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慕洛琛輕聲答應。

葉簡汐轉身,想要拿衣服去洗澡,卻聽他又說:「簡汐,等如意的事情解決了,我們出去旅遊一陣子吧,換一下心情。」

葉簡汐頓了下說,「好是好,只是,費德勒不是說要治療一個月嗎?」

如意的事情應該很快解決。

可哪怕如意的事情解決了,她也脫不了身。

葉簡汐是挺想拋開A市的一切,出去走走,放鬆下心情,不為自己也為了洛琛。

慕洛琛聽到她說的話,幽邃的眸子底墨染般看不到底,握住葉簡汐的手,說:「費德勒今天跟我打電話了,他說你的身體調養的差不多了,等一周后,可以正式開始基因治療。做完這個,之後只是吃藥配合調理,這些徐醫生會做,到時候,我們帶上徐醫生,好不好?」

「費德勒醫生真的這麼說?」

葉簡汐覺得有些奇怪,明明之前費德勒醫生說的那麼嚴重,怎麼現在又允許她出去遊玩了?

「當然是這麼說的,我還能騙你不成?」

慕洛琛笑著說。

葉簡汐搖了搖頭,「我信你,你不會騙我的,其他人都會騙我,唯獨你不會。既然費德勒醫生都這麼說了,那就去吧。希望到時候,如意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葉簡汐臉上露出輕鬆的笑容,轉身拿出自己的睡衣,往浴室里走。

慕洛琛看著浴室的們關上,嘴角的笑容再也掛不住,斂了笑容。

他周身只剩下了落寂和隱忍…… 夜色沉沉,車子飛快的在路上行駛,到了容家門口,容子澈先從車上跳了下來。

劉副官跟在他身後,猶豫了下,還是開口道:「少爺,沈小姐的事情,你可以干預,但還是不要為她破例太多的好,免得招惹話柄。」

剛才容子澈吩咐郭擎,為沈綿綿開種種特例。

這樣的行為太惹眼。

現在媒體正在關注神綿綿的事情,萬一知道了這些,只怕又要藉機興風作浪。

沈綿綿作為嫌疑人,被單獨關押,已經是最好的情況。

唐南適和慕家對沈綿綿的關照,點到即止。

這對沈綿綿才最好的。

因為眼下,她最需要的是清白,而不是住的舒服。

容子澈聽到劉副官的話,下頜緊繃,忍了幾秒說:「我已經吩咐下去了,難道要我現在回去跟郭擎說,不用他安排了?」

「既然已經說了,那就下不為例。」

劉副官神色嚴肅。

容子澈冷哼了聲,沒說話,徑自往院子里走。

劉副官吩咐兩個警衛看著容子澈,然後自己跑去跟容老爺子報告情況。

回到自己的院子,警衛已經撤去了大半,但留下來的還有十個左右。

容子澈假裝沒有看到那些警衛,走進了卧室。

卧室里已經被打掃的乾乾淨淨,空氣里散發著清新的味道,可容子澈卻半點也呆不下去,腦子裡不停地回放著洛琛說的那些話。

顧母一再的對付如意,他絕不會放過她。

可現在爺爺派人,時時刻刻的盯著他,他根本沒有辦法脫身,親自去教訓顧母。

剛才若不是劉副官跟著他。

他會衝到顧家,把林珍揪出來,當著所有顧家人的面,把林珍往死里打!

現在雖然忍下了這個衝動,但心裡這口惡氣怎麼也咽不下去!

容子澈像是一頭野獸,不停地在房間里來回的走,渾身散發著暴躁的氣息。

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他忽然走到衣櫃前,拿出一件浴袍,然後去了衛生間。

把衛生間的門關上,容子澈拿出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出去。

電話接通。

「喂,四兒嗎?我有件事情,要你替我去做。」

「容少,有什麼事情,你儘管吩咐,我一準幫你辦的妥妥帖帖的。」

電話那邊道。

「明天,你找幾個混混……」

容子澈的聲音越來越低,最後幾乎聽不到。

電話那邊聽到他說的話,有些遲疑的說:「可對方是顧家的人……就這麼去招惹,會不會……」

「無論什麼後果,都由我擔著,你只要負責教訓她就成。」

「成,有容少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電話掛斷,容子澈盯著鏡子里的自己,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笑。

林珍,你不是想玩嗎?

