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下輩子,我一定不會再貪便宜了,便宜害死人。」阿力一臉痛苦的說著話,然後下一秒他眼珠子一瞪,原本還尚存的氣息迅速殆盡了。

「可惡!」

陳南看到別院外的戰鬥已經結束時,他牙齒緊咬惡狠狠的說道。

下一秒,他就將自己心中的狠全部轉移到了自己的拳頭上,然後一拳直接將陳奇轟飛了出去。

「噗!」

受到重擊,而且還是無法卸力的重擊,所以在陳奇後退的時候,他直接一口鮮血噴出。

一大口鮮血噴在空中化為了一片血霧,這讓陳南看了心中分外痛快。

「陳奇,你的死期到了,想不到吧,最終你竟然會死在我的手中。」陳南大笑一聲,然後他腳掌猛跺地面,只見那一下,別院的地面瞬間龜裂了。

「唰!」

頃刻間,陳南整個人直接撲向了陳奇,然後右拳緊握,一股強大的力量正在被他迅速的凝聚起來。

而陳奇看著陳南這一擊,這時候的他面色一沉,然後他意念一動,只見他的手臂上突然間多出了一塊盾牌。

「砰!」

隨著一道驚人的撞擊聲響起,緊接著兩道身影一同後退了起來。

「噗!」

「噗!」

當兩道吐血聲響起,只見陳奇和陳南兩人不約而同的吐血了。

沒錯,陳南也吐血了,尤其是他的右臂,此時整個都垂了下來,就好像已經失去了控制一般。 「你這是什麼盾牌!」

看著受了自己全力一擊的陳奇並沒有任何生命危險時,陳南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他手中的盾牌上。

因為陳南很清楚,要不是這面盾牌的話,恐怕剛剛自己那一擊已經將對方給擊斃了。

然而現在,陳奇不僅沒有事情,反而自己的右臂好像廢了一般毫無知覺。

可是,對於陳奇,陳南還是仔細了解過了,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對方竟然會有一面護身盾牌。

「我有必要告訴你嗎?」

然而面對陳南的詢問,陳奇並不打算解惑,要不是自己已經無法禦敵了,恐怕這時候他還是不會願意暴露這面盾牌的。

不管怎麼說,這面盾牌是陳奇最後一道防禦,所以他是當成保命寶貝的,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會動用。

也就是因為這樣,自從陳奇得到這面盾牌后,他就從來沒有使用過,而今天是他第一次動用這面盾牌。

所以,陳南自然沒有這面盾牌的任何信息,因為除了一個人外,也就只有陳奇自己知道這面盾牌的存在。

「陳南,既然我已經動用了天麟盾,那你就不可能殺得了我,因為這面盾牌甚至可以抵禦天王強者的全力一擊。」陳奇冷聲道。

「天王強者!」

聽到這句話,陳南的面色一凝,不過就在這時候,他的臉色突然煞白了起來,同時身上的氣息開始不穩了起來。

「不好,丹藥的藥效快要過去了。」

感覺到自己自身的變化,陳南心中大驚道。

「你說可以抵禦天王強者就可以嗎?我才不信呢!」陳南咆哮了一聲,然後他再一次的朝陳奇沖了過去。

因為陳南的右臂已經沒什麼知覺了,所以這時候他自然是用腳攻擊,只見他一腳又一腳的朝著陳奇的要害踢去。

可是陳南的目的性太明確了,因此陳奇手持天麟盾完全封死了他的攻擊。

就這樣,一僵持又是十分鐘左右,而就當陳南再次攻擊時,突然間他雙腳微微一軟,整個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這一刻,他服用的丹藥藥力徹底消失不見了。

正如陳棟之前說的,丹藥是有時間的,而且對人體的傷害也很大,但是功法的話,像陳奇這種只是提升了一階,那保持的時間比起丹藥要長的多,而且對身體還沒有任何副作用,就是一旦散功的話,那會出現短暫性的虛弱。

當然,這是正常現象,畢竟強行提升了修為,那就等於是將自己的潛力從體內激發了出來。

「陳南,你輸了!」

看到陳南因為丹藥消失的關係而一臉虛弱的跪在地上時,陳奇慢慢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俯視道。

