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算我怕了你」

九玄一動, 我的靈器很廢柴 ,沖入拳套內,開山拳套頓時一陣急抖,接著就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葉揚明顯感覺到,開山拳套靈性全失,

龍淵劍發出一聲歡快的鳴叫,劍光一亮,那個拳套就消失了,葉揚將心神進入龍源劍中,發現拳套已經被龍淵劍收入體內,

開山拳套在龍淵劍的體內緩緩轉動,伴隨著它的轉動,絲絲火熱的波動向龍源劍涌去,被它緩緩吸收,

葉揚看到這裡,放下心來,龍淵劍在吞噬能量,它有了這個能力,以後進階就不愁了,

解決完了龍淵劍,葉揚又將殷紅如血的長弓取出,這把弓可是樹神用自己的心臟做出來的,絕對是最強大的存在,

葉揚將長弓拉起,葉揚慢慢的輸入真元,葉揚發覺隨著自己真元的輸入,長弓變得越來越強,

葉揚不禁心下震駭,如果將自己的全部真元都輸入進去,那麼這把弓該有多強啊,

葉揚腦海中一下浮起,當初盤龍槍將自己的全部真元吸收后,發出那恐怖的力量,

葉揚輕輕地撫摸著長弓道「從此你就叫天羽吧,天佑羽族,永世長存」

葉揚用了大半天的時間,解決了所有事情,最後跟守衛的羽族人說了一聲,讓他們不要擔心,就人影一動,直接進入了天空中的黑洞,

葉揚進入黑洞后,感覺身體被一陣空間之力撕扯,不過力量不是很大,對他不構成任何威脅,

陡然間葉揚身前場景一變,腳踩在大地上,看著天空到處都是灰濛濛一片,可見度非常的低,

葉揚低頭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嚇了一跳,還以為又穿越回去了,差點誤以為是北京了,

灰濛濛的空氣中瀰漫著腐朽的氣味,讓人反胃,葉揚好半天才適應過來,

「九玄,這次你給我靠譜一點行不,把坐標給我記住,否則咱們很難找到回家的路」葉揚有些猶豫的道,

「放心吧,記個路我肯定沒問題」九玄信誓旦旦的道,

不過不管九玄是否靠譜,葉揚也必須向前行進了,葉揚進這裡還有一個重要目的,他想知道冥界到底是否有神的存在,

雖然不敢真的去找神,但是發現一些神跡也好,這對於他以後的修行之路,會有極大的幫助,


剛剛走出半里之遙,一個冥族發現了葉揚的蹤跡,大吼一聲對著葉揚撲來,

那個冥族只有王級修為,葉揚心念一動,深處一根手指,一道細細的閃電撞向那個冥族強者,

「噗」

閃電正中那個冥族的身體,他的身體一震,頓時無數青煙飛出,煙消雲散,

「果然沒錯,雷電是一切污濁邪穢的剋星,這樣就可以大膽的走了」

九玄都有些羨慕的道「你小子運氣真好,能掌握雷霆之力的人少之又少,但是凡是掌握雷霆之力的人,無不都成為了巔峰的存在」

葉揚沒好氣的道「那還不是多虧了你,這都是被你坑爹坑出來的」

「咳咳,我覺得你還是應該把精力放在殺戮上,年輕人應該時時進取,不應該懈怠」九玄轉開話題道,

「切,鄙視你」

九玄「……」

葉揚繼續向前走,但是他不敢放快腳步,直到走出了大半天,看到了一片高山,在高山的另一邊,出現了一個部落,

這讓葉揚一愣「九玄,你不是說冥族都是些沒有智慧的生物嗎,他們怎麼會群居的,」


「我說的是低等的冥族沒有智慧,但是晉陞到了皇者以後就有了」九玄道,

葉揚躲在高山之後,仔細的觀察那群冥族的動向,葉揚通過神識觀察,這個部落里有三個冥皇,十幾個冥王,其他的都是冥將以下的修為,

忽然部落前方出現了大批的冥族,他們沖入部落後,一言不發就是一陣亂殺,

部落這邊紛紛反抗,一場大戰瞬間展開,兩邊的戰力都差不多,鋪一開始就有不少冥族被殺,

不過接下來的場面,就讓葉揚有些後悔聽九玄的話來這裡了,

那些殺死了對方的冥族戰士,直接刨開對方的胸膛,將它的心臟取出,直接塞入口中大嚼,血水噴了滿臉滿身,

葉揚看到這個情景,都差點吐了,腦海中早就把九玄罵個半死,

九玄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教訓葉揚思想守舊,不知道與時俱進,

葉揚氣得想殺人,就算與時俱進,也不用跟冥族學生吃人心吧,

一場交戰持續了半個時辰,大家都互有損傷,偷襲者紛紛撤退,

一場戰爭過後,留下一地的屍體,但是他們都將屍體扔進一個大鍋了,裡面灌滿了水,

葉揚又是一陣反胃,這樣下去絕對不行,以後自己吃肉都沒胃口了,

雖然噁心了半天,但是葉揚終於知道冥族的進階方式,他們靠吞噬同類的心臟來強大自己,

難怪他們只有兩個冥族戰士碰到一起,都會分出個你死我活,原來這裡的生存方式就是這樣,

葉揚悄悄地離開了這裡,這些小蝦米葉揚看不上,如今的他殺這些小兵,修為增長的太慢,他懶得動手,

葉揚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將青銅王鼎取出,同時將在仙劍宗斬殺的白虎也取出來,將虎皮扒下,將肉清洗乾淨,扔進鼎中熬鈍,

