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言為定。」葉銘道。

牛破天跑到他身後,低聲說:「哥們,你可小心,這老鯤家的力量大,別硬拼。」

葉銘不由好奇,問:「這小子的力量有多強?」

「少說也有一京吧。」

葉銘嚇了一跳,叫道:「一京之力?你怎麼不早說!」

牛破天一臉無辜,說:「哥們,我一早就說了呀,這老鯤家比我老牛家勁大,對不對?」

葉銘苦笑,一京之力?那可是一兆兆斤啊!一般來說,只有九步至尊的力量,方可達到一京。不過事已至此,為了那五百兆,他只能硬著頭皮上。

「螻蟻,死來!」鯤奇戟指罵道。

葉銘嘆了口氣,念動間,五號生命復刻衝出來,殺向對方。拚命之前,他要試一下對方的實力。

鯤奇大笑一聲,叉.開右掌往前猛拍。只聽「轟」得一聲,一道恐怖勁波暴發,直接就把五號給震飛。五號可是九步至尊,居然連近身都難。

沒奈何,他立刻放出兵輪,一萬武道神兵同時施展永恆一擊,殺向鯤奇。後者仍是大笑,身子往空一縱,突然就化作一頭龐然大物。此怪物橫亘幾萬里,似魚似鳥,正是鯤鵬原形!隨即,他的氣勢也飆升了十萬倍!

什麼?葉銘臉色大變,連忙後退。同時,五號生命復刻沖了上去,攔下對方追殺葉銘。

那鯤鵬太強大,張口一噴,一道白色殺光襲來,五號當場就被斬成肉泥。只有那道兵輪逃出,帶著五號的力量,注入葉銘的體內。五號雖亡,可他一身力量,全部流入葉銘的兵輪之中。原本,葉銘本尊的兵輪只能藏一萬武道神兵。可由於五號的死亡,讓了兵輪擴大一倍,目前可容納兩萬武道神兵!

隨後,又有四尊生命復刻衝上去,與鯤奇搏殺。鯤奇哪裡會懼?狂笑一聲,仍舊噴出一道殺光,與四尊九步至尊拼殺。然而它太強大了,五尊生命復刻聯手依然不是對手,不片刻就被斬殺。這次,又有四道兵輪,飛入葉銘體內,他兵輪立刻又擴張了兩倍,武道神兵的數量達到了六萬。

「殺!」

他一聲令下,剩下的十五名生命復刻全部衝過去,與那鯤鵬拚命。這一次,雙方勢均力敵,殺得昏天暗地。每當殺光打到,葉銘的生命復刻們立即聯手回擊,兵輪全開,施展永恆一擊。

遠遠看去,只見一個巨大的光輪橫亘虛空,內中不斷射出強橫的殺光,與鯤鵬噴出的殺光撞擊。每一次撞擊,都有毀滅星辰,粉碎星河之威。 既然要長期觀察,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控制一名異族。請大家看最全!不過,考慮到此異族屬於超級文明,每位成員都受主神控制,若是強行控制的話,很容易就會暴露。幸好,他從人祖傳承中,學到一門神通,名為大惑心術。此大惑心術施展之後,受術之人的意識和思維幾乎沒有變化,施術之人只能在潛移默化中,悄然改變對方。同時,受術之人的所見所聞,也會通過一個隱秘的渠道,傳遞給施術者。

只有到了必要的時候,葉銘才會強行控制受術者,讓其做事。此術的控制力雖然弱,可好處是,就算是主神,都不可能發現自己的子民被別人控制。

很快,他就找到了機會。一名看上去很年輕,應該是高級軍官的人如廁時,葉銘從后偷襲。先以「迷魂術」使其神思恍惚,然後再施展大惑心術。這名異族剛撒了泡尿,突然渾身一個冷戰,他嘀咕了一聲,轉身出了廁所。

此時,葉銘藏身於不死神樹上,樹周圍布下隱形大陣,外人很難發現。而且就算被發現,他和不死神樹,也能在第一時間平安撤離,不至於被異族抓到。他就那樣盤坐著,那名異族軍官的所思所想,所見所聞,紛紛傳入他的腦海。

這名軍官名叫胡魯瓜第爾,葉銘簡稱其小胡。小胡是靈蜘族的一名中級軍官,他管理著一千艘星雲戰艦,一萬億士兵和三千萬億名人類奴隸。小胡非常上進,他出身於一個做小工的卑微家庭,憑藉著天賦和自身努力,他終於打破階級樊籠,成為了一名軍人。

