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基地批下來之後,一年之內必須把房子建起來。」王正新說完之後,好奇的問道:「小陳,你家準備建新房子?」

「我要是有錢,就在鎮裡面建一棟房子。」陳宇模稜兩可的說道。

「現在建房用不了多少錢,自己燒制磚頭,幾千塊錢就能搞定。」王正新說道。

「我想在鎮上弄個大房子,就是手裡沒有什麼錢。」陳宇說道。

千石鎮交通便利,國道府道交錯而過,以大陳宇的見識,在鎮上建房穩賺不虧,這年代的商品房才五十塊錢一個平方,自行修建的話,一個平方也就二三十塊錢。

「如果你缺錢,我倒是可以借一些給你,兩萬以內還是沒問題的。」王正新說道,這幾年開維修店,他賺了好幾萬塊錢,如今那些錢都存在銀行裡面。

對方精通維修,只要修理廠弄起來,有對方幫忙,還愁沒錢賺嗎?為了拉攏對方,他決定只要對方開口借錢,他就借給對方一些,反正又不是不還。

這年代借錢不還的人很少,況且又不是借給賭徒,就算借出去兩萬塊錢,王正新絲毫不擔心收不回來,以對方的能力,給自己打工幾個月就能還上。

「王叔叔,這事過幾天再說,馬上七點半了,我得回去了。」陳宇說道。

「行,路上小心。」王正新點了點頭,拿出八十塊錢。

借著朦朧的月光,陳宇騎著自行車,足足用了十幾分鐘時間,才回到五峰村。

「小宇,飯都熱在鍋里,趕快過來吃。」夏雨心疼的叫道。

「來了。」陳宇放下自行車,快步走進廚房,掏出十塊錢遞了過去。

「今天怎麼有十塊錢?」夏雨好奇的問道。

「老闆看我做事認真,就給了我十塊錢。」陳宇面色如常的說道。

「小宇,你在鎮上哪個維修店打雜?」夏雨追問道。


「王氏維修店。」陳宇神情平靜的說道。

「小宇,你爸爸馬上就要回來了。」夏雨笑著說道。

「爸今天回來?」陳宇問道。

「嗯,半個小時前,他坐的車就到縣城了。」夏雨說道。 身為高階魂師,卻僅僅只是讓魂力覆蓋於拳頭之上,選擇近身作戰,陸良的動作著實讓在場的新生震撼了一把。但一些老學員心裡卻清楚,身為執法隊隊員的他平日里經常訓練體能,這種作戰方式正是執法隊的特色之一。

聽聞著周圍傳來的驚嘆聲,陸良心中冷笑,今日便是要殺雞儆猴,借著虐打林羽來讓這些新學員看看學院的執法隊可不是好惹的!

然而,陸良卻不知道,此時他的對手,林羽心中亦是冷笑連連,他林羽最擅長的是什麼?無非也是近身作戰,那套專攻穴位的打法可是屢試不爽。

輕輕的抬了抬眼皮,望著那急速接近的陸良,林羽微微的搖了搖頭,在攻擊即將臨體之前,身體陡然往旁邊一側,讓過陸良的拳頭。

「你的速度太慢了!這就是所謂的執法隊隊員么?」與陸良拉開一小段距離,林羽搖了搖頭,嘿嘿輕笑道。

林羽那挑釁意味極濃的話語,讓得周圍圍觀的眾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冷氣,一道道驚愕的目光,望著這個極為狂妄的小少年,很是難以想象,一個新生,在輕鬆的避開一個訓練有素的高階魂師的攻擊之後,還可以面不改色的說幾句風涼話。

他是真的有實力猖狂,還是只是逞一時嘴快?

一旁的劉強見狀,本來陰笑著的臉龐上瞬間布滿了寒霜,雙眼死死的盯著場中的林羽,他知道,今日恐怕是要丟人了,早知道他實力那麼高的話,就不應該讓陸良上去給對方長臉了。

一擊不中,陸良臉色亦是很不好看,特別是聽聞周圍的驚嘆聲之後,更是漲紅了臉色,魂力暴漲,他發誓,一定要讓這個讓他當眾受辱的新生好看。

「執法隊不是你能挑釁的!」

冷喝一聲,陸良再次朝林羽攻去,那包裹在魂力之中的拳頭使得周圍的空氣都微微有些扭曲。

然而,林羽卻始終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那噙著微笑的臉龐,仿似看著一件與他完全無關的事情。此時見陸良的拳頭對準自己的小腹處兇狠擊來,林羽再次側身讓過,旋即急速的抬起右手,化掌為刀,對準陸良的尾閭穴猛然劈下。

