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後悔了吧。不過也不要擔心,林楓不是說他會去龍山鎮嗎?肯定還會再見到他的。」清心走到芷晴的身邊,笑著說道。

「這傢伙終於走了。」暮古看著林楓消失的方向,雖然也是因為對方的速度而震驚,不過終於還是走了,也不用擔心芷晴整天圍著那個討厭傢伙的身邊。


……

林楓全力奔行,雖然出了已經處在十萬大山的邊緣地區,但叢林依然有著不少,斷斷相隔,每一片叢林都是有著自己的特意之處。就剛剛,林楓便是從一個詭異的叢林之中穿過,從臉茂密異常,連陽光一寸的陽光都是沒有射出,而且其中瀰漫著陰冷的氣息,讓他很是不舒服。

還有一處,整片叢林生長著烈焰樹,這種樹木如同火焰一般,瀰漫著弄著的火系能量,走在其中如同經受烈日的熾烤,灼熱異常。就是以他的實力也是感覺非常的難受。

「這他娘的究竟是什麼鬼地方!」

林楓身處一片原始森林中,在這片森林中,到處都是繚繞著一種乳白色的霧氣,這種霧氣極為的古怪,甚至連神識都是極難滲透,而且,在其天空上,還瀰漫著一種冰冷寒氣,那種寒氣,就算是林楓這等實力都是吃不消,所以在闖進這片森林的兩天時間中,他基本一直在裡面亂轉悠。

而兩日的亂轉悠,顯然也是讓得林楓略有些煩躁,他似乎被困在這裡了。

「這裡的霧氣,是很古怪,我也幫不了什麼忙。」紫電貂在一旁攤了攤爪子,表示愛莫能助。

林楓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揉了揉額頭,額上紋耀閃爍,強大的神識如同流水一般傾瀉而出,朝著四周鋪散出去。卻是只能夠感知到方圓百米之內的動靜,這讓他非常的鬱悶。

喃喃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我們不會一直被困在這裡吧。早知道如此,當日還不如跟軒龍大叔他們一起上路。」

「對了,我想起來了,這是迷失之森,是十萬大山邊緣的一片詭異森林,我們竟然闖到這裡來了,難怪找不到路出去。」沉吟間,紫電貂機靈的小眼睛突然一亮,似是記起來了什麼,傳音對林楓道。

「那怎麼出去?」林楓懶懶的問道。

聞言,紫電貂再度一滯,旋即苦笑道:「我以前從來沒有出過十萬大山,這邊緣地區從來沒有來過,對這裡地形半點不知,據說只有著一條正確的路線,除非是有人帶領,不然的話,要出去恐怕有些困難……」

「走吧,現在進來了,我們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而且,我感覺那個方向,有著輕微的打鬥聲。」林楓徹底對這個小傢伙無語了,一直生活在十萬大山之中,卻是沒想到從來沒有出過十萬大山,這讓他鬱悶不已。不過同樣,好在自己的聽覺也是非常的靈敏,神識雖然沒有了用處,但聽覺在這迷失森林之中更加的又用。在遠處,斷斷續續的打鬥聲,不斷的傳來,讓他確定,那裡肯定有人。

……

「砰!」

一片濃霧籠罩的空地中,數十人緊緊的相靠著,在他們周圍,時不時的有著一頭頭猙獰妖獸帶著滿身腥氣衝出,不過緊接著,便是被數十道渾厚的真元一起轟成血塊。

「這些畜生,還真是煩人!莊主,這得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那人群中,一名男子一劍劈死一頭妖獸,抹去濺到臉上的血跡,罵道。

竹馬男神親一個 專心點,等出去就好了。」回答這名男子話語的,是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其手持一柄黑色重劍,重劍舞動時,充滿著力量之感,那些衝來的妖獸,只要是被沾上絲毫,便是皮開肉綻。

這個中年人乃是這一群人之中最強者,有著玄境八重的實力,可即便如此,面對如此眾多悍不畏死的妖獸,他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樣不斷的衝擊,使得他的真元消耗極大,根本之城不了多長時間的。

「爹爹加油。」在那人群中央,一名年齡約莫*歲,身著淡紅衣衫的小女孩見到中年男子的神勇,不由得拍著小手嬌聲道,那稚嫩而天真的嗓音,如同小天使一般,引得周圍一些人笑出聲來,彷彿渾身的疲憊,都是被這如同瓷娃娃般的小女孩趕走了一些。