「滾開!」

對於陳奇的高高在上,陳南心中怒火衝天,只見他左手握拳再次朝陳奇掄了過去。

「咚!」

面對陳南的這一拳,陳奇依舊用手中的天麟盾抵擋著。

「啊!」

當一道慘叫聲響起,只見陳南的臉色頓時變得異常痛苦。

由於他體內虛弱的關係,導致他體內的靈力也所剩無幾了,畢竟之前他肆無忌憚的揮霍體內的靈力。

沒有了靈力的保護,陳南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天麟盾上,只見盾上的那些一片片流光肆意的鱗片瞬間就將陳南的拳頭血流不止。

「陳南,都到了這個地步了,你竟然還想殺我,你是不是認為我這個人心軟,所以對你下不了死手啊。」陳奇看著痛叫不已的陳南,他的臉色變得極度陰沉。

「來呀,有種的話就殺了我,不過我告訴你,你就是一個沒種的孬種,慫蛋,陳家交給你,那早晚會被你的假仁假義給敗光的。」陳南咆哮著。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陳南也知道自己距離家主之位是遙不可及了,可就算這樣,他心中卻依舊不甘心,憑什麼,明明這家主之位就是自己的,可現在搞得好像自己在搶奪似得。

「陳南!」

聽著陳南的謾罵,陳奇拳頭慢慢緊握了起來,緊接著他將右臂上的盾牌高高舉起,然後下一秒數道鋒利無比的鱗片從盾牌邊緣凸了出來。

對於這些鱗片,陳奇心中自然很清楚,只要自己願意的話,那這一盾下去,陳南絕對會被自己活活分屍的。

然而陳奇本就心軟,雖然之前他這麼說,可真正要動手殺了自己的大哥,他還是有些下不去手的。

「陳南,真不知道你的心是怎麼長的,我們是親兄弟,你竟然對我一次次的下毒手。」陳奇看著陳南,嘴裡喃喃嘀咕了一聲。

「孬種,我就知道你是一個孬種,就你這樣的人還能將生殺大權掌握手中,簡直是可笑。」陳南一臉鄙夷的繼續謾罵著。

「嗯?」

然而就當陳奇眼神一凝似乎下了一個很大的決心時,突然間陳棟的眼中露出了一抹驚訝之色。

「小少爺,屋裡有動靜!」

仔細感應了一下后,陳棟連忙對陳奇說道。

「什麼?」

聽到這話,陳奇猛的抬頭,然後沒有理會跪在地上的陳南,直接一個箭步來到了陳棟的面前。

「快…快打開。」陳奇一臉驚喜的說道。

陸楓可是陸遊的轉世,所以陳奇對於陸楓自然也是極度的自信,對方既然出手了,那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的。

「好的!」

陳棟應了一聲,然後他連忙將布置的防護給解除了。

「子啦!」

這一解除后,隨著一道開門聲響起,緊接著一道身影率先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爹!」

當陳奇看到自己的爹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時,他的眼中頓時激動萬分。

「陸楓,你真的把我爹給治好了,太謝謝你了!」陳奇看著陳重天的臉色似乎沒什麼大礙時,他連忙對站在後面的陸楓道謝道。

「陳奇,先別謝的太早,前輩只是暫時無礙而已,他只是不放心你,所以才會要求出來看看的。」陸楓提醒道。

「什麼,只是暫時無礙。」

原本激動的陳奇聽到這話后,他的面色頓時一僵。

「陳奇,如今前輩的傷勢基本已經控制了,所以你也不用太悲觀,如果不出現意外的話,總的來說是一件好事。」看到陳奇似乎往壞處想時,陸楓再次出聲提醒道。

「呼!」

有了陸楓的這句話,陳奇頓時如釋重負一般鬆了一口氣。

當然,陳重天死裡逃生,整個陳家大多數人的臉上都是掛著笑容,但是這其中也有幾張笑容卻顯得格外的尷尬。

「諸位長老,趁我現在沒什麼問題,我有一個決定要宣布,我要將家主之位傳給陳奇,至於陳南的話,逐出陳家,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是我陳家子弟。」陳重天宣佈道。

「什麼?」

原本跪在地上的陳南聽了陳重天的宣布后,他的身體如同被電擊了一般猛顫了一下,逐出陳家,他爹竟然要將他逐出陳家。

「爹,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將我逐出陳家。」陳南用盡全身的力氣咆哮了一聲。

「你是沒做錯什麼,可是你娘卻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情,如果你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你儘管問你這個娘就可以了。」面對陳南的質問,陳重天冷聲道。

