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席麗瓊眼睛通紅了,蓄滿了淚水。「你有沒有受傷!」

剛才看到她媽為了她,而跟宋雲娥打架,她真的很感動。

這也是從來都沒過的事。 李蓉萍那心臟跟針扎了似的,又溢滿了濃濃的感動。

都到底這個時候,女兒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

變成小孩好心塞 「媽沒事,走,媽送你去醫院。」

李蓉萍一家子一走,唐小芯和席錦琛亦步亦趨離開周家。

周麗蘭等他們一走,撒火,把家門口擺放的掃把鋤頭都推倒在地上。

宋雲娥倒是沒管她,反而擔心追問周揚名有沒有傷著哪裡,有沒有哪不舒服的。

周揚名一聲不吭,低著頭,轉身就離開家裡。

……

到了門診。

醫生一看席麗瓊臉上和身上的淤青紅腫,當即就生氣質問李蓉萍他們,「你們到底是怎麼把人照顧的?把人打成這樣。」

上次也是這個醫生給席麗瓊包紮手腕,也大概知道了在席麗瓊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不好意思醫生,都是我們的錯,以後不會再這樣了。」李蓉萍趕緊說道。

「你們別不把閨女不當人看,每一次都到這邊來,好歹你們也心疼心疼一下錢行嗎?」醫生就是覺得來來回回這麼折騰,不僅僅錢沒了,看著這個女孩子也是怪可憐的。

「以後不會了。」李蓉萍讓醫生訓斥的,連忙跟醫生保證。

等半個小時后,醫生給席麗瓊包紮完后,還給席麗瓊打了吊瓶的消炎水。

趁醫生一走,唐小芯就問整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蓉萍倒先幫席麗瓊開口了,「還不是那個周揚名混蛋,早知道我們剛才在周家,那就不應該就這麼算了。」

唐小芯撇撇嘴,沒出聲,你真要是心疼女兒的話,那當初就不會讓席麗瓊嫁給周揚名那個混蛋了。

「……」席麗瓊想著自己這些天,天天都讓周揚名暴打,而且還是在做那方面事上也對她實施了暴力,周揚名更混蛋是明知道她是誰,還故意喊著夏雨菲的名字,這明擺著對她進行了羞辱。

她氣不過就會抵抗,周揚名越在她抵抗,就越是對她變本加厲,反而還老喜歡用尺子或者皮帶抽打她。

那幾天,她就跟生活在地獄那般,生不如死。

她還在想,如果還過幾天,她肯定會忍不住想要自殺。

幸好她爸媽是站在她這邊,終於願意來接她回去,不然……她可能真的再也見不得到他們了,其實她連農藥都已經準備好了。

重生之側妃奪宮 想著這些同時,席麗瓊的眼淚簌簌地流了下來。

李蓉萍連忙坐到病床上,席飛虎遞過毛巾,「姐你也別哭了!」

「是呀,事情都已經過去了,別哭了。」

唐小芯覺得自己問這些問題,可能都不是時候,還想著跟席錦琛一塊回鎮上,突然想起了還有一件事還沒處理,她跟李蓉萍說了周揚名和席麗瓊兩個都還沒簽字分開。

擔心周揚名那邊又會反悔,還會過來鬧。

席飛虎臉色嚴厲,說:「那要不我回頭找村長去,爸你先到周家去,今天無論如何都要逼著周揚名簽字,周家,姐再也不要回去了。」

席國偉也覺得剛好也有席錦琛在,就同意席飛虎說的。

李蓉萍就留下來照顧席麗瓊。

唐小芯呢,也跟著席錦琛一塊先去周家。

當夏道平一看見唐小芯時,先是一怔,隨即眼神閃爍了幾下,沒與唐小芯對視。

唐小芯有注意到這一幕,她有點納悶,繼而,也沒放在心上。

有夏道平出面,周揚名原本就是理虧,心虛的目光不敢看唐小芯,他也不想去坐牢,還是乖乖把字給簽了,從此席麗瓊就跟他沒任何關係了。

事情都處理了,夏道平連半刻都不願意多待,急忙就離開周家了。

這舉動,讓唐小芯覺得很不解。

按道理說,一般正常的情況下,夏道平這個村長,也應該安慰或者開導兩家人才對。

什麼話都不說,急忙忙地走了。

這裡面很有古怪。

想來想去,唯一跟她扯上關係,那就是夏海峰,至今還在關著。

但,要是這樣的話,那也不至於見了她跟見了什麼一樣呀,對,夏道平這表現很像是心虛。

難道又是做了什麼?

