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印印心,又稱印靈,是具有靈性的,一旦由於凝聚者的原因令其丟失或毀滅,再想凝聚都會受到天地善力的排斥,很難再凝聚出來。印靈對於善武修鍊者而言,其實是無價之寶,有錢也難以買得到。聯邦拍賣行倒也偶爾會有拍賣,但成交價一般都會過千萬積分以上。

「一般能夠凝聚出印靈的,印靈都會收於體內,即便是用於施展大手印,印靈也不可能離體。那王世榮修為不到,以燃燒精血為代價才勉強施展,而且印靈還得附在召喚的大手印上才能攻擊,這根本就是自作孽。」趙雪柔淡然解釋道。

「嘿,看來今天我收穫還挺大的,不但艷福不淺,出門有美相約不算,還意外的突破火屬性門戶,又收穫一顆印靈,哈哈,大發了!」葉問龍得意地笑道。

周雨辰翻了個白眼道:「誰約你了,不知羞!」

趙雪柔附和道:「這次我幫雨辰,大哥,你臉皮真厚!」 葉問龍嘿嘿笑道:「臉皮不厚,如何引誘,瞧瞧,如果我臉皮不夠厚,怎麼能夠讓你們兩個如此嬌滴滴的小美女給我牽手。」

「無恥!」

「卑鄙!」

趙雪柔和周雨辰兩人都是粉臉一紅,同時給了他翻了一個少女眼。

「對了,小妮子,你說這顆日精摩尼印靈能兌換多少貢獻積分?」葉問龍直接無視兩女的鄙視,看了趙雪柔一眼,很認真地問道。

「大哥你不想用這青火之心?」趙雪柔奇道,「擁有屬性印靈,就不用費神去凝聚,只要把這顆印靈中那姓王的意識祛除,再花些時間煉化,以後就屬於你自己的了,也正因為這樣,印靈才會是有價無市的珍品。」

葉問龍搖了搖頭道:「我要印靈,難道不能自己凝聚嗎,幹嘛要別人的。再說了,我感覺這青火之心似乎有些不對,具體不對在哪裡我也看不出來。」

趙雪柔見他這麼說,欣慰地笑了:「大哥你說得對,印靈也是分三六九等的,這顆青火之心,只能算是低等中不錯的印靈,容量有點小了,召喚的大手印威力也就相對弱得多。不過也是難得的東西,如果是放在大的拍賣行,至少也能拍到800到1000萬左右的貢獻積分。

「這是因為不是所有人鉤召階武者都能夠凝聚印靈的,一百個裡面有那麼二三十個就很不錯了。剩下的那些凝聚不出印靈的鉤召階武者,他們要想多年獲得印靈,只有通過拍賣會獲得。縱然是在龍武學府,印靈也是不對外賣的,只會拿來在幫一些特殊的獎勵。

「而大哥你說以後要自己凝聚印靈,這是最好不過的,因為只有自己凝聚出來的印靈,才是最適合自己的,不過我建議大哥你不到鉤召階後期,也就是七級以後,最好不要去嘗試凝聚印靈。」

周雨辰眨著大眼睛象個好奇寶寶似地問道:「雪柔,這又是為什麼?剛才那姓王的好像才鉤召階四級呢。」

趙雪柔搖了搖頭:「善修者對天地善力的領悟越深,底蘊越厚,凝聚出來的印靈就越純凈,等級也越高,鉤召階武者,只有到了後期的時候,才能真正的集善於心,心與善合,凝聚出來的印靈才會成熟,等級也才會高。集善於心,心與善合,這是一種很微妙心境。」

說到這裡,她看了葉問龍一眼:「大哥,我想這也許就是所謂的心力的入門吧,你以後修鍊,可以向這方面多作參悟。我想以你的悟性,如果到了鉤召階後期才開始凝聚印靈,很有可能會出現極品印靈,甚至是聖印。」