像靈蜘族這樣的超級文明,社會階層是高度固化的。農民的後代,絕大多數是農民;官員的後代,也絕大多數依舊是官員;同樣,軍士的後代,幾乎都是軍士。只有不到萬分之一的異族,可憑藉其天賦、勇氣,以及強大的意志力,突破階級樊籠,選擇理想的職業。

社會階層的固化,使得社會效率極高。農民的後代,專心種植,所以不斷精研種植技術,將農業水平推向巔峰;同理,官員們也精研治理天下的手段,整個社會在他們手中,變得十分高效、強大。

經過無數代的選擇,傳承,農民的後代在種植上擁有極大的優勢。他們的身體、智慧、習慣,乃至於潛意識,都有助於他們成為優秀的農民;同樣的,手工業者、廚師、軍士等等,也都擁有傳承方面的優勢,分別都適合各自的職業。

靈蜘族此次進入混亂大陸的,是一位王子。這位王子在與其它王子爭寵的過程中失利,讓老王心中不喜。沒辦法,他只能帶上全部家當,外出尋找地盤。按照規矩,他找到的地盤,歸他所有。這位王子名叫那塔凡,他的運氣居然還不錯,才幾年時間,竟被他在沒邊沒際的混亂時空中,找到了這個定居點。

納塔凡已然下了命令,著全體在此駐紮,樹起主神塔,開設工廠,種植作物,建造城池。以後,這裡就是他的地盤了,他要在此休養生息,並以此為中心,向外擴張。

小胡有自己的家庭,不過他們所謂的家庭和人類有著本質的區別。靈蜘的家庭成員之間,很少會像人類那樣,形成深厚的血緣情感。孩子一旦長大,就要立刻離家,修鍊、參加工作,而後多數不再有往來。夫妻之間,除了必須的交流之外,也基本上沒太深的接觸。

整個靈蜘社會,都在追求高效,對於情感上的關注極少。沒有了情緒的左右,靈蜘社會的發展極為迅速。此外,靈蜘成員都信仰主神,這種信仰是深入骨髓的,從出生到老死,絕不更改。 豪門小老婆 那是因為,信仰主神確實能得到實惠。

主神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根據每名靈蜘成員的對社會做出的貢獻,給予不同的獎勵。獎勵的種類有許多,比如壽命、資質、功法、地位,當然也有錢財。總體而言,這是一個只要付出,就有收穫的社會,相比人類社會,它要「公平」得多。

這是一個按分配,按能力獲得獎賞的社會,不浪費任何一名異族的才能,也不浪費任何的社會資源。

納塔凡王子已經開始命令豎立主神塔了,那是一個極其高大,可以溝通主神意志,並將之放大的工具。只要有了主神塔,就算主神在高維度,也能輕鬆地操縱此文明。

主神塔聳立起來,葉銘立刻就感到一股無處不在的精神力,籠罩了整片定居點。很顯然,不死神樹和他,都無法在這股力量面前隱藏形跡。然而奇怪的是,那股力量明明發現了它們的存在,卻並未表現出敵意,也沒有通知靈智族。

小死道:「大哥哥,修為到了永恆境,視我們如同螻蟻。人看到了螻蟻,是不會對螻蟻產生敵意的。」

葉銘恍然,點點頭:「看來不止我們,就連這異族在主神的眼中,同樣是螻蟻。」

小死:「那是自然。宇宙不滅,永恆大神不死,我們在他們的眼中太微不足道了,甚至不值得多看一眼。」

葉銘卻在想別的事,道:「想必趄級文明之間,也是有差別的。靈蜘還只是百族之一,若是神族,其文明豈非更強大?」

小死:「我曾在唯一帝尊座前聽法三載。帝尊曾說過,那超級文明劃分五等,各等級之間的差別,像高級文明與超級文明的差別一樣巨大。」

葉銘:「如此說來,這靈蜘應該是第五等的超級文明?」

「所謂的超級文明,只是我們這些低級文明出來的生靈,對所有強大文明的稱謂。就像曾經天元大陸,將法天境稱之為神靈一樣。對於此類文明,正確的名稱是『主神文明』。五等主神文明,四等主神文明,最高是一等主神文明。」

