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古陣,收。」

凹谷之內,葉飛臉上露出笑容,彷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只見他抬手之下,數道古符文法訣打出,四周的封印屏障,開始向著內部受傷,限制了魔蟻的逃竄範圍,而此刻葉飛身上的氣勢,則是越發的濃郁。

「斬斬斬!」

「落雲弓,給葉某凝。」

葉飛目光中,此刻泛起一絲瘋狂之意。

他的掌中,那把赤紅長弓,隨之已然祭出,抬手之下弓玄被瞬間拉成滿月,一道黑白相連的箭矢,隨之凝聚成型。

「呼……呼嘯。」

箭矢破空而出,所過之處魔蟻無不化作灰燼。

這一戰,葉飛幾乎是動用了全力,而四周凹谷之內,魔蟻的數量也是在聚集減少。

此刻,紅仙竹笛之內,而牧童的臉色,略顯得有些難看,這般急速的轉化靈力,他已然感受到了一股無力之感,怕是無法支撐太久。

而當他感應到,此刻葉飛的狀態時,那雙瞳之內,竟是泛起一絲恍惚之感。

「他……」

「這股瘋狂之意。」

牧童的臉上,此刻第一次有了思索之色。

這一刻,他只感覺,此刻谷內那手持仙劍的青年,給他一種久違的熟悉之感,彷彿是在很早以前,他們就相識一般。

「他是誰?」

「我又是誰?」牧童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凹谷內,伴隨著最後一隻魔蟻被斬殺殆盡,葉飛隨之噴出一口鮮血。

這樣瘋狂的消耗,在加上四周無時不刻的吞噬之力,就算是他身居兩界之力,這一刻也是感受到了極強的無力之感。

但結果,顯然已經到了預期。

半刻之內,那數千魔蟻,已然被他斬殺殆盡,而四周的封印大陣,此刻還沒有被全部吞噬,這裡的動靜,不會傳出外界。

「璇兒的氣息,需要將其封印一段時間。」

「紅仙竹笛,凝。」

葉飛顧不得體內的傷勢,抬手之下一道紅芒閃過,掌中隨之出現一根暗紅竹笛。

此寶,屬於仙寶級別,其內自成一界,儘管不具備攻擊性,但可將其內之物,望去與外界隔絕,在加上葉飛熟知的封印之力,璇兒的氣息魔蟻將無法感知。

「封!」

葉飛低喝一聲,隨之抬手一指。

讓的引領處,只見此刻有金光閃過,霎時間融入了他掌中的竹笛之內。

待做完這一切之後,葉飛這次稍稍鬆了一口氣,竹笛內的牧童,此刻也是閃身而出,顯然這仙寶,根本無法限制他的身形。

「嗯,小飛子,小爺很看好你。」

「放心,你體內的傷勢,只要有持續不斷的靈力加持,很快就能恢復的。」

凹谷之內,此刻的牧童,眼中的迷茫之色消失,他的臉上露出笑容,望著眼前之人嘿嘿笑道。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

