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所有電源關閉,重啟!」良久,凱恩才重新下達了命令,就算是他,說出這段話時,都異常的緩慢,有一種滿是遲疑和不確定的感覺。

「大佐!」周圍的所有人都吃驚地站了起來,他們同時朝他叫了起來。

「我知道!」揮了揮手,打斷了他們接下來的話,凱恩還是凝視著前方,「資料幾乎會完全丟失,重新啟動需要最少耗費數小時的時間,我們會毫無反抗地漂浮在宇宙中數小時。」

「那。。。」

「可是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了!將資料重頭清理一遍,是唯一的辦法。是我們多爾西亞的恥辱!不能再讓它這麼保持下去了!」隨後,他終於低下了頭,看著下面等待著命令的操作員們,「去做吧!一切的後果,將由我來承擔!BlitzDegen」

「BlitzDegen」

那一天,被這次前來吉奧爾的所有多爾西亞軍人,暗暗稱之為「來自咲森的恥辱日」

PS:知道嗎,我過去看小說的時候,看到作者經常會寫到:家中停電,這種事時,我總是覺得,這是他為自己拖更找的理由,但昨天,當我家中4年沒斷的電突然停止的時候,我才知道,我自己從現在起才算是一個寫手了,我也已經開始被詛咒了,「沒停過電的寫手不算是寫手」為了這摸黑碼出的一張,第一次求鮮花支持。.. 「師父,好了沒有?你可要輕一點啊!」

「放心,晶醬,我可是很溫柔的。」

「啊!感覺身體裡面多了些什麼?」

「我都說了我會很溫柔的,你別緊張啊!放輕鬆。」

「變態」一道很是平靜的聲音響起,聲音的主人半眯著她那慵懶的大眼,很是鄙視地看著面前還想要繼續對話的男女。

「唉?啊!!!」連坊小路晶的尖叫也就在這時響起。

「我說,毬惠,你能不能不要在我沉浸其中的時候來打擾我?我這是在辦正事兒呢!」林天頗感無奈地看著面前的少女。

「變態」還是同樣的話語,同樣的表情,少女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是睜大了雙眼緊緊地瞪著林天。

「額,好吧」林天敗退,「使用符文,將我們幾個的大腦進行短暫的連接,將我本來就不弱的計算能力瞬間提高几倍,這可不僅僅是1+1=2的疊加。不同的操作員,哪怕擁有著再好的配合能力,出現偏差的概率還是絕對會有的,但,我現在等於是在借用你們的空間,真正操作的還是只有我一人,所有完全不會有偏差的出現。憑藉著我們幾人的運算能力,很輕鬆地就可以侵入多爾西亞的網路中了。尤其是,你本來也是人造魔使,大腦中的計算能力與我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如果晶能夠成為魔使的話」說著,林天撇了一眼一旁將頭埋進被子里的連坊小路晶,但少女那蔓延到脖子的紅暈是掩蓋不了的,「我有信心在瞬間統治整個兒世界的網路。那麼,這個解釋可以了嗎?毬惠。。。桑?」

錯嫁豪門妻 「嘛!馬馬虎虎。」

「謝謝評價。」

「我們為什麼要入侵到多爾西亞的網路中呢?不是應該只要將那段錄像播放出去就可以了嗎?」

「你不覺得讓那群多爾西亞人恐慌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嗎?而且」林天笑得很是狡詐,「他們這一次前來的總指揮就是一個魔使,他在看到我的入侵就應該已經知道了,對手是魔使,這會讓他們產生錯覺,101人評議會中出了叛徒?還是還有其他的魔使存在?我想,那位魔使先生此刻一定很憋屈吧,明明可以用同樣的方法解決問題,但,卻為了隱瞞魔使的存在而束手無策。」

沒錯,凱恩現在感覺自己非常非常的憋屈,當他發現了這一點時,他的第一反應是茫然,也幸好他有說話不看人的習慣,所以他的漂亮女副官才沒有發現他的變化。等到他下達了重啟所有程序的指令后,他就一言不發地陰沉著臉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但是,因為所有程序的重啟,就算是整個兒飛船中各個房間的門都無法關閉,所以,目送著他進入自己房間的伊克斯艾伊等人,很快就聽到了一陣砸東西和很多東西破碎的聲音從中傳來。

