漲到了一個驚人的恐怖程度,空氣中到處都是他的身影。

這是速度達到真正音速以後,所產生的幻象!

這些望北樓的黑牌殺手全部都是音速級別的速度,即便是那些還處於一流水準的殺手也在身法的特殊性上勉強做到了這一點。

可林凡是誰?在吳家溝里這一年裡,他經受過地獄般的身法速度訓練,即便是在不開武學白駒過隙時,他自身的速度也能達到音速階段。

在施展白駒過隙后,足有兩倍音速!

這樣一來,這群黑牌殺手唯一的優勢便被林凡死死克制住了,完全是處於被碾壓的姿態,要不是人數的原因,恐怕早已經露出敗態!

…… 第一百五十二章六合大槍

殺!

林凡精神越來越亢奮,手中揮舞的銀槍也越來越疾速,隱隱間像是有一條銀色大龍被林凡的雙手握住,大開大合間,逼迫得沒有一個殺手可以近身。

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

在施展了白駒過隙后,兩倍音速的加持,使得林凡在不開魔千變的情況下,依靠二流境界,犀利霸道的槍技,依舊能夠擁有著匹敵半步品級武者的底氣。

尤其是在這種被無形中削弱了大部分實力的殺手,更是顯得如魚得水,神龍在天。

轟!轟!

劍走偏鋒,槍挑一條線,林凡手裡的這桿銀色長槍此時赫然化為了最致命的毒蟒,每次槍桿挑出都猶如毒蟒吐信,必定會帶血收回。

短短不過幾分鐘時間,已經有不下五指之數的黑牌殺手隕落在了他的槍下,而他卻依舊生龍活虎,渾身每個毛孔內金霞噴薄,恍若金佛,越戰越勇,幾進幾齣殺手的包圍圈,殺他個天翻地覆。

「那是……林凡!」

生生將一名殺手撕成兩半的李天大口喘著粗氣,忽然目光的餘光瞥見林凡這裡的戰場,頓時整個人猶如石化了一般,獃獃地僵在了原地。

不僅是他,端木貉等奮戰的端木家高層也都是注意到了這裡的情況,當即每個人像是驚掉了下巴一樣,張大的嘴簡直能夠塞下三四個鴨蛋。

吟…

羅智雪一劍斬斷一名銀牌殺手的手臂,逼迫其不得不急忙後撤后,素手抹了一把臉上濃郁的血水,看著林凡的戰鬥身影,然後露出一種使人驚心動魄怦然心動的傾世笑容來。

「就知道這個傢伙不簡單,明明只有二流的境界,現在又有那些九品武者敢誇下海口能夠百分百有把握敵過他?」

「哈哈……」端木貉一拳揮出,雄渾噴薄而出的藍色靈力洪流猶如瀑布,所到之處,將近有著近十名黑牌殺手躲閃不及被波及到,死傷慘烈。

「沒想到林凡小友武道水平竟然有如此高的造詣,那好,現在老夫我現場給你演示一遍,開山印與覆蓋印。」

端木貉豪情大笑起來,竟然隔空便抑制不住心中的暢快,沖著林凡大聲笑道。

「開山印!」端木貉一步踏出,笑聲震天動地,兩手在胸前掐印,一股恐怖浩瀚到一個極點的靈力波動從他體內肆意而出,滌盪虛空!

暮然間,一道足有百丈大小的晶瑩掌印在他的胸前形成,強悍的能量波動使得端木貉身前的虛空都在不住發生著震顫。

可這還沒有完,端木貉兩隻蒼老的手掌再度結印,一股比之前更加狂暴雄渾的靈力波動在他身前的半空中凝聚,然後又一道晶瑩剔透的掌印徐徐浮現。

在那道晶瑩掌印形成的那一霎那,天地間似乎有排江倒海的海浪聲響起,一股濃郁的水元素氣息充斥在整個別墅內。

「哈哈,殺!」

端木貉仰天大笑著,左手開山印,右手覆海印,左右開弓,鎮壓面前一切敵!身姿霸道絕雙,哪裡還像是一位老人?

轟!轟!

頃刻間,將近有著十數名殺手目光驚恐中,被兩道龐大的能量晶瑩掌印所籠罩而下,直接被生生碾壓成了一團團血霧,連凄慘的叫聲都沒來得及傳出一句。

其中不乏有一名銀牌殺手的存在!能夠輕易做到這一點,這端木貉的實力,最起碼也是在四品以上。

砰!鏘鏘……

由於見識到了林凡速度身法與槍法的厲害,那些圍攻他的殺手們默契地改變了進攻方式,開始使用暗器遠距離封鎖林凡的運動空間,一點點壓縮林凡的身形。

林凡手中的銀槍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至少接下了不少於上百次的暗器,有蝴蝶鏢、飛刀、暗針、梅花盤等等……

激烈的火花從他手中的銀槍上不斷迸濺,遠遠看出,如同一座火樹銀花在林凡周圍的虛空綻放最那絢麗多姿!

「對手點子太過棘手……」直到這時,所有參與圍攻林凡的殺手方才明白這個淺而易現的道理,不禁陣腳大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