陸良也算是反應極快,在林羽有所動作的時候,既然想要閃開,但是此時身體慣性的從林羽面前衝過,平衡一下子調節不過來,只來得及讓開一點,便被林羽的手刀斬在腰部之上。

雖然避開了尾閭穴,但承受了這一攻擊的陸良卻絕對不好受,腰部傳來的劇烈疼痛,讓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氣,臉龐之上驚疑不定,身形狼狽的停住,旋即與林羽拉開一段距離之後,雙手開始有規律的擺動起來。

「戰狼!」

低喝一聲,陸良身上魂力流轉,旋即在他面前的空間陡然被撕開一條裂縫,一隻渾身毛髮如松針的青色巨狼緩緩步出,對著是周圍嚎叫一聲,這才立於陸良身邊,綠油油的雙眼在白天亦是讓人看得見一絲凶光。

「居然連戰魂都召喚出來了,陸良你可真夠出息的啊?」望見那巨大青狼,盧月的臉色一變,滿面怒容的喝斥道。

一旁的黃小雙亦是柳眉微蹙,不過旋即便舒展開來,在黃家大廳,林羽給他治病的時候,她可是親眼見過他的戰魂的,那隻青面獠牙的大野豬,看起來可比陸良的這隻青狼還要大上許多。

青狼巨大的威勢讓得林羽心頭一震,見陸良要動用真格,林羽也不敢有絲毫懈怠,說到底,他現在才剛剛步入修仙境,與陸良這等修鍊已久的人比起來,真正實力還是略有不足的,剛才也只是憑藉本身對於人體穴位的了解才能夠佔上風。

「豬不戒,那你青狼就給你當口糧了!」

抬起臉龐,林羽嘿嘿一笑,隨手一揮將豬不戒從十二生肖塔中釋放了出來,雖然不知道對面這隻青狼是什麼實力,但他相信,豬不戒一定能夠將對方壓製得服服帖帖的。

然而,剛剛將豬不戒釋放出來,林羽便後悔了……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他的戰魂居然是一隻小豬……」

「好可愛的小豬啊,你看它睡覺的時候,口水都流了一地呢,好想抱抱……」

「不會吧?瞎了我的狗眼吧,居然真的有人拿豬當戰魂,這……這也太難以想象了吧?」

…………

望著地上呼呼大睡的豬不戒,林羽有種想要吃烤乳豬的衝動,這傢伙的外表實在是不堪入目,偏偏還這麼貪睡,這要是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刻,肯定是指望不上的。

「我的好雙兒,你告訴你到底看到了什麼?這就是你家小男人的戰魂?你們倆該不會是準備等它長大點就吃掉吧?」盧月也驚呆了,拉了拉身邊黃小雙的袖口,瞪大了雙眼驚嘆道。

「噗哧……」黃小雙忍不住笑出聲來,之前在黃家大廳,自己心繫於臉上的胎記,倒是沒有怎麼去注意林羽的戰魂,只是後來看到它威武不凡的樣子,現在卻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形態的豬不戒。

笑了一陣,黃小雙才反應過來,拍打了一下盧月的手掌,笑罵道:「話可不能亂說,我看你是自己想要讓他當你的小男人吧?」

「去,這麼小,我可不喜歡!」盧月亦是笑出聲來。

望著打鬧在一起的兩女,劉強的臉色愈加的陰沉了,在黃家大廳,他也曾像現在這些學員一樣,嘲笑過林羽的戰魂,後來卻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臉。

