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你到時候自己拿主意就是了。」田忌心裡很煩躁,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本來是要救韓林的,沒想到人沒救成,反倒把自己三人纏住了。

余振提著長槍離開了此地,剛飛出去沒多遠,就迎面遇到了迅趕來的猿金星。

「哈哈,余振,你這個木頭腦袋,我們還真是有緣分,剛才跟我斗得不過癮,這是又來找我了是吧!我也正有此意。」

猿金星本不願開殺戒,他本來就是一個心慈面軟之人,但這並不等於他膽小,一旦見了血,馬上就顯露出金罡族好鬥的本性。

一步衝到余振對面,手中的金色大棍輪動起來,朝著對方的頭頂猛砸而下。

這裡的人雖然都是天皇強者,但彼此的實戰能力也多有不同,比如余振的經驗就遠非紀宇可比。

看到大棍帶著劃過空間的尖嘯之聲從天而降,余振知道這根大棍的厲害,不可能用手中搶硬憾,神體急忙向一邊躲閃。

呼!

大棍緊擦著余振的肩膀呼嘯而下,險之又險的躲開了對方凌厲的一擊,手中搶一抖,對著猿金星軟肋猛然刺去。

余振和猿金星這裡鬥了起來,田忌和紀宇那裡也沒閑著,余振剛離開了二人,猿金罡就朝著二人衝殺而來。

這次的大戰一開始,猿金罡心裡就憋著一股氣,身為金罡族三老祖之,他也為自己的心慈面軟感到很惱火。

兄弟三人本來都是天皇第九層後期的修為,唯獨他和老二猿金星有著一股慈悲心腸,他也想像老三那樣面對敵人下手狠辣,可輪到自己的時候,就是下不了手。

放走范迪剛這件事,以及被猿金山的一頓責怪,給他和猿金星的心裡觸動很大。

天劍帝君待金罡族三老祖如上賓,放走了范迪剛,就等於給天劍帝君埋下了隱患,他們覺得自己對不起帝君。

還有就是讓老三的一頓責備,他們覺得很沒有面子,為什麼老三能做到的,他們卻不能做到。

都說秉性難改,其實也不盡然,人的心裡受到巨大衝擊的時候,往往能在一瞬間改變了脾氣性格。

看了一眼遠處正在跟苟氏三兄弟大戰的三弟,猿金罡迅收回了目光,看向千米之外的田忌和紀宇二人。

「田忌,我正在為放跑了范迪剛覺得憋屈,你就上來送死了,我三弟說得好,宰了你這個副元帥也勉強湊合了。」

「哼!」

聽了猿金罡的話,田忌立馬冷哼道:「猿金山就是這麼說的,可我現在不還是活的很好嗎?相信你也不能把我如何。」

「田忌,看來你還是不服氣,也好,那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然後再宰了你。」

猿金罡說完,腳步向前猛然凌空一踏,一步就衝到了二人的身前,金色大棍輪起來,朝著田忌的腦袋就砸。

紀宇看到猿金罡朝著田忌砸去,從側面抖動長槍,直奔猿金罡軟肋一槍刺去。

「一邊呆著去,你這個怕死鬼也敢在一邊湊熱鬧,簡直是找死。」

輪到半空的大棍突然間改變了方向,直奔紀宇的太陽穴猛抽了過去,嚇得紀宇急忙就要躲閃,同時,手中長槍向上一掃,試圖撥開砸來的大棍。

咻!嘭!轟!

紀宇忘記了自己的長槍是怎麼被猿金山砸飛的了,竟然還要用手中搶前去抵擋。

咻的一聲響,紀宇手裡的長槍立馬脫手而飛,一下子不知道飛到了何處。

接著就是嘭的一聲悶響,大棍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他右側太陽穴上,人頭頓時被大棍砸成了齏粉。

最後就是轟然一聲巨響,紀宇的神體當機爆碎成一片血霧,迅向周圍瀰漫開去。

一棍子打碎了紀宇,大棍不停,順勢往回猛掃,照準了田忌的腦袋狠狠地砸了過去,二人的眼前頓時閃起一道炫目的扇形光芒,眨眼間便到了田忌眼前。

田忌深知金罡一族的厲害,他既不敢用槍硬碰對方的大棍,更不敢站在這裡等著大棍砸,唯一的辦法就是快躲閃。

嘭!