傷勢的恢復,需要一點時間,而這一隊魔蟻,被他全滅之後,他也有了時間喘息,接下來便可尋覓對付此獸的方法了。

「魔蟻,本身並不算強。」

「除去數量之外,最為困擾的,是那些可以吞噬力量的毒霧,若是能夠尋到克制之法……」葉飛面露思索之色,此刻眼中有精光閃過。

血靈魔蟻老巢,他必須尋到,若是他的傳承記憶沒有錯,其老巢之內,有著可以讓荒獸進化的力量,璇兒或許能夠憑藉此蘇醒。

「牧童,幫我感應一下,這片山脈之內,還有什麼強大的凶獸。」

凹谷之內,葉飛思索片刻,隨之收了四周的封陣,轉頭望向一旁的牧童開口問道。

他的靈識之力,在血月山脈之內,受到了極大的限制,如今的情況之下,論感知之力,無疑是牧童要強過他不少。

「嘶!你又想做什麼?」

「招惹了血靈魔蟻,你還嫌不夠?」

前方,牧童忍不住面色一驚,盯著眼前之人開口道。

葉飛聞言,臉上露出微笑。

「這世間萬物,遵循生克之規,能夠生存在血月山脈內,無懼血靈魔蟻的凶獸,定有對付那些綠色毒霧的寶物。」

谷內,葉飛低聲開口解釋道。

前方牧童聞言,頓時眼前一亮。

「你是誰,有寶物?」牧童轉動著眼珠,連忙開口確認道。

葉飛微微點頭,這血靈魔蟻,本身對於凶獸,荒獸,靈獸,都有著極強的攻擊性,若是沒有依仗,幾乎無法在這片山脈內生存。

牧童在聽完之後,眼中頓時閃動起了微光。

這魔靈,集世間欲#望為一身,一談起寶物,那定是雙目放光,方才的懼怕之意,此刻已然是一掃而空。

「給我準確位置。」葉飛掃了前方的牧童一眼,隨之直言開口道。

前方,牧童稍有沉吟,隨之閉上了雙目。

「右側,距離此地五百裡外,一片天然峽谷之內。」不多時牧童的聲音,便是隨之傳來。

凹谷內,葉飛淡笑一聲,隨即抬手之下,將眼前的孩童拖到身旁,他的身形下一刻,便是帶出殘影,向著右側閃身而去。

體內的傷勢,因為是消耗過度,只要有牧童在身邊,恢復只是時間問題,至少此刻對於他沒有過多的影響。 血月山脈,中心地段,此刻一處大峽谷邊緣。

不多時,只見一群魔修,從遠處的山林之內慢慢靠近,一共數十人之多,為首的乃是一位,身穿白色連衣,相貌冷艷,周身氣息不凡的女子。

在此女的身後,有數位女修跟隨,看其穿著應該出自同一宗門。

「雲仙子,就是此地了嗎?」

在最後方,此刻還跟隨這幾位男子,其中為首之人,身形極為高大,臉上透著剛毅之色,身穿淡袍布衣,此時緩步走上前來。

若是葉飛在此,定能一眼認出,這男子正是之前與他有一面之緣,那位五行魔宗的擎天雄。

擎天雄的身後,可見正是這次五行魔宗派往魔仙堡的門下弟子。

這一次的聚會,每三百年一次,整個外域魔地,基本上實力不俗的宗門,都會派出門下弟子前來,而與逍遙門一樣,他們的師叔祖,同樣提前一步進入仙堡之內。

「進谷。」

白衣女子並未回應,而是冷聲開口道。

說完之後,她便是移步上前,身後眾位女修,此刻隨之連忙跟上。

「誒,大師兄,此女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我五行魔宗,實力不輸她秒音魔谷,為何要讓此女帶隊?」

