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呆!你真的要做樂天的小情人?損失很大的。」她小聲的問。

「有什麼損失?我們做法醫的……將來還會有男人喜歡嗎?」小助理看了看韓妮妮。

韓妮妮又嘆了口氣,這個……可真的是不好說。

「砰。」

樂天突然撞開了解剖室的門,直直的衝到小助理的面前,一把捧起小助理的小臉,將她的小臉固定住,然後狠狠的親了下去

足足親了三分鐘,不膽小助理愣住了,就連韓妮妮都有點驚到了!

「啵!」

樂天終於鬆開了嘴。

小助理有點缺氧的感覺,她的身體搖晃了一下,急忙按住了旁邊的解剖床,她的手上還帶著手套呢,手套上還血淋淋的呢。

「今晚等我電話,時間地點我來定!」樂天丟下一句話就跑了。

只留下兩個女人大眼瞪小眼。 解剖室裡面靜悄悄的,小助理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剛剛樂天吻自己的餘溫還在呢。

「師父……這……」她看了看韓妮妮。

「你可別問我,我自己也沒看懂……」韓妮妮無語的回答。

小助理眨了眨眼。

「我早就說了,樂天就是一個奇葩,我已經老了,等三十歲沒人要就給樂天做個小情人啥的,混個孩子就得了,你也打算和我走一條路嗎?」韓妮妮說道。

小助理想了想,自己才二十三歲,現在想這些好像還早了點。

「我也不知道……」

「那你好好想想吧。」韓妮妮低頭繼續工作了。

小助理想了半天,什麼都沒想出來……

樂天在警局裡面溜達來溜達去,沒有什麼自己能插的上手的事情,他想了想就離開了。

來到了錢小楠的小區。

樂天做了登記將車子開了進去。

錢小楠居然又在樓下遛狗,這女人也不嫌熱。

「咦?你哪來的新車?居然是輝騰……」

錢小楠奇怪的問,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基本的眼光還是有的。

「嚴子黃那貨將我的車撞壞了,又給我重買了一輛。」樂天回答。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

「你怎麼樣了?這大熱天你在外面遛狗……」樂天問。

「我還好……在家裡閑著實在無聊。」錢小楠嘟囔著說道。

「你不是做好決定要東山再起嗎?身體沒問題的話……為什麼還不開始?」樂天疑惑的問。

他也沒有上樓的打算,兩個人就這麼站在陰影處聊天。

「哪有這麼簡單啊,想要建廠就需要一塊地,現在想要找到一個好的位置可不容易了。」錢小楠嘆了口氣。

樂天想了想。

「我以前見過市長……要不我幫你問問?」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點了點頭。

「還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樂天問。

「只能一步一步的來,我的手裡沒人……什麼都是我自己的話太慢了,光是初始的建設就能把我累死。」錢小楠嘆了口氣。

樂天想了想。

「你可以將你以前的心腹都弄過來嘛! 超級海島大亨 比如夏依、周巡禮這些……」

「不知道他們還會不會跟著我……」錢小楠吐了口氣。

「問問不就知道了?上車。」

樂天說道。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她想了想,來到自己的車子裡面拿了一點點東西出來,然後抱起自己的二哈就上了車。

這隻狗看起來非常喜歡樂天,一個勁的想往樂天身上竄,樂天煩躁的不行。

「你特么信不信老子今晚就刷鍋洗碗將你燉了!」樂天瞪著這條狗。

「嘩啦。」

二哈突然伸出大舌頭舔了樂天一口,樂天大罵一聲,噁心的不行了。

「哈哈。」

錢小楠倒是樂的呵呵直笑。

樂天開車來到了錢氏集團,這裡看起來還和以前沒什麼變化,周巡禮依舊在門口站崗。

他看到錢小楠過來了,明顯有些意外。

「錢總……」他急忙喊道。

「你現在在這裡啊……」錢小楠看著周巡禮。

周巡禮點點頭。

「唔……你,你想不想跟著我? 傾世獨寵:凰後難求 我想重新成立一個企業,需要一些人手。」錢小楠看著周巡禮邀請道。

老實說……她非常的不習慣,因為在錢小楠看來,繼續留在錢氏集團依舊會有一份安穩的工資,如果離開……可能只是一份瞎忙活,自己這樣的邀請很有可能是對人家的不負責。

「真的?那太好了……我現在就去辭職。」

周巡禮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直接將頭上的帽子一摘,扭頭就去了保衛科。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周巡禮。

