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似也不像是來滅了口的,剛才咱們也說了,天要黑了,這裡的氣氛又很詭異。」

「要不就跟著他走吧。」

「你是隊長,聽你得。」花間柔笑了笑,「反正出了問題也是你背鍋。」

「哇,花姐竟然承認大神是隊長誒。」

「真是稀奇!」

夢蘿一臉驚訝。

「我就是不想背鍋而已。」花間柔聳肩,「而且做隊長也沒什麼好的,事情繁瑣,又要考慮問題。我安心當個小隊員,不也挺好的。」

「說謊!」

夢蘿撇了撇嘴,「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有什麼小心思。」

「我……我能有什麼小心思。」花間柔語氣一滯。

「看看,被我說中了吧。」

夢蘿皺著瓊鼻,「跟你講,我這雙眼睛可厲害著呢。」

「別亂說。」花間柔皺眉。

「好了,別鬧了。」眼看著船艙著又鬧了起來,葉子晨眯著眼睛低語,「開艙,我們跟他走!」 船艙外。

祖縈三看到船艙開啟,就將長劍收好,默默的站在遠處。

溫妮和愛藍沒有任何意外的先走了出去。

以宇宙能量探查一圈周圍后,退回到葉子晨的兩側,以宇宙能量鎖定祖縈三,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比較讓人意外……

祖縈三竟然不是國主級的實力,而是一位封王級。

境界也高。

王級三重。

儘管如此,祖縈三的實力也要在溫妮和愛藍之上,以晚輩的身份用氣息鎖定前輩,這點在宇宙中是很不禮貌的。

就是現在的情況特殊。

他們需要保護的人是銀河領主。

相信祖龍族也知道銀河領主在宇宙中的地位和重要性,如果他們能夠理解這些,不心懷鬼胎,也不會計較這些。

果然……

感受到宇宙能量探查的祖縈三並沒有說什麼。

他就是輕輕的看了溫妮和愛藍一眼,就笑著拱手來到葉子晨的面前,語氣和神情都有些感激道。

「葉冕下,真的感謝您的信任。」

「你認識我。」

葉子晨跟祖縈三應該是第一回見面,一眼就被認出還是有些驚訝。

「葉冕下,您這話問的就有失水準了。」祖縈三笑著開口道,「在人族宇宙當中,又有多少人會不知道您銀河領主。當時您以銀河之主轉世的身份,繼承新銀河系,在人族宇宙中可是掀起了軒然大波啊。」

「那也沒幾個人相信我是銀河之主。」

葉子晨苦笑。

他確實是以銀河之主轉世的身份登台,可是他之後卻發現,幾乎國主、尊者那些高手們,好似都知道葉子晨的身份是假的。

對他的看待,都是銀河之主的學生。

沒有任何一位高手,認為他就是銀河之主。可能相信葉子晨就是銀河之主的,都是那些實力比較差的,對宇宙中的消息並不靈通。

「這是必然的。」祖縈三笑著回答道,「銀河之主還活著,他怎麼可能會轉世。」

霎時間,隊伍中的人都跟著神情一凜。

「他還活著?!你們祖龍族知道銀河之主的位置?」葉子晨追問道。

「不知。」祖縈三苦笑。

「那你為何……」

「葉領主可能不知道,我們祖龍族的特殊之處。」祖縈三笑道,「宇宙中死亡的任何人,我們祖龍族這裡都會有記載,任何人誕生我們這裡也有記錄。就比如說您,誕生在地球,當時銀河系還沒有進入人族宇宙,其實我們祖龍族也都知道。」

「哦?!」

葉子晨聞言心頭一驚。

沒想到祖龍族竟然還有如此特殊之處,能夠知曉全宇宙的誕生和死亡。

這就是人族管理者擁有的特殊技能么?怪不得人族想要除掉祖龍族,有這樣的族群存在,確實讓人感覺如芒在背。

簡單來說……

只要有祖龍族在,哪怕你想假死,詐死都不可能!