中年人回頭看著可愛的小女孩,輕輕一笑。 「啊,爹爹小心。」小女孩一聲驚呼,小臉瞬間變得蒼白。

在中年人回頭看著小女孩的瞬間,便是有著一頭實力強大的妖獸快速的襲擊過來,一雙利爪對著中年拍下。

「孽畜,去死。」中年人感受到一股腥風撲面而來,濃重的血腥氣讓他險些嘔吐出來。大喝一聲,身上真元急速涌動,對著撲過來的妖獸劈斬而下。

面對中年人如此威力強決的一擊,面目猙獰的妖獸雙目之中閃爍這嗜血的光芒,並沒有退縮,大吼一聲,依然衝擊了下去。

「噗。」中間攜帶者凌厲的氣息瞬間便是將猙獰的妖獸劈做兩半,血水傾灑而下,將他整個身體都是都是染得通紅。

而在猙獰的妖獸悍不畏死的攻擊下,他也是被妖獸的一雙利爪拍中了身體,身體之上有著數到傷痕。傷口很深,血流不止。

「莊主。」

「莊主。」

……

「爹爹。」

所有人看著中年人,驚呼出聲。

「專心對敵,不要分心。」中年人強撐著身體,對著眾人大聲喝到。這妖獸的攻擊非常的詭異,被對方利爪劃破的傷口上,居然有著詭異的能量環繞,在侵襲他的生機。那種劇烈的疼痛,讓他難以忍受。

「爹爹,你沒事吧?」紅色衣裙的小女孩跑到中年人的身旁,受傷閃爍著白色能量,觸及中年人的傷口。


驚奇的是,本來纏繞在中年人傷口上的猩紅的不斷侵襲他身體的能量,在接觸到白色的能量之後居然化作絲絲縷縷的猩紅之氣,從其中飄散了出來。

「錦兒放心,爹爹沒事。」猩紅的能量從傷口之上消失,中年人痛苦的面色也是有所緩和,看著小女孩的眼神之中滿是溫柔。

交戰還在繼續,尤其是在中年人受了傷之後,本來頗為安靜的妖獸,像是發了瘋一般的攻擊。而這樣瘋狂的攻擊,也是再度讓許多人的受傷。不過好在,其他的妖獸並沒有如同先去那隻猙獰的妖獸,爪子之上不曾帶有特意的能量。

「小紫,下面那些是什麼妖獸,你有把握對付嗎?」在這一處戰場不遠的地方,林楓和紫電貂躲在一顆大樹之上,打量著下方的混亂戰場。

他剛剛到這裡,便是看到了這樣慘烈的一幕,尤其是這些妖獸身上散發出來的血腥氣,讓他感覺非常的難受,極為的厭惡。

他並沒有貿然下去,這些妖獸看上去並不是十分的強大,但是數量極多,若是陷入包圍之中,就算是他的肉身在強化,真元在雄厚,但終究還只是一個玄境四重的武者,終有力竭和真遠枯竭的時候,那個時候恐怕就要被對方分食了。而且也不知道這寫猙獰的妖獸背後是否還有這其他更加強大的妖獸,要真是如此,他就危險了。

他林楓不是善人,絕對做不到舍己未陌生人的程度,尤其是還有著生命危險。

紫電貂懷有銀月一族的血脈,並且還是較為純正的王族血脈,身為妖獸之中的望著血脈,身上的那種高貴威嚴的氣質,應該對低階的妖獸有著很大的剋制作用。

紫電貂看了一眼林楓,給了他一個白眼,不屑的說道:「這些不過是低級的血狼而已,雖然實力不錯,但是在妖獸之中卻是等級最低,數量最多的妖獸。在我這未來的銀月族女皇的面前,如同土狗一樣。」

林楓撇了撇嘴,對於紫電貂的自戀不置可否,說道:「既然如此就準備出手吧。」

林楓話音剛剛落下,便是驚訝的發現,趴在他肩頭之上的紫電貂,已經消失,化作一道紫色的閃電瞬間衝進了血狼群之中。

場中被血狼包圍的數十人,只是看到一道紫色的閃電,在血狼群之中穿梭,所過之處,電弧閃爍,強悍的紫色閃電不斷的劈成。每一道閃電劈出,都是有著一聲或者幾聲的哀嚎之聲。

紫電貂可是擁有著銀月族的血脈,那種源自血脈之中的威嚴,對於普通的妖獸來說有著極大的剋制作用,尤其是紫電貂實力還要超過他們許多。所以在紫電貂一出現,整個血狼群都是陷入了狂亂,瑟瑟發抖。那種王者之氣,讓他們趕到害怕,源自靈魂的害怕。