「沒想到吧……你這樣的冷酷總裁也會有心腹?」樂天笑呵呵的說道。

錢小楠點了點頭。

「呼……走!」她彷彿心裡沉靜了許多。

下一個自然就是夏依了,沒想到來到倉庫,卻發現夏依不在。

「咦?錢總……」

倉庫的女人驚訝的看著錢小楠。

「夏依在哪?」錢小楠問。

「好像被董事長秘書喊走了。」一個庫管回答。

錢小楠看了看樂天,樂天皺眉,他居然快速的走進了盛放貨物的倉庫,樂天發現自己設置的那些小手段有數次被啟動的痕迹。

也就是說……夏依已經好幾次被人騷擾了。

「走。」錢小楠說道。

兩個人快速的離開,這一次兩個人直接走進了辦公大樓,來到了董事長辦公室。

錢小楠伸手直接打開門。

「夏依……你可不要不識時務?跟著我……你就可以繼續吃香的喝辣的,否則……」

樂天馬上就聽到了錢小楠大伯的聲音。

他一抬眼,居然看到這個老東西將夏依抵在牆邊,一副馬上要強上的架勢。

「我去你碼的!」

樂天毫不客氣的飛起一腳。

「哎喲……」

錢小楠的大伯哪能扛得住這一下,直接被樂天踢倒了,好一會都沒站起來。

夏依早就被嚇的兩眼淚花,看到樂天突然出現,她什麼都不顧的直接撲了過來,樂天將夏依攬在懷中,安慰了好一會。

錢小楠看了樂天一眼,她的眼中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錢小楠的大伯終於站起身了,他看到錢小楠居然也在,神色突然變得異常尷尬。

「大伯……看不出來你居然對我的秘書這麼有興趣?」錢小楠淡淡的問道。

「你……你們來做什麼?」錢小楠的大伯捂著自己的腰,掙扎著坐回了董事長的位置。

錢小楠晃了晃手上的資料。

「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東西嗎?我這不是給您送過來。」

錢小楠的大伯一看,就想伸手。

「哎……大伯,這錢氏集團畢竟是我一手弄起來了,我用這些東西換幾個人行不行?反正他們都被你趕下台了,留著也沒什麼用吧?」錢小楠不冷不熱的問道。

錢小楠的大伯眯了眯眼。

「你想東山再起?」他哼了一聲。

「倒是沒這麼想……只是感覺一個人呆著無聊,做點小生意。」錢小楠回答。

「好!反正那些人留著也是吃閑飯,把東西給我。」錢小楠的大伯倒也痛快,他不信錢小楠能玩出什麼花樣。

錢小楠將那些重要資料遞過去,然後她對夏依說道:「夏秘書……跟我走吧。」

夏依驚訝的看著錢小楠,又看了看樂天,連忙點頭。 我醒了過後,看到許師傅的臉色,就已經有這種想法。現在聽他親口證實,儘量難免有些難過。也不僅僅是難過,同當時聽到那苗女江碧瑤要我拿通靈鬼嬰交換一樣,很是糾結。

想起通靈鬼嬰,我也剛好想到一事,於是問許師傅:“許師傅,我在和那苗女打鬥的時候,通靈鬼嬰突然趕過來救了我一命。難道,是它戰勝了戰勝了那東西的魂魄了。”

許師傅點點頭:“你已經猜到了,就不多說了。它在你眼睛裏待了許久,對你的魂魄和氣息都非常的熟悉。它脫身過後,立刻趕去找你。在關鍵時刻救你一命,也是天意。”

許師傅說完過後,眼睛裏難得有一絲笑容:“還有,現在你的通靈鬼嬰可要換名字了。”

我聽得一愣,有些不理解:“好好的要換什麼名字?”

