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都聽你的。」

顧浣突然覺得自己那幾張卡有些重,裡面的錢財怕是比自己想得還要多。

「浣兒,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等咱們回美國就去辦理結婚證。」

想著顧柒還沒有成功,「你別在小姐面前提,不然你會被她打死的。」「為什麼?」 阿旺一臉天真,顧浣無奈解釋:「小姐和先生還沒成,咱兩要是提結婚的事情不是刺激小姐?

你想啊,以小姐的那個臭脾氣,她就算不打死你也得折騰死你。」

阿旺一臉明白的點頭,「好,我都聽你的,咱們不提。」

「希望小姐早點成功,不然她肯定會心情不好拿你開刀的。」

「你說顧小姐和先生為什麼老是會陰差陽錯?」

「這叫好事多磨。」顧浣笑了笑。

「反正我不要和你多磨。」阿旺抱著顧浣不撒手。

三對情侶依偎在一起賞月,共同欣賞難得的溫馨時刻。

然而總有人習慣性的作死,非要擾亂平靜的池水。

見顧柒臉上也在結疤了,穆南樞就放心了許多,開始在書房工作。

現在國際上已經傳遍了他的壯舉,有人要在活火山建造城堡,這人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不管別人如何說他,穆南樞沒有解釋半分,甚至連臉都沒有露。

要在活火山建立城堡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他尋覓了這麼久才發現了一個算是比較合適的地方。

在活火山建立城堡當然是不科學的,但他既然答應了顧柒,那就一定會做到。

前期需要很多準備工作,穆南樞又開始投入到繁忙的生活中。

顧柒的臉還有一天就可以大好,穆南樞摸了摸她的腦袋。

「今晚我得加班,自己先睡。」

「要加班啊?」

「陪了你幾天,堆了一堆的事情要處理。」

顧柒臉上的疤痕已經掉了很多,明天她的臉就能和以前一樣。

「那明晚不許加班。」

「好。」

顧柒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穆南樞這才離開,小妖精不再折騰他就好。

他轉身離開,顧柒抱著被子睡著。

穆南樞書房中的燈亮著,在這個寂靜的夜晚,只有蟲子在鳴叫著。

阿才貼心的送上宵夜,「先生,你今晚肯定又要通宵了,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去吧。」

在知道阿才和阿旺都找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穆南樞對他們也沒有以前那麼苛刻。

兩人很早就跟在他身邊,難得他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穆南樞確實是個護短的男人,對於他們,他是真心希望兩人能幸福。

「謝謝先生。」

阿才最近剛剛和經年有了一個比較好的開端,知道經年沒有安全感,只要穆南樞這邊不需要他,他就會第一時間趕回經年的身邊。

顧柒已經抱著被子呼呼大睡,口水流到枕頭上也不知道。

經年的氣色比起那幾天好了很多,看著阿才回來,經年從英語書裡面抬頭。

「先生那邊不要你了?」

「嗯,今晚先生要在書房工作,在看書嗎?有沒有不懂的,我教你。」

「好。」

阿才在經年身邊坐下,將她攬入懷中,找了一個舒服的姿勢兩人開始一起學習英語。

至於顧浣和阿旺,兩人則是一臉認真,「結婚證照片我要穿紅色的。」

「我覺得黑色比較正。」

「又不是面試,穿什麼黑色,紅色喜慶。」

「好好好,都聽你的,你說穿什麼就穿什麼。」

兩人相視一笑,相擁而眠。

在這個安靜的夜晚,窗外蟲子鳴叫,一人鬼鬼祟祟靠近。

Emma看著那窗戶亮起的燈光,心情十分激動。

終於被她找到了接近穆南樞的機會,就在不久前,她悄悄在穆南樞的夜宵裡面下了藥物。

她算計好了一切,等穆南樞一個人在書房的時候,她偷偷摸摸進來。

那時候穆南樞已經藥性大發,自己這個時候出現,正好就成了他的解藥。

Emma手臂斷了一部分,她只得花錢裝了假肢,在衣服下面那隻手臂也不是很明顯。

穆南樞手指飛快在鍵盤上敲動,聽到門開的聲音。

哪怕門只有很小的聲音,他也第一時間感覺。

不是阿才阿旺,更不是顧柒。

顧柒向來都是風風火火推開門,乾淨利落還會發出很大的聲音。

阿才和阿旺則是帶著恭敬之意開門,然而此刻推門的人則是有些鬼祟。

開門的聲音斷斷續續,似乎是在刻意將門的聲音壓小。

經年和顧浣不會在這個時候來,那會是誰?