「這個小東西。」林楓一臉的驚鄂,他沒有想到紫電貂這麼心急,他的話音還沒落下紫電貂便是已經沖了出去,在血狼群之中衝殺起來。

林楓當下也不再猶豫,嚦嘯一聲,也是從樹頂上衝下,手中逆天劍閃爍這光芒,散發著凌厲的氣息,每一次揮斬之下,都是有著一隻血狼被擊殺。

「殺。」看著一人一獸瘋狂的殺戮,被包圍的數十人,也是頓時熱血沸騰,這一段時間的被這些血狼包圍,他們也是著實的憋屈,尤其是在這不斷的攻擊之中,他們已經損失了幾人,還有著幾人受了極重的傷勢。

頓時,血肉殘肢,到處橫飛,所有人都是殺紅了眼。此刻,在他們的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將這些血狼全部殺光。

這裡的交戰,持續了將近半個小時左右,那些妖獸方才在丟下一大群屍體后,撤退而去。

「哈哈,痛快。」所有的人坐在地上大笑,這一場戰鬥暢快淋漓,更是有著劫後餘生的喜悅。

喜悅過後,所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沉默。可以說,他們雖然勝利了,但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雖然有著紫電貂那王族威壓的壓制,是血狼群難以發揮出真正的戰力,但它們的數量卻是極其的眾多,在這半個小時的戰鬥中,又是有著幾個同伴死去。看著倒在血泊中,已經沒了生息的夥伴,想起曾經的喝酒吃肉,讓他們不由的感覺到有些傷感。

雖然在天元大陸,這種殺戮是難免的,但終究是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夥伴,卻是就這樣喪命於此,讓他們難免傷感。

「大恩不言謝,此次你於我天羽庄有恩,日後若是有機會,我天羽庄定會相報。」中年人撐著身體,這一番戰鬥,再加上先前收了不輕的傷勢,他幾乎耗盡了體力,感激的看著林楓。 中年人看著林楓,心中微微吃驚。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在血狼群之中衝殺,浴血而戰的武者,居然如此的年輕。讓他心中震動。


「小子林楓,這些不過舉手之勞。」林楓笑著說道。如非這一次有紫電貂這個妖獸之中的王者血脈於此,林楓絕對不會出手。就算是對方最後真的被血狼群殘殺,他也不會出手。

「不過,我還有事情請諸位幫忙。」林楓看著面前的數十人,說道:「我誤闖了這裡,不知道你們能否帶我出去。」

「小兄弟這說的什麼話。相比於救命之恩,這不過是小事。」中年人一愣,接著大笑道。相比於這救命之恩, 美男個個好過分 ,這不過是一點小事罷了。

「多謝老哥。」

林楓笑了笑,再度沖著這中年人拱手道謝,這是在這幾天中遇見的第一批隊伍,他自然是不會輕易放棄,這鬼地方,他真是不想多待了。

「哇,好可愛的小貂。」一旁的錦兒看著趴在林楓肩頭上的紫電貂,興奮的大叫,可愛的小眼睛之中閃爍光彩:「大哥哥,可以把你的小貂,給我抱抱嗎?」

錦兒看著林楓,有些可憐的說道。林楓心中輕笑,的確,以紫電貂的可愛,相信任何女人都難以抵擋住他的誘惑。

「錦兒,小心。」

在小女孩的身旁,一名年齡約莫二十左右的女子連忙將其拉在身後,這女子身材高挑,略顯緊身的衣衫,將那玲瓏有致的身材凸顯淋漓盡致,其模樣也是頗為的漂亮,只是那挺翹的俏鼻,透著一絲高傲的味道。

「哦。」錦兒,乖乖的應了一聲,躲在這漂亮的女子身後,大大的眼睛,依然不舍的看著林楓肩頭之上的紫電貂。

說實話,在進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不僅是這女子,包括中年人都是心中一驚。他剛剛可是親眼見識了紫電貂的可怕,而起身上無意中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他都是趕到心驚,血狼群也是為之騷亂。

這樣的妖獸絕對是妖獸之中等級極其高貴的存在,很難被人收服。他雖然不清楚林楓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但也沒有過問,畢竟這是人家的秘密。而錦兒完全沒有意識到紫電貂的可怕,純粹將它當作了可愛的動物。

這對於強大高貴的妖獸來說絕對是難以忍受的恥辱。


「小兄弟,對不起,錦兒她不是故意。還請不要見怪。」中年人連忙對著林楓拱手,生怕對方和紫電貂因為錦兒的言行而生氣,那妖獸剛剛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都是感到心境,最差也不會比他弱。