葉銘:「想必那三大神族,應該是一等的主神文明吧?」

「不。」小死搖頭,「三大神族,皆為二等主神文明。帝尊說,一等主神文明擁有創造新的宇宙的能力。」

葉銘聳聳肩:「我們連主神文明都不是,知道也無用。」

「你打算怎麼做?」小死問。

葉銘眯起了眼睛,道:「當然是在思考,怎樣才能將靈蜘族擊退。」

「只怕很難。」小死道,「他們有主神塔,還有永恆戰艦,除非我們有主神相助。」

「讓老黃出手嗎?只怕沒門。」葉銘道,「看來這次只能智取,不可硬攻。」

日復一日,不知不覺是,七天過去了。在此期間,葉銘一直在思考對策,奈何始終想不到辦法。倒是在這幾天中,他對於超級文明的運作方式,有了更深的了解。

這天,葉銘一邊通過小胡繼續了解靈蜘文明,一邊無聊地在地上數螞蟻。不知什麼時候,不死樹下有了一個螞蟻窩。小死最不喜歡螞蟻,特別是白螞蟻,它們經常會在樹上打洞。不過或許葉銘太無聊了,他沒讓小死趕走螞蟻,時不時用樹枝划拉它們。

一隻螞蟻被挑到遠離巢穴的地方,不過它很快就成功返回了。葉銘是個喜歡追根究底的人,他發現螞蟻之間是通過氣味和微弱的精神力量溝通的,這種溝通,居然和主神控制一個超級文明的方法很相似。

「這就是大道到簡嗎?越簡單的方法,越容易成為主宰宇宙的不二法門。」他心有所悟。

忽然,一隻螞蟻偏離了方向。很顯然,是精神溝通和氣味的辨別出現了失望。這隻可憐的螞蟻爬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小洞內,可以預見,它最終一定會累死在裡面,永遠也不能出來了。

看到這一幕,葉銘竟呆住了,他忍不住問小死:「小死,你說主神會不會犯錯?」

小死一愣:「主神怎麼會犯錯?」

葉銘:「我是說,主神這種控制文明的方式,有沒有可能存在漏洞?」

小死的表情很奇怪:「大哥哥,你為什麼要這麼問?」

葉銘道:「在人族故地,人們發明了一種叫計算機的東西,其實和太乙神術的九元算陣差不多意思。不同的是,普通人就可以使用計算機。計算機的運轉,需要一種叫『程序』的東西,所謂的程序,其實就是不同的運演算法則變幻組合的結果。」

「那些正常的程序大量出現之後,就有人創造出一種干擾正常程序的程序,稱之為計算機病毒。計算機病毒之所以能危害到計算機的正常程序,原因在於它們找到了計算機程序的漏洞。」

小死這下聽明白了,道:「你是說,主神和計算機差不多?」

「可認為是一台超級計算機。」葉銘道,「雖然它很厲害,可我想也一定存在漏洞。只要有漏洞,我就可以攻破。」

「要怎樣攻破呢?」小死不明所以。

嬌女種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葉銘:「我的太上至尊功第六重,修鍊的是萬維之心。這萬維之心,可以模仿主神控制文明的手段。」

「所以你想通過萬維之心尋找主神建立規則中的漏洞?」小死覺得不可思議,「主神的漏洞,你怎麼可能發現呢?」

葉銘卻不這麼認為,道:「萬一呢?」

接下來,他便讓催動萬維之心,微弱的精神力滲透出去,與那主神塔發出的,無處不在的精神力交織在一起。

一天,兩天,又是七八天過去了,葉銘毫無收穫。可他不死心,繼續嘗試,尋找其中漏洞。 債券貨幣化的計劃實行以後,並非是一帆風順。比如現在,葉銘就遇到了麻煩,不知道什麼原因,各個大世界出現了拋售債券的行為。他們的拋售行為很瘋狂,甚至以低於面值一成的價格出手。這些活動,造成了民眾的恐慌心理,然後引發了擠兌潮。

一號生命復刻,立刻召集負責錢莊管理的眾人,召開了緊急會議。與會者包括三皇大世界的戶部尚書,傳奇學府的幾位長老和唐月仙,葉銘這邊,玉纖纖、舞千影、慕容紫煙、張橫、南宮薇薇、雲峰、金玄白等皆在。這些人,各自都負責了一些區域的錢莊,對情況了解最多。

