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陪你。」

「那你每天要親親抱抱舉高高。」

「好,親親抱抱舉高高。」

「還有……」

「我都答應,先吃點東西,你昏迷很久餓了。」

「好吧。」顧柒只有乖乖聽話。

穆南樞果然乖了很多,就算是看書也是在她視線範圍內。

顧柒總覺得這人是不是書獃子投胎,怎麼這麼喜歡看書呢?稍不注意他就去看書了。

「小樞樞,我渴了……」

「小樞樞,我要吃糕點……」

「小樞樞,我背好癢……」

顧柒就跟個小妖精一樣,每天折騰穆南樞八百遍。

用阿才的話來說就是:「顧小姐,你就是命好,將先生折騰成這個樣子還沒被打死。」

「大概是因為我比較美吧。」

惡魔首席:纏上替罪新娘 「嗯,顧小姐天人之姿無人能及。」阿才說這話也不知道是嘲諷還是真誇她。

顧柒勾唇一笑:「小阿才,你再陰陽怪氣的說話,你信不信我告訴先生你調戲我。」

「顧小姐你贏了,我惹不起你。」

已經過了一天,顧浣看著旁邊的房間,那裡沒有一點光亮。

她去了小黑屋,阿旺雙唇因為缺水起皮嚴重,背上的血痕很是可怕。

一天一夜沒有進食進水,身上還帶著傷。

顧柒清醒以後沒有太大的問題,阿旺卻受了這麼嚴重的傷,要仔細算起來也不能全怪他。

聽到腳步聲,阿旺費力睜開了眼睛,本以為是阿才,誰知道是顧浣。

「你……怎麼來了?」阿旺才開口說話嗓子里就像是有火往外面冒。

「我來看你死了沒有。」顧浣說著這樣的話,但她心裡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阿旺無奈一笑:「我知道你怨我,恨我,也是應該的,那晚是我的錯,你要是想報復我,打我罵我殺了我都可以。」

「我又不是屠夫,殺人是犯法的,我才不敢。」

顧浣冷哼一聲,「你當真沒有進食沒有喝水?」

「這是先生的命令,三天都不能。」

「你現在這個樣子,沒有上藥也沒有營養跟上,能活得了三天?」

「我會撐下去,我還虧欠你太多,至少得活下來讓你罰我。」

阿旺儼然就是鋼鐵直男的類型,她眉頭緊鎖。

還好她提前有準備,悄悄藏了一個麵包和牛奶進來。

「這裡有麵包牛奶,有人看守我不能拿得太多,你先吃點墊墊肚子。」

阿旺灰寂的眼神突然多了一抹光亮,「你在關心我?」

「我是為了讓你活下來,我們的帳慢慢算了,你若是死了我找誰去算?」

她將麵包掰成小塊餵了一塊在阿旺的嘴邊,阿旺卻抿著唇。

「先生有命,三天就是三天。」

「真是個榆木腦袋,你就算是在這裡吃了喝了先生又不知道。

我不說你不說,誰又能說出去?倒是你再這麼固執,你真的會死。」

顧浣都快被氣死了,跟著顧柒的時間太久,顧浣也沒有那麼迂腐。

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這麼老實的。

記得以前顧柒小時候頑皮做錯事,被老爺子罰跪在祠堂不許吃飯。

人一走她就坐了起來,還讓顧浣給她送吃的,實在餓急了她可是連老祖宗的供品都偷吃的。

再看看阿旺真是笨死了,人都不在這,他還要堅持什麼原則。

「若我死了,你就把我屍體丟給饕餮吧,算是解了你的心頭之恨。」

「我再問你一遍,你吃不吃?」

「不吃。」

顧浣當著他的面喝了一口純牛奶,對著阿旺的唇就餵了進去。

阿旺懵了,唇上傳來軟軟柔柔的觸感,還有溫熱的牛奶從舌尖蔓延開來。

渴了這麼久,他就像是大漠的植物,一點點水分都足夠讓他拚命抓牢。

他完全是按照本能在吮吸著牛奶,連帶著那條小舌。

顧浣推開他,臉已經紅了。

「你,你流氓!喝牛奶就喝牛奶,你幹嘛……」

「對,對不起,我太渴了。」阿旺也很不好意思,不過那種感覺還真挺好的。

剛剛她吻上自己的瞬間他腦子已經忘記了思考,什麼命令,什麼規則都被他拋到腦後。

「現在你總可以自己喝了吧。」顧浣搖晃著手中的純牛奶。

「我……」阿旺就像是犯了戒的和尚。

你說出家人不能吃肉吧,偏偏已經吃了,再說就很矯情。

可要他違抗穆南樞的命令正大光明的吃,他又覺得很為難。

顧浣看了看他糾結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再用剛剛的方式給這個彆扭的男人喂去,這次阿旺習慣了一些,也不敢再動。

