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姐!」

「瑤兒!」

與此同時,就在葉夕瑤倒下的瞬間,原本越發響亮的金戈鐵馬聲,戛然而止。隨即,原本越漸成型的巨大金色虛影,也在眨眼間,灰飛煙滅,消失無蹤!

黑夜,瞬間籠罩一切!

**

這一天夜裡,沒有人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眾人只看到,在那未成型的金色虛影消失的瞬間,整個葉家徹底亂作一團。

接著,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裡,聖靈大陸無數醫道大家被請入望龍山,甚至包括所有的聖殿葯殿的長老,但最終,卻又紛紛一個個搖頭嘆氣的從望龍山離開。

所有人都懵了。有些好奇的人,上前詢問,結果卻彷彿所有人都被下了禁口令一般,不管給多少好處,竟每一個人透漏哪怕一句。

但即便如此,那股難掩的緊張和哀傷的氣氛,卻是控制不住的。所以表明上沒人吭聲,但文貼上,卻一瞬間,全炸了。

「發血誓,最新消息,葉妹妹出大事了,據悉生命垂危!」

「閉嘴!葉妹妹尊者天驕,休得胡說八道!」 「事實如此,葉天驕召喚兵家幻魂未果,力量反噬,生死不知。」

「本人親去望龍山求證,如今望龍山已然被聖位力量封鎖。

準確消息,從昨夜到今晨,前往葉家的醫道大家,不下數十人,來時腳步匆匆,走時低聲嘆氣。

不想妄言,但葉天驕性命垂危,已是事實!」

可以說,從去年踏靈碑開始,葉夕瑤算是整個聖靈大陸最耀眼的人物。

尊者天驕,靈武雙修,擊破公孫家幻魂,得海族鼎力相助……

如今,更是在一天之內,連召三道幻魂,可以說,從上古至今,放眼整個人族,都從未出現過這樣一個人物!

可就在昨夜的眾目睽睽之下,最輝煌的瞬間,一下子驟然隕落。說實話,很多人都有些難以相信。

但眼下一樁樁事實,卻已然分明的擺在眾人面前。而就在這時,另有一條文貼,忽然在一條條有關葉夕瑤的事情中,蹦了出來。

「葉天驕已亡!」

簡單的五個字,平凡無奇。

發帖人也是一個名不轉經傳的小人物,沒人認識。

可此時此刻,這條文貼發出的瞬間,剛剛還吵翻天的文貼上,竟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沒有人再發帖,沒有人再討論。甚至連時間都靜止了一般,又彷彿透過文貼,每一個人都獃獃的看著文貼上最下面那一行簡單的五個字,腦子一片空白。

可停頓不消片刻,下一秒,無數文貼卻如同井噴一般,瞬間翻滾咆哮的一涌而出。

「草你娘,給老子閉嘴!」

「狗娘養的,你他么的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豎子妄言,必將五雷轟頂!」

「你他娘再說一句葉妹妹壞話,老子砍你全家!」

謾罵聲一句接著一句,簡直目不暇接。而待最開始的一波破口大罵后。很多人都放話,要打死這個口出惡言的畜生。甚至有世家竟開始公開懸賞,直言要買那畜生的項上人頭。

文貼上鬧得不可開交。但每個人心裡卻都隱隱有了一個預感,也許,那個人說的是對的……只是,沒人敢真正的將心裡這個最壞的想法,說出來而已。

而相對於文貼上的沸沸揚揚,葉家更是早已亂成一團。一天一夜的功夫,前來葉家的醫道大家,又豈止數十人?可每一個人來了,只摸了一下脈搏,便都紛紛搖頭。

然後一句話不說,直接轉身就走。

直待最後,葉家家主葉鴻終於火了。當下也顧不得在場坐鎮的西聖南斯禮,便直接衝上去,一把揪住一個同樣搖頭轉身要走的老大夫,直接吼道:

「你給我說清楚,瑤兒究竟怎麼回事!說!你給我說清楚!」

一天一夜,葉鴻算是徹底被逼瘋了。而那被葉鴻扯住的老大夫,也是面有難色。隨即為難的看了眼不遠處的西聖大人,然後才將目光落在葉鴻臉上,嘆道:

「葉家主,不是老朽不肯幫忙。實在是……哎,實話說吧。實際上,葉姑娘她,葉姑娘她已經咽氣了!」 同樣身為醫道中人,老大夫打從一開始就對葉夕瑤這個後期晚輩,感到由衷的佩服。『→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

尤其是這次召喚出醫道頂級幻魂,更是古往今來的醫道盛事。

甚至在之前,他才剛剛和老夥計商量好,打算之後前來拜訪。

結果如今卻碰上的這樣的事情。

說實話,身為醫者,對於葉夕瑤的事情,他本人並不比葉家人的心情好過多少。

所以,哪怕葉夕瑤還有一口氣,就算葉家人不說,他也必將竭盡全力。

可現在,人已經咽氣了,還要怎麼救?

他是人,不是神!他能給活人救命,卻沒法給死人還陽!

而此時的葉鴻一聽這話,整個人都呆住了。旁邊的葉無塵更是瞬間衝過來,厲聲咆哮道:

「你住口!堂姐沒有死,堂姐還活了!你要是再敢咒我堂姐一句,我就活劈了你!」

葉無塵喊得眼眶都紅了。老大夫被吼得一愣,但也明白對方的心情,便也不和葉無塵計較。隨即擺了擺手,轉身無奈的離開。

而老大夫一走,偌大的房間中,一下子便安靜了下來。

葉鴻頹然的後退兩步,一下子坐在椅子上。而一直在此坐鎮,卻沒有說話的西聖南斯禮,卻微微皺起眉頭,隨即起身來到床榻前,打量了葉夕瑤一眼。

這是西聖第一次近距離看清葉夕瑤的長相。不得不說,這葉家丫頭長得確實好,便是此時面色蒼白,沒有一絲生氣,卻依舊美的傾國傾城。

不過身為靈聖,南斯禮注意的卻不只是這些。所以待短暫的觀察下,接著待又摸了下葉夕瑤的脈搏,隨即低聲對葉家人說道:

「貴家千金脈象卻是已消,面無血色,氣息全無。但本聖關其體內還有一縷生機不散,不知葉家主可知其一二?」

南斯禮說這話的時候,面色凝重,嗓音低沉。但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奇異力量,讓人的心情,無形中安順下來。

所以待南斯禮的話音一落,葉鴻瞬間抬頭,隨即快步走過來,道:

「西聖大人的意思是,瑤兒,瑤兒還有生機?」

所謂關己則亂,此時的葉鴻只聽著剛剛南斯禮前半句話,卻完全將後面的話給忘了。倒是二叔葉景天,這時恭敬的上前,低聲道:

「回西聖大人的話,瑤兒此前確實有過幾次奇遇,可要說和生機有關的,應該當屬靈犀泉!」

葉鴻瞬間回神:「對,那是當初在血池古地,湊巧救出龍之九子睚眥,睚眥給她的。並且,為了保險起見,睚眥直接將靈犀泉,放入了瑤兒的神識靈宮之中。」

當初南斯禮確實聽聞,葉夕瑤曾在凌雲大陸的時候,和倖存的龍之九子睚眥,頗有交集。卻沒想到,事實竟然會是這樣!

所以當下,就算是身為靈聖,南斯禮也不禁愣了一下。要知道,上古真龍族,如今已經滅絕。倖存的睚眥,也許就是真龍族最後的一絲血脈。並且聽聞這睚眥,向來有仇必報,有恩必還,如今卻被這葉家丫頭救了……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得是什麼氣運啊,西聖南斯禮簡直有些不敢想了。

但隨即便立刻冷靜下來。隨即道:

「原來是靈犀泉,原來如此!」

說著,南斯禮徑自抬手探了下葉夕瑤的胸口。

葉無塵一看,當下眼睛就瞪起來了,可剛要說話,卻被葉景天攔了下來。

畢竟眼下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再則,南斯禮身為西聖,年近兩百歲,眾目睽睽之下,豈會做出下流之舉?現今如此,也不過是為了查看葉夕瑤的情況而已。