「啊啊啊~大佐這次真是。。。」哈諾因在門外不遠處聽著那斷斷續續的聲音,雙手抱頭很是悠哉地對身邊的同伴們說笑。

「砰」一顆子彈從房間中瞬間飛出,在擦到牆壁時轉了個角度,直接命中了哈諾因的腳下,將他嚇得直接跳了起來。

「不好意思,走火了」凱恩的聲音這時才從房間中慢悠悠地傳來。

而門外的幾人,立刻同時臉色一正,調頭就走了。

在門后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凱恩暗暗鬆了一口氣,隨後就急急忙忙地拿過了正擺放在桌子的一邊的一個奇怪的鳥籠,裡面並沒有鳥,卻有一個翠綠色的晶體。那是符文的結晶,是魔使們使用機器汲取人類的符文後所凝結而成的,而這個古怪的鳥籠,則是為了防止其中符文的流失而特意準備的。這是專門為了向凱恩這種因為外出,而無法隨意獲取符文的出差人員所準備的補充物。

打開了鳥籠的小門,讓其中的翠綠色符文之光流出一點,很是大口地吞吸了一下,凱恩的臉色才變得緩和下來,他有些不確定地看著那顆結晶,喃喃自語著:「為什麼,入侵者留下的痕迹中有符文的痕迹在,模塊組77中應該並沒有魔使的存在才對,難道是ARUS中的某個魔使做的?這對他又有什麼好處呢?是評議會的授權嗎?」說著說著,他的眼神再次堅定了下來「必須趕快與外界取得聯絡才行!必須將這次的情況向評議會報告,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Hello!大家好!我是林天!我又回來啦!」在此刻的多爾西亞飛船還在憋屈的漂浮在太空中的時候,全世界的人們發現,那段從咲森學園流傳出的視頻有有了新的更新,那位在人們看來英勇無比卻又不失幽默的少年再一次出現在了視頻上,「剛剛的視頻大家覺得怎麼樣呢?那是我們咲森學園全體同學所獻上的向你們報平安的祝福歌。而現在!我們商議了一下,決定向你們獻上,這首由我們第三銀河帝國的大臣們傾力打造的歌曲,這是為了我們自己所唱的歌,恩,老實說,我比較想把它製作出專輯然後發售,畢竟最近國家的財務方面比較的緊張。。。」

「砰!」

「不好意思,他的廢話比較多,請不要在意!」翔子再一次出現在了屏幕中,很是不好意思地向前鞠了一躬,「這首歌,是林天親自作曲作詞的,老實說,我之前都不知道他還有這方面的天賦,他說,這首歌會唱出我們與多爾西亞戰鬥的事迹,會讓我們永遠傳唱下去,所有,我們同時也決定,將其定為我們第三銀河帝國的國歌!」

「那麼,請欣賞,這首將會響徹宇宙,將會成為永恆經典的歌曲吧!PreservedRoses」

當多爾西亞的飛船恢復正常,當所有的網路能夠再次接通,當哈諾因打開電視又看到了那張欠揍的臉時,他只說了一句話:「我有種非常不妙的感覺。」

「啊!!!」隨後,整船的人就聽見了,原本呆在房間打算和總統通話的凱恩發出了一聲憤怒的咆哮,緊接著,多爾西亞飛船的廣播就再一次響了起來。。。.. 「林天,我們大家商量了一下,需要將這個模塊組進行一番徹底的探索,主要是這個模塊組77的底部,所以,需要你的幫忙。」

在這之後的一天,連坊小路里見突然找到了林天,似乎想讓他幫忙對於模塊組底部進行探索,而林天則是滿口答應。

「唉?要我們陪你一起去?」翔子有些吃驚地用手指著自己的臉,她身邊的其他幾位女生也差不多是同樣的表情。

「怎麼啦?」

「沒,只是覺得,天邀請我們一起去工作這種事情。。。」說著,翔子還很是遲疑地看著一旁的其他人。

「很少見,不,不如說應該根本不可能出現。」流木野咲一臉肯定地點著頭。

而林天直接擺出了一幅難過至極的模樣:「我就這麼讓你們不信任嗎?主要是因為,這一次的探索會有非常大的發現,我想和你們分享一下,如果你們不同意的話,那就。。。」

「好!我要去!」翔子第一個跳了起來。

「我,我也可以去嗎?」櫻井愛娜顯然有些不太相信自己聽到的話,林天居然會邀請自己,自己作為他的學妹,並沒有與他呆過太久,並不算親密啊!

