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在下到現在還沒看到葉姑娘,難不成葉姑娘還沒有來嗎?」 坐在地上的金胖子斜了他一眼,道:

「你不都看見了嘛,還問!」

林鈺洲被噎了一下,倒也不生氣。

隨即反而安撫道:

「靈院大比非比尋常,各位也不用擔心。估計葉姑娘一定會在開始前,趕過來的。」

金胖子一聽,騰的一下從地上竄了起來。

然後扭著身子,蹭到林鈺洲身旁,抬手往他肩上一搭。

「我說玉兄,你知道咱老大到底幹什麼去了嗎?」金胖子的聲音帶著些拿腔拿調的古怪。林鈺洲不明所以,隨即搖頭。

「誒,這就對了,我一想你就不知道。我和你說,這靈院大比啊,雖然重要,可這有時候,得看和什麼事,什麼人比!知道不?而據我猜測,咱老大這時候跑了,估計是為了洛……」

金胖子不傻,靈院大比前,葉夕瑤有事走了,八成是因為洛九天。

可此時,沒等金胖子說完,便被一道叫聲打斷了。

「葉老弟,金兄,孟兄!」

這叫聲有些響亮,還帶著一份說不出的欣喜。眾人聞言轉頭一看,卻見崔賢笑呵呵的從人群中走了過來。

「哈哈,血池古地一別,轉眼就一年了。之前就知道各位一起來了,只是平時修鍊走不開,沒想到今天在這裡見齊了,各位,別來無恙呀!」

崔賢這人出身大家,但為人和善,關鍵是性格好,所以當初大家對他的印象都不錯。再加上如今崔家和葉家的關係,因此,待崔賢一開口,金胖子立刻拋棄林鈺洲,上前笑道:

「喲,老崔!你來也參加大比了?」

「是啊!不過這次我要代表梁國,哈哈,到時候圍場之內,還請各位高抬貴手呀!」

「哈哈,好說好說!」

都是老熟人,隨後在又是一番寒暄后,崔賢也問起了葉夕瑤。結果和林鈺洲一樣,眾人兩手一攤。

一聽這話,崔賢稍有遺憾,不過卻也沒說什麼。可就在這時,一道陽怪氣的聲音,忽然從眾人身後傳了過來。

「之前還以為,今年晏國有了那個葉家女,估計能多少有點起色。不過現在看來,結果已明!」

正說話說得熱鬧的眾人一聽,待轉頭一看,便只見幾個身著異國靈院服的弟子,正在誇誇奇談。

他們的聲音不算小,明顯是說過葉無塵等人聽的。

以至於待剛剛那人的話音一落,站在他旁邊的另外一名弟子,隨即接話道:

「其實就算有那個葉家女又能怎樣?就晏國的水平……呵,萬年墊底,是跑不掉了!」

「哈哈……此言有理!」

幾人說著,還故意往葉無塵等人的方向看了一眼。金胖子一聽,頓時眼睛一瞪,當下對旁邊的崔賢道:

「老崔,那群小兔崽子是誰呀?」

金胖子等人終究來聖靈大陸的時間比較短,很多事情自然不清楚。這時只聽崔賢說道:

「他們是陳國國靈院的人。」

「陳國?」站在後面的葉青書眉頭一挑,笑眯眯的狹長雙眼微微一眯,道:「寫律經的沈家,是不是就在陳國?」 當初葉夕瑤初來聖靈大陸不久,就在文貼上和沈家掀起罵戰。

最後把向來喜歡扯嘴皮子的沈家人,氣的活蹦亂跳,全面潰敗。

可也正因如此,葉夕瑤和沈家結了梁子。

所以,若是陳國因為沈家,給葉夕瑤,或是給晏國不痛快的話,倒也不足為奇了。

只是,這邊葉青書的話音剛落,旁邊的崔賢便輕呵一聲,道:

「沈家是在陳國。

不過青書兄,你是高看沈家了!那沈家不過是文人之家,連世家都算不上,整天扯著自己先祖寫了《律經》,把自己抬得挺高,其實不過是跳樑小丑而已。

至於陳國這些人,哎,這話說起來就長了……」

原來,這些年晏國國力下降,每每靈院大比,始終都是墊底。而陳國呢,其實也好不到哪去,只比晏國高那麼一丟丟而已。

而之前葉夕瑤的出現,讓晏國看到了希望,可沒想到,現在葉夕瑤忽然大比前消失。陳國人知道了,自然要跳出來奚落兩聲,進而彰顯自己僅存的實力。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陳國因為有一府之地,和晏國相鄰,算是鄰國。這些年來,也沒少因為各種原因扯皮。所以,相比其他九國十三城的人,陳國和晏國關係並不融洽!