門推開,一人的聲音響起:「我是不是打擾二位了?」

阿才抱著手在一旁看好戲,阿旺羞得滿臉通紅。

顧浣連忙起身,還沒有喂完的牛奶順著嘴角滑落下來。

「那個,你不要誤會,我們……」

她一邊解釋,一邊擦拭著牛奶,臉上表情更慌亂。

這畫面這麼看都像是捉姦在床……

「我只是見他不吃不喝,想要讓他吃點東西罷了,他可沒有偷吃。」

阿才拿過手中的東西,是一個饅頭。

「原來並不是我這樣的想法。」

「你也是來給他送吃的?」顧浣很驚訝,本以為阿才也和阿旺一樣死守著規則。

「我是來給他送吃的,但他未必會吃,他一向愚笨。」

「你說誰笨?」阿旺不服氣。

顧浣瞪了他一眼,「你閉嘴。」

阿旺:「……」

剛剛才嘗了甜頭,心裡美滋滋的,顧浣罵他他也很開心。

「小浣,先生定的是三天,還有幾十個小時,他的傷你也看到了,如果不及時處理會感染髮炎,現在已經很不妙。」

「他自己蠢。」

「你既然是來給他送東西,說明也不想要他死,現在只有你救救他了。」

顧浣一臉疑惑,「我怎麼救?」

「我家先生向來最講究原則,不過遇上顧小姐,他的原則都被狗吃了。

所以你只需要讓你家小姐和先生說一句話,先生就會同意放阿旺出來。」

顧浣想了想也是,今天一天穆南樞被折騰成什麼樣子還沒有脾氣,不得不說還是她家小姐厲害。

「好,我去求小姐,我話說在前面,我只是為了讓他活下來我好折磨他才這樣做的,才不是因為擔心他。」

「當然不是因為擔心,你最討厭阿旺了。」

阿才平時少言少語,正好和阿旺相反,情商智商都超高,他不說話不代表他不知道。

等到顧浣離開,阿才才說道:「你喜歡她?」

「我想她給我生孩子。」「……」 蘇夢看到穆塵紅著一張臉出來,似乎是因為害羞,她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從穆塵臉上看到這種表情。

在房間裡面他們發生了什麼?

剛剛穆七在滿院子跑的時候她就看見了,那張和顧錦長得一模一樣的臉,只要稍微裝扮一下就會美得不可方物。

拒嫁豪門:傲嬌逃妻很搶手 蘇夢手指緊握,垂下的眼中一片陰蟄,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非要和顧錦的一家扯上關係。

小時候她以為自己是顧錦的妹妹,那個時候就看到她很討厭。

後來便是顧安南,穆七,明明自己並不想要和她們有任何交集。

彷彿冥冥之中有一條線,將她們扯到了一起,她逃也逃不掉。

顧錦身邊有司厲霆,顧安南身邊有唐茗,穆七身邊有穆塵。

這些男人對她們就像是著魔了一樣,反觀自己,自己身上又能有什麼?

一身疤痕,滿心的創傷。

為什麼她們就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幸福快樂的生活,自己只能看人臉色小心翼翼生活。

「你是新來的小姐姐?」耳邊傳來一道天真的少女聲音。

蘇夢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身邊的穆七,如果她是顧錦的三胞胎妹妹,算起來要比自己大,卻叫著自己姐姐。

再看臉,穆七看著本來就像是高中生,思維也像小孩子一樣,與她的實際年齡很不符合。

她做一些動作,你看著就會覺得很可愛,不會覺得她是在矯揉造作。

蘇夢收起了心思,穆塵不讓自己靠近穆七,這可是穆七主動靠近自己,那就不能怪她了。

「是的,七小姐。」

「你看著像亞洲人,你是哪個國家的?」

蘇夢操著一口流利的普通話,「我來自東方的國家,中國。」

穆七眼睛都亮了,在從來沒有去過中國的時候,她就特地讓穆塵教她學習中文。

她很喜歡那個國家,好不容易去了一次,還沒有多看看呢就被穆塵給抓了回來。

「你居然是中國的,那你教我說中文好不好?」穆七的中文並不是特別流利。

「如果七小姐不嫌棄,我願意為你效勞。」

琳達看到穆七正和蘇夢講話,趕緊走了過來,「七小姐,到晚飯點了。」

「好,你叫什麼?」

「蘇夢。」

「蘇夢?真好聽的名字,我一會兒再來找你。」

穆七被琳達拉走,「琳達,你幹嘛走的這麼快,我都跟不上你了。」

「小姐,你就長點心吧,那個蘇夢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不要和她接近,要和她保持一定的距離。」

穆七一臉茫然,「為什麼呢?她很好啊。」

「我的傻小姐,哪怕是現在一頭獅子站在你面前你也會覺得它很好,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人心複雜,難以揣測,你一直被少爺保護的好,所以不知道。

那個女人不是個安分的,你一定要離她遠點。」琳達看上去很討厭蘇夢的樣子。

「什麼叫不安分?」

「哎呀,我就直說了吧,她喜歡少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穆七眨巴著眼睛,「這不是很好嘛,塵哥哥都32歲了,是該找個老婆了,我姐夫連孩子都有了。」

琳達急的跳腳,這個笨蛋小姐,她為什麼就不明白呢?

偏偏穆塵一早就給她們下了死命令,誰都不許告訴穆七他喜歡她的事情。

光是靠穆七這個還沒有開化的小腦袋,她什麼時候才會知道穆塵喜歡她這件事?

琳達已經自動將蘇夢當成了穆七的情敵,她有種感覺,這個蘇夢和之前其她想要勾引穆塵的女人都不同。

大概是因為她也是中國人,同樣嬌小,五官也能看,萬一穆塵忍不住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