頭向旁邊極力躲閃,還是慢了一點,金色大棍橫掃而來,一下子砸掉了頭盔上的紅纓,連帶著頭盔也順勢從腦袋上掉了下來。

堂堂的孤月星域副元帥,現在看起來十分狼狽,滿頭的長沒有了頭盔束縛,頓時披散下來,遮擋住了眼前的視線。

這時候,紀宇的神體完成了重組,看到田忌的摸樣,嚇得就要扭頭逃走,竟然連這個副元帥也不管了。

「紀宇,你這個混蛋,今天你要是敢逃走,一旦我這次不死,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宰了你。」

眼看紀宇要跑,田忌頓時對他威脅起來,剛轉過身的紀宇頓時停了下來,走也不敢走了,讓他攻擊猿金罡,借他個膽子也不敢。

「猿金星,你這個臭不要臉的,天皇後期的級強者,竟然不放過我這個初期的人。」

余振手裡的長槍刺向猿金星的同時,嘴裡還在說著看似強硬,其實是要妥協的話。

「余振,你這個混蛋東西,看著你是個木訥人,其實你的心眼一點都不少,看我怎麼收拾你。」

猿金星根本就沒把余振放在眼裡,眼看著余振的長槍刺到了肋間,空間跳躍第九級的度施展出來,輕輕一閃,槍尖瞬間擦身而過。

「小樣的,還敢跟我叫囂,你這樣的在我面前,給我提鞋都不配。」

大棍迅交到左手,右手陡然間向前一探,一把抓住了從身前呼嘯而過的槍尖,抬腿向余振踹了過去。

「撒手!」

余振還真是聽話,果然鬆開了緊抓著槍桿的手,身體立馬向遠處倒飛出去。

「這是你的破槍,還給你。」

猿金星右手抓著長槍,對準了不斷倒飛的余振,抖手甩了過去。

咻!

長槍帶著劃過空間的尖嘯,眨眼間飛到余振身前,此時的余振,身體已經失去了自主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長槍刺入自己的神體。

轟!

萬米之外,余振的神體轟然爆開,大片的血霧瞬間向四周瀰漫。

猿金星一人對戰余振,猿金罡對戰田忌和紀宇,而紀宇雖然也是一個天皇強者,說白了只是一個擺設而已,所以這兄弟倆都十分輕鬆。

此時,猿金山那裡也正在和苟氏三兄弟大戰著,這三兄弟果然人如其名,的確是殺伐果斷,下手狠辣之輩。

三桿長槍舞動如飛,從不同的方向殺向猿金山,面對三人同時圍攻而來,猿金山手中提著金色大棍,臉上依然是一副淡定如常的神色。

「你們這三個狗娘生狗娘養的,以為人多勢眾就怕了你們,來吧!你家三爺照單全收了你們,全都讓你們成為我的棍下之鬼。」

苟氏三兄弟的名聲很響亮,強大如猿金山,也聽聞過三人的赫赫威名,今日一見,頓時激起了猿金山強大的戰意。

「嘿嘿」

苟生嘴裡一陣怪笑道:「說得好,金罡族老三果然夠狂,看來所傳非虛,現在就讓你見識見識我苟氏三傑的本事。」

三桿長槍同時一抖,兄弟三人瞬間行動起來,三人身後留下九道微不可察的空間波紋后,三桿長槍同時刺到了猿金山身前。

「空間跳躍九級,果然不負你們的赫赫威名,不過那又如何,你家三爺照樣收拾了你們。」

猿金山說的十分輕鬆,臉上的表情卻是明顯著露出了凝重之色,眼看三桿長槍刺到了身前,龐大的神體猛然間向上一縱,整個人頓時筆直的向上竄出去,眨眼飛到了三人頭頂百米之外。

