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你們去為吾神傳播信仰吧,信仰越是虔誠你們就越是可以從吾神哪裏得到一些你們想像不到的好東西。」

洛天神說完之後,就是離開了這裏重新回到了洛璃身邊。

洛璃看着出現在自己身邊的洛天神也是說道:「爺爺這就完成了嗎?」

「沒錯,在剛剛我進入那個世界后,就是碰到了那個世界的最強者。」洛天神看着洛璃的樣子,也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完全沒有一開始的那種霸氣威嚴。

蘇琳兒看着洛天神的樣子,也是明白他做了什麼,就是說道:「下一個世界通道離我們還有一些距離,不過以我們的速度現在除非差不多半個小時就到了。」

「那好,就去下一個世界。」洛天神也是點了點頭,就是出發了。

當李傑降臨了的時候,就是感受到了無數信仰之力向著直接衝來。

感受着這些信仰之力,李傑也是笑了。

「沒想到托尼他們的動作這麼快,就是讓我的信仰在這個世界遍地開花了。」

然後李傑便是看向了一個剛剛開啟的世界通道,裏面的人還沒有出來的。

下一刻這個世界就是被李傑握在了手中,手上散發出來一絲絲不可名狀之力,不斷的侵蝕整個世界還有裏面的生命。

世界開始出現自己的意識,長出來了眼睛嘴巴,還有手臂。

其中所有生命被腐化墮落後,李傑才細細的感悟著其中的變化。

這些被扭曲的生命此時已經是李傑的狂信徒,但是感受到其為自己帶來的信仰之力就是微乎其微。

「果然嗎,靠着這種辦法獲取的信仰之力不僅少的可憐,而且還不純粹。」李傑自言自語的說道。

「但是,如果要是有更多的人,被我轉換為怪物,我擁有的信仰之力,就足夠我快速的高舉神國了。」

李傑想到這個可能性,便是對着扎丁說道:「你知道,這個世界哪裏人最多嗎?」

扎丁聽了之後,也是想了想,開口說道:「吾主,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中央大陸?」