在生命之森里,天天吃水果,葉揚嘴巴快淡出鳥來了,如今聞到肉香,哈喇子都流到腳面子上了,

現在的他早就忘記了冥族的噁心一幕,對著鼎內的肉,一頓狂吃,

葉揚對這個鼎簡直站不絕口,它蘊含了空間之力,燉東西極為方便不說,

吃起來也極為方便,在鼎里吃,入腹后才會變成原來的體積,葉揚吃了五六口,肚子就已經漲的不行,

連忙打坐消化,隨著虎肉的消化,葉揚身體肉眼可見的在強化,連九玄都暗呼變態,

於是乎葉揚整整三天都沒動地方,一邊吃一邊消化,結果三天後,那個高達百丈的白虎已經被葉揚吃光了,

當葉揚看到鼎內的肉見底了后,自己都嚇了一跳,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能吃了,

最後葉揚連鼎內的湯汁都喝光了,就連角落裡,都用舌頭舔了一遍,

最後心滿意足的深吸了一口氣,一聲低喝,整個人變成了黃金色,一種前所未有的強大感覺瀰漫全身,葉揚頓時滿意地笑一下,

將東西收了起來,繼續向遠處走去,這回該可以放心的大殺了,

剛翻過一座光禿禿的大山,只見下方一個大部落出現在眼前,葉揚嘴角劃出一抹微笑,自己將附近的部落清掃一空,羽族那麼邊壓力就會減少許多,

葉揚發出一個無聲的冷笑,殺戮開始吧,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紅凰破虜 ,裡面有數千冥族戰士,葉揚感受了一下,裡面有兩位冥宗,半步宗主的有七個,

當葉揚出現的時候,引起他們一陣騷動,紛紛抽出兵器對著葉揚迎來,

一個皇者級的冥族戰士,最早發現了葉揚,手持一把骨刀對著葉揚砍來,

葉揚一拳揮出,砸在那把骨刀上,那個冥皇頓時被震飛,不過讓葉揚意外的是,那把骨刀居然只是裂開了幾個紋路,但是並沒有震碎,

要知道如今葉揚的力量,已經強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肉身強度更是堪比中品寶器,

就算是一把下品寶器,碰到葉揚的拳頭,也絕對會被震成碎片,但是那把看起來普普通通的骨刀,居然有堪比中品寶器的程度,

葉揚不等那個冥皇反應過來,又是一拳砸出,這次那把骨刀頓時被震碎,那名冥皇也被斬殺,

就在那人倒下的時候,大批冥族對著葉揚蜂擁而至,紛紛手持骨器,對著葉揚沖來,

葉揚近距離大量著冥族,他們外表跟人來長相相同,高大許多異常強壯,眼中全是瘋狂的殺意,

看到葉揚就像看到仇人一樣,眼神中透出著,要把葉揚撕成碎片的yuwang,

葉揚心中一凜,他明顯能夠感覺到,他們性格中的狂暴,跟深淵裡的惡魔不同,

深淵惡魔他們內心中充滿的是殺戮,要殺滅自己以外的所有生靈,


但是冥族的「人們」,他們心底有一種難以抹去的怨氣,在他們靈魂深處,有著一股冷人畏懼的信念,那就是毀滅,

葉揚明顯能感覺到,他們要毀滅眼前的一切,這是一種可怕的信念,

葉揚大喝一聲,雙手結印,一個拳頭對著下方砸去,強大的力量,將大地砸了個大坑,

上百個冥族戰士被砸成肉泥,忽然一聲怒吼傳來,一股冰冷的寒意籠罩著葉揚,

一刀白光閃過,一把一丈多長的骨刀,對著葉揚迎頭斬落,異常強橫的氣息,讓人心悸,

「砰」

葉揚一拳迎上骨刀,一聲爆響過後,那個攻擊葉揚的冥族強者頓時被震飛十幾丈遠,

不過他剛被震退,又一把骨刀對著葉揚斬來,這兩人正是葉揚先前觀察過的宗主級的強者,

葉揚一拳架在那把骨刀上,先前的那個宗族級強者,對著又對著葉揚攻來,

兩把碩大的骨刀對著葉揚瘋狂砍殺,葉揚雙拳揮舞,跟他們硬拼硬砰,

骨刀呼嘯,連下邊的冥族都被他們紛紛震死,不過兩個冥族強者卻絲毫不在乎,

而下邊的被震死的冥族戰士,剛剛躺下,就會有同伴將他的心臟挖走,直接塞入口中,

而且就算了死了這麼多人,他們沒有絲毫懼怕,依舊對著葉揚沖來,但是還沒等近身,就被戰鬥餘波震死,

猶如飛蛾撲火一般,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這個部落中的冥族戰士全部死光,只剩下了兩個宗主級強者,