「……」

後方,那幾位五行魔宗弟子,此刻臉上不禁露出憤怒之色,他們都是宗門的天驕之輩,本身性子都是極為孤傲,這一路之上,一直都被前方那妙音谷的弟子無視,心中早有不悅之意。

「諸位師弟,稍安勿躁,谷內的凶獸,根據宗門典籍記載,實力極為恐怖,唯有妙音谷的雲仙子,手中至寶才能將其鎮壓,你等莫要在多言。」

擎天雄此刻掃了身後眾人一眼,低聲輕喝道。

既然都是來此尋寶,沒有必要在乎這些,若是能夠在進入魔仙堡之前,尋到那株天地靈花,他的實力定能夠再度提升,即時把握會更大一些。

隨著擎天雄的開口,身後眾人也是不在多言。

一行人,隨之連忙跟上,向著峽谷之內走去,不多時已然踏入其內。

……

血月山脈,隨著擎天雄等人踏入之後,只見後方的山林之中,緩步走出一位身穿淡袍,面容冷峻的青年,他的身形頓住,此刻抬頭向著前方望去。

目光所致,這片峽谷四周,被三座幾高的險峰圍繞。

其內,亂石林立,似乎籠罩著一股不凡的氣息,空氣中的溫度,要比起外界高上不少,而且看不道半點樹木,花藤,灌林。

「有人,先進去了么。」

峽谷邊緣,這青年低喃一聲,眼中有精光微閃。

他顯然正是葉飛無疑,在他趕到之時,便是已然察覺到了前方剛剛離去的眾人。

「喂,咱們快進去吧。」

「那赤冰仙荷,好像就只有一株,那可不能被別人搶了。」在其一旁,此刻牧童一臉的著急之色,抬頭望向前方,忍不住開口說道。

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

對於峽谷內的寶物,在牧童的感知之下,他也是略有知曉。

玄風子的傳承記憶中,對於天地之中的靈花,仙品,都是有著極為詳細的記載,而那所聞的赤冰仙荷,屬於仙品之列。

就算還是當年的玄風子,也只是在古籍之內看到過。

此花,傳聞生長在即炎之地,千年開一葉,待開三葉則為成熟,在此之前就算有幸碰到,那多半也是無用之物。

而三千年的生長期,著實太過漫長,以至於世間少有人尋得。

「不急。」

「但凡天地靈物,都有凶獸鎮守,而且能夠生長出赤冰仙荷的極炎之地,想要踏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葉飛臉上的笑容不變,此刻低聲開口笑道。

說完之後,他便是帶著牧童,緩步向前走去。

不多時,二人的身影,隨之進入峽谷之內,隨之不斷的前行,四周空氣中的溫度,也是在意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上升。

……

這座峽谷,看上去並不算大,但其內卻是另有乾坤。

那竟是一座天然形成的須彌大陣,隨著不斷的前行,前方的空間,則是越發越大,伴隨四周溫度的上升,空氣中逐漸開始出現極炎之流。

四周,高#峰早有消失不見,峽谷的盡頭,出現了一處火焰炎地。

炎地邊緣,方才首先踏入眾人,此刻身形也是逐漸停住,空氣中的高溫,已然讓他們不得不遠轉力量抵抗,但隨著前行,溫度似乎還在不斷提升。

前方,那恐怖的炎地,彷彿一個火之煉獄一般,阻擋了眾人的步伐。

「四星天魔以下的弟子,不可踏入其內。」前方為首的雲仙子,此刻輕喝一聲,話語中透著不容拒絕之意。

此言一出,後方的眾人,皆是目光一閃。

「不妥,憑什麼你說不能踏入,我等就不去了。」

「天地靈寶,有能者居之,依我看是你秒音魔谷想要獨吞仙寶。」

「……」

後方,此刻五行魔宗的弟子,顯然是忍了許久,此人在聽到前方之人,居然還不讓他們踏入之後,頓時臉上露出憤怒之色。

這一次,五行魔宗有一共六人前來,其中四星天魔之上的強者,僅僅只有兩位。

其他的四人,都是三星巔峰的存在,儘管看似不強,但這樣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已然是天驕之輩了。

「言盡如此,你等要去送死,我不會阻難。」前方雲仙子,聲音依舊冷淡。

她在說完之後,便是隨之沒有猶豫,移步踏入炎域之內。

在她的身後,妙音魔谷的弟子,自然是不敢多言,唯有其中的兩位,達到四星天魔實力的弟子,隨之跟隨在了其內,其他人則是選擇在邊緣等待。

「大師兄,此女簡直不可理喻!」

「我們也進去吧……」

五行魔宗的極為弟子,此刻那是躍躍欲試,似乎都想踏入其內。

「不可,李瀟你隨我踏入,其他在此地等候。」擎天雄眼中有微光閃過,此刻轉過頭來,掃了身後眾人一眼,沉聲開口道。

他這一開口,五行魔宗的幾位弟子,儘管臉上露出不甘之色,但此時也是不敢出言反駁。

說罷,擎天雄等人,便是隨之準備踏入炎地之內。

而就在這時,處於炎地邊緣眾人,忽然目光一凝,均是在同一時刻轉頭。

「什麼人!」

「敢尾隨我五行魔宗,可是活膩了不成?」

「……」

能夠踏入之地的魔修,那都是實力不凡之輩,後方細微的動靜,便是瞬間被眾人察覺。

前方,擎天雄目光一凝,在轉頭望去之時,不由地微微一愣。

「葉兄?」

「你逍遙門也來了。」

這來者,顯然正是葉飛無疑。

而前方的擎天雄,在看到葉飛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他向來是尊重強者,前方之人的戰力不凡,他十分敬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