葉問龍知道趙雪柔懂的多,他心裡也是好奇,便問:「小妮子,你跟我說說,這印靈的等級又怎麼劃分法。」

趙雪柔微笑道:「印靈的等級,一般分為五個等級,低級,中級,高級,極品,聖級。具體的劃分方法,說來頗為複雜,我直接把關於印靈的相關資料傳給你吧,不過你可不能傳給別人。」

葉問龍笑道:「那是當然。」

周雨辰興奮地道:「雪柔,你也傳給我吧,我也想知道。」

趙雪柔笑道:「你又不喜歡修鍊善武,知道這些有什麼用?老實學你的確鍛造術吧!」

周雨辰也是一時興起,想滿足一下少女的好奇心罷了,不過聞言還時不服氣地噘著小嘴道:「為什麼這傢伙能知道我卻不能,雪柔你真是偏心,你跟這傢伙是朋友,跟我還是姐妹呢,同樣的情誼,差別怎麼那麼大呢?」

趙雪柔微笑道:「雨辰,你心思單純,鍛造天賦也很好,如果專志於鍛造,以後成就肯定會很高,不宜過多的參雜其他知識體系,我傳給你不是幫你,而是在害你。至於大哥,他與你的情況不同,他的善武天賦和鍛造天賦都很高,加上一些特殊的原因,我想他將來需要強大的武力支持。如果讓他只能二選其一,我想他應該會選擇善武而棄去鍛造,大哥,我說的對吧?」

葉問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裡頗是感動,他的朋友之中,也只有趙雪柔才算得上是真正的了解他的,輕輕點了點頭:「成為鍛造大師只是我的理想,而成為善武強者,卻是我必須要實現的目標。為了這個目標,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多大的努力,我都在所不惜。」

「理想很偉大,現實很骨感!」周雨辰似乎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打趣道。

「對,我們的周雨辰同學就很現實,果然骨感十足啊!」葉問龍嘿嘿笑著瞄向她那微微隆起的胸脯。

「葉問龍——」

周雨辰惱羞成怒,叉腰嬌叱,胸口急劇起伏,氣得直咬牙,似是恨不得扒他皮抽他筋的樣子。

「呵呵,其實也還是有些理想的!」葉問龍看到趙雪柔有些玩味的目光,尷尬地扭臉快步走。

「雪柔,他欺負我你也不幫我!」周雨辰見葉問龍跑了,此時路上過往的龍武學府學生也漸多,她不好意思去追殺這可惡的傢伙,只得不滿地扯上趙雪柔。

「雨辰,我問你一句話,希望你能憑本心回答。」趙雪柔突然肅然道。


「雪柔你……你怎麼了,突然變得這麼嚴肅?好吧,你問,我肯定會如實回答。」周雨辰見她這樣,有些愕然,不過還是很認真地看著她道。

「你是不是喜歡他?」趙雪柔緊盯著她的眼睛突然以她們兩個才聽得到的聲音問道,身上自有一股淡淡的威儀散發出來,令得周雨辰都是有點緊張起來。

「喜歡……哦,我也不知道,雪柔,你怎麼突然問人家這種問題……」周雨辰心裡緊繃著,被她突然這麼一問,下意識的脫口而出之後,旋即反應過來,又羞又緊張,粉臉都紅到了耳根,小心臟砰砰劇跳不已,心裡不明白,趙雪柔怎麼會突然問自己這種問題,難道她也喜歡葉問龍?不過看那傢伙挺寵溺她的,似乎真是當她是妹妹待。

她這自相矛盾的話答案倒是沒有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喜歡葉問龍,能夠肯定的就是她對他有些好感,也有很多的好奇,認真說來,屬於一個青春期少女的朦朧情芽罷了,說到喜歡甚至是愛什麼的,還言之過早。

不過憑著女孩的直覺,周雨辰感覺得到趙雪柔真的喜歡葉問龍,只不過一來她自己沒親身經歷過,二來也沒有見過,所以她自己也不能確定。只是她雖然沒經歷過感情事,卻也知道在感情上,女孩子從來都是自私的,既然趙雪柔對葉問龍有感情,按理說是絕對不會容忍有第三者插足其間,她突然問自己喜不喜歡葉問龍,讓她在心慌之餘,又有一些迷惑。