好,我陪著你玩。

我倒要看看,最後誰玩的死誰!

隔天。

容家一家難得聚在一起用餐,容淑芬坐在容老太太下手的位置,看到容子澈出來吃早餐,臉色沉了下來。容子澈昨天晚上被老爺子放出來,她早上才得了風聲,說到底老爺子還是對這小兔崽子不忍心,他犯了那麼大的錯誤,先是要拿容家一半的產業來成全他,現在又提前把他放了出來。

對比房明出事的時候,老爺子的態度。

容淑芬心寒。

外孫到底是比不上親孫子。

心裡不滿到了極點,可容淑芬也沒把話說出來,容子澈是暴脾氣,現在又麻煩惹上身。

在他跟前挑釁,不過是討打罷了。

她只要撮合,容、顧兩家的聯姻,就足以讓他心塞到死。

容淑芬暗暗地得意,面上悶著聲音不說話。

容老太太卻按耐不住了,她並非不疼容子澈,只是偏疼容淑芬一些,之前幫著淑芬鬧子澈,也是看不慣他非要娶個不幹凈的女人進容家。

現在子澈和溫如意分開了,又瘦了這麼多,她心裡的那些疼愛就湧上來了。

「子澈,你多吃一些,你看看你這陣子瘦的。」

容老太太給容子澈夾菜。

容子澈眼底露出厭惡,但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硬生生的忍住噁心感,對容老太太說了聲:「謝謝奶奶。」

容老太太見他乖乖的吃下了飯菜,笑著說:「跟自己的奶奶客氣什麼?你再多吃些。」

「嗯。」

容子澈把所有的飯菜吃下。

早餐進入最後階段,容老太太想了想,說道:「子澈,奶奶知道你不喜歡明珠,可她現在懷了你的孩子,你就算不肯娶她,不喜歡她,於情於理都應該過去看看她,哪怕只是問候呢?」

容老爺子放下碗筷,冷眼看著容老太太,「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容老太太瞪眼,「我怎麼了?我說的難道不對嗎?顧明珠懷的是我們家的孫子,我過問幾句怎麼了?」

子澈作為孩子的父親,去看自己的孩子,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那孩子是容家的嫡孫!

子澈都多大了,連個孩子都沒有,像什麼話?

容老太太覺得自己沒錯,錯的是容岩!

一昧的縱容子澈,才會讓子澈一再的栽在溫如意身上!

容老爺子的怒氣更甚,家裡好不容易有點安生的日子,又在這個時候提顧家的事情,是不是非要攪得整個容家,家宅不寧,他才開心?

「你……」

容老爺子開口想要訓斥容老太太。

但只說了開頭。

容子澈忽然插話道,「奶奶說的是,之前是我不好,不應該對顧明珠那麼凶,懷孕的事情,她也是無辜的。我已經想通了,準備今天就去顧家,親自跟她道歉。至於其他的……我也會跟她好好的說一下。」

容子澈說這番話的時候,神色平靜,態度誠懇。

容母和容父都看向他,覺得有些意外。

之前子澈不是一直激烈的反抗顧家的人嗎?

怎麼忽然轉了性子?

「子澈,你不想去,不用勉強自己。」容母輕聲說。

容老太太咬牙,惡狠狠地看了一眼容母,「什麼叫子澈不想去?剛才是子澈自己提出來的,怎麼就成了他不想去了?我看你,就是非逼著子澈,找一個跟你一樣出身不幹凈的,你才甘心……」

「你給我閉嘴!」

容老爺子沉喝,打斷容老太太的話。

容老太太被他嚇得,忘記了說話,緩了兩秒,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了什麼,傅音出身不好,但這話不應該當著子澈的面說!

容父聽到老太太的話,眉頭緊皺,傅音是明星出身,他覺得沒什麼不好,明星圈子裡再亂,可也有潔身自好的。可老太太總說是戲子,不幹凈,出身下賤,嘮叨了幾十年還是這樣。

現在還當著子澈的面說,這讓阿音以後在子澈面前,還怎麼做母親?

容父再怎麼沒脾氣,這會兒也生氣了,「媽,阿音嫁進我們家三十年,任勞任怨,你怎麼還這麼說她?」

「我怎麼了……」

容老太太最討厭的就是兒子為了傅音,跟她頂嘴,下意識的反駁。

但話只說了一半,容老爺子嘭的一聲,把筷子砸到她跟前。

容老太太嚇得往後仰了過去。

還沒等她緩過神來,就聽到容老爺子怒喝。

「你再敢給我,在家裡說那些亂七八糟的,就給我滾出容家!我們容家,要不得你這樣的人!」

這話說的相當重!