「查清楚了嗎?是什麼勢力在針對我們?」葉銘問。

唐月仙道:「傳奇學府在各地都有耳目,初步判斷,是真神教和星雲教在對我們出手。」

真神教?葉銘很意外:「真神教與我們何仇何怨?再者,星雲教不是覆滅了嗎?」

南宮薇薇道:「門主,星雲教雖然解散,可教主未死,許多核心教中成員都跟在他身邊,正準備東山再起。」

戶部尚書道:「陛下,那真神教最擅長的便是錢莊和貿易,我們的錢莊動了他們的利益,他們會反擊是正常的。」

葉銘:「當下我們發行的債券總量是多少?」

玉纖纖負責此事,道:「門主,發行總額為六兆。」

「六兆嗎?不多!從現在開始,不管那些人拋售多少,一律買下。」他道。

玉纖纖一臉為難:「可是門主,我們手中的資金有限。」

葉銘一笑,將一個儲物戒指丟給玉纖纖,道:「裡面有十兆,用光還有。前三分之一的債券,應該是低價買入。中三分一,你們以正常價買入。而後三分之一,就把價格給我提升兩成,有多少買多少。」

玉纖縴手中有錢心不慌,笑道:「門主這個辦法當真好用,購買前三分之一的債券,我們少花近一成的錢;后三分之一的話,只怕價格越高,越沒人願意出手。」

葉銘:「真神教那邊的情況,你們可有了解?」

舞千影道:「門主。我們派人去過那邊,真神教的錢莊做得確實很大,而且開始模仿我們發行債券。」

「他們的規模如何?」葉銘問。對方既然發動了不見血的戰爭,那他不介意反擊一下。

舞千影:「真神教的錢莊,至少在四百多個大世界設有鋪子,名字就叫真神錢莊。我們估算,對方放出的債券,少說也有五十兆。」

葉銘笑道:「這個真神教,可真貪。基礎沒打好,就這麼濫發債券。好得很,給我大量購買他們的債券,然後用同樣的辦法擠兌。」

說著,又把一個戒指交到舞千影手中,裡面存有五十兆永恆幣。

眾人都被葉銘氣度給折服了,這隨便就扔出五十六兆,也太有錢了吧?

舞千影道:「只要有錢,自然可以壓垮真神錢莊。可是我擔心,此舉會讓我們承受巨大損失。萬一真神錢莊放棄信用,拒絕兌付,幾十兆的投入可就打水漂了。」

「不會。」葉銘淡淡道,「真神教若敢背信,那就興兵討伐,逼其割讓領土。」

眾人面面相覷,唐月仙道:「人皇,此法不妥。你若討伐真神教,神族不會坐視不理。」

葉銘道:「神族的反應不會那麼迅速,只要我們能在一天之下拿下真神教,絕無問題。」

唐月仙道:「話雖如此,可終究有風險。那真神教控制著一百零六個大世界,勢力龐大。據我所知,它們應該擁有真神級母艦,攻克不易。」

葉銘:「見機行事,總之不能吃虧。」

商議完畢,眾人各行其事,一邊收購拋售的債券,一邊又加錢購買真神錢莊的債券。

此時,真神教的總壇內,教主和一群長老也在召開會議。真神教主居然是位少年人,英姿勃發,目光堅毅。他聽著長老們的彙報,突然道:「繼續發行債券。天道錢莊的這個辦法真是太好用了,我們可以不用一分錢,就能發行大量可用於購買資源的債券!」

長老們相視一眼,一人說:「教主。此法可一不可再,若是過度的發行債券,我們將如何償還?」

「無妨。那些債券,要到一年或兩年後才會兌換。再者說,那些人也未必一定兌換。眼下首要之事,還是要將神塔建造成功。這神塔,我們真神教建造了上百萬年,就差最後幾道工序了。只不過,此塔過於耗費資源,我們真神教的資源缺口高達上百兆,若是不發行債券,又怎能將神塔建成?」

「你們放心。神塔一成,我們真神教,就擁有了無上的真神實體,進級為主神級文明。到那時,區區百兆的債務算什麼?就算一千兆,我們也還得起!」少年教主意氣風發,不聽人諫。

可惜這位少教主並不清楚,天道門也正在用相同的辦法,擠兌他的真神錢莊。

葉銘雖說叫喊著要攻打真神教,可他做事謹慎,此時的二號生命復刻,已悄然抵達真神教的地盤,四處打探消息。憑著時空之劍,他潛伏行跡,來到了總壇。

真神教的總壇,被層層迷霧遮掩,葉銘觀察了一番,不得其門而入。恰在此時,他看到一位打扮光鮮的中年人,正要進入總壇。此人修為在長生六境左右,想必該是教中比較有地位的。於是他暗中施展秘法,將一絲神念,悄無聲息地落入對方身衫上,跟著走了進去。

那道神念靜寂不動,只是默默觀察著周圍。中年人走了一段路程,進入一道門戶。那門戶中,隱藏著另一個空間。一入其中,就見一座高達萬里的巨塔聳立,無數的人和天工傀儡,正在忙碌著。