李傑聽了之後,就是挑了挑眉,然後便是說道:「說一下這個中央大陸。」

扎丁聽了之後,便是連忙說道:「中央大陸是無數世界融合而成的,上面有着無數種族還有不可名狀存在。」

李傑聽了之後,也是點了點頭,便是想着自己要不要去那個中央大陸走一遭。

「吾主我也是來自於中央大陸的人,不過吾主難道你要在那個世界傳播你的教義嗎?」扎丁看着李傑的背影說道。

「是的,你和我說一說那個世界的情況。」李傑點了點頭,就是把手中握住的世界向著混沌中隨便一扔。

這個世界在進入混沌中后,身上就是開始長滿了尖牙利齒的嘴巴,身上也是開始出現血肉。

那些在這個世界中的生命,在世界長出來血肉后,不是融入其中,要不然就是就是如寄生蟲一般附着在這個世界的血肉中。

當整個世界完成了脫變后,就是仰天咆哮一聲,然後對着遠處深深的跪拜。

下一刻,就是向著混沌的另一個方向遠遁而去。

李傑也是感受到了那個世界的變化,不過他並沒有管什麼,畢竟現在李傑首要任務就是高舉神國。

「中央大陸廣袤無垠,當世界達到了一定程度后,就要融入其中,就像現在這個世界一樣,其中不可名狀都准守則一條規則,那就是不能夠真身降臨到中央大陸。」

「那好,扎丁告訴我中央大陸的坐標。」

李傑看了看,這個世界根本不用自己出手,就留給了托尼斯塔克他們這些人隨便鬧騰吧。

「是吾主。」扎丁說完之後,就是把中央大陸的坐標告訴了李傑。

李傑在得到了坐標后,就是一隻手搭在了扎丁身上,下一刻就是出現在無盡混沌海洋中。

他們的面前著是一個龐大到無邊無際的光球,還有源源不斷的小光球融入其中。

李傑看着那些小光球,伸手就是抓住了一個光球,然後用力整個光球還有其中的無數生命在這一刻全部死亡。

而李傑手中只有一些黑色的沙粒。

「相當於大千世界的一個世界,居然沒有世界本源,怪不得我在降臨后,看到那些世界總感覺缺少了什麼。」

李傑自言自語的說道,說完之後就是看向了這個比至高神界都龐大千倍萬倍不止的中央大陸。

「如果要是計劃順利的話,或許我可以更快的籌夠信仰之力高舉神國。」

李傑在剛才感應到了,這個世界的強者,幾乎都是處於半人半詭異的狀態。

再加上扎丁給出來的情報,那些越是本質接近不可名狀存在的人,精神越是會出現問題。

就比如一開始的扎丁一樣,哪怕扎丁沒有成為李傑僕人的時候,他的精神狀態也是不怎麼好。

李傑降臨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傳播自己的名,以及招募信徒。

至於主教有着扎丁在,李傑感覺不用招募其他的主教了。

李傑踏入中央大陸后,就是感受到了一道道窺視自己的目光。

這些目光中,沒有攜帶一點點善意,每一道目光中都是充滿了無數各種各樣惡意組成的。

李傑在感受到這些目光后,也是毫不猶豫的散發出來了自己那邪神的氣息。

這些目光在感受到李傑身上那股屬於邪神的氣息后,就是紛紛閉上眼睛。

緊接而來的扎丁在出現后,就是被無數不可名狀存在的氣息壓趴在了地上,身上也是開始出現了畸變。

如果不是李傑的一點本質,恐怕扎丁現在已經是一個畸變的怪物了。

不過當李傑散發出來自己的氣息后,那些目光就是直接消失不見。

「看來,這個混沌中的強大存在有很多。」

以及李傑在爆發出來邪神氣息后,一道自己自己能夠聽到,斷斷續續沙啞的聲音。 白色的建築,外牆上畫著朵朵的白雲,白雲間,是一簇又一簇的插花,漂亮的讓人捨不得眨眼睛。

推門而入,到處都是花花草草。

蘇小荷與齊墨川並肩走到了總台小姐的面前,「你好,我是來上課的。」

蘇小荷拿出了老爺子交給她的收款收據,抬頭遞向總台小姐。

然,她舉了足有兩秒鐘,總台小姐理都沒理她。

蘇小荷順著總台小姐的視線看過去,這才發現癥結所在。

「咳咳……」掩唇低咳了兩聲,蘇小荷試圖喚醒此時正犯花痴的女人。

來上課的是她,而不是齊墨川。

這女人花痴般的盯著齊墨川也沒用,付錢的是老爺子,消費的是她,她和老爺子才是這裡的上帝。

可,女人雖然清醒過來,但看著的依然還是齊墨川,「先生,是您太太要來學插花嗎?」

齊墨川冷冷的皺著眉頭,這一刻,宛然就是他從前面對陌生人時的態度,整個人的身上如同淬了冰似的。

可是女人絲毫也沒感覺到似的,依然繼續道:「先生一看就是一個優雅知性的男人,您太太學了插花也會跟您一樣的優雅,這樣在一起才般配呢。」女人說著,還不屑的瞟了一眼蘇小荷,根本沒把她當回事。

然後視線立刻又回到了齊墨川的身上。

這男人太養眼了。

哪怕是冷冰冰的,也好看。

蘇小荷真的要忍無可忍了。

手裡的收據「啪」的拍在了桌子上,「給我……」

可她的另外兩個字「退課」還沒說完,小手就被齊墨川握住了,就聽齊墨川對女子道,「課程的費用不是我付,你問錯對象了,是她。」

「她……你……你太太付錢?」女人懵,這才注意上蘇小荷,也才從齊墨川的話語里明白過來,真正的白富美是他身邊的女人,這個女人才是富婆,而齊墨川吃的用的都要花蘇小荷的感覺。

也是喲,一個這麼帥這麼養眼的男人,被女人包了也正常。

唉,真可惜,要是她有錢,她也把這男人包了。

真想問問費用多少,看她能包幾天,一小時也樂意呀,要是能與他來一次,一輩子都值了。

「已經付完了。」蘇小荷手指著桌子上的收據,「不過,如果你繼續在這裡工作的話,這課,我想退了。」

「小雯,什麼情況?」幾步外,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風情萬種的踩著高跟鞋走了過來。

「張經理,我……不知道這位太太為什麼對我有意見,她說我在這裡的話,她想……她想退……退課。」小雯支支吾吾的勉強說完整。

張經理走到了吧台前,微笑著拿起了桌子上的收款收據,只掃了一眼,就說道:「我想起來了,您是齊太太吧。」說著,一隻手就友好的遞到了蘇小荷的面前。

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看著這樣的張經理,蘇小荷也不好不理會。

畢竟,讓她不爽的是小雯,不是這個張經理。

「你好。」蘇小荷只好回握住了張經理的手,只禮貌性的一下,就鬆開了。

張經理這才看向齊墨川,臉上已經堆滿了職業性的笑容,「這位想必就是齊先生了,二位的光臨,是我們小店的榮幸,如果齊太太不喜歡小雯,我辭退她就是了。」

「張經理……」小雯聽到這裡,臉色已經變了,看來蘇小荷的身份一定是相當厲害了,想到張經理要為了蘇小荷而辭退了自己,不由得冷哼道:「哼,不過是仗著有幾個臭錢,否則,人家帥哥理都不理你,不要臉。」