「可是,你為什麼會知道會有所發現?難道你下去過?知道下面有什麼?」完全沒有在意林天的表演,流木野咲十分冷靜地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不,我可沒下去過,但是」林天神秘地一笑「我知道下面有什麼!那是我最想讓你們先看到,同時也是我最想讓你們得到的。」

「這。。。好吧」略微猶豫了一下,但看到其他幾女都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流木野咲也不得不表態。

「那麼!那邊就拜託你了!」看著逐漸下降的valvrave,靈屋佑介一邊揮著手,一邊雙眼飽含熱淚,將一旁的山田雷藏嚇得躲得遠遠的。

「嗚嗚嗚,好不甘心啊!我也想有美少女的陪伴探險啊!而且還不止一個!」

「砰!」隨著下降,valvrave的腳已經著陸了。

「唉?這就到了?感覺好快啊!」翔子有些愣神了,她環顧了一下四周,卻什麼也沒有發現「可是,這裡什麼也沒有啊!全是牆壁而已!」

「當然還沒有到底呢!」看著她可愛的模樣,林天的臉上不自覺地溢出了一絲溫馨的笑容,隨後,這個笑容就猛地變得邪魅起來,好似剛剛從沒出現過一般,「艾爾埃爾夫,你在那裡吧?我都已經到了這裡了,快點給我打開門吧!」林天直接打開了外部的擴音裝置,將自己的聲音傳了出去,「你應該知道,我自己也可以打開的,但是,我想偷懶而已。這裡面的東西,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同樣是你最需要的,所以,快點開門!」

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底部的鋼鐵大門被打開了,valvrave再一次朝著下方落了下去。

終於,他們在一個打開的大門前停了下來。

「我們到了!這就是我所說的,發現!驚喜!禮物!」

「什麼!這,這是!」在場的眾女除了野火毬惠睜開了自己半眯著的慵懶大眼外,其餘的人都是吃驚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這裡是一個太空港,是模塊組77中的一個隱蔽的太空港,而在這裡,還停放著4架與林天他們現在所駕駛的valvrave感覺極其相似的機器人,在場的人並沒有人會懷疑它們是否是valvrave,因為,這是一種直觀的感受,無法去形容,似乎,它們與自己等人正坐著的這台valvrave有著某種關係,某種非常密切的關係!

看著站在valvrave身前,顯得渺小無比的白髮蘿莉正一臉不爽地看著對她來說完全看不到內部的駕駛艙,林天感覺自己似乎被看到了一般,只好無助地看了看身邊的眾女,卻發現她們完全無視了自己,都一臉好奇貼在透明的駕駛艙壁上,看著外面的那些機器人。

「簡直就像彩虹一樣!」

「好漂亮啊!」

無奈的林天只好打開了駕駛艙門,在眾女爭先恐後地在無重力的環境中飛出去之後,最後一個慢悠悠地漂了出來。

「你果然早就知道這裡了!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不是我不告訴你,是那時我認為暫時還沒有到須要它們的時候」林天十分明智地與面前這個蘿莉保持在了安全帶距離,有些警惕地看著她「況且,我知道,就算我不說,你自己也會找到的,不是嗎?!」

「哼!」艾爾埃爾夫有些沉悶地低哼了一聲,然後轉過頭去,看著正一臉好奇地東摸摸西瞧瞧的翔子等人,「你準備拿這些valvrave怎麼辦?隨著多爾西亞對於你的valvrave的越來越了解,這些valvrave是必定會派上用場的。但是,在駕駛員的選擇上面,你,有準備好嗎?」

完全沒有理會她的提問,林天仍然面帶微笑地看著還在嬉鬧的女孩們。

「你該不會是想。。。這絕不可能!」艾爾埃爾夫剛剛還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立刻嚴肅了起來,「這種強大的機器人怎麼能交給這種沒有經過任何訓練的普通人來駕駛呢?」

「你覺得,普通的軍人能夠操縱它嗎?不要告訴我,你忘記了我告訴你的,普通人的下場,而且,我相信你自己也做過實驗了吧?」

「嗯?你怎麼會知道!」

「你不會真的以為,這台valvrave操作屏幕中出現的美少女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嚮導程序吧?」

「什麼?!你這是什麼意思?!」

「她是一個魔使!是被吉奧爾的科學家們所改造的魔使!他們用它作為了valvrave的能源!所以,她是有自己的獨立意識的!你之前抓住那個可憐的ARUS偷偷進去實驗,Pino可是都告訴我了!」

「是嗎?」白髮蘿莉一臉的無所謂,「就算是只有你們這所學園的學生才能夠駕駛,但是,最起碼要找到擁有強健體魄和良好的心理素質的男生來,再由我對他們統一進行短暫的培訓,這才是最穩妥的辦法!」