金胖子一聽,懂了。

合計著這就是倒數第二笑話倒數第一的呀!所以當下,巴掌一拍,舔著肚子就要上前,和這群倒數第二說道說道。

結果沒想到,這邊金胖子才剛走沒兩步,有人卻先開口了。

「閉上你們的狗嘴,萬年老二,有本事了?」

此時聖城廣場站著足有幾百人。這嗓門一開口,頓時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金胖子等人更是一愣,待回過神來一看,沒看到。這時只聽那道嗓音的主人,又喊道:

「看什麼看?都給老娘閃開!」

老,老娘?!

滿廣場一片寂靜,接著都不等那陳國的幾個弟子說話,只見其中一人,便瞬間被踢開。隨後一道胖乎乎的人影,便走了出來。

來人是位花季少女。皮膚白皙,長得不醜,可身形卻不是一般的胖。

此時一身紫衣,眉眼凌厲,一看就知道不是善茬!

而待一走出來,那紫衣姑娘不由得白了旁邊幾個瞠目結舌,明顯沒反應過來的陳國國靈院弟子一眼,接著便直接向著金胖子等人走了過來。

金胖子一愣,旁邊的秦奎,忍不住大嘴的低聲道:「胖子,這你妹子?」

金胖子一個激靈,隨即眼睛一瞪:「一邊去!老子什麼時候有妹子了?」

「可我看著挺像呀!」

旁邊的葉青書也C嘴打趣,道:「我看也像!」

「像個P!」

金胖子有些火大。而就在他們幾人小聲嘀咕的時候,那紫衣姑娘已然來到眾人身前。眾人頓時嚇了一跳。金胖子隨即輕咳一聲,作勢要說話……結果就在這時,卻見那紫衣姑娘忽然伸出一巴掌,直接將金胖子推到一旁,來到後面的孟大少身前…… 這紫衣姑娘的手勁真心不小。

一巴掌就把金胖子推了一個趔趄,差點兒趴在地上。

金胖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更可怕的是,就在這時,只聽那紫衣姑娘,忽然揚聲道:

「姓孟的,你跑的挺快呀!

我不過就閉關幾天,你就跑到晏國來了。告訴你,就算你跑到天邊上,你也甭想甩了我!」

原本還想站起來嗆兩聲的金胖子,一聽,直接傻了。

甚至連始終沒吭聲的葉無塵,也頓時瞪大了眼睛。接著眾人齊齊轉頭看向後面的孟顯文,這時只見孟顯文原本白皙的臉上,不知為何,瞬間爆紅,當下炸毛一般的叫道:

「你閉嘴!誰甩你了?而且,本大爺早就說過,我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紫衣姑娘一聽就不高興了,瞬間雙手一掐腰,叫道:「放P!你還敢說沒關係?老娘被你連摸帶抱的,你現在說沒關係?告訴你,沒門!」

這紫衣姑娘也真是敢說!

所以待她的話音一落,瞬間只聽『咔嚓』一聲,整個聖城廣場,頓時下巴落了一地!

我滴乖乖!

連摸帶抱?

在場的所有人都傻了!

而此時的孟顯文,更是一瞬間,整個腦袋都快炸了。頓時扯脖子叫道:「唐玲玲,你再敢瞎說一句,小心本大爺和你不客氣!」

「切,你客氣?那你來呀!老娘看看你倒是怎麼不客氣的!」

說著,紫衣姑娘唐玲玲愣是掐腰再次上前一步,直接頂在了孟顯文身前,高高的胸脯,近乎貼在了孟顯文身上。

頓時,原本就臉色通紅的孟大少,徹底紅的冒煙了。

旁邊的金胖子等人,簡直被這一幕幕,驚得目瞪口呆。

隨即待回過神來,當下忍不住悄悄捅了捅旁邊的崔賢,道:

「老崔,這姑娘誰啊?這麼猛?」

崔賢身為土著,自然知道的多。聞言輕咳一聲,隨即憋著笑,低聲道:

「她叫唐玲玲,九國十三城青羊城唐家的大小姐。唐家世代是機關世家,機關之術,整個聖靈大陸,無人能出其右。而這唐玲玲據說從小就天賦奇高,在唐家相當受寵,只是性格頗為霸道。一般人,根本不放在眼裡,總之,是個難纏的人物!」

金胖子等人一聽,乖乖,這是難纏嗎?這是超難纏,而且還扎手!