心中暗罵了一句扮豬吃老虎之後,劉強冷哼一聲,示意陸良趁著豬不戒仍舊在呼呼大睡之際抓緊攻擊。

陸良見劉強臉色陰沉,雖然有些不明就裡,但仍舊不敢忤逆,急忙收起那嘲笑的面容,伸手往地上的豬不戒一指,冷笑道:「青鋒,這隻豬是獎勵給你當口糧的!」

戰狼聞言嚎叫一聲,抖擻了下巨大的身軀,緩緩的朝豬不戒走去,在它眼裡,雖然眼前的獵物個頭小了點,但看起來肥膩膩的,味道應該是不錯的。

「喂,起床戰鬥了。」望著青狼逐漸接近,林羽走上前去踢了踢豬不戒,沒好氣的笑罵道:「再不起來的話,你可就要進別人的肚子里咯。」

圍觀眾人再次狂暈,剛剛見識過奇葩的戰魂,沒想到連主人也這麼奇葩,大敵當前,沒有想著怎樣去對敵,卻跟自己的戰魂開起了玩笑。

青狼繼續緩緩踱步前進,眼見對方越來越近,林羽沒好氣的再次踢了踢地上的豬不戒,見它巍然不動,無奈,只好閃身攔在青狼面前,淡藍色的靈力運轉起來,最後凝聚在拳頭之上。

「青鋒,把那隻豬吃掉!」陸良見狀臉色大喜,一邊朝林羽沖了過來,一邊朝青狼低喝道。

「你的對手是我!」冷笑一聲,陸良已然出現在林羽面前,那覆蓋著魂力的拳頭急速朝林羽砸了過來。

「滾!」林羽不敢有所怠慢,急忙抬起手掌,對準著陸良那急落而下的拳頭,嘴唇微動,一聲輕喝之後,穩穩的將對方的攻擊化去,膝蓋再順勢一頂,頂在陸良的曲骨穴處。

曲骨穴遭到林羽的重擊,本來滿臉冷笑的陸良,臉色頓時一白,一聲慘叫之後,身形猛然倒射而出,狠狠的砸在地上之後,掙扎了幾下都沒能站起來。

林羽卻是不敢有絲毫的拖延,這攻擊曲骨穴雖然能傷敵周天氣機,使陸良魂力暫時接濟不上,但也僅僅只是暫時而已。

「接下來輪到你了……」心繫於豬不戒的安危,林羽抓住陸良暫時失去戰鬥力的空檔,準備回身對付那頭青狼,然而,話還未說完,便已嘎然而止。


「嗷嗚……」一聲嚎叫聲響起,聲音充滿了凄厲。陸良那巨大的青狼此刻哪裡還有剛才威風的模樣?只見它滿嘴鮮血,四個尖尖的獠牙已然盡數而斷,那張狼臉上布滿了恐懼與難以置信。

再一看它的對手豬不戒,此時卻仍舊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潔白的豬毛上沾染著青狼的口水與血水,但這絲毫不影響它的美夢。

林羽有些哭笑不得,豬不戒這傢伙看起來其貌不揚的,但好歹也是十二生肖之後,剛才倒是自己瞎操心了。

「青鋒!」陸良此時魂力剛剛運轉回來,眼見自己的戰魂如此狼狽,急忙大喝一聲,急速跑到青狼身邊,稍微一查看之下,見它沒有性命之憂,這才鬆了口氣。

「什麼?這傢伙的皮肉比千年玄鐵還要硬?」用心與青狼交流了一番,陸良忍不住驚呼出口,再次望向豬不戒的時候,雙眼中哪裡還有剛才的輕視,心中早已罵開:「這主人扮豬吃老虎也就算了,連帶著戰魂都扮豬吃老虎……」

說時遲,那時快。

從陸良開始強勢的進攻,到他被林羽莫名其妙的擊退,再到青狼被豬不戒蹦掉了獠牙,這之間不過短短的幾十秒鐘而已。然而,就是這短短的幾十秒鐘,卻讓得在場的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

今天不可思議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斜陽之下,所有人都愣愣的望著場中那滿口鮮血的青狼以及狼狽捂著腹部的陸良,片刻之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林羽與豬不戒的身上。

他們親眼見證了林羽以一個新學員的身份,將實力達到高階魂師,身為執法隊隊員的陸良打敗,在這個實力為尊的世界,林羽的強勢已經得到了他們的尊重以及崇拜。

也有一些花季少女,在望向豬不戒的時候,眼中少不了帶著一些喜愛,恨不得上去將它抱在懷裡親吻幾下,剛才豬不戒雖然一直在睡覺,但那能崩壞青狼獠牙的皮肉可不是蓋的。

「我的好雙兒,你實話告訴我,你家小男人實力究竟是什麼級別?我看他剛才的戰鬥,好像根本就沒怎麼用力一樣……」盧月愣愣的望著林羽,有些好奇的朝身邊的黃小雙詢問道。

黃小雙臉色一紅,心中頓時猶如幾隻小鹿在亂跳,只因為她想起了與林羽之間的約定,現在他已經能夠輕鬆打敗高階魂師,那一年之後,又將成長到什麼地步?

