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吃了!三喜哥真能啊!有容嫂子,你現在可算是有福氣啦」

「呵呵,誰知道這傢伙會堅持多久呢,呵呵」

「我相信他,會堅持很久的呵呵」

「」

講真,丈夫被誇讚著,蘇有容倍兒有面子,笑的越發燦爛。

李蕊陽還說起她哥的事情。

這把蘇有容聽的,更自豪。

看看這傢伙,天天往崔家跑,還真能辦成事。

她暗自想,真是啊,這年頭,關係背景太重要了。

我們家這人渣啊,開竅啦!

蘇有晴在一邊,陪着李蕊陽喝茶,吃東西。

她倒不怎麼說話,溫柔的孕婦范兒。

但暗觀妹妹的表情,心裏很開心,又有些忌妒似的。

畢竟,似乎現在,妹妹有個好老公了。

不過,蘇有晴也會調節心情。

怎麼說,咱兒子的銀行卡里,6700萬了。

妹妹那裏的錢,哪有這麼多?

甚至,蘇有晴有個急切的想法。

嗯,找個機會,看看6700萬。

陪着李蕊陽沒多大一會兒,張小霜下樓來叫蘇有晴,應該做孕保健操,然後睡覺了。

蘇有晴便微笑告辭,叫李蕊陽多玩會兒。

李蕊陽搖頭感嘆。

「有容嫂子,這三喜哥是真好啊!你看,你們家,家庭護士都配上了。」

「呵呵,我大姐懷孕特別不容易。三喜呢,也算是想得周到」

「確實,這樣的妹夫,挺好的。有容嫂子,你們一家人啊,可真親」

「你們家,一家人,可不也親呢?一家人嘛,血脈相連」

「」

沒多久,宋三喜和李瑞鋒進門來。

第一句話,就是李瑞鋒說:「蕊陽,你真貪吃,小心胖成了豬,嫁不出去。這種高糖食品,少吃點。」

宋三喜和蘇有容,無奈。

李蕊陽鬱悶,臉紅,反唇相諷:「我嫁不掉?呵呵,有些人飲食講究,不高糖多脂肪,還不是連個女朋友也沒有?」

「你」李瑞鋒臉生尷尬,急起來還揚拳頭,連親妹都要打的樣兒,「算了,不跟你說了。這事情,我問得差不多了。宋三喜說是和他有關,我拿不定,回去問問爸。走了!」

說着,他一揮手,就要帶妹妹走。

蘇有容知道這傢伙,是個二愣子似的。

但,宋夫人待人接物還是有風度的。

所以,蘇有容微笑道:「李瑞鋒,剛進屋就走嗎?坐下來,喝喝茶,吃點小點心嘛!」

李瑞鋒,面對蘇有容這個和氣的絕色大美女,還有點臉紅。

「那個蘇有容,算了,我事辦完了,就走了。你泡的茶,顏色很好看;做的小點心,也好看,手真巧。不過,謝謝,我不習慣在別人家裏喝茶,吃東西。」

這傢伙,直男!

宋三喜暗自點頭,真特么的直啊!

李蕊陽鬱悶不已,「哥!你在布隊呆傻了呀,會不會說話呀?」

蘇有容大氣的笑笑,「李瑞鋒是性情中人,沒事的。不過,這茶可是我老公配製的,點心也是他親手做的,都過年用的,你誇錯人了。」

「咦?你做的?」李瑞鋒倒是好奇,看了宋三喜一眼。

宋三喜一笑,點點頭。

「那我可要嘗嘗人渣的手藝。」

說罷,他主動倒了一杯茶。

拿起點心就往嘴裏塞。

全場,安靜。

李蕊陽,無奈搖頭,苦笑。

有這個哥哥,她也是醉啊!