想到這,她就覺得進了一個死胡同一樣。

算了,乾脆不想了。

事情都已經處理好了,唐小芯就跟席錦琛回鎮上去,回鎮上的路還跟席飛虎和席國偉一塊同路。

席飛虎就在和席國偉說著說著,突然提到了一個名字,讓唐小芯一下子特別注意到了,帶著不解詢問席飛虎,「你剛才說你去了村長家裡,村長的兒子夏海峰攔著你,不你找村長出面,對嗎?」

「是呀!也是幸好我聲音大一點,多喊了幾聲村長,村長才從家裡出來,一開始那個夏海峰也是知道我找村長是為了什麼事,他還很生氣的樣子,說席家破事真多。」

他到現在都還不是很了解夏海峰說的是什麼意思。

他一直待在學校里,所以他沒聽說關於夏海峰的事,也是正常。

豪門交易:總裁,請剋制! 而唐小芯一聽他這麼一說,自然也就明白了夏海峰說的是什麼意思,夏海峰之所以阻撓席飛虎找夏道平,那也是因為都是席家的人,夏海峰這是出撒氣。

不過……

夏海峰什麼時候出來的?

她都沒同意讓夏海峰出來,一心就讓夏海峰坐牢,案子也應該是僵在哪才對。

瑩眸微微一沉。

現在她總算是知道為什麼夏道平見了她閃躲,會有心虛的表情了。

原來是因為夏海峰出來了,而夏道平也是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讓夏海峰出來的。

席錦琛之前聽唐小芯說過夏海峰的事,他也知道夏海峰還待在牢里才對,結果人現在出來了。

這其中牽扯了不少人。

唐小芯後面不再出聲了。

直到他們都走到了分岔路口,唐小芯才對席飛虎以及席國偉說:「等麗瓊稍微好一點,你們再把她送到鎮上去吧!如果擔心左右鄰居說什麼,等她打完消炎針后,收拾幾件衣服就送她來我這裡也行。」

席國偉說知道了。

唐小芯就挽著席錦琛的手臂,一塊走在不平的小路,一起往鎮上方向走著。

「你心裡是在想關於夏海峰的事?」席錦琛見她許久都沒出聲,他不由就問她。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嗯,以前我偶爾還會聽淑英說起咱們這個村長作風有點問題,跟上面的人有過接觸,然後在村子里批了好幾塊土地出去,當時我也沒放在心上,現在想想,夏道平這個村長當的,還是挺有能力的。」

最後那一句話出自於譏諷。

席錦琛眼眸深不可測,微微泛著寒芒,淡淡:「關於夏海峰的事,你就交給我處理吧!」

「還是算了吧!」唐小芯想到他有可能會動用自己人脈去處理這件事,她覺得就沒必要了。

席錦琛不出聲,但已經表示這件事他是管定了。

夏海峰敢對他老婆做出那樣的事,還什麼處罰都沒受著就出來了,這口氣他是咽不下去。

回到了滷味店。

席桂花和甘淑英都知道席麗瓊的事,都已經處理好了。

兩個都特別高興。

甘淑英笑著說:「我還想著桂花姐走了,會冷清一點,沒想到小芯就把麗瓊給接過來這邊住,這下我們又有伴了。」

唐小芯笑笑,卻沒說話。

她的打算,她都還不知道怎麼跟甘淑英以及席桂花開口呢!

先等席桂花結完婚再說吧!