剛說完,突然想起當初放通靈鬼嬰入瓷罐裏的時候,許師傅曾說過兩個東西大戰。三天後就見分曉,沒想到還沒到三天,通靈鬼嬰就贏了,及時出現救了我一命。當時,許師傅還說另有個說頭,贏了的一方,從此就叫做雙魂惡煞。

“難道從此它就叫雙魂惡煞?”

我只好搖了搖頭,現在性命都不保,要拿它跟苗女江碧瑤換命。小傢伙歸了江碧瑤,是叫通靈鬼嬰,還是叫雙魂惡煞,又有什麼區別呢?

不知爲何,想起這些事,加上火毒沒有完全拔除。

我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是一股灼熱,腦袋裏亂糟糟的,心煩意亂。

許師傅看出我的煩心,倒了一碗二鍋放在我桌上,對我說:“如果心煩,就喝點。”

看着剛倒出來,還微微盪漾的白色液體,我只能苦笑:“許師傅,我現在身體像火在燒,你還讓我喝酒,不是嫌我這個徒弟太沒用,要另外換個傳人,故意火上澆油吧。”

許師傅端起碗來,大口喝了一口,重重拍了我的肩膀一下,給我講了個故事。說是美國有個科學家做實驗,把一個囚犯關在一棟封閉的房子裏,把他的手固定住,然後在他手上割了一刀,再放水模擬滴血的聲音。過了100天科學家再來的時候,囚犯已經死了。

許師傅又喝了一大口,叫了聲真是‘痛快’,對我說:“你的金蟬火毒是沒有解,但已經給我封住了。你小子現在就是心理作用,喝酒又不養火毒,有什麼好擔心的。”

我當然聽過這個故事,於是反問許師傅:“那個科學家過了一百天再來,你肯定他不是餓死的嗎?”

許師傅一聽,差點把嘴裏的酒都噴了出來。

難道看到許師傅吃鱉的樣子,我也笑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故事起了作用,不再管那麼多,於是端起碗來喝了一大口。

酒一入口,我閉着眼睛就吞了下去,剛進入胃裏。

就覺得喉嚨,胃裏像燒起了一團火。後續的酒剛滑在喉嚨,這一燒,被嗆得吐了不少出來。

許師傅瞅着我的糗樣,倒真是大聲笑了出來,可見他是真的高興。

我知道自己現在一張臉肯定憋得通紅,也不想在許師傅面前示弱,又喝了幾口。

許師傅說這纔是好樣的,也坐了下來,就陪我喝酒。

我和許師傅認識這麼久,難得一次安安靜靜坐着喝酒。

喝了不久,許師傅似乎是酒意上涌,似乎也是想到了什麼,開始給我講跟根據許師傅的推測,安老鬼這次目的,只怕很是了不得。

如果真的讓安老鬼成功,不說我和許師傅兩人,就是整個人間,只怕都會陷入無窮無盡的災禍當中。

我聽着這些電影裏纔會聽到的情節,還是覺得有些荒謬。但知道許師傅從來不會誇大事實,就問他,安老鬼製造這個死地,到底打算要做什麼。

許師傅手上酒碗停下,神情都陷入了沉默。

шшш ▪т tκa n ▪¢ o

緩緩跟我說出一件事情,是關於陰山派一個古老的傳說。

說完,他問我可還記得陰山鬼道的來歷。這事關乎我拜師,就是再過一輩子,我也不可能忘記。

陰山派原本是道教的一個分支流派,但嚴格說來不屬於正統道門,只是一個民間法教,曾經盛行於湘西,福建浙江等地,江湖中有放陰的稱呼,法壇供奉的是陰山老祖。

至於陰山和鬼道的分派,則是陰山派兩家道統之爭,在創派時到清末以來,雙方矛盾越積越深。直到抗擊日本人一事,最終分崩離析,到現在只剩下寥寥幾人,凋零如此。

想起中國各個古老道門,莫不如此,我莫名的居然有點傷感。

許師傅可沒有心思管我的心情,他也有些感傷,他告訴我,陰山和鬼道之所以分離。陰山一派下山抗擊日軍只是誘引,真正取關鍵性作用的事件,卻是因爲陰屍王。

“陰屍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