腦亂間,趙雪柔輕聲道:「雨辰,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你是不是擔心我也喜歡大哥,容不得你或者別的女孩子喜歡他,對不?你放心好了,我是喜歡大哥,而且很喜歡很喜歡,不過,我是不可能跟他在一起的。」

「為什麼?既然喜歡,為什麼不跟他在一起?」周雨辰驚詫地道。

婚姻告急 有些事不能告訴你。」趙雪柔眼中掠過一絲痛苦,輕聲道:「我明天就要離開這裡,也許這一輩子都不能再見到大哥了,我剛才問你喜不喜歡大哥,只是想要確定一下,如果你喜歡他,我希望你以後能多多照顧他,這樣我也就放心了。」

「什麼,雪柔,你……你要離開龍武學府,去哪裡?回觀善星?」周雨辰大吃一驚。

「嗯,我爹讓我回去,我不敢違逆,這次回去,恐怕都不能再出來了。」趙雪柔眼中再次閃過痛苦,「但我真的很不放心大哥,雨辰,我感覺得到,你是對大哥有好感的,我希望你能照顧他。我知道這個請求也許有些過份,但我真的放心不下他。」


「這……我……」周雨辰一時無言,心裡亂蓬蓬的,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雨辰,我不逼你,明天我走之前會去找你,你到時給我答案。」趙雪柔輕嘆道,臉上一片凄然。大哥,我就要走了,可是雪柔真的不想離開你,今日一別,也許再無相聚之期,你一定要多保重啊!

「雪柔,你別這樣……我答應你,我會好好照顧他的,只是怕他不肯。」周雨辰看著她那傷心欲絕的凄婉眼神,心中一軟,便答應了下來。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趙雪柔一喜,捉住她的手道:「我知道雨辰你心地善良,你一定能夠照顧好他的,謝謝你,雨辰,真的謝謝你!」

「唉,我這麼做,到體對還是錯?」周雨辰突然感覺到,肩膀上陡然多了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另一隻手拍了拍趙雪柔握著她小手的那隻手,輕聲道:「雪柔,你我一見投緣,你既然如此重託,就算我真的對他沒有那種喜歡,我也答應你,會好好照顧他。」

「謝謝!」趙雪柔螓首微低,心裡有此地內疚,畢竟她的要求,確是有些過了。

「我們既然是好朋友好姐妹,說謝謝就太客氣了。走吧,那傢伙又在得意了。」周雨辰指了指前方道。

趙雪柔抬頭望去,只見葉問龍正在數百米外的一間餐館樓梯上向她們招手。 「雨辰,我跟你說的話,你千萬不要告訴大哥,知道嗎?」趙雪柔一邊走一邊小聲囑咐。

「我知道,雪柔,你放心,我不會跟他說的。不過,你說,我們的談話,那傢伙會不會偷聽?」周雨辰緊張地道。

趙雪柔微笑道:「放心,他聽不到的,且不說他先前離我們那麼遠,已經超過了他靈耳能夠探聽的距離,就算他能聽到這麼遠的聲音,也被我給隔絕了。」

「什麼,聲音也能隔絕?」周雨辰驚奇地道。

「喏,這個送給你,就當是我們姐妹認識的見面禮好啦!」趙雪柔將一個類似於微型遙控器的東西交到她手上,笑道,「這是音波干擾器,只是一件高科技小玩意兒,一摁上面的按鈕,周圍三米之內就會形成一種奇特的音波#罩,就算是具有靈耳天賦的人,除非靈耳天賦能夠晉陞到第三層,否則是不可能聽得見你的講話的。」

「嘻嘻,這東西我喜歡,以後可以拿來捉弄葉問龍這傢伙。我要讓他知道,什麼靈耳天賦,在本小姐面前,都只是個渣!」周雨辰歡喜地接過, 頂級農民在鄉野 ,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