葉銘吃了一驚,這塔的氣勢,不在當初的永恆塔之下!他心頭微動,那神念便落到地上,融入塵埃之中,繼續觀察巨塔。

外面,葉銘自語道:「看來這真神教也想進升超級文明。難怪他們要發行那麼多的債券,原來是為了修建此塔,錢和資源不夠用的。」

思及此,他便原地守候。直到第二天的時候,那個之前進入的中年人,才又出來。看樣子,他是負責外出採購的人員,每天都要進出。而此次,葉銘的二號生命復刻變化成了一粒塵埃,落在了對方衣服上。

中年人果然是去採購的,而且一走就是三天。三天之後,他再度進入巨塔所在的空間,二號也趁機從他身上躍下,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等候。

卻說天道錢莊,僅用兩天時間,便成功終止了債券的惡意招領。真神教方面顯然沒有繼續興風作浪的興趣,立刻就撤離了,天道錢莊很快恢復正常。半個月後,一筆價值兩兆的債券如約發行。這批無息債券流入民間之後,就具備了貨幣的功用,人們都拿來當錢使,反而忽略了它們是債券的本質。

當然,這只是初期階段,人們購物之時,仍舊習慣地使用神靈幣或者符錢、靈石等,對於債券的使用只佔少部分。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必然會發現債券的方便,對它的使用頻率也會越來越高。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葉銘計劃,至少要用五到十年時間,才能讓債券完全為人們所接受。

同一時期,天道門對真神教的反擊也初見成效。目前,天道門已收了近十兆債券,然後開始大規模的拋售。真神教手中除了債券,握有的資源的錢有現,很快就出現了無法兌付的局面。如此一來,整個錢莊信用立刻就垮塌了,更多的人加入到了擠兌大軍之中。

那可是上百兆的債券,真神教能拿出三五兆就不錯了,上百兆如何兌現?

真神教總壇,少年教主臉色鐵青,他狠狠拍打檯面,吼道:「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那麼多人要兌現?」

一名長老連忙道:「教主,我們已經查出來,是天道門在反擊我們。前回,我們高買低拋,導致天道錢莊出現擠兌。可現在,對方居然用相同的手法對付我們。」

少年教主又恨又悔,狠狠一跺腳,道:「哪裡能想以,這個天道門居然如此有錢。原本想將它打垮,哪知道還被反咬一口!」

「教主,怎麼辦?各方勢力,都在的我們要錢,可所有資源都用到了神塔之上,拿不出來啊!」另一長老焦急地道。

少年教主切齒道:「那就通告天下,真神錢莊暫時歇業,三年之後才會重新營業。就這樣!」說揮揮手,然後心煩意亂地離開。

長老們面面相覷,這無疑會讓錢莊丟掉信用。可不這樣做,又能怎麼辦呢?

真神錢莊的公告一出,群情激奮,不少強大的勢力甚至帶兵前來,用各種辦法討債。葉銘自然也在第一時間聽到了消息。前前後後,算上買的賣的,天道門手中如今還所著七兆三千多萬億永恆幣,可以說是真虧了不少。

不過,這會兒他卻毫無吃虧的感覺,反而是笑呵呵的,命令神塔所在的空間內的二號,打開了空間通道。 二號生命復刻伸手往空一劃,就打開了一個圓形的空間通道,直達葉銘所在的地方。請大家看最全!通道的另一端,葉銘眼睛雪亮,他手持釣寶竿,狠狠往前一甩。這釣寶竿,可是無寶不釣,只見了一道細細的光線穿過通道,一下就將那神葆給纏繞了。

「起!」

葉銘大喝一聲,巨大的,高萬里的神塔居然就被拉起來,然後縮小成手臂般大小,飛空離去。神塔進入通道后,通道就關閉了。與此同時,幾股恐怖的氣息轟擊而至,想要追擊。可惜沒有用,二號釋放出兵輪,一萬九步至尊的武道神兵暴發,生生追擊者攔下。

空間內,一場惡戰展開。可此間畢竟是真神教地盤,二號再強,也很快不支,不片刻就被斬殺。一道兵輪,破空而去,一萬武道神兵復歸葉銘本尊。如此,便給葉銘爭取了寶貴的時間,全身而退。

這會兒,葉銘把玩著手中的神塔。此塔還未建成,可氣象不凡。

不知何時,小天出現了,他盯著葉銘手中的神域,道:「吾兄,此物對我極有用,能否送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