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

谷蕭瑟和谷筱琴面上頓時露出釋懷與感激的笑容。

嗤!

刀光如瀑,殘影交疊如山,飛快斬落!

就在這時,一聲疾呼陡然傳來,伴隨而來的,是嘶嘯的破空之聲:「葉武皇,刀下留人,老夫有話要說。」

葉凡的刀立時停在谷蕭瑟的頸脖上,無匹的鋒芒透而出,割裂了谷蕭瑟頸脖上的肌膚,滲出絲絲血紅。

谷蕭瑟和谷筱琴聽到這個聲音,也猛地睜開了眼睛。

谷筱琴看著那道狼狽飛來的身影,眸子晶瑩閃爍,複雜無比,有恨意,有心疼,有愧疚……

谷蕭瑟卻是目光一厲,怒喝道:「我的事不用你管!」

無數人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得詫異。

谷淳伯大長老還站出來幹什麼?難道沒聽到谷蕭瑟此前的話?那幻翎殺其實是為殺他準備的,要殺他的殺招,可見谷蕭瑟對其的恨意。

而大長老竟然還站出來,似乎要為谷蕭瑟說情,讓他們有些驚訝,心中更是忍不住嘆息。

「大長老要說什麼?他們投靠叛徒,更欲殺我和心月,乃至大長老你。這是千刀萬剮都不足以抵消的大罪。」

葉凡沒有收刀,話語冰冷。

大長老受了傷,從空中落下,「噗通」一下跪在了谷心月面前,聲音蒼老而低沉:「葉武皇說的是,這個老夫也清楚。」

「但是,宗主,他們畢竟是老夫的子女,養不教,父之過,他們做出今日這樣的事情,都是我的責任,如果要殺,就殺我好了,請宗主饒恕他們。」

「大長老……」

谷心月動容。

「宗規族規,我都很清楚,即便我替他們承擔所有罪責,他們也永世打入牢籠,或是削去一身武道實力。」

「雖是如此,我也願意為他們承擔下這諸多死罪,懇請宗主看在老朽為宗主效力的份上,削去他們的力量,讓他們做平凡人即可。」

「無規矩不成方圓,老朽是必死之人,但請宗主先將此事容后再論,此戰之後,老朽任憑宗主定罪行刑。」

大長老聲音蒼老而雄渾,懇切無比,心中早有計較,將罪責完全攬下,同時也為谷心月考慮到了一切,顯示出其絕對的誠意。

谷心月美眸閃動,知道大長老同時為其子女和自己考慮到了,思量了一下,覺得沒有問題后,便順著說道:「那好,你之罪責容后再論。他們也如是,接下來就看他們的表現了,如果叛心不改,即便你為他們抵罪,也是死路一條。」

「多謝宗主。」

大長老連忙叩拜。

「我的事不用你來管,你以為為我抵罪,我就會痛哭流涕,向你認錯了?哈哈哈……休想!我的死活,不用你管,我的路如何,也不用你來管!」

谷蕭瑟面色猙獰,咆哮連連,口中滿是鮮血,恨意滔天,竟咬碎了二顆牙齒!