「你可不要小看她們哦!」仍然沒有去理會她的提議,林天有些得意地轉頭看了一眼已經趁著翔子等人不注意,偷偷摸摸地鑽進了四號機的流木野咲,「只要成為了魔使,體質、作戰經驗什麼的,是很好解決的問題,而所謂的心理,」看著因為四號機突然啟動而嚇了一跳的翔子,林天轉臉回到了一號機的駕駛室中,「或許一開始她們會顯露出脆弱的一面,但實際上,能夠在這種局面下挑起這個第三銀河帝國的大梁,她們的內心超出了你的想象!」

「是嗎?」白髮蘿莉聽到他的話,嘴角卻露出一絲不明所以的淺笑,「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咲,感覺怎麼樣?」直接在駕駛艙中打開了與其他各個valvrave的通訊系統,看著正坐在四號機中就好像一個孩子一樣左顧右盼的流木野咲,林天頗感好笑。

「感覺與你的valvrave沒有什麼區別!」流木野咲嘟著嘴,做出一副不滿的表情。

「呵呵,有沒有啟動打算看看?」

「唉?我可以嗎?!」流木野咲十分驚訝地用手指著自己的俏臉,對著通訊屏幕中的林天,滿臉的不敢置信。

「要不然,你以為,我為什麼會帶你們下來?」

「可是,這些可都是我們未來對抗多爾西亞甚至全世界的底牌啊!有關駕駛員的選擇是不是應該更加的慎重一點?」翔子直接從四號機打開的駕駛艙鑽了進來,正好聽見了林天的話,趕忙阻止了想要啟動的流木野咲。

「這一點,剛剛我已經和艾爾埃爾夫交流過了。其實,等你們啟動了就會知道了,這台機器人只要與啟動者綁定,那麼啟動者就會直接獲得它的駕駛方法,不需要再去學習什麼了。」

「是嗎?那為什麼你第一次開的那麼爛?!」

「額。。。」目光有些遊離地看著四周,林天實在不敢與屏幕中正瞪大雙眼的翔子對視,「關鍵主要是駕駛員的心理素質問題,雖然艾爾埃爾夫對於你們這些女生使用持反對態度,但是,我相信你們能夠做到的,眼前的這幾台valvrave,都是吉奧爾根據我這台一號機所製造的,我這台是它們的原型機,所以,以你們這些我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作為駕駛員,我們能夠將它們的力量發揮到極致!」

「可是。。。」翔子似乎還是有些猶豫,看來,這麼多天的總理大臣生活帶給了她很大的改變,讓她能夠更多地去為集體所考慮了。

「沒有什麼可是的了!」駕駛座上的流木野咲直接打斷了她,「我會聽從天的選擇!我想要去幫助天!幫他一起戰鬥!而不是畏縮在他的保護下,看著他拚命!」

說完,她就直接打開了屏幕正下方的按鈕蓋子,直接按了下去。

「這,這是什麼?!」看著屏幕中隨著按鈕按下而出現的透露著古怪氣息的選擇題,櫻井愛娜有些恐懼地尖叫了一聲。

「啊!你說這個呀,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林天彷彿有些後知後覺似的,在她們看到之後才提了出來,「整個兒人類的基因將會被改造,改造的更加的強大,能夠做到像魔法一樣的能力,比如飛行,恩,這個我暫時還不是太熟練。像我這種被改造的人,被稱之為。。。」