當然,如果她知道林羽只是剛剛修鍊了一個多月的話,恐怕她會更加的難以置信。

「我也不清楚,不過他的戰魂會變身的,如果他的戰魂進入戰鬥狀態的話,呃……我也不知道他是什麼級別……」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黃小雙望向林羽的目光陡然多了一抹莫名的光彩。

「這麼年輕的小男人,實力又那麼高,這放眼整個魂師學院,恐怕也沒有幾個能比他厲害了吧?我說,怎麼就讓你這麼給拱了呢,真不公平!」望著黃小雙漲紅的臉頰,盧月笑著打趣道。

「滾,你要的話給你!」

黃小雙俏臉通紅的打罵了盧月一句,轉念一想到自己洗澡的時候曾被林羽偷看過,耳尖猛然一燙,心頭一跳,急忙壓下心中的臆想,平復下心情,不敢再胡思亂想。

「怎麼樣?現在我通過測試了吧?劉強導師!」林羽再次踢了踢地上呼呼大睡的豬不戒,見它沒有反應,便直接將它收了起來,旋即面帶微笑的望向劉強,淡淡的問道。

「自然可以,倒是我看走眼了。」陰沉著臉色的劉強聞言,臉上漸漸爬上來一抹牽強的笑容,剛想繼續說些什麼,卻聽見後邊的陸良低喝道:「我們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哦?」林羽微微一愣,轉頭朝陸良望去,見他已經將青狼收了起來,正滿面怒意的望著自己。

「閉嘴,輸了就是輸了,回去好好反省下你輸在哪裡!」劉強轉身拍了拍陸良的肩膀,低喝了一聲,繼續說道:「以後你們就是同學了,同學間要互相幫助,要友愛,來日方長,或許你們能成為好朋友也說不定!」

「可……」陸良聞言剛想說些什麼,突然見劉強給自己使了個眼色,頓時明白過來,朝劉強點頭了點頭道:「是我太小氣了,作為學長,以後我會幫忙照顧好學弟的。」

劉強聞言滿意的笑了笑,這才走到林羽的身前,壓低了聲音冷笑道:「魂師學院歡迎你,在魂師學院有很多天賦不錯的學長,相信日後你在魂師學院的日子,他們會讓你留下永生難忘的記憶的。」

「是嗎?那可就要多謝劉強導師的關照了!」林羽面不改色的微微一笑,旋即同樣壓低了聲音冷笑道:「別說是那些不入流的學長,就算是你親自來,也不具備讓我正視的資格!」

林羽從來不是一個怕事的人,劉強既然已經把話說的這麼清楚,那自己也沒有必要去給他什麼面子,雖然不清楚劉強現在是什麼實力,但林羽並不擔心,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林羽有的是辦法。

林羽這般毫不掩飾的反擊,讓得劉強本來勉強擠出來的笑容再次消散而去,在望向林羽那人畜無害的笑容之時,臉龐不禁微微一抽,恨不得此時便出手將他擊殺在當場。

「是不是很想動手?來吧,我倒要看看所謂的導師究竟是什麼實力?」林羽怡然不懼的對上劉強那森然的眼神,清秀的臉龐之上布滿了淡淡的笑意。

「會有那麼一天的,說實話,你在我眼裡什麼都不是,能重傷你一次,我就能讓你再重傷一次!」劉強咬著牙,陰冷的笑了笑,旋即微微一愣,卻是沒有再說話。

「嗯?」林羽臉上的笑意一僵,有些不明白劉強這話的意思,什麼時候自己被劉強重傷過一次?如果沒記錯的話,兩人見面的次數並不多吧?

「哼,期待接下來的美好日子吧!」冷哼一聲,劉強沒有再多說廢話,轉身走到黃小雙的面前,再次換上和熙的笑容,道:「既然能夠打敗陸良,那這測試就算是通過,倒是我看走眼了,在這裡跟你說聲對不起!」

黃小雙有些厭惡的別過頭去,她是在是懶得再與劉強這等人有些許的交際。

「劉強導師也是為了學員著想,既然測試通過了,那大家就都散了吧,各自尋找好寢室,後日便是正式上學的時間了!」旁邊的盧月見狀,無奈只好走上前來解圍,現在這麼多學員在場,總不能讓學院的導師丟臉吧。

「林羽,我帶你去找你的寢室!」黃小雙朝林羽喚了一聲,旋即挽起盧月的手臂,率先走出了人群。

林羽應了一聲,對著劉強與陸良微微點了點頭,輕笑著急步跟上,只留下滿臉陰冷的二人面面相覷。

「導師,怎麼辦?」陸良剛剛在這麼多學員面前敗在林羽手上,心中感覺恥辱的同時,亦是深深的將林羽記恨上,此時見林羽一走,急忙壓低了聲音朝劉強問道。

「你不是有個哥哥嗎?我是導師,不方便出面,你自己解決!」劉強深吸了口氣,嘆了一句,心中卻是打定主意,日後只要有機會,一定要讓林羽嘗嘗進入囂張的後果!

「哥哥……」陸良聞言一喜,但一想到他那練武成痴的哥哥,又不禁有些犯愁,不知道該怎麼去勸說他替自己報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