「沒事。」林楓笑了笑,說實話,對於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林楓也是非常的喜歡。

「小妹妹,喜歡小紫嗎?」林楓看著一旁躲在漂亮女子身後,有些怯生生的小女孩,開口說道。

漂亮的女子瞪了林楓一眼,有些無語,自己這樣一個漂亮的美女,在龍山鎮之中不知道有多少人追求,但對方卻沒有看自己一眼,這讓她感到有些沮喪。畢竟,對於一向對自己容貌很有自信的女人來說,突然之間被人忽視,難免趕到有些失落

「或許是這小傢伙根本不懂得欣賞。」漂亮的女人心中暗道。

「大哥哥,他叫小紫嗎?好可愛,能不能給我抱抱。」

「當然可以了。」林楓將紫電貂從肩頭上取下來,放到錦兒的面前。

「太好了。」錦兒高興的大叫一聲,直接便是從女子的背後跑了出來,將紫電貂抱在了懷裡,滿眼的歡喜。

紫電貂被錦兒抱在懷裡,狠狠的瞪了林楓一眼,這個臭小子,居然這樣就把它給賣了。

中年人和漂亮的女子有些愕然的看著林楓,沒想到他真的把這樣一直強大高貴的妖獸,交到了錦兒的手中。

不過看著被錦兒抱在手中的紫電貂,他們依然感到有些誒膽顫心境,畢竟那可是一個玄境高級的妖獸,強大無匹。

「大哥哥,你是在森林之中迷路了嗎?」抱著紫電貂滿心歡喜的錦兒,突然的開口對林楓說道,非常的好奇。

「呃,是的。」林楓尷尬的一笑,這裡雖然是迷失森林,詭異非常。但被一個小女孩這樣問起,還是讓他感到很丟臉的。

「大哥哥好笨哦,錦兒都不會迷路。」錦兒對著林楓做了一個羞羞的表情,說道。

「呵呵,在下莫雷,是天羽庄的莊主,這是我兩位女兒,莫雪與錦兒,其他都是我天羽庄的兄弟。」中年人顯然性格頗為豪爽,大笑間,讓得林楓也是有些好感。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些人居然來自天羽庄,龍山鎮三大勢力之一。


「小子林楓,見過莫莊主。」林楓笑著拱了拱手,心中卻是有些暗嘆。也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不行,與龍山鎮的幾大勢力都產生了些許的瓜葛,只不過有好有壞而已。

「哈哈,林楓小兄弟也別客氣,你先休息,我們這裡略作休整,也會出發,想必明天便是能夠出迷失森林了。」莫雷大笑一聲,拍了拍林楓的肩膀,然後便是轉身整理著隊伍。

這一次他們可謂損失慘重,是歷來最為凄慘的一次,若非有著林楓到來,相信他們這些人只有少數幾人能夠逃離。現在他必須去安撫他的那些兄弟。

……

一行人,在短暫的休整之後,便是在其啟程。有著中年人的帶路, 火影之飛毛腿

「小兄弟,你怎麼會獨自一人跑到這迷霧森里里來。」小小年紀,實力就是如此強悍,其天賦絕對非凡,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這樣的天才,本應該被各大家族用心培養,保護才對。

「我是外出歷練,無意之中闖入了迷失森林之中。」林楓苦笑著說道,這樣的結果也是他沒有想到。

「哈哈,年輕人,就是有衝勁。」中年人看著林楓大笑一聲,想當年,他何曾不是獨自一人闖入闖入十萬大山,若非運氣好,遇到以為絕世強者,恐怕早就死在了十萬大山之中了。 「終於出來了。」當走出森林,感受到強烈的烈日,林楓體內的真元在經脈之中洶湧而動,這兩日一直在迷失森林之中,甚至讓他體內的真元都是被壓抑著,一瞬間真元舒暢的流動,讓林楓忍不住大叫出來。