「魔使」指南翔子在其他人驚訝的目光中,喃喃地接了下去。

「不,是人造魔使!」但林天直接否定了她,「我們擁有著比魔使更加強大的力量,是超越了魔使的存在,最典型的就是,擁有不會老去的肉體。」

說到這裡,林天就發現,四號機中的眾女眼睛都突然地亮了起來,而流木野咲更是十分果決地按下了屏幕中的「Yes」選項。

就從她被座椅邊伸出的機械注射了某樣東西的那一刻起,四號機原本慘白的外殼變成了黑色,而它原本的綠色變得更加燦爛了起來。

「咲,感覺怎麼樣?」過了一會兒,林天看著流木野咲的目光從迷茫重新變得靈動起來,在其他幾女擔憂的目光中,直接對她說道。

「恩,我感覺」流木野咲一邊說著,一邊似乎還在回憶著什麼。然後,她突然地笑了起來「我感覺,好極了!」

「是嗎?那麼」林天操縱著一號機做了一個扭腰的動作,「要不要試著去活動一下?出去轉轉?我來陪你一起!」

「太好了!我要去!」流木野咲十分興奮地沖林天喊道。

「那麼,飛起來吧!我會跟著你的身後。就用這台機器人!用這台valvrave四號機!讓全世界都聽到,流木野咲的歌聲!」

「恩,如果這是天的願望的話!我說過了,我會為你而唱歌的!從你將我救出那個地方開始,我就是屬於你的了!」

「不,你是屬於你自己的!你不應為我而活!我希望你能夠自己去唱,唱出你的歌!」但是,林天卻突然嚴肅地反駁了她。

他的反駁讓本來還滿面笑容的流木野咲瞬間僵住了,然後,她的淚水瘋狂的湧出,露出了一幅被拋棄了的模樣。她身邊的女孩們則是被這一瞬間的變化完全弄懵了,個個都是手足無措的樣子。

雖然不知道自己過去和流木野咲到底發生了什麼,但從這兩天她對自己說的這話,再結合一下二次元的老套路,不難想出,自己過去應該是在流木野咲被她的父母實施家暴時伸出了援手,幫助她脫離了父母,所以才會讓她心存感激的。但林天並不希望,她會因為這份感激而失去了自己。所以,他想要改變她,就從這台掌控在她手中的valvrave四號機開始。讓她重新去歌唱,不為別人,只為她自己去歌唱,找回屬於她自己的歌!

「咲,你要記住!我們的生命可以為了他人而獻出去,但是,我們的思想只能是自己的!我們可以去參考他人的意見,但卻不能絕對地去聽從他人!我們不應去作行屍走肉!」感覺流木野咲的情緒似乎穩定了下來,林天接著柔聲說:「你應該也能感覺到了吧?魔使的某些能力,比如說:附體。如果照你這樣下去的話,如果有一天,我的肉體被敵人給操控了,能夠認出我是假冒的人恐怕只有翔子和毬惠了,愛娜可能會因為和我相處的時間還不長,但是,你!流木野咲,只會是因為你盲目地聽信於『我』這個肉體所說的一切,這樣,也許反而會害得我死無葬身之地。」

「不!不要!我不要!」流木野咲坐在駕駛座上,瘋狂地揉著自己的秀髮,然後,慢慢地平靜了下來,擦乾了眼角的淚水,重新直視著林天,目光中多了一份堅定,「我明白了!天!我會讓全世界聽到我的歌聲,這是你的願望,同時也是我的!」

「那麼,最後說一句,我希望你們所有人都聽到:我可以為你去死,但我不會獨為你活!」.. 「嗯,你飛得真不錯啊!」

「真的嗎?謝謝!」

「翔子,你們覺得怎麼樣?」

「這,真的好嗎?」

「這有什麼關係?」林天看到翔子還是一副遲疑的模樣,滿是無所謂,「永生,不老不死的肉體,這對於所有人來說可都是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恩賜啊!你為什麼會這樣?」

翔子有些恐懼地抱了抱自己的胳膊:「只是,我看到屏幕上說的,感覺有些害怕,放棄做人類什麼的。」

「翔子,你要知道,這只是那些設計人員他們的說法,實際上,你覺得,我現在像個人類嗎?你會把我當成人類嗎?如果我還是人類的話,或許,多爾西亞已經佔領了我們,我們已經成為了俘虜。如果我還是人類的話,也許我們就不知道在之前的哪個時段就已經死了。」林天頓了頓,看著翔子似乎被自己的話給嚇到了,抱著胳膊的手抓的更緊了,「我們都會認為自己是人類,我們不會認為自己高人一等,我們有屬於人類的心,因為,我們和魔使不同。他們是來自遙遠宇宙中的孤獨遇難者。」

「但是!如果有一天被發現了怎麼吧?!」翔子雙手抱胸,低著頭,跪坐在valvrave四號機的駕駛室中,眼淚卻不斷地湧出,「如果被發現了呢?!其他人會允許魔使的存在嗎?會死的!一定會被當成異類殺死的!」

聽著,林天突然笑了起來,笑得很是喜悅,「你說了!」他說得很是輕緩,說的很是柔和,像是在安慰翔子一般,「其他人!」

「唉?」翔子有些奇怪地抬起了已經哭的通紅的眼睛,看著林天,看著他的笑容。

「還記得之前我說過的話嗎?或許在我剛到這裡時面臨選擇還會有些猶豫,但是現在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們,我可以為你而死!我可以為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而死!所以,我坐上來了,我選擇了『Yes』。因為我知道,你們永遠不會將我看成是異類的,不是嗎?」