剛在空中穩定了神體,身下的三人瞬間尾隨而至,三桿長槍從下至上向他飛刺而來。

苟氏三兄弟如影隨形一般緊追而來,猿金山心裡頓時生氣了,無數年來,他還從來沒有被人這麼追著打過。 ?苟氏三兄弟在整個天帝神域都有著赫赫威名,他們如此響亮名聲的由來,不僅是因為他們都有著天皇第九層中期的修為,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三人心狠手辣。八一中文網<≦<.﹤8≦1≤Z≦

以前,猿金山也對這三兄弟有所聽聞,但並沒有把他們放在心上,現在一動手才知道,這三人絕對不能小視。

雙方的第一次交鋒,沒等猿金山動手,三人的長槍就刺到了身前,猿金山躲無可躲,只好一下子竄到了高空。

三人同樣都是空間跳躍九級的度,比猿金山絲毫不慢,眨眼間便追了上來,三桿長槍再次向他刺去。

被三人這麼追著一路打,猿金山心裡頓時來了一股火氣,手裡的大棍高舉,對著正面握槍刺來的苟生砸了過去。

這三兄弟誰都沒有想到,猿金山面對三人的攻擊竟然不再躲避,直接選擇了正面進攻。

嘭!轟!

苟生反應過來也晚了,人頭讓猿金山一棍子砸碎,隨著嘭的一聲悶響后,隨之就是一聲驚天轟鳴,神體頓時化作大片血霧。

猿金山的不退反進,不僅讓苟生吃了大虧,苟養和苟夏同樣面對他的攻擊愣住了。

老大苟生神體的爆碎,頓時使二人從呆愣中清醒過來,等苟夏和苟養明白過來,大棍竟然朝著他們二人猛砸過來。

苟夏和苟養二人並肩而立,兩桿長槍同時向他身前刺來,猿金山的大棍對著苟養橫掃而來。

呼!

金色大棍瞬間呼嘯而來,眨眼間便到了苟養耳側,苟養再要躲閃已經來不及。

轟!

猿金山雙手舉著大棍,朝著苟養腰部猛砸下去,一棍子將對方的神體砸成兩半,神體轟然一聲爆碎。

在猿金山舉起大棍的同時,苟生的神體完成了重組,瞪著一雙充滿了血絲的眼睛,雙手拖著長槍,對著猿金山後心猛刺過來。

猿金山真是了狠,察覺到身後刺來的長槍,沒有一點猶豫,大棍朝著苟養一如既往的砸了下去。

苟養神體的爆碎,產生了巨大的衝擊波,離他最近的苟夏頓時受到了波及,被衝擊波瞬間擊飛,張開嘴噴出了一口鮮血。

轟!

與此同時,苟生的長槍也從身後刺到了,一槍刺進了猿金山的后心,猿金山的神體頓時爆碎成一片血霧。

無數年來,猿金山的神體還是第一次被人擊碎,這次面對苟氏三兄弟的輪番攻擊,他頓時陷入到被動之中。

苟養和猿金山的神體先後爆碎,二人的神體卻是同時完成了重組,此時,被衝擊波擊飛的苟夏也手握長槍,朝著眾人所在之處飛來。

猿金山不管身後衝來的苟養和苟夏二人,直接提著大棍沖向對面的苟生,這傢伙毀了一次自己的神體,讓他心裡很是不爽,他必須找回顏面。

「猿金山,你要是有種就停下來,我兄弟三人跟你大戰三百回合,一對一的戰鬥那不算本事。」

苟氏三兄弟心裡都很清楚,一對一打鬥不是猿金山的對手,身後追趕而來的苟夏和苟養二人,竟然恬不知恥的說出了這種話。

猿金山才懶得搭理這種不要臉的東西,一步就衝到了苟生對面,舉起大棍就砸。

與此同時,身後的苟養和苟夏著急了,不顧周圍破碎的空間,紛紛瞬移而來,挺槍刺向猿金山後心。

猿金山可不管這一套,手中大棍依舊朝著苟生砸了下去,在他一棍砸碎苟生的神體同時,身後的兩桿長槍同時刺進了后心,他的神體也隨之爆碎。

猿金山和苟生二人都在瞬間完成了神體重組,猿金山一步瞬移到萬米之外,他現在想明白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猿金山心裡很清楚,這次他遇到對手了,憑藉自己一個人的力量,最後失敗的肯定是他。