要不是陸楓再三警告他不能動怒的話,恐怕此時的陳重天肯定不會是這個態度的。

堂堂陳家一代家主,自己的大兒子竟然不是自己親生的,這要是傳出去的話,他陳重天的顏面何在,陳家的顏面何在。

要不是看在陳奇和陳南是同母異父的兄弟,陳重天絕對也會將那賤女人也一起趕出去的。

「徐心妍,咱們之間的事情等我傷勢特地恢復后再說,大長老,從現在開始,你們把她關到陳家地牢中去,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私自放了她,誰要是放了她,我陳重天定斬不饒。」陳重天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然後輕吐了一口氣緩緩的說了出來。

「爹,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將娘關起來,娘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情?」陳奇聽了陳重天的話后,他連忙詢問道。

「奇兒,不該問的事情,你最好還是不要問,如今你已經是陳家代家主了,所以不能再任性了,至於你娘的問題,這個等我傷勢徹底恢復過來后,我自然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但是現在的話,大長老,麻煩你了。」陳重天沉聲道。

「好!」

對於陳重天的決定,陳棟自然也是莫名其妙的,不過他還是走到了徐心妍的面前,然後對著後者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陳重天,想不到我隱瞞了這麼多年,最終還是被你給發現了,也罷,是我對不起你,你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徐心妍看著陳重天說了一聲,然後轉身離去。

「娘!」

「娘!」

陳奇和陳南看著緩緩離開的徐心妍,他們兩個不約而同的大叫了起來。

「爹,你憑什麼把我逐出陳家,把娘關起來,憑什麼這樣對我們,我不服。」陳南怒聲道,然後他一點點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不服?」

陳重天看著陳南,突然間腦海中閃過了另外一個畫面。

「前輩,控制情緒。」

就在這時候,陸楓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而因為他的提醒,陳重天迅速的控制住了自己起伏不定的情緒。 「陳奇,我和這位小兄弟繼續進屋療傷了,而在我痊癒之前,這個陳家就由你做主了,當然,這也算是對你的一種考驗,如果到時候你的表現讓我不滿意的話,我可不會將陳家交給你的。」陳重天語重心長的說道。

對於陳南,陳重天直接選擇了無視,原本在對方小的時候,他就對這個孩子產生了疑惑。

因為如果是自己的孩子,為什麼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直到最近,陳重天終於找到了答案,原來陳南竟然真的不是自己的兒子,而是徐心妍和外人所生。

而他的傷,就是那個姦夫所為。

當然,陳重天受了致命的傷,可那個姦夫卻以生命為代價釋放出了強大的世界之力,所以,那個姦夫已經不在人世了。

原本陳重天以為自己也要死了,可沒想到老天爺對他還是不薄的,在生死關頭竟然派人將他從鬼門關中給救了回來。

當然,對於自己這個救命恩人,陳重天心中自然是震驚不已的,區區天人中期的修為竟然體內已經凝鍊出了一個世界,這簡直就是聞所未聞的奇事。

要不是他現在不能有太大的情緒變化,那他肯定會忍不住好好詢問一番自己這個恩人的具體來歷。

「知道了,爹,可是娘那邊……」陳奇忍不住問道。

「陳奇,你現在是代家主了,所以關於你娘的事情,你可以自己去問她,但是如果你將她擅自沖地牢中放出來的話,那別怪我爹生氣。」陳重天說了一聲,然後就和陸楓迅速的退回到屋子裡。

看著屋子的門緩緩關上,陳奇的臉上全是疑惑之色,他顯然不知道自己的娘到底犯了什麼錯,導致爹竟然會如此狠心將其關到地牢中去。

陳家地牢,那是專門給犯錯嚴重錯誤的陳家子弟準備的,那裡面陰氣沉沉,髒亂不堪,根本就不是一個人能住的地方。

「大長老,你現在就把陳南逐出陳家。」陳奇對陳棟說了一聲,然後就迅速的離開了別院。

「屠紳,這幾位是我朋友的朋友,所以你務必叫人好好伺候著,如果有怠慢,我拿你是問。」在走到別院外頭時,陳奇對屠紳下了一個命令,緊接著他就火速的朝地牢那邊而去。

因為此時的陳奇對娘犯的錯非常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錯能夠讓一直疼愛娘親的爹下這樣狠的心。

「哐當!」

地牢中,隨著一道金鐵聲響起,只見徐心妍被直接關進了一間濕漉漉的地牢之中。

「吱吱!」

在金鐵聲響起后,只見一道道吱吱聲響了起來,緊接著數只碩大的老鼠從髒亂的草堆里竄了出來,顯然是被剛剛的金鐵聲給嚇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