看著在四號機中的指南翔子和櫻井愛娜使勁地搖著自己的腦袋,林天笑得更加開心了,他突然地大吼了一聲:「這樣就足夠了!」

嚇得四號機中正聚精會神的眾女都是一個哆嗦,然後,林天的聲音重新變得低沉起來:「這樣就足夠了!只要你們這麼認為就足夠了!至於其他人,我為什麼要管他們?我可以為你們去死,我不會為你獨活!因為,我會為自己活!同時,我也會為你們而活!」

他將連緊貼到屏幕上,瞪大了眼睛,看著翔子,「這樣,不就可以了嗎?!」

「我希望能夠和天一起走下去!所以,我完全不後悔!不管能否永生,我都會一直和天在一起!和他一起戰鬥!而不是僅僅呆在他的身後等待被保護!」流木野咲首先從那沉悶的氣氛中醒悟過來,立刻向在場的大家表著態。

「我,我也會選擇『Yes』!」出乎意料的,第二個開口的居然是所有人看來最為軟弱的櫻井愛娜,「前輩幫助了我們很多,為我們做了很多!在我看來,這個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就是『神明附體』!它為我們帶來了現在這種快樂,無憂無慮的生活!是林天前輩保護了我們!我們只是一群縮在前輩的庇護下愉快玩耍的小孩子而已,我希望能幫助到前輩!能夠為前輩做點什麼!但是,我的性格卻決定了我並不能幫助前輩戰鬥!哪怕,哪怕是為了前輩當下敵人的子彈也好啊!」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她越說越激動,到最後,完全是抓著一旁的駕駛座才使得自己沒有因為打顫的雙腿而倒下,她的手因為緊握而顯得有些發白,透露著慘白之色。

「不!你能夠為我戰鬥!能夠為了我們而戰鬥的!等我們回到那裡之後,你就會看到了!我會實現你的願望!幫助我擋下敵人的攻擊吧!愛娜!」

「恩!」擦拭掉了眼角的淚水,櫻井愛娜很是用力地點了一下頭,她將自己眼中的堅定神色完全的展露給了眾人看。

「翔子?」流木野咲偏過頭去,看著一旁還在沉默著低著頭的指南翔子,她的身體還在微微顫抖,似乎還是有些猶豫不決。見此,流木野咲將手伸向了她,想要去碰她一下,但少女卻在這時突然地抬起了頭,眼神中,已經沒有了剛剛的猶豫,好像已經下定了決心。

「我選『No』!」

「翔子!」流木野咲有些焦急,有些錯愕地沖她喊著。

「哦?」但是,林天卻並沒有說什麼,他的笑容還是沒有改變,甚至,似乎變得更加濃郁了幾分。

「當你們都變成魔使的時候,你們需要一個人類!」翔子的第一句話讓流木野咲和櫻井愛娜有些感到莫名其妙,但是,林天和野火毬惠的臉上卻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你們需要一個,人類的幫手,她會告訴你們,如何不會被發現,如何保護自己,能夠在你們被發現,被排斥的時候,為你們提供庇護,哪怕我沒有得到永生,只能夠慢慢變老,但是,我會去守護你們!以脆弱的人類之身,來守護強大的魔使!作為現在第三銀河帝國的總理大臣,我指南翔子,是最合適的人選!」少女說道最後,語氣變得鏗鏘有力起來,甚至,她還在結尾時,很是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目光無所畏懼。

「當上了總理大臣之後,你果然變得成熟多了,翔子!」林天的語氣中充滿了欣慰,感覺就像是一個老頭子在教導晚輩一般。隨即,他語氣一轉,變得堅定起來:「不會讓你這麼持續下去的!我也絕對不會看著你離開的!所需要的保護,只是在這一切的剛剛開始,我們這些人造魔使還最為脆弱的時候!」說著,林天將自己的手伸向了屏幕,似乎想要抓住屏幕中的眾女一般,「我!是絕對不會讓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溜走的!」.. 「這真是魔王的宣言啊!」翔子似乎有些不爽地嘟著嘴。

「呵呵,謝謝誇獎,當神明墜下神壇時,成為魔王是一個很棒的選擇。」

「哈?」

沒有去理會翔子奇怪的表情,林天環視了一下通訊視頻中的眾女,「那麼,大家都做出了自己的選擇啦!我真的很高興,有你們的陪伴,就永遠都不會覺得孤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