見到這一幕,聽到谷蕭瑟怨恨如淵的恨意,無數人不禁驚詫,心中沉鬱了一下,感到十分不理解,有的更是暗自咒罵起來,大罵谷蕭瑟狼心狗肺,不忠不孝。

不管大長老曾做過什麼,那畢竟是谷蕭瑟的父親,而後者居然能恨到這種地步,實在不該。

谷心月和葉凡看著這一幕,也是蹙起了眉頭,感覺谷蕭瑟的恨意太濃烈,太深了。

谷心月想說些什麼,但葉凡卻給了她一個眼色,讓她不要多言。

自己等人畢竟是外人,不好管別人的家事。站在道德制高點也不行,畢竟自己等人沒經歷過谷蕭瑟的恨意來源,沒有資格勸別人什麼。

大長老聞言,看著自己的長子猙獰瘋狂的模樣,也是心中一嘆,面有悲色,但卻並不覺得自己有錯,如果能夠重來,他還是會那麼做。

葉凡想了想,還是不太放心,抬手間,二道金黃元氣光芒射出,沒入谷蕭瑟和谷筱琴體內,將他們幾近乾涸的元氣全部鎮壓了起來。

「大長老,心月,你們看好他們。」

葉凡對大長老和谷心月說了一句,而後對遠處的大灰招了招手,讓大灰過來。

在大戰的時候,葉凡一把將大灰推出了戰場範圍,所以大灰沒有受什麼傷,只是神色有些萎靡。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為葉凡受了重傷。但葉凡和它因為生命共享的原因,葉凡到頭來並沒有大礙,只受了些傷,但大灰卻損失了許多命能,精氣神損耗極大。

大灰出一聲長嗥,邁動沉重的步子隆隆而來,臉上滿是擔憂地用碩大的腦袋蹭著葉凡。

「好了,我這不是沒事嗎。」

葉凡摸著大灰的腦袋,目光一轉,看向半空中的谷6,一股直衝鬥牛的氣勢轟然爆。

現在,這演武廣場周圍,谷蕭瑟兄妹已經被封了元氣,一身實力煙消雲散,大長老受重傷,無法再進行同階戰鬥,谷心月也是如此,其損耗太大,一時半會兒恢復不過來,只剩下葉凡和谷6了。

「武皇二層的境界,五階絕世級的符文戰技,憑這些,你就想擊敗我?以為能擊敗他們二人,就能擊敗我了?天真,真以為憑一門絕世戰技,你就能無敵武皇境?」

谷6周身騰起澎湃紫焰,熾熱之力散而出,擠壓滿天地,如同火神降世,聲音淡漠道。

葉凡雙手交叉背負在身後,青衫獵獵作響,踏著大灰緩緩騰空而起,淡淡的聲音傳遍這方天地:「我從未這麼說過。」

「沒有無敵的戰技,只有……無敵的人!」

(本章完)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筆趣閣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翌日是日曜日,也就是星期天。

吃完千葉小百合做的早餐,李學浩獨自出了門。

今天要大採購了,冰箱里雖然還有些食材,但已經所剩無幾。

採購的地點,自然是澤井夫人的便利店,離得近,又方便,順便也可以去看下她有沒有什麼特殊的高級食材,那才是最主要的。

去往澤井夫人便利店的方向,要經過新搬來的細谷家,她們家在右邊,恰好是向著路口的那一側。

李學浩從細谷家門口經過的時候,順便望了一眼,門是緊閉著的,也沒有聽到裡面有什麼動靜,時間這麼「晚」可能細谷夫人已經去上班了,

來到便利店,難得地居然沒有見到澤井夫人站在收銀台後面,而是細谷夫人,她做起了收銀員的工作。

見到有人進來,細谷繪理子可能連人都沒看清,連忙鞠躬說道:「歡迎光臨!」

「早上好,細谷夫人。」李學浩打著招呼,穿著店員服飾的細谷夫人就是顯得年輕,白色和黃色搭配,鮮艷的同時,也充滿了活力,看上去二十六七歲的樣子。

這絕對是一種天賦異稟,就算她生細谷千夏比較早,也有將近四十歲了,然而卻一點也不顯老,眼角甚至連一條魚尾紋都沒有看到。

「真中君,早上好,歡迎光臨。」細谷繪理子看清了來人,又鄭重地鞠了一躬。

「你已經是第二遍說『歡迎光臨』了。」李學浩微笑著說了一句,看細谷夫人被他說的有些臉紅,他指了指裡面,「那麼我先去挑東西了。」

「好的,真中君。」細谷繪理子這次略略彎了彎腰。

李學浩向前走了兩步,忽然想到什麼,又轉過身來:「對了,澤井夫人呢?」

「店長和優子小姐出去吃早餐了。」細谷夫人說道,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真中君是找店長有什麼事情嗎?」

「哦,只是隨便問一下,你知道,澤井夫人通常都會在這個位置的,剛剛見到你的時候真的有些吃驚呢。」李學浩說道,同時心裡有些奇怪,平時澤井夫人都會在店裡吃早餐的,這次居然「捨得」出去吃了,而且還是帶著女兒澤井優子一起去的。