倒是葉青書,聞言微微眉頭一動,隨即道:「青羊城?我記得當初孟兄就是落在青羊城吧!」

「嘖,這還用問?沒聽那位唐大小姐說嘛,依我估計,保不準就是當初咱們來聖靈大陸的時候,老孟這小子一個不好,直接掉到人家唐家大小姐的澡堂子里去了!結果……嘿嘿,你們也知道,老孟這小子向來運氣不咋地。

去古瑪神廟,被狼蠻人抓了吃R;去血池古地,妖獸追打……我看這回啊,懸!」

還別說,金胖子真心猜的**不離十。眾人再一想孟顯文往日的運氣指數,當下忍俊不禁。而就在幾人說話的功夫,之前被唐玲玲踹到一旁的陳國靈院弟子,終於反應過來了。當下衝過來叫道: 「姓唐的,你什麼意思?」

唐玲玲總歸是女子。

那陳國靈院弟子沒有一上來就動手,卻也做好了,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架勢。

而此時的唐玲玲正*孟大少*的緊。

忽然被打斷,頓時眼睛一翻,罵道:

「滾一邊去!萬年老二!」

陳國靈院弟子一聽,頓時炸了。

「你,你……姓唐的,別以為我不打女人!」

「你說誰萬年老二?」

「你竟然敢辱我陳國?你放肆!」

幾個陳國靈院弟子氣的跳腳,可就在這時,卻見原本還在和孟顯文較勁的唐玲玲,瞬間一轉身,接著抬腿照著身後叫囂的陳國靈院弟子,就是一腳!

唐玲玲這一腳踹的狠,關鍵是位置不可說!

瞬間只聽「嗷嗚——』的一嗓子,那陳國靈院弟子頓時雙手捂胯,兩眼一翻,暈死了過去!

眾人:「……」

而金胖子等人離得近,看的最為清楚。瞬間只覺的胯下一緊,臉上一皺,簡直是看著都為這個陳國老兄覺得疼!

唯有唐玲玲,面對周圍一眾目瞪口呆的眾人,隨即瞥了下那暈死的陳國靈院弟子一眼,道:「哼,這也叫男人,廢物一個!」

這回,陳國靈院弟子都癟了!

偌大的聖城廣場,再次落針可聞。

而就在這時,午時將近,一位聖殿人員走出來,揚聲道:

「午時已到,眾位退後。」

說著,只見這聖殿大員從懷中拿出一個玉璽。

那玉璽樣式普通,卻通體瑩白。隨後只見那聖殿人員將玉璽往上空一拋,頃刻間一片光芒閃現,玉璽隨即化成點點星光,最後形成一個偌大的平台。

只是這平台下尖上寬,如同一個陀螺。周圍纂刻著繁複而細密的神秘流紋,看起來神秘非常。

這時只聽那聖殿人員接著說道:

「請九國十三城參加靈院大比的弟子,進入傳送陣。」

聲落,在場的數百靈院弟子無聲互看了一眼,接著紛紛身形一晃,一躍跳上平台上方。

可此時的金胖子等人,卻頗有疑慮。葉無塵隨即道:「看來堂姐趕不上了,秦大哥,你補上吧。」

原本,按著之前的計劃是,靈院大比武修八人包括:葉夕瑤姐弟,金胖子孟大少,陸廉張梁這六人外,再加上趙大磊和葉青書。

當然,這個也是苗掌院親自應允,晏國國靈院弟子都沒意見,才這麼決定的。只是現在葉夕瑤不在,只能讓秦奎補上!

可一聽這話,秦奎卻微微皺眉,隨即粗聲粗氣的說道:「補不補的,我不在乎。可要是一會兒大小姐來了呢?不行,我不去!」

「可是……」

「少爺,要不這樣,咱們先上,一會兒要是真不行,再讓秦奎來。」葉青書開口了,聞言,葉無塵也覺得有理。隨即一行人紛紛躍上傳送陣。

接著,待眾人全部上了傳送陣后,忽然一位聖殿老者憑空出現。同時揚聲道:

「此次靈院大比,圍場設在荒虛古地,比試方法和往年相同,九國十三城,共計二十二組,分別圍獵計數。」 其實,所謂的靈院大比,就和古時圍獵差不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