宋三喜和蘇有容,相視一眼,只能笑笑。

鋼鐵直男,這就是個性。 不過,黎檮的這一舉動並沒有被符華髮現,畢竟鎧甲狀態下,她根本就沒辦法看到黎檮的眼神。

至於符華……

不好意思,黎檮表示她太弱了,根本就聽不到自己在說什麼。

菜月昴:「牛批啊!上來就挑釁這個世界的神,不愧是大佬。」

蕭炎:「那隻能說你還不明白大佬有多強,畢竟聖人乃至連鴻鈞在管理的口中都是弱雞,可以想想,以管理的實力,活個幾百幾千甚至上萬個無量量劫都絕對沒問題,在大佬的眼裏,估計只有太昊能和他打。」

門矢士:「只能說,管理大佬已經強到超出諸天認知了。」

冥王:「這不是事實嗎?以前系統丟個大概數據出來都超出認知了,你還想着能怎麼樣?」

看了一眼聊天群里嗨皮的眾人,黎檮發現他的心,似乎也在潛移默化的改變。

「唉,算了,還是先照顧琪亞娜吧。」

說完,黎檮便帶着琪亞娜飛離了天穹市,前往了羊城。

至於為啥前往羊城……廢話,其他地方多數地方都或多或少爆發崩壞了。

好比長空市,這種崩壞能濃度高到隨便走兩步都能遇上崩壞獸的地方,TM能住人?就算是黎檮,沒被煩死就不錯了。

而且長空市都淪為崩壞樂園了,基本沒法住人,但凡腦子正常的都不會跑這種高濃度崩壞能的地區。

你們這群憨八嘎,果然沒藥能救了,再見,告辭!

……

「這股力量……太強了,真的是太美妙了,只要我能得到它,毀滅人類不過一念之間!」

琪亞娜的識海中,空之律者這個惡之人格一臉陶醉的看着,那滴黎檮放入琪亞娜體內的本源,整個人幾乎快要陷入了瘋狂之中。

然而……

那滴漂浮在琪亞娜識海中的本源忽然亮了,爆發出了一道極其閃耀的白光幾乎快要閃瞎空之律者的星星之眼了。

「唔!這是什麼?!」

光芒散去后,只見一個頭皮乾淨到能反光的英俊少年出現在了她的面前,並且還饒有興趣的笑道。

「哦喲!這就是女王啊!嗯~不錯不錯,不愧是傲嬌的典例,但你好像該去領一個盒飯了耶。」

「人類!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惱怒的空之律者看着黎檮的虛影,語氣更是質問着他。

「當然知道啊,不然和你一樣?被蟲蟲蟲化腦子?乾的事情都那麼中二?」

「你!」

「等會,我記得你的權能好像挺好用的……emmmm,算了,蟲蟲都有我給的一滴幻想本源了,吸收完還有什麼事情做不到?那個時候……實力起碼十六階起步了……吧?」

「決定了,還是把你抹殺掉吧。」

說完,虛影的黎檮眼神一凌,神情中透露出了不知從而來的恐怖殺意,龐大到幾乎快講空之律者的意識壓到崩碎。

「唔!咯~這是……殺意?!」

空之律者驚了,眼前的這個男人,居然只靠殺意就壓得她幾近崩碎,那他的實力又有多恐怖。

要知道這也才是黎檮的一滴幻想本源的力量啊,若是本體而來,那豈不是光靠殺意就能瞬間殺死她?

「雖然是你琪亞娜的惡之人格,但你控制她身體做出來的事情,絕對不可能能讓我把你留在琪亞娜體內,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同為西琳未來的延伸,琪亞娜選擇了善的道路,而你也一樣有機會選擇善的道路,和琪亞娜攜手走下去,遺憾的是你偏偏不選……」

「所以……去死吧!我絕不會把你這樣的定時炸彈留在琪亞娜的體內。」

看着意識體逐漸崩壞的自己,空之律者感受到了意識體上的劇痛,眼睜睜的看着自己消散。

「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消失的空之律者,虛影的黎檮沉寂的了下去,眼神也逐漸變得溫柔。

「好好的睡一覺吧,琪亞娜,等你醒來,一切就都會變得輕鬆了。」

……

現實,看着昏睡過去的琪亞娜,黎檮露出了一副老父親一樣的笑容。

進入聊天群,看着那幫奇葩群友,關閉了直播間。

宇智波斑:「神奇,居然能將死人狀態的我拉進這個聊天群。」

賽羅:「原來如此,怪不得我剛才還在清理著怪獸的時候忽然彈出窗口來,原來如此。」

莉莉:「聊天群嗎?看來管理者擁有的科技比我們還要高級呢。」

殷芸曦:「話說,現在有沒有人過來幫我個忙?我這裏差不多要遇上百萬屍潮了,打不贏也很難逃得掉啊!」

黎檮:「啥情況?你那邊也是末世世界?「@殷芸曦」」

蕭炎:「驚現大佬!捕捉大佬球!」

利姆露:「驚現大佬,丟出大佬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