走到店裡賣生鮮蔬果肉類的小賣場,挑選好蔬菜和水果扔到推車裡,又選了幾盒牛肉以及豬肉,李學浩推著車走到別的貨架前,選了些麵包屑和麵粉,做油炸的食物,這些東西也是不能少的。

想著再要買什麼東西的時候,忽然感覺身後有什麼東西在靠近,腳步聲非常輕,而且還是腳尖點地的那種,顯然是有人打算以這種方式靠近他,然後狠狠地嚇他一跳。

聽那細微的腳步聲,李學浩,除了澤井優子還有誰,估計是和她媽媽一起回來了,見到自己在店裡,。

後面的確實是澤井優子,在門口聽到細谷夫人說浩二哥哥來了,所以她抬眼看了下之後,就偷偷地走了過來。

眼看還剩下兩米左右的距離,就要走到他身後了。

陡然,一個聲音從前面傳來:「優子,你是打算嚇我嗎?」

澤井優子表情瞬間一呆,動作也僵硬了下來,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她都走得那麼小心了,還會被浩二哥哥發現的?

李學浩轉過身來,見到澤井優子緊緊皺著眉頭,小臉上滿是頹喪之色,一臉調侃說道:「怎麼,不明白為什麼我會發現你對嗎?」

「為什麼,浩二哥哥?」澤井優子皺著小眉毛看他。

「因為我的耳朵可以比別人聽得更遠,也聽得更仔細哦。」李學浩輕輕一笑。

「哼。」澤井優子有些不滿,似乎是對於他的話並不太相信,手裡捧著一個巨大的包子,大大地啃了一口,吃得滿嘴流油。

「早上就吃包子嗎?」李學浩隨口問道,今天是休息日,並沒有上課,澤井優子穿著那天她去文化祭時穿的衣服。

白色的長袖t恤,白色的短裙,白色的泡泡襪,以及黑色的小皮鞋,扎著雙馬尾,幼嫩少女的可愛展露無遺。

「是啊,媽媽真壞,我想去吃懷石料理的,她卻只買包子給我吃。」澤井優子一邊吃著,一邊大大地告起了媽媽的狀。

李學浩眼角跳了跳,大早上的就吃懷石料理,真虧她想得出來。而且誰都知道懷石料理是高級料理,以澤井夫人那節儉「小氣」的生活態度,恐怕也不會滿足女兒的要求。

「浩二哥哥,你買了什麼……哇,有牛肉,我最喜歡吃牛肉了。」澤井優子邊啃著包子,邊走到推車前,翻了翻裡面的東西,然後一臉驚嘆。

「喜歡吃就叫媽媽煮給你吃,今天中午我們吃西餐哦,紅酒牛肉。」李學浩故意說道,知道這小丫頭對於美食最無法抵擋,特意誘惑她。

果然,聽到紅酒牛肉,澤井優子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很明顯,這是準備把牛肉當做主食了,可以豪華地吃下大塊的牛肉,那種感覺一定很幸福。

澤井優子突然將手裡啃了一半的包子遞給他:「浩二哥哥,給你吃。」

看著上面沾滿口水的包子,李學浩哭笑不得:「我已經吃過早餐了。」

「是嗎?那真是可惜了,這種包子很好吃哦。」澤井優子並沒有失望,將包子收了回來,然後認真說道,「既然我請浩二哥哥吃了包子,那浩二哥哥是不是中午要請我吃飯呢?」

「不請。」李學浩早算到這丫頭不會那麼好心請他吃東西,原來是在這裡埋伏著,虧他剛剛沒有真的去吃她的包子,不然肯定賴不掉了。

「為什麼?優子這麼可憐,已經好多天沒有吃到肉了。」澤井優子一臉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我覺得這句話你可以對你媽媽說哦。」李學浩瞥了瞥她的身後,澤井夫人正在小心翼翼地接近中,母女倆的行為舉止簡直如出一轍,連澤井夫人這麼大的人了還玩那麼幼稚的「遊戲」。

「不用了,媽媽在跟細谷夫人說話,我們不用管她,好不好,浩二哥哥,中午請我到你家去吃飯。」澤井優子期待哀求地說道。

「優子醬,你很多天沒有吃肉了嗎?那麼昨天晚上你吃的是什麼?要吐出來嗎?」澤井夫人已經走到足夠近了,照著女兒的腦袋上輕輕地敲了一下。

「好痛~」澤井優子登時捂著腦袋,嚇得跑到罪魁禍首的某人身後,「媽媽最討厭了,總是躲在後面偷聽我和浩二哥哥講話。」 沒有無敵的戰技,只有無敵的人!

