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吧。」平劍鋒說道。

「是。」南宮俊又坐下了。

平劍鋒看著南宮俊,說道:「你現在不適合做任何事情。」

「師叔,就算我不能動……主上,但是我還不能對付一個凡人嗎?」南宮俊問道。

「唐浩現在也是仙人,他只是不屬於仙宮而已。但是在他在仙宮很多人心中,都是一個了不起的人。這其中也包括曲師兄和大師兄。」平劍鋒說道。

「師叔,他越是這樣,我們越是不能放過他。」南宮俊的目光中透著殺氣。

「雖然人們把唐浩傳得太神乎其神了,但是也不能否認他的強大。」平劍鋒說道。

「師叔,我作為師父的弟子,我不能面對師父的死而什麼都不做。」南宮俊的語氣嚴肅憤怒。

平劍鋒聞言,面色一黯,說道:「師兄對我一直很寬容,我想做什麼,師兄都未拒絕,我也愧對師兄。」

「既然師叔也覺得我們該為師父做些什麼,那麼就從唐浩開始吧。」南宮俊說道。

「現在不是時候。」平劍鋒說道。

「師叔,我不想等了。」

「你必須等。」平劍鋒的語氣很是嚴厲。

南宮俊不敢再固執了,他無奈的說道:「是,師叔,我知道了。」

「還有事嗎?」平劍鋒覺得自己必須讓南宮俊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他不想繼續跟南宮俊聊了,讓南宮俊覺得這件事不容悔改,也就不至於那麼莽撞了。

「沒事了。」

「去吧。」

「是,師叔。」南宮俊站起來,轉身走出了這間茶室。

平劍鋒端起已經冷了的茶,無意識的喝了一口。他的目光中頭的情緒很複雜,他很希望能夠為桂宗做些什麼。可是現在的這個形勢,他發覺他又什麼都不知能做。

南宮俊是桂宗最喜歡的弟子,他不希望南宮俊出事。

但是南宮俊生性傲氣,他會一直這樣安靜的忍下去嗎?

平劍鋒心裡沒底,但是他又不能整天看著南宮俊。他只希望南宮俊能夠明白,桂宗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大師兄張頌撼的時代,即使大師兄的這個時代很快結束了,桂宗的時代也是一去不返了。

這是一個事實,一個殘酷的事實。

他不想接受,但是也必須接受。

但是南宮俊能夠明白這些嗎?他覺得很難,因為南宮俊的心裡都是仇恨,他很難靜下心來想這些。

——-

唐浩跟著曲方和張頌撼回到了卧仙殿,童子給送來了茶點,三人靜靜的坐下喝茶聊天。

當然聊天的內容主要是兩個議題,一個是一萬年前的大戰,另外一個就是讓唐浩留下的問題。

一萬年前的大戰沒有更多新鮮的內容了,讓唐浩留下的問題,也是無法實現。

所以三人基本上就是聊了些無賴的問題。

張頌撼為了讓唐浩喜歡上仙宮,他突然提議去半山湖捕魚。不過這個提議立刻就被曲方給阻止了,現在的張頌撼不是從前的老張了,他是仙宮之主,他怎麼能去捕魚呢。

老張拗不過曲方,便只好放棄了這個打算。

唐浩則提出來,可以代替張頌撼去捕魚,然後把魚拿回卧仙殿來燉魚湯。

老張立刻同意了,曲方這次沒有反對,因為唐浩不是仙宮弟子,他做什麼都是無可厚非的。

於是,唐浩離開卧仙殿,不過他沒有直接去半山湖,而是先去了青雲宮。落月還在青雲宮呢?他可不能把殺手之王一直留在青雲宮。

唐浩回來了,倫青和何道立刻過來見唐浩。

但是聽到唐浩說要帶著落月去半山湖捕魚的時候,這兩位仙人立刻傻眼了。剛去了盛安宮,現在就去捕魚,這個落差太大了。

但是這個時候,