當晚,席國偉一家子就出現在滷味店裡,下午的時候,唐小芯就把一個房間收拾好,讓席麗瓊住。

李蓉萍看到這裡的環境都還不錯,又有好吃的,她也就放心了。

事後,席建立知道席麗瓊的事也都處理了,他也往鎮上住好幾天。

家裡就任由杜美華和陶紅雲在鬧騰。

轉眼間,就到農曆十二月二十六。

郭洪亮和席桂花結婚的日子。

除了提供給楊大軍的滷味之外,唐小芯還留了十斤出來辦酒席。

而滷味店的生意就不營業。

這天,席桂花早早起來,有媒人婆親自出面,給席桂花化妝,梳頭髮。

原先席桂花是打算在魚山村的席家擺酒,後來覺得自己已經是第二回嫁人了,還是從娘家出來,那就不太好。

於是臨時決定就在滷味店裡辦酒。

反正院子里也寬敞。

而且奶茶店和滷味店都可以擺上飯桌招呼親戚朋友。

其實今天來的人,除了自家親戚之外,席桂花還請了甘淑英一家子、楊大軍、趙大國一家子、廖玉梅一家子,村子里也請了一部分鄰居。

唐小芯覺得自己忙得腳不著地,也是幸好有廖玉梅、甘淑英她們幾個人搭把手,很快就把飯菜都做好,上桌。

唐小芯就在廚房裡忙活,甘淑英就進來,臉色不怎麼好,於是她就問:「怎麼啦?」

「你那小姑媽真是極品。」

一說起席桂香,唐小芯也是很無語,原本是說好了不請席桂香的,結果大姑媽還是心軟了,又再加上席建立也說,都是一家子,不請席桂香的話,鬧得給外人看笑話。

然而,席桂香帶著一家子都來了,還處處擺出一副『我不是很想來』的表情。

這讓甘淑英看得惱怒得很,可又想到今天是好日子,她生生是將火氣也壓住了,但還是回頭就跟唐小芯嘮叨去。

「算了,今天還這麼好的日子,你就當看不見她就好了。」

甘淑英沮喪表情,有氣而無力的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呀!關鍵是席桂香她就偏偏往我這邊湊,這才是最讓我惱怒的地方。」

「行了,有什麼事,等過今天再說吧!現在我們先忙吧!」

「好吧!」甘淑英接過她手上遞過來的盛滿熱騰騰的菜碟子,轉身就出了廚房。

唐小芯在廚房忙活半天,趁還沒做下一道菜,她出去轉轉歇一歇。

突然想到這麼熱鬧的場合,席麗瓊應該在房間里,不願意出來。

她又回到廚房挑幾樣菜,端著米飯去找席麗瓊。

席麗瓊聽到敲門聲,原本就不打算搭理,後來唐小芯說話了。

知道她后,席麗瓊才把打開門,讓唐小芯進來,當然,她也是打開門縫,不願意把門打太開,擔心其他人會看見她。

現在她還沒做到心理準備去見村裡那些熟人。

她擔心村裡人會嘲笑她。

「堂嫂,我……」她都還不知道怎麼跟唐小芯解釋不願意出去。

今天大姑媽結婚,大家都忙得團團轉,她一個人待在房間里,什麼事都不做,也不太好。

「沒事沒事!」唐小芯笑著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今天大家都在忙,我擔心你餓著了,我把飯菜拿過來給你吃。」

「謝謝堂嫂!」席麗瓊看著四方桌上的飯菜,驟然間,她覺得鼻子開始發酸了,好像有什麼快要涌了上來一樣,她害怕自己失控,漸漸咬住了自己雙唇。

「沒什麼,大家都是一家人,不過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快點走出這個坎,因為我覺得為了周揚名這種人渣,不值得你這麼責怪自己,你該向前看,外面的世界很大,都能夠包容你的一切。」

「真的可以嗎?」席麗瓊迷茫看著她。

「嗯!」唐小芯笑容里充滿了肯定,眼裡溫柔的光芒,能夠讓人覺得很舒心,莫名會覺得安心。

席麗瓊茫然的雙眸漸漸恢復了清澈與光澤。

她輕輕拍了拍席麗瓊的肩膀,「好了,我也該去忙了,你先吃飯。」

「堂嫂你也別太累了!」席麗瓊亦步亦趨去送她到門口。

「好!」

等唐小芯一走,席麗瓊沒有了剛才關上門的迅速,反而比剛才慢了幾分。

迴轉過身,看到熱騰騰的飯菜,胸口底下的心臟突然覺得一暖,彷彿也充滿了力氣與活力。

是呀!

她不該讓堂嫂和家裡人都擔心她。

她該振作起來,該往前看。

過去的,就它過去了。

……

唐小芯回到廚房,遽然看到一個修長筆直的身軀,一下子嘴角洋溢著燦爛的笑容,大步過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