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那是什麼?」

「走近看不就知道了?」

「萬一……是野獸呢?」

「那萬一是仙草呢?」

「……」好吧,小姐你贏了!

北薰一手摟著封洛嬋的胳膊,一手扒開身前半人高的野草,一步一腳朝那翠綠色的光芒徐徐靠近。

這片深樹區域的樹都十分高,樹榦筆直,所以視野還不算被遮擋的太厲害。

直到即將接近那翠綠的光芒時,封洛嬋才發現正如自己所料,綻放光芒的正是一株翠綠的仙草。

不過讓她十分意外的是,仙草是漂浮在半人高野草叢中的,並沒有草根。

封洛嬋越靠越近,屏氣凝神,想要伸出手去將它採摘過來。

「小姐!」一聲驚呼幾乎讓封洛嬋生無可戀。

「你丫的亂叫什麼?」

「沒事……」

「沒事你叫個擺子啊!!!」封洛嬋幾近崩潰出語,她能撕了這丫鬟嗎?她能撕碎她嗎?!!

「我……我是想提醒小姐,萬一這草有毒怎……怎麼辦?」北薰指著那發光的仙草無辜的說道,她真的只是好心提醒一下,只是好心……沒有害怕……

「放心,顏值那麼高,不可能有毒。」封洛嬋的確是這種想法。

不過想起越漂亮的蘑菇越毒之後,伸出的手指不禁屈了屈。

怕什麼,不是有第一煉藥師幽道子在嘛,幽道子會救她的!

幽道子外出了。

還有師父呢!

師父外出了。

師兄外出了。

姐姐閉關了。

……

她還就不信了,她符魂一世光環籠罩,還會死在一株小屁植物手上?

封洛嬋迅速伸手,將那株發出呼吸節奏般翠綠光芒的仙草緊緊握在了手中。

看上去格外玄幻的植物,手感竟是如此真實。

長長的莖稈上有細細稍刺的白毛,幾片細長的葉片,仙氣十足的隨著翠綠靈光緩緩飄蕩。

整株植物成孔雀開屏狀,細長的葉片飛舞。

翠綠靈光照映在封洛嬋白皙的指尖上更顯得如翡翠般剔透瀅美。

封洛嬋欣喜若狂,這肯定是好東西哇!說不定啃一支就能夠得道成仙了!

思及此,封洛嬋口水都流了下來。

「小姐,我們快回去吧……」北薰在她身後扯了扯她的衣袖,提醒道。

「你怎麼同東芷一般膽小?」

「小姐,我這是惜命,東芷那才是真正的膽小,連說句話都不敢大聲吭氣兒。」

「行行行,你能!」找到一株仙草封洛嬋很是開心,所以北薰愛怎麼說怎麼說吧。

兩人一同按照原路返回,沒走幾步卻忽然間聽見她們兩人身後傳來一聲悶沉的嘆息聲,聽上去力量很渾厚的樣子。

北薰再次拽了拽封洛嬋的衣袖,渾身嚇得如篩子似的顫抖。

她沒敢回頭,小聲怯怯問道,「小……小姐,你說……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啊?」 「放心,你死了,我回去會記得給你燒紙錢的。」封洛嬋悠悠然轉過身。

看見發出聲音的某物先是愣了半許,隨而極為感興趣的朝它走了過去。

「啊——,喂——,小姐,你別不管我啊……嗚嗚……」北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不敢回頭看。

所以背後那覆著沉重氣息的未知物便變得極為可怕。

她可以想象成任何可怕的妖魔鬼怪,越想越是瘮得慌。

窩去,還有這麼蠢萌的妖怪?

封洛嬋看著自己不遠處,一個她三人高的怪物獃獃的站在那兒。

臉龐很大,眼睛眯成一條縫,和它的鼻子嘴聚的很攏。

五官看上去怎麼這麼像松獅犬呢?

它的體型很大,體態類似黑熊,頭上卻長了一對尖銳的彎犄角。

完全是三種物種集於一身的新型妖物啊。

它的全身由黑霧而成,並沒有真正的實體存在,不知此物到底是何方妖孽?為何會在御龍嶺出現?

那蠢萌的妖怪用粗壯的黑霧手指指了指封洛嬋手中的仙草,然後再指指自己的胸膛,「我的。」

它的聲音異常低沉而渾厚,好似從地府而來,不過表情卻是獃滯得可愛。

這妖還會說話,牛比了!

封洛嬋將手中的仙草舉高,挑眉俏笑,「想要,那就來拿吧!」

她不僅要仙草,這蠢萌的妖物她也要!

把它收服成自己的靈獸,光這體積就能甩師父的狼獅獸好幾條街。

比大小,她贏定了!

那妖物見封洛嬋戲弄自己,氣惱上頭,從鼻孔里重重哼出兩股黑霧氣息。

一隻寬厚如熊掌似的手掌朝封洛嬋的方向大力拂了過來。

封洛嬋纖巧的身姿一個旋身迅速躲過,將仙草放入百寶囊中。

迅速拿出自己的笞靈索,猛力一擊,將黑霧妖物的手腕牢牢捆住。

體型大雖然力量大,但動作還是緩慢受到局限。

那妖物半眯著的眼睛緩緩睜大,透出微弱的白色光芒,眨了眨,不甘心的又用另一隻闊手朝封洛嬋拂來。

封洛嬋再一次翻身躍過它的手掌。

卻不曾想到站在封洛嬋不遠處捂著耳朵瑟瑟發抖的北薰被它一掌拂出了深樹林之外。

只聽「啊——」的一聲,北薰大字形落在了葯峽谷一馬平川的草叢裡,全身動彈不得。

黑霧妖物朝著北薰落下的方向眨了眨泛著白光的眼睛。

估計也沒有意料到剛才它貌似把一個人給摑出去了?