「這雨辰,性子活潑又古靈精怪,想必以後大哥都不會寂寞了吧?」看著周雨辰毫不做作的可愛樣子,趙雪柔嘴角微微彎起了一個美麗的弧度。

「你們兩個小朋友神神秘秘的在後面商量什麼,該不會是想要怎麼整蠱我吧?」兩女走進那家餐館的時候,葉問龍已經在埋頭苦幹了,手裡正抓著一個手臂大的鹵石羊腿狼吞虎咽,滿嘴流油,見到兩女進來,他一邊啃著石羊腿一邊含糊不清地笑道。

桌子上只有一個盤子,盤子里還兩個石羊腿,旁邊的骨碟已經放了一根吃乾淨的腿骨,儼然這傢伙已經幹掉了一個。


石羊獸是龍斗星上比較普遍的光魔獸,實力最強的也最多是綠階,而且戰鬥力超菜,普通人都能獵殺無階的石羊獸,所以石羊獸與樹頭豬一樣,是龍斗星普遍百姓桌上的家常葷食。

龍武學府之內自成一城,各種軟體硬體都極為齊全,裡面的餐館散布整個學區,各種檔次的都有,象葉問龍來的這一家,就是一間相當於大排檔式的普通餐館,一般的學生都能消費得起,在這裡可以用龍幣消費,也可以用貢獻積分消費。當然,象這種普通的消費,沒有人傻到會拿貢獻積分去消費的。

「真是鄙視你啊葉問龍同學,你餓鬼投胎呀,請我們吃飯不但不等我們到就自己的大快朵頤了,還有瞧瞧你那什麼吃相,你千萬別告訴別人你認識我們。」周雨辰一見他那吃相,立即氣不打一處來,走上前去便是嬌斥道。

也難怪她,這個餐館雖然普通,二樓的大廳卻是不小,雖然是下午,還未到吃飯時間,但餐館里還是有不少學生在補餐,有很多學生看著葉問龍偷偷議論取笑不已。不過當看到趙雪柔和周雨辰進來,幾乎所有男生的目光都落到了她們的身上,眼睛放光,驚艷無比。

「這兩個學妹真是極品啊,我喜歡身材修長的那個!」

「我喜歡纖瘦的、弱不禁風的那個,你看她那腰,恐怕一隻手都可以握得完,還有那鎖骨,真是骨感的誘惑啊!」

「這兩個學妹看上去應該是新生吧,現在不是特訓期么,她們怎麼會在這裡?」

「尼瑪,見過蠢的,沒見過象你這麼蠢的,你沒見她們有一個穿的是鍛體學院的院服嗎,這妹肯定是鍛體學院的,另外那個,我看也差不多。」

「如此水靈靈的兩個學妹,讓我泡到就爽了,都是極品啊!」

「就你那熊樣也想跟我搶,那高的,我定下了,誰敢跟我搶我跟誰翻臉!」

兩女剛一進來的時候,所有人都是驚艷的肆無忌憚地議論著,很多男生更是擺出了自認為最酷的表情和姿勢,目光更是各展所長,有威猛鐵血的,有溫柔如水的,當然,也有滿臉豬鍋樣的。

不過,當他們看到那個穿著雜工破衣、吃相粗鄙的少年竟然向兩女打招呼時,臉上均是露出了鄙夷之色,然而還不等他們出言譏笑,兩個天仙般的極品小美女竟然走到了那個雜工的面前,那個身材修長的小美女更是叉腰呵斥少年,似乎兩人很熟悉的樣子。

「算了,雨辰,大哥都一個多月不沾葷腥了,肯定餓壞他啦,讓他吃吧。」趙雪柔見葉問龍吃相難看,卻是不忍呵責,反而心裡一陣疼惜,走過去坐了下來,微笑道:「大哥,慢點吃,又沒人搶你的。」

「沒辦法,餓得不行,所以先喊了四個鹵石羊先填肚皮。」葉問龍嘿嘿笑道,嘴巴卻是沒有停下來。

趙雪柔微笑不語,扯了一張餐紙,在大廳所有男生目瞪口呆狂掉下巴之中,毫無顧忌地溫柔地幫葉問龍擦拭臉上的油污,眼裡充滿了柔情,彷彿在她的眼中,全世界都只有葉問龍的存在。

其實不是彷彿,而是根本就是。想著離別在即,想著經此一別,或許再無相見之日,她的心就一陣陣的揪痛,她要珍惜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她要記住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笑容,每一根睫毛的長短和弧度,然後深深的烙在心裡,不見不忘,一生鏤刻,即便是到了生命終結的時候,依然不變不散。

誰明柔心烙身影,三世輪迴可逢君?