他們能夠查到你的生死。

「這也是做為人族管理者最後的一點便利了吧。」祖縈三笑道,「就是這種便利其實也沒什麼用了,我們祖龍族現在已經沒有資格管理人族了,當年銀河領主跟我們裁決……哈哈,我說的可能有些多了。」

「沒事兒,祖縈十也說這些了。」葉子晨道。

「是嘛,其實這些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反正我們族群所有人都知道,而且上面也沒有故意壓下,這個事情甚至都記錄在長老閣,如果你們感興趣,想了解我們祖龍族的歷史,去長老閣就可以查閱。」祖縈三輕笑道,「對了,葉冕下,你跟祖縈十到底是發生什麼了,我記得來指引你們的應該是他。」

「你的那位胞弟,偷了我們的積分晶石。」花間柔輕哼。

「還有這種事。」祖縈三愣了一下。

「你難道不知道?」

「不知道。」祖縈三苦笑道,「其實你們看我的實力也能看的出來吧,我是王級三重,也是我們縈字輩分中實力最差的。他們都已經國主、王級巔峰了,只有我還處在王級三重。所以我的地位比較低,跟那些兄弟們接觸的也比較少。」

「你剛才不是說,你們是被製作出來的么?」

「對,是製作!」

對這點祖縈三倒是沒有否認。

「葉領主的試煉也應該看到了吧,營地!我們其實跟營地誕生差不多,在我們祖龍族中有許多族人營地,每日都會誕生新的族人。」

「都擁有獨立的思維?」葉子晨皺眉。

「並不是全部。」 絕愛天王迷糊妻 祖縈三在前面一邊帶路一邊解釋道,「有許多人誕生就是為了服務,有的是為了守衛……反正就是,我們祖龍族跟你們人族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們不會像你們人族那樣孕育生命,所有人都是出自營地。就算是裁決、公正那些大人,也是從英雄神壇製作出來的。」

「媽呀,你們這裡真的好怪啊。」夢蘿驚訝道。

「是啊,所以說嘛,如果你們感興趣可以去長老閣看一看,到時候你們就會發現我們跟人族之間的差別。」祖縈三笑道。

「那你們是可以修鍊的對么?」

「對,可以修鍊。」祖縈三點頭,「這一點我們倒是跟你們人族差不多,可以吸收宇宙能量進行修鍊。不過我們不能感悟宇宙法則,能夠感悟法則的都是擁有身份的那些大人,我們是屬於侍衛營地製作出來的,做的就是一些侍衛工作。」

「如果我們去了你們祖龍族居住區,我們能去看看那些營地么?」

「可以!祖龍族的營地任何人都可以去看,而且來這裡的人都會去那裡看看,不過不能靠的太近,營地周圍有神衛在,就算是尊者、霸主去那裡也會被瞬間抹殺。」祖縈三回答道,「如果葉領主想去看的話,你們得小心一些。假如神衛警告了你們,就不要再繼續向前了。」

「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葉子晨道。

「請說!」

「我們來這裡到底是做什麼的?」葉子晨很是不解道,「這點你可以說一下么?」

「你們……你們是來學習的啊。」祖縈三笑道,「過段時間我們祖龍族的學校開學,你們會以新生的身份加入到學校當中,這就是你們來這裡的目的!」 入學。

來這裡的目的竟然是上學。

葉子晨想了無數種可能,唯獨這種他沒有去想。

他有想,到了這裡之後,他們會接取到各種任務,外出執行任務,從而獲得任務積分或者是任務應有的獎勵。

眼下祖縈三竟然對他說……

他們要去祖龍族的學校進行學習。

「上學?我不要!」夢蘿第一個站了出來大嚷,「我不要上學,我該學的都學會了,幹嘛還要讓我上學。」

話音落下,他就跑到葉子晨那裡搖曳他的手臂。

「大神,我想回去。」

「這位是夢蘿姑娘吧,兔族的神女。」祖縈三笑吟吟的開口,頓時夢蘿的眼神就有了變化,明亮的眼眸中好似有威脅的看著他,「我不是神女。」

「那可能是我記錯了。」

祖縈三沒有堅持,笑著將這個話題給岔開。

「現在你們已經不能退出了,進了祖龍族,非學業畢業不可離開祖龍族。如果是在黑洞外,你們還能離開。不過,也並非您自己,您如果選擇退出試煉,那麼你們小組都需要離開才可以。」

提到神女,好似對夢蘿的影響很大。

她什麼都不在說,臉上也沒有了那份天真和爛漫,就半低著頭,紅寶石的眼眸一直看著祖縈三。

葉子晨就低頭看了夢蘿一眼,手掌拍了拍她的小手對她搖頭。

夢蘿抿著嘴唇退回到白語的旁邊,可是卻發現所有人都在看她。好似,他們都在奇怪神女的事情。

「祖縈三先生。」

「葉領主,您就稱呼我祖縈三就好,或者小三都可以。」祖縈三笑容醇和,「在我們這裡沒有你們人族的那種實力高就地位高的說法,我就是個侍衛營地誕生的小侍衛,跟您們相比是無法相提並論的。」