葉揚不禁一陣惡寒,沒有恐懼,沒有智慧,腦子中全部都是毀滅的yuwang,這太可怕了,

跟兩個冥族宗主級強者交戰了半個時辰,葉揚察覺這兩人的攻擊招數非常單調,也不會運轉什麼技巧,就是一陣橫劈豎砍,仰仗的全是骨刀的鋒利,和強大的身體,

葉揚感覺冥族的力量,跟惡魔相仿,因為骨刀的存在,攻擊要比惡魔高上不少,但是防禦要比惡魔低上許多,

「砰」

葉揚架開骨刀,一拳重重砸在一個冥族宗主級強者的胸口,頓時將他的胸口砸的四分五裂,倒地而亡,

一個冥族宗主級強者死去,對另外一個一點影響都沒有,依舊提著骨刀對著葉揚一陣猛砍,

如今葉揚已經摸透了他們的招數,出手不需要顧及,全力出擊,一拳將剩下的冥族宗主級強者也解決掉,

隨著那名冥族宗主級強者的死亡,葉揚感覺體內一陣震蕩,忙展開內視,

只見原本真元海中間的,原本直徑十幾里的小圓球,如今已經有上百里了,而且原本如同石頭一樣的球體上,開始生出一些土壤,

葉揚知道等這個小圓球上,能夠長出花草的時候,那麼自己也可以快創空間了,

也就是說,葉揚以後可以從這裡,直接存放東西,這裡就是他的體內世界,

只不過他的現在這個世界,剛剛起步,非常的荒涼,光禿禿的一片太過難看,

但是葉揚不著急,隨著自己的強大,這個小小的世界,終有一天會變成一個廣闊的世界,

「九玄,為什麼現在修為增長的這麼慢啊,煉化了惡魔之角,又殺了這麼多人了,我怎麼才進階到皇者五重天啊」葉揚有些迷惑,

「一千零二十四」九玄非常簡短的回答了一句,

「不會吧,難道以後我全部的修鍊難度都是一千零二十四倍,」葉揚頓時跳了起來,

「正確」

「九玄,你把我坑慘了」葉揚有些欲哭無淚,就這樣的修鍊速度,肯定跟蝸牛一般,

「雖然難度大了那麼一點點,但是你沒發覺你現在的實力,比以前強大了很多嗎,現在的你就算在遠古時代,也能勉強算是天才了」九玄道,

「好吧,大不了以後就不吃不喝的殺吧,但願我不會累死」葉揚嘆息道,

「其實也沒想象的那麼糟糕,等你晉陞尊主級,就可以修鍊分身,這樣修鍊速度就可以翻倍了」

「嗯,分身不是存在時間很短嗎,」葉揚疑惑的問道,當初狐夢寒就在完成了一擊,就急匆匆的消失了,

「那是靈身,跟分身不一樣,這個問題對你來說還有些早,你還是老老實實的修行吧」九玄道,


葉揚想了一下,確實還有些早,自己一千零二十四倍的修鍊難度,想要到尊主級,確實太遙遠了,

葉揚將地上的兩把骨刀撿了起來,仔細看了一下,骨刀潔白如玉,密度極高,跟金屬無異,堅固程度比一般中品寶器還要強悍,

葉揚聽九玄說過,冥族的修行者會用自己的能量,從自己的身體里抽出一部分骨骼,化作一把骨刀,

這把骨刀就跟他們自己的身體一樣,隨著他們的修為的增長,骨刀的品階也不斷提升,

「好東西啊,拿回去絕對可以賣不少錢」葉揚將兩把骨刀收起,其他的骨刀葉揚都沒拿,如今他的眼界也高了,在也不是當初得到一把寶器,就樂上半天的窮小子了,


葉揚進入冥族部落,只見裡面的建築非常的簡陋,幾十口大鐵鍋架在中央,裡面還有一些殘肢斷臂,葉揚一陣噁心,

鐵鍋製作的十分粗糙,想必他們的冶鍊技術不過關,葉揚進入了中見最大的那個石頭房子,

屋子了沒有床,只是地上有兩個石板,估計是兩個冥族宗主級強者休息的地方,

再往前有一個石頭柱子,柱子上刻著一個圖案,葉揚仔細看了一下,比劃很粗糙,勉強能看出應該是人的形狀,

但是等葉揚靠近的時候,一股狂暴的力量襲來,葉揚頓時感覺到一陣心悸,

那股狂暴的力量,宛如毀天滅地一般,葉揚感覺自己在這股力量面前,渺小的就像螻蟻,只能卑微的屈服,

葉揚的身體在這狂暴的力量面前瑟瑟發抖,一種高高在上的意志,居然要他去跪下膜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