趁它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封洛嬋牽著捆住它手腕的笞靈索就往深樹林外拽。

她今天還非要把這頭蠢萌的怪物給帶回去不可。

強拉硬拽她的力量只不過給它撓痒痒的份。

黑霧妖怪獃獃的看著自己前方一個小小的人兒正在拉拽自己,一臉摸不著頭緒的模樣。

封洛嬋大汗淋漓之後,只好作罷!

把仙草從百寶囊中拿出來握在手中。

「你……你不是想要……這株仙草嗎?追上我……我就給你……」封洛嬋大喘著粗氣將仙草高高舉起。

收回笞靈索,拔腿就朝深樹林外跑去。 就在封洛嬋衝出深樹林那一刻,黑霧妖物也追了出來,只是……

它竟在觸碰到刺眼的陽光時化成了一團黑色的濃霧消散了開來。

什麼鬼?她的蠢萌妖物呢?

怎麼,怎麼就化作一團黑霧憑空消失了?

封洛嬋瞠大雙眸,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那片深樹林。

哪還有那妖物的身影,現在竟是連一縷黑霧都消失殆盡了……

過了良久,還是北薰趔趔趄趄走過來,喚醒了封洛嬋的思緒,「小姐……我是不是死了?」

封洛嬋緩緩轉過身,伸出手指擰了一把她臉上的肉,疼得北薰臉都扭曲起來,「知道疼,就是還沒死,快走啦,再不回去就要天黑了!」

「小姐,你等等我……」北薰扶著腰,一瘸一拐隨在封洛嬋的身後,忙不迭跟緊她的步伐。

封洛嬋背著竹簍,步伐輕盈,心情還算不錯。

雖然沒有將那黑霧妖物收回去有些遺憾,不過欣慰的是,她還有仙草在手,也算不虛此行了!

回到騰天閣時,夕陽已盡,天色漸昏,橘色晚霞在天際漸行漸遠,取而代之的是一層墨藍水色。

天色越晚,仙草的翠綠色光澤便越明顯。

封洛嬋將仙草懸在竹窗前,坐在長榻上撐著下巴細細觀察著仙草的光芒靈動。

真是美不可揭,讓人著迷。

「哎呀女娃子,你總算回來了!今日可把你好找!」幽道子的聲音自翠蘭築外響起。

他今日可是找了這女娃子一整日的時間,到晚上總算見到了,話語聽上去頗為興奮。

「前輩,你找我所謂何事?」封洛嬋回過身疑惑問道。

原本被她身姿擋住的那株仙草便完整的印入了幽道子的眼帘。

「這……這是……靈犀花?這是靈犀花啊!女娃子你從哪找來的?」幽道子更為激動。

原本站在小築門外的他絲毫不顧男女之別就迅速闖了進來。

「靈犀花?不是仙草嗎?……在後山發現的……」封洛嬋說的風輕雲淡。

看著幽道子雙眼閃著晶亮、雙手顫顫護在仙草兩側的模樣,更是能肯定心中的猜測,這的確是一株特別的植物。

「它是靈犀花,現在是它的幼期,時隔一夜便會開花。

如果你將它採摘回來三日之內沒有滴血灌溉,它就會枯死而亡……

靈犀花出現的地方不定,非常神秘,與它有緣之人才能夠發現。

我這段時間出門在外就是為了尋找它,我沒找到,反而被你這個女娃子給找到了。

哈哈哈哈……真是天助你啊!」

「天助我?」

「當然!」幽道子興奮的坐在了封洛嬋案幾對面的長榻上,笑著道,「前幾日|我翻出古書找到一種方法能夠讓你暫時練成靈力。

這種方法無需通過你被封印的心臟,而是通過靈犀花來連接你左右血脈。

只要連通你的奇經八脈,你就能凝結氣息,練成靈力,只不過……

你仍然無法突破第一境界入元境。」

「能夠有靈力已經是萬幸了,我不奢求其它!」封洛嬋欣喜不已。

有了靈力,她就可以給師父煉造靜靈丹,就可以像師父他們一樣召喚出靈獸。 只不過,沒有修鍊入境的靈力,在戰場時不足以具有太多的殺傷力。

或許,連一隻鳥都打不死……

不管怎樣,尋找到了靈犀花是一個好的開端,的確是天助她封洛嬋!

「前輩,我該如何運用靈犀花?」封洛嬋笑逐顏開,恨不得立刻就擁有一身靈力。

幽道子捋著自己的鬍鬚,滿面愜意,「不急不急,今夜它會綻放出靈犀花,明日我便教你運用此花的方法。」

「謝謝前輩!」

「謝……倒是不用,來點實際行動就好……」幽道子大笑幾聲站起身來,甩著寬袖悠然自得的走出翠蘭築。

封洛嬋朝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就知道這老頭沒點兒自己的目的哪會如此盡心儘力的幫她。

不過,無所謂,頂多就是讓她多教幾種陣棋陣法罷了。

封洛嬋微微揚起唇角,撐起下巴看著眼前帶著呼吸節奏幽幽發光的靈犀花,思緒漸行漸遠,不知不覺就趴在桌案上睡著了。

晏琯青回到騰天閣時已是半夜,順著東苑長廊走回自己的寢屋時,卻見翠蘭築里仍然燈火通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