「好,祖縈三,你應該知道我的試煉難度係數極高吧。」葉子晨道。

「知道。」祖縈三笑著點頭,「您是512倍的難度係數,在我們祖龍族接待的這麼多冕下、殿下和獸族聖子聖女小組中,您的難度係數可以排名歷史第三,如果您能成功畢業,名字會一直留在我們祖龍族的天才榜上的。」

「這些我不在意。」

什麼天才榜,就是個虛銜,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葉子晨不是追求虛名之人,他更相信實打實實力,這樣才是真正讓人安心的。

「我就是比較好奇,你跟我說,我們是來這裡上學。那麼請問,我的難度係數上學要如何體現,難道是考試么?」

「沒錯,葉領主想的很對,就是從考試結果體現。」祖縈三笑道。

「我們來這裡學什麼?」

「就是學習你們在人族宇宙中也能學習到的一切,基礎理論知識,宇宙感悟,還有法則運用。」

「既然如此,我們來這裡幹嘛,該學的我們都學了!」

「葉領主,如果我沒有看錯,您是上將級吧。」

「對!」

「這就是您來我們這裡的目的啊。」祖縈三語氣溫和,「我們這裡的學校如果想要畢業,畢業的第一前提是王級。」

「王級!」哪怕是溫妮和愛藍他們都愣住。

「沒錯,畢業生最差都是封王級,也就是說,從你們來到我們這裡的那一瞬間,就證明你們最差的成就都是王級高手。」祖縈三笑著回答道,「這也是為何你們背後的裁決者,要你們來這裡的目的。當然,能夠成為巨頭的冕下,殿下,你們的天賦也足夠成為王級,但並非百分之百。然而,我們可以讓你們百分之百成為王級高手,而且不會有任何壁壘。更不需要考慮突破時的夢魘,你們只要認真努力的去學習,完成學校布置的作業,即可!」

「……」

葉子晨眾人都怔住了。

祖龍族,竟然有如此手段,讓人百分之百成為王級高手。

「而且,成為王級不是最終目的,在你們畢業之後,你們還會擁有成為尊者以上的可能性。」祖縈三依舊保持著笑容道,「我們祖龍族承諾,成為尊者的可能性是五成,相比你們人族千萬億都不一定出一位的幾率,已經非常高了吧。」

「竟……竟然是這樣。」

花間柔蠕動著嘴唇,眼神中充滿了驚訝。

哪怕是她。

享受著家族中最好的資源。

她也沒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成為尊者,因為想要突破尊者需要天賦、努力還有就是運氣,缺一不可。

以他們家族,最多有一成的幾率讓他成為尊者。

這裡竟然是五成。

相信家裡也是知道這些,才會答應他們來這裡。

「這麼說,我們十個人里有五位必成尊者?」火焰鼠眼神中縈繞著驚訝。

「不,侍衛不能算在其中。」祖縈三笑了笑,旋即看向溫妮和愛藍,「二位應該就是葉領主的侍衛,你們侍衛有侍衛的工作,不會跟葉領主他們一同上課。但我們祖龍族也承諾,你們離開之前必成王級,尊者幾率給予兩成。」

「兩成。」溫妮瞪眼。

「是低了一些,可也……」

「夠了夠了夠了!」溫妮用力的搖頭。

她不貪心。

兩成對她來說已經很高了!

「總之,你們來祖龍族百利無一害。在我們這裡,只要你們學業或者是侍衛工作做的足夠完美,甚至可以獲得上古創世神器,當年幾率小一些。可是最差,你們也能夠得到一件上古神器做為獎勵。」祖縈三回答道,「在我們這裡,你們也可以憑藉積分進行兌換,可以兌換任何你們想要的,一切!神器、天神器、創世神器、稀有材料、曠世奇珍,哪怕你們想兌換成為尊者的成功率,百分之百成為尊者、霸主,甚至是至高者,我們也可以給你們。這樣跟你們說吧,當年銀河之主就兌換了至高者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所以他的每次轉世都必成至高者,這就是我們祖龍族的承諾。」

這太誇張了。

所有人都驚訝的張開嘴,越是了解這些的人,就越是知道祖龍族的這份承諾到底多麼誇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