小雯這一句說完,又變了臉色的是張經理了,一轉身,一巴掌就打在了小雯的臉上,「收拾東西,馬上走人。」

「走就走,我才不屑與這麼一個不要臉的女人同處一室呢。」被打了,小雯火冒三丈,只覺得張經理打她打錯了,絲毫也不以為自己剛剛說的話有多無理有多卑劣。

眼看著她開始收拾東西,那邊齊墨川冷冷一笑,「等等。」

「齊先生,真報歉,是我沒有管理好公司,讓您和您太太受委屈了,對小雯,我一定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的。」張經理急忙說到,事情鬧大了,有損插花班的聲譽。

她在圈子裡混了這麼久,自然是知道齊墨川和蘇小荷的。

插花班裡能收到蘇小荷這樣的學員,那就是活廣告呀,只要蘇小荷天天來學,再有齊墨川天天來陪,只怕插花班的學員不到明天就能收到爆。

正收拾東西的小雯一愣,「你們是夫妻?」

「不然呢,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勾引人夫了,是不是?」蘇小荷終於開口,從頭到尾,是她不想與這個小雯共處一室。

從一進門,小雯的眼睛就勾在齊墨川的身上,再也移不開了。

長得再怎麼年輕漂亮,這樣狐媚的小姑娘都太過分了,連掖著藏著都沒有,大張旗鼓的當著她的面勾,是可忍孰不可忍,她不忍。

蘇小荷很少這麼生氣這麼激動。

實在是她真的提醒了小雯。

卻沒想到,這女人變本加厲了。

聽到『勾引人夫』四個字,小雯低頭,不敢吭聲了。

她剛剛居然還說齊墨川是蘇小荷包下的。

怪不得那男人的目光那麼冷,就憑張經理勢利諂媚的樣子,她就明白齊墨川的身份一定很尊貴了。

是的,她第一眼看到齊墨川的時候,就被深深吸引了。

如果不是齊墨川的一句話誤導了她,她不會認定蘇小荷是富婆的。

一時間,一雙眼睛骨碌碌的又在齊墨川的身上打轉了,真帥的男人,她喜歡。

此時就覺得,就算是背上了『勾引人夫』的罪名,她也認了。

能得到這個男人,讓她做什麼都行。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小雯腦子一轉,就放下了手上的東西,快步走過吧台,轉眼就到了蘇小荷和齊墨川的面前,「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是我錯了,是我不好,我道歉,只求齊先生齊太太放過我,我只有一個媽媽,她生病了正在住院中,求齊先生齊太太看在我媽媽的份上讓我繼續留在這裡工作,以後小雯一定努力認真,再也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 但是這種情況並沒有堅持多久,畢竟地方范志雄的士兵比李恪這邊的士兵多出了這麼多倍。

所以在防禦的士兵抵擋不住的時候,源源不斷的高句麗士兵,順勢直接沖了上來,第一時間就朝着李恪的位置攻擊了過去。

很明顯,這些人都是被范志雄提前做好了工作,生氣自己之前的那一支穿雲箭,讓范志雄受傷掛了彩。

不過面對眼前的這些士兵,李恪並沒有任何害怕的神色,隨隨便便几几下,就把這些衝上來的高句麗士兵給打飛了出去。

薛仁貴和阿妮瑪此刻也陷入了僵局之中,一時間,整個城牆之上,被圍的水泄不通,噼里啪啦的刀劍聲音,闖蕩在城牆之上每一個角落,還有每個士兵的耳膜。

范志雄的笑容著漸燦爛和變態,認為這一次,自己的戰鬥一定能獲得圓滿的勝利,而且還是不費任何吹灰之力。

時間在不斷的前進,李恪知道,一人之力根本沒有辦法抵擋千軍萬馬,所以一咬牙,直接拿出自己腰間的信號煙花,朝着空中的位置發射。

隨着煙花爆炸,轉變成了一個個如太陽一般的亮點,范志雄面對眼前的情況,一時間並沒有想太多,因為就算是李恪現在尋找援兵,那自己身後隱藏的五萬大軍也不是吃素的。

剎那間,范志雄為自己的莽撞後悔了,只見李恪的援兵,直接突破自己的隱藏在山間的五萬士兵,朝着自己的屁股打來了。

這種情況,前後夾擊的陣型直接顯露無疑,看到眼前的局勢,范志雄慌了,不單單是范志雄慌了,就連他旁邊剩下的幾萬大軍,還有攻城的士兵全部都慌了。

因為地方李恪的士兵,來勢兇猛,似乎是經過專業的訓練一般,步伐矯健,浩蕩的聲勢震天響,根本沒有任何恐懼畏懼的意思。

成土飛揚,掩飾住了整片天空,李恪的援兵,口中的口號喊得讓人身上不由的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王爺,李白殺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