可以說,如今在場的一眾葉家人中,之後葉景天是最為冷靜的一個。而此時,南斯禮卻在短暫的確定后,直接收手,隨即頭也不回的對葉家人說道:

「貴家千金如今表明上一人氣絕,但許是靈犀泉的巨大生機,讓她的身體保留了一縷生氣。只是這縷生氣極為微弱,並且有隨時消散的趨勢。

所以若是眾位相信本聖,本聖可以帶貴家千金前往不墜峰的禁閣,盡量保存這抹生氣,然後再行慢慢想辦法,尋得解救之法。」

禁閣,聖殿最神秘的處所之一。據說是一處與世隔絕的神秘空間,裡面沒有靈氣,沒有空氣,一切皆無,甚至連時間都靜止的。可有關於禁閣的具體情況,別說世人,就連聖殿的諸位長老都一無所知。可以說,在整個聖靈大陸,除了眾聖,無人可踏入禁閣一步。

當然,對於這些秘聞,初來乍到的葉家人自然一無所知。同時,他們也不知道,就算是眾聖,進入禁閣也是有很多規矩和限制,甚至會帶來一定的風險的。

只不過這些南斯禮都沒有說。而葉家人雖然不清楚這些細節,但也清楚,身為西聖,南斯禮斷沒有害葉夕瑤的意思。所以當下,葉鴻和葉景天父子無聲對視一眼,隨即只見父子倆躬身行禮,可沒等他們說話,便忽然被外面的傳話聲打斷了。

「啟稟家主,海族貝前輩來訪。」

如今的望龍山,為了以防萬一,已經徹底被聖位力量封鎖。所有人的進出,都必須經過嚴格審查。而此時一聽這話,葉鴻卻是一愣,葉景天隨即低聲道:

「父親,如今這個時候海族來訪,想來是有要事,還是讓他進來吧。」

「嗯。」

葉鴻點頭,隨即一擺手。隨即不過片刻的功夫,便只見一道看似緩慢,但轉眼已然進門的身影,出現在葉家人面前。

正是海族中,擁有上古傳承的貝族族長,貝羨。

而一見面,貝羨也不廢話,便直接說道:「剛剛驚聞葉姑娘出了意外,不知現在如何?」

貝羨之前是有來葉家的,只是後來被逢春無暇丹勾動了血氣之力,所以便和龜逅,鯨甫等先行回了海族。可沒想到,沒過一天的功夫,便聽聞葉夕瑤出事了。可正巧這時候,龜逅等已然開始發動,正是緊咬關頭。唯有貝羨,因為貝族血脈的特殊性,進行較慢。所以聽到消息,便直接停止突破,先行跑過去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貝羨和龜逅鯨甫一樣,

可即便如此,此時一進屋,卻是連看都沒看西聖南斯禮一眼,直接將他無視了。

好在身為堂堂西聖,南斯禮的胸襟還是有的,自然不會為了這點兒小事斤斤計較。

甚至可以說,在南斯禮看來,海族如此也是好事。

畢竟海族能和葉家走的近,將來出了事,也能幫把手,總比此前一直看戲的好。

沒錯,海族就是那個自打當年大戰後,那個萬年看戲的,從來不出手。

而此時的葉鴻也是心急,顧不得南斯禮,便簡明扼要的將事情和貝羨說了一下。最後順便說一下,南斯禮建議將葉夕瑤帶到禁閣。

其實,對於剛剛來到聖靈大陸不久的葉鴻來說,他並不清楚禁閣的具體情況,卻只是覺得身為靈聖大人,南斯禮定然不會欺騙自己,欺騙葉家就對了。

可葉鴻不清楚,貝羨心裡卻是有數的。所以一聽這話,這才微微側頭,看了南斯禮一眼,隨即低聲道:

「讓某先看看葉姑娘。」

「請。」此時的葉鴻也有些六神無主,聞言二話不說,直接做了一個請的姿勢。貝羨快步來到床前,先是低頭掃了一眼,當下臉色微變。隨即立刻伸出手,隔空放在葉夕瑤的身體上方。

和龜逅鯨甫幻化成人形不同,貝羨如今雖然也是老者形態,但一雙手卻意外的格外嬌嫩,白皙的皮膚,甚至比之人族女子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此時,待貝羨的手一伸出,一股無形的力量便瞬間噴涌而出。接著一抹肉眼可見的淺藍色光暈,隨即從貝羨的手心中翻騰而出,瞬間將葉夕瑤籠罩起來。

淺藍的色澤,如同大海的顏色。可此時貝羨的臉色,卻越發凝重。隨後直待過了好半晌,才將將收回手,轉身對葉鴻低聲道:

「葉姑娘如今的情況確實十分嚴重,想來若不是有靈犀泉留著一線生機,現在葉姑娘早已氣絕而亡。不過依某所見,葉姑娘好像並非因為蠱毒,而是一口氣耗盡精力,才會如此。」

葉鴻一聽,瞬間神情一震,臉色隨即浮現悔恨之色。

「定是瑤兒早有預料,未保葉家才會拼的最後生機召喚幻魂,若非如此,怎會,怎會……」

大兒子夫婦打從孫女出生沒多久就出了事。這些年,葉鴻是把孫女當成了眼珠子,即便當初呆呆傻傻,也從未嫌棄半分。

可眼下,孫女光耀門楣了,卻……早知如此,他寧可將孫女養一輩子,也斷不會如此!

葉鴻心裡難受,而眼看著葉鴻神情不對,貝羨趕忙接著說道:

「葉家主稍安勿躁,為今之計,是尋求解決之法。葉姑娘耗盡精力,被靈犀泉吊著一口氣,說白了,如今的葉姑娘已經和活死人沒什麼區別。所以就算找到龍炎花,估計一時半會也用不上。所以現在最關鍵的是,如何儘快讓葉姑娘醒過來。

至於禁格,雖然也不失為一個辦法,可禁格限制太多,卻是平白多了一分危險在裡面。」 別看貝羨只是大妖皇,但論年紀,卻絕不是南斯禮能比的。天籟.⒉

因此,即便貝羨不是人族靈聖,但知道的卻並不比南斯禮少。

所以一聽這話,西聖南斯禮並不驚訝。

甚至當下忍不住上前一步,道:

「那不知前輩可有妙法,可以挽救葉姑娘性命?」

確實,禁閣限制很多,剛剛和葉家人提起,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若是眼下海族另有辦法能救人,南斯禮自然鼎力支持。

不管怎麼說,先把人救了,才是關鍵!

貝羨自然也是這麼想的。只是如今的關鍵是,若是葉夕瑤還有口氣,活著,自然好辦。可如今已經沒氣了,所謂的一線生機,也不過是靠著靈犀泉,這可就難辦了。

自古,向來都是醫活人,卻從未有讓死人喘氣的!

死而復生啊,談何容易?

貝羨皺起眉頭,當下忍不住在屋子裡踱了幾步,片刻后,道:

「葉家主稍等片刻,某去取一樣東西。」

話落,也不等葉鴻說話,貝羨便身形一晃,瞬間消失的蹤跡。

葉鴻不明所以,卻也抱著一絲希望,只能等待。而貝羨這一走,就是一個時辰,待回來時,已是黃昏時分。

此時葉家人和西聖南斯禮還都在,只是一進門,貝羨卻已然沒時間再多說什麼,直接衝到床榻前,同時伸手隔空放在葉夕瑤的身前。

強大的力量瞬間籠罩整個房間,伴隨而來的,便是和之前一模一樣的淺藍色光暈。葉鴻一愣,可隨後便只見貝羨手心一動,隨即一個珠子,頓時憑空出現在葉夕瑤的眉心之處。

那珠子足有孩童拳頭大小,通體晦暗,看似平平無奇。可就在看到那珠子的一瞬間,旁邊的南斯禮卻頓時瞳孔一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