看到趙雪柔那柔情似水的樣子,周雨辰也是一陣驚愕,心裡莫名的有些躁,不過一想到她即將離去,這輩子也許再也見不著眼前這個小鬼,她的煩躁亦是瞬間化影消逝,靜靜地坐到了葉問龍的另一邊,餐館里的服務員這時也走了上來,將單子遞給周雨辰。

「服務員,先給他來一壺冬星熱茶,其他的一會再點。」趙雪柔卻是突然道。

「好,請稍等。」相貌普通的女服務員退後兩步,下去拿茶。

「雪柔,這傢伙吃得跟個餓死鬼一樣,你所他噎著呀?」周雨辰笑道。

「那倒不是,你也知道大哥一個多月不沾葷腥,突然吃這麼多肉食,腸胃會受不了。冬星茶產於苦寒之地,具有很好的調節腸胃作用,大哥喝著冬星茶,就算吃多一點肉食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趙雪柔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葉問龍,一邊輕聲解釋道。

周雨辰看了看葉問龍,又看了看趙雪柔,心裡已有了決定,心道,趙雪柔你就放心好了,我一定會代替你照顧好他,一定!

「大跌眼鏡!」

「豬拱大白菜,天理難容!」

「打雜**絲逆襲,草根王子驚現!」

「蒼天賜下兩仙女,大地驚現一賤男!」

……

她們這一桌自是溫馨柔情了,別桌的男生們可就炸開鍋了。

看到剛進來的兩個極品小美女的眼裡似乎只有那一個打雜的小子,他們的腦海里閃現出一個個讓人無比憤怒的標題來,一個個看向葉問龍的眼神,至少已經殺死他千萬次。

「小妮子,你這是故意給我樹敵啊,也不怕我會被這些老生們的口水給淹死。」葉問龍伸手要從趙雪柔的手中接過餐紙,苦笑著道。

他身具靈耳天賦,進化之後更是厲害無比,這個不算很小的餐廳,可以說所有人的議論聲音都一句不落地入了他的耳,他知道,自己又成了男生的公敵。

小癟三,一拖二,誰看得慣是傻二。

在這樣的情形之下,他就算是想要安心吃飯都難了。

「何必去在意別人的眼光別人的話?大哥,你就當遷就雪柔一次,什麼都不要理會,好不好?」趙雪柔滿帶柔情地看著他,低聲央求道,一副楚楚可憐之樣。

「好吧,下不為例。」看到她那柔情似水的眸子,葉問龍心一軟,便不再堅持,任由她去,心道我連學生督察隊都敢得罪了,難道還怕這些普通的老生。

在這家餐館吃飯的都是老生,而且多是底層出身的老生,他們雖然對葉問龍妹酸得要死,口中的譏諷與不屑不甘不平紛傳不停,卻也沒有誰首先上前挑釁,葉問龍三人倒也沒有被騷擾到,周圍那些人的話,他只當作什麼也沒聽到,只要不辱及父母,隨他們折騰。

趙周兩女雖然不餓,卻也點了不少東西,或許是心中難捨別離,趙雪柔後來又加點了好幾個菜,一張可坐八人的方桌上擺滿了菜,她基本上一口沒吃,只是不斷的給葉問龍夾菜,目光除了葉問龍和菜碟,再無第三視點。

「嗯?這聲音好熟?」突然,葉問龍停下了筷子,仔細聽了起來。

「大哥,怎麼了?」趙雪柔見他聽了半晌,扯了張餐紙急把臉擦乾淨便站了起來,不禁驚愕地問道。

二見鍾情[星際] :「好像是一個朋友,她似乎遇到麻煩了,我去看看。」

說罷,葉問龍直接向裡面的包間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