聽到這話,不但谷6,連大長老、谷心月、虛空螳皇等,還有無數觀戰的人,無不震驚傻眼。

這口氣也太大了,簡直不把谷6,不,是不把神武大6眾多絕世天驕都不放在眼裡啊。

「狂妄!」

谷6面色一沉,漠然如冰,一對拳頭上,紫焰愈熾熱,如同二輪小太陽,要將虛空都燒塌般。

葉凡二話不說,心中一動,大灰立刻施展出其五階皇級冰川戰技,伴隨而的,是第二境冰系奧義——冰川時代。

嗚嗚——!

凍風呼嘯,嗚嗚如鬼哭,鋪天蓋地的寒氣潮湧而出,頃刻間就席捲了方圓數十里範圍,鵝毛大雪漫天激揚,片片如花葉,仿若冰川時代降臨。

「嘶~好大的範圍冰凍。」

「我血液幾乎凝固了,身軀在僵硬,度暴降了一大截。」

「我們這還是在戰技範圍邊緣啊。」

許多被殃及的武者倒吸涼氣,感受到一股股侵來的寒氣凍僵了身軀,自身度也瘋狂暴降,不由臉色狂變。

武王存在還稍微好點,一些武侯直接就凍成了冰坨,直接被冰封了,化作一根根矗立在大地上的筆直冰雪柱。

大長老、谷心月、虛空螳皇等,也都紛紛撤離了此地。

因為都知道葉凡的深度入侵寒氣的可怕。

谷6此人十分不簡單,大戰之中,葉凡未必有功夫照顧到他們,撤離此地是最好的選擇。

那十二個死囚武皇見虛空螳皇三個撤離,也都跟了上去,不想留在此地。

大灰這是第二境奧義,他們不比大灰境界高,面對這種大範圍戰技也是麻煩,因此索性離開。

很快,方圓十里範圍再無一人,只有漫天激蕩的風雪呼嘯個不停,葉凡和谷6相對而立,眸綻冷電,穿透虛空,在風雪之中交錯轟擊,出晴天霹靂般的爆響。

如此一幕,又是將一些人震的心神動蕩。

毫無疑問,此時此際,這二人的精氣神已經凝聚提升到頂點,聚集在目光中出,威力也是不小,恐怖的驚人。

冰系奧義第二境——深度入侵!

葉凡抬手,指端蔓延出絲絲縷縷森藍之芒,如同一滴藍墨,落入了清澈見底的寒潭,瞬間擴散開來,將寒潭浸染的一片冰藍,寒氣噴,滾滾如霧靄。

「第二境奧義?」

谷6面色一凝,周身紫焰「噗」的一聲,立時熾盛不少,火焰騰起五尺高,抵擋住了無盡的風雪,更迫開了絲絲縷縷的森藍之意。

冰川時代奧義範圍外,虛空螳皇和赤曜兔獸皇等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

葉凡的深度入侵奧義有多麼可怕,它們最清楚不過了,這個奧義堪稱妖孽,無視元氣,無視任何抵擋,連奧義都抵擋不住。

就是赤曜兔獸皇,本身極擅長火系奧義的強大獸皇,也不能完全抵擋住葉凡的深度入侵奧義。

可現在,谷6卻擋住了,體表繚繞澎湃光焰,如煙似霞,將葉凡的奧義寒氣迫開,不能近身分毫,更不用說侵入體內。

「他……居然能擋住葉凡的奧義。」

「這傢伙還真不簡單,憑這一手,已經有碾壓葉凡之勢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