穆南樞手指已經摸到了桌下的一個隱藏按鈕。

進來的是一個女人,且穿著十分性感,是Emma。

歐美女人的身材本來就很好,五官深邃且立體。

綠色的眼睛就像是兩顆琥珀,很漂亮。

如果從五官來說,Emma的五官算是比較好看的。

大半夜的女人穿成這個樣子,想也不用想她是來幹什麼的。

這裡只是穆南樞的臨時住宅,如果不是顧柒,他也不會在這裡待上這麼久的時間。

所以這裡並不如他的大宅處處設置了機關,這裡只是普通的房間。

Emma穿著高跟鞋,腳步妖嬈曼妙的朝著他走來,然後朝著他面前一跪。

「先生,對不起,我是來請罪的。」

穆南樞沒有開口,一雙眼睛淡淡的看著她。

Emma進來之前就設計好了動作,她穿著性感,尤其是故意這麼一跪,胸前風光畢露。

她不相信沒有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這樣的身材會無動於衷。

沒有聽到穆南樞拒絕的聲音,她跪在地上像是狗一般朝著穆南樞爬去。

她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一定很惑人。

尤其是想穆南樞這樣身處高位的男人,必然很喜歡別人像是奴隸一樣俯首稱臣。

Emma也很喜歡這樣的卑微,她是看不起東方人的,不管男人還是女人。

但穆南樞不同,他太強大了,強大到她甘願跪在地上。

爬到了穆南樞身邊,她伸手抱住了穆南樞的腿。

穆南樞沒有動她,只是看她的眼神已經發生了變化。

之前是平靜無波,如今卻變成了看死人一樣的表情。

「先生,那天我不該對你的客人無禮,請先生責罰。」

Emma用自己的胸蹭著穆南樞,她不信這樣的刺激,他還能維持冷靜。

穆南樞垂眸看她,Emma在對他拋媚眼。

「先生,今晚你就好好懲罰我好不好?」

說著她伸出舌尖在自己的唇上舔了一下,極盡魅惑之色。

另外一隻手也朝著穆南樞的身上不安分的摸去。

「Emma。」

在她即將觸碰到他,他伸手抓住了她。

「先生,我在。」她嬌柔道。

「當年我將你留在古堡的時候說過什麼?」

「先生說我釀酒技術很好,讓我好好在這給你釀酒。

先生,我雖然現在只有一隻手了,但我還是會留在這裡繼續給你釀酒。

先生對我的恩情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我要一輩子都待在古堡。」

「難得你能這麼想,我也正有此意。」

Emma聽到穆南樞這麼說,瞬間心花怒放。

她就知道穆南樞不會對她無動於衷,果然她現在一主動,先生就要將她留在身邊了。

「先生,你對我真好,其實除了釀酒,我還有一門手藝很好,先生要不要嘗一下?」

穆南樞哪裡不懂她說的什麼,而是問了她一個問題。

「薔薇花還是葡萄架。」

Emma一頭霧水,「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有一次選擇的機會。」

儘管Emma還是不太明白,但既然他說了,她就得如實回答。

「我喜歡葡萄架。」

薔薇花是那個女人喜歡的,自己才不會選擇。

「好。」

穆南樞又繼續道:「你還有一個女兒對吧。」

Emma心一慌,先生怎麼知道的?

「先生,這是個誤會,當時我被人用強了,我不想的,可孩子是無辜的,我不能傷害她。」

「你不必解釋,我不在意。」

Emma瞬間心花怒放,這麼說來先生早就調查了她的身份,而且還在意她的過去?先生果然對她有意思,她開心道:「先生,你真的不介意我有女兒?」 幾人朝著聲音發源地看去,店裡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人。

身材頎長,精緻的俊臉一片冰冷。

熨貼整齊的西服沒有一絲褶皺,腳上穿著的義大利高級定製手工皮鞋,墜性極好的西褲包裹男人修長的腿。

冷氣從男人的四周開始散發,他不過隨便往那一站便猶如君臨天下的霸主,無人敢接近半步。

周圍有人認出了他的來歷,「總,總裁!」

今天才聽說了總裁會下來視察工作,之前他就和商場負責人一起去了頂樓。

「我說給她。」司厲霆冷冷朝著那名店員看去。

「是,總裁。」

蘇錦溪看到司厲霆的第一反應就是逃!怎麼又遇到他了,自己為什麼這麼倒霉?

看到蘇錦溪朝門口走去,他懶懶開口:「不是要試衣服?」

「現在不試了,總裁,我還有事先走了。」蘇錦溪本來是想要叫三叔的,可又怕別人誤會什麼。

「都死了不成?」司厲霆朝著旁邊的售貨員看去,那幾人瞬間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小姐,您身材這麼好,肯定很適合這條裙子的,你去試試看。」幾人七手八腳將蘇錦溪給推了進去。

態度同之前相比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蘇錦溪被人推到了試衣間,算了,試了這條裙子她就走。

順便看了一下吊牌,4888,她五千塊的存款就只剩下了一百多,蘇錦溪有點肉痛的穿了出去。

要是之前的紅裙她穿起來是張揚的話,那麼這條粉紅色的裙子就是另外一種風格。

溫柔中帶著清純。

「哇,這件衣服掛在這裡很久了,偏偏粉色很挑人穿,小姐的身材真棒,穿上可真好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