容老太太腦子都懵了,她跟容岩過了一輩子了,他都沒跟她說過這麼重的話!

容淑芬也沒想到,老爺子會發這麼大的脾氣,扶著容老太太,半晌沒有回過神來。

容老爺子沒有理會在場的人,是怎麼想自己的,看了眼容子澈說,「你給我出來。」

容子澈面無表情的站起來,跟著老爺子往外走。

兩人一前一後的,剛踏出了大廳,便聽到後面傳來容老太太的嚎啕聲。

容老爺子眉頭一皺,腳下的步子越來越快。

走到院子一處梧桐樹下,容老爺子停了下來。

劉副官備了車,在等著容老爺子。

見到老爺子來,打開車門,要請容老爺子上車。

但容老爺子擺了擺手,示意他不用那麼著急。

劉副官靜立在一旁。

容老爺子抬眸,目光凌厲的望著容子澈,沉聲道:「子澈,你為什麼忽然想去顧家?你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

容子澈對上容老的眼睛,笑了笑說:「爺爺,我能打什麼主意?奶奶說的對,顧明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去看她,這不是正常嗎?而且,我剛才也說了,我之前做了很多事情,是對不起她的,剛好趁著這次,跟她賠禮道歉……」

「別拿那些說辭來糊弄我!」

容老爺子聽他說了一會兒,激動的打斷他的話。

容子澈話一停,臉上的笑容維持不住,漸漸的垮了下來。

容老爺子急促的喘了幾口氣,咬著牙根,一個字一句道:「你是我孫子,我知道你的脾氣。你這些話能糊弄得住你奶奶,可糊弄不了我。子澈,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顧明珠是無辜的,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無辜的,你要是敢傷害她們,我不會再庇護你,該怎麼辦就怎辦!」

容子澈面色緊繃,沒有說任何話。

默了片刻,他道:「爺爺,你想多了,我再怎麼狠心,也不會對一個女人下手。」

「你最好沒打歪主意。」容老爺子冷聲道,「還有,現在綿綿的事情正在風口,你不許惹是生非,否則,你被顧家的人抓住了把柄,老天都救不了你。」

「我有分寸,爺爺放心。」

放心?

他若是真的放心,那容家早就完了!

容老爺子重重的哼了聲,轉身對劉副官道:「你今天不用跟著我了,跟著子澈去一趟顧家,親眼看著他跟顧明珠道歉,他若是有出格的動作,不用彙報給我,直接綁回來!」

「是!」

劉副官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容子澈看著劉副官,眉頭皺的緊緊地,但在劉副官轉過頭的剎那,他臉上的情緒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捉摸不定的笑容。

要去顧家賠禮道歉,容母給容子澈備了登門拜訪的禮物,一部分是給顧家其他人準備的,另一份則是給顧明珠養胎準備的。

顧家不缺這些。

但送過去,總顯得子澈心裡是有這個孩子。

希望顧家能看到子澈的誠心,放過子澈一馬,不再那麼咄咄逼人。

準備好了這些,容母準備等子澈出來,再讓人把禮物搬上了車。

轉身,剛好看到子澈出來。

容母道:「子澈,我給你準備了些東西,等下你給顧家的人帶過去,記得好好說話,別惹怒了他們家……」

容子澈沒聽到自己母親說話,此刻他的視線,落在那些保胎的東西上,臉色一沉。

伸手抓起那些東西,扔到了垃圾桶里。

「這些不用準備,我已經讓別人準備好了。媽,我走了。」

說罷,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容母看了看垃圾桶里準備的禮物,又抬眸看了容子澈的背影,心頭忽然突突的跳了起來。 顧家……

顧老太太看著新聞上的報道,指著溫如意的的照片說,「現在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的,真不知道,都到這個地步了,容家還那麼堅持做什麼?」

「誰知道呢? 奪妻蜜愛狼總裁 不過,容家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哪怕他容子澈不娶明珠,也娶不了溫如意了。」

顧母笑了聲道。

顧老太太,滿面愁容,嘆了口氣,「溫如意怎樣我管不著,可憐了我們家明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