猿金山這裡陷入到被動,猿金罡和猿金星看的十分清楚,他們也都替三弟著急,手下頓時加緊了攻勢。

「余振,小樣的,沒工夫跟你玩了,先把你打回老家去吧。」

猿金星這一加緊了攻勢,余振頓時顯得左支右突起來,一個沒留神,讓猿金星一棍子砸得粉碎。

猿金星手裡提著大棍,神體懸浮在漫天的血霧之外,余振的神體每一次爆碎,都在瞬間完成了重組,在他神體完成重組的一刻,猿金星一步衝到他面前,大棍再一次將他砸碎。

轉眼間,余振讓猿金星砸碎了幾十次神體,神體的氣息明顯衰弱了很多,就連神體重組的度也都慢了下來。

「田忌副元帥,對不起了,我實在不是猿金星的對手,再這麼下去,我非要死在這裡不可,兄弟先走一步了。」

余振讓猿金星打怕了,再一次被對方砸碎神體后,完成了重組的他懸浮在萬米之外,看著對面的猿金星,再也沒膽量向對方衝去了。

眼神看向田忌和紀宇的方向,這二人雖然是在以二戰一,情況卻也是十分不妙,二人聯合起來同樣不是猿金罡的對手。

余振還算是講些義氣,臨走前還是提醒了田忌,並沒有自己一走了事。

說完后,余振不敢在這裡再做停留,剛完成了重組的神體霎那間化作一道猩紅的血線,朝著孤月星域深處血遁而去,眨眼間不見了蹤影。

沒了對手的猿金星提著大棍,轉身沖向老三猿金山大戰之處,田忌見到頓時心裡一涼。

「苟生,你們這三個愚蠢的東西,不聽我的良言相勸,這次被對方各個擊破,回過頭來就該收拾你們了。」

余振的突然逃走,頓時打破了這片戰場的平衡,有了猿金星的加入,猿金山剛顯現出來的頹勢瞬間扭轉過來。

不僅如此,還讓田忌一時間走神了,這本來就是大戰之時的最大忌諱,他這一走神,猿金罡手裡的大棍瞬間從天而降,直奔他的頭頂砸來。

轟!

金色大棍勢如破竹,伴隨著一片耀眼的金光,田忌的人頭頓時化作齏粉,隨之整個神體轟然爆碎。

「田忌副元帥,余振逃走了,我的實力還不如他呢!我也不在這裡陪著你了,就先走一步了,你可別怪我啊!」

剛要向猿金罡衝去的紀宇,看到田忌被對方大棍再一次砸碎,立馬嚇得停在了原地,對著爆碎的血霧大喊了幾句后,扭頭化作一道血線,頓時血遁而逃。

田忌神體瞬間完成了重組,看著化作血線逃走的紀宇,心裡頓時暗嘆道:完了,這次徹底完了,再這麼挺下去,我也要死在這裡了。

「田忌,余振逃走了,紀宇也逃走了,現在就剩下了你一個光桿司令,你就等著受死吧。」

猿金罡抬眼看了看遠處的大戰,老二猿金星已然加入了戰團,猿金山肯定是沒了危險,剩下的就是自己收拾對面的這個田忌了。

猿金罡不著急了,神體懸浮在空中,手裡提著金色大棍,緩步走向對面的田忌。

「田忌,你的兩個屬下都逃命去了,我們都是為了救你而來,你如果要逃走,你他媽的就太不夠朋友了。」

苟氏三兄弟還在跟金罡族兩大老祖大戰,其他戰團生的一切,都看在他們眼裡,特別是猿金星的加入瞬間改變了戰局,讓他們的老大苟生心裡很是不安。

這苟氏三兄弟都很清楚,田忌最後肯定要逃,他們也不可能擋住,苟生這麼說,純粹就是噁心噁心田忌而已。

眼看猿金罡一步步走近,田忌心裡頓時萌生了退意,金罡族的生猛他領教了,就算他最後配合苟氏三兄弟,也不可能勝的了對方,反倒不如一走了事。

「苟生兄弟,實在是對不起了,你們既然是為了救我而來,索性就好事做到底算了,我先走,你們兄弟三人拖住他們,到時候我親自到苟藍星致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