夾雜著雄渾真元的大吼聲響徹天地,讓莫雷一行人都是一驚,看怪物一般的看著林楓,心中暗道:這傢伙是不是瘋了。

「爹,我們這一次是不是帶了一個瘋子出來。」莫雪看著林楓,小聲的對著莫雷說道,頗有些擔心。

「不要亂說。」莫雷瞪了一眼莫雪,低聲呵斥道。

錦兒抱著紫電貂走到林楓的身邊,生氣的對林楓說道:「大哥哥,你叫什麼,震的人家耳朵好疼。」

「錦兒對不起,大哥哥不是故意的。」林楓蹲下身子,對著錦兒道歉。

「小兄弟,現在我們已經出了迷失森林,不知道你有什麼打算。」既然對方是外出歷練,肯定不會就這樣簡單的離去。

「從這裡離開之後,我會去罪惡之城。」林楓鄭重地說道。

「罪惡之城……」聽到林楓說的話,所有人都是驚訝的看著他,莫雪高傲的瓊鼻微皺,眉頭緊蹙。罪惡之城,那是什麼地方,她還是聽說過一些。其中強者無數,到處充滿著殺戮,即便是地境武者在那裡,也隨時都有可能被殺死,可以說那裡比十萬大山還要恐怖,是武者的天堂,也是武者的地獄。

「小兄弟,你要去罪惡之城?你可知道那裡有多危險。」莫雷開口說道,這樣一個天賦突出的少年強者,只要安心的修鍊,終有一天畢竟會成為一個強者,說不得能夠成為天鏡武者,雄踞一方。

這一次他們出來也是進入迷失森林之中獵殺妖獸。迷失森林不同於其他的地方,雖然有著迷霧籠罩,先燒有人前去。因此其中蘊育這眾多的珍貴藥草,而在整個龍山鎮之中,只有他們天羽庄掌握有迷失森林的地圖,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他們都會進入迷失森林之中,這才使得他們能夠在龍山鎮長盛不衰。只是沒想到這一次,會遇到這樣的麻煩。所以對於林楓,他們可是由衷的感謝。

「自然知道,也正是因為如此,我才更要前去。」林楓目光堅定,身上熊熊昂昂的升起一股強大的戰意。

感受到林楓身上的劍意,莫雷心中驚訝異常。

「既然如此,那小兄弟可以先跟我回天羽庄吧。龍山鎮雖然不大,但也是前往罪惡之城的必經之地,在哪裡你也好多打聽一下關於罪惡之城的事情。」

聞言,林楓略微沉吟了一會,然後便是點了點頭,莫雷說得不錯,他雖然進入十萬大山已經有一個月,但是對這裡的一切卻不甚了解。而且他本來也要去龍山鎮,在之後前往罪惡之城,所以倒不如先到天羽庄之中,打探一下關於罪惡之城的消息。

見到林楓點頭,莫雷顯然也是頗為的興奮,不管是林楓本人,還是他背後的勢力,都值得他去拉攏。這樣一個少年若是不死,必定成為一代絕世強者,屹立在大道之巔,俯瞰眾人。不管如何,對於他們天羽庄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眾人好生歇息了一會後,方才再度啟程,一行車隊,帶著滿車的收穫,對著龍山鎮開去。

一路上,眾人加緊趕路,但又是如此,在趕到龍山鎮的時候,也已經是傍晚十分。遠遠的一個城市的輪廓出現在林楓的視野之中。

「這只是一個小鎮嗎?比起小型的城市,也是絲毫不差。」林楓心中微微有些震撼。

「小兄弟,我們到了。」看著面前的小城,莫雷笑著說道。其他人也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這一次的經歷,太過恐怖了。讓他即便是到了現在,依然心有餘悸。

車隊開進城中,沿著寬敞的街道行走了十數分鐘,然後一座佔地極為遼闊的巨大莊院,便是出現在了林楓的視線之中。

「莊主回來了!」

在莊院大門之前,有著不少護衛,而當他們見到車隊時,頓時驚喜的叫了起來,而後林楓便是感覺到整個莊院騷亂了許多,黑壓壓的人頭自館中湧來,看得林楓有些訝異。這天羽庄的人居然如此的默契團結,這是林楓沒有想到的。

隨著莫雷他們回來的消息傳來,很快便是有著數位看起來像管事般的身影自武館內迎了出來。

每個家族之中都是存在著競爭,為了獲得更好的修鍊資源,和更多的話語權競爭,甚至因此不惜打壓比自己天賦稍弱一些的武者,這在任何勢力之中都是普遍存在的。而這種現象,似乎在天羽庄之中並不存在,每一個看上去都是非常的平和,團結。那種法子內心的欣喜,林楓還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到的。

「莊主,你可回來了……」那些看似天羽庄高層般的人影,一見到莫雷,便是急忙迎上,大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這一次莫雷他們離開的時間很長,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期。尤其是之前,十萬大山的方向電閃雷鳴,神罰天降,天地威壓浩浩蕩蕩,一副末日的景象,更是讓他們擔心不已。若非在臨行之前,莫雷一再吩咐他們守在莊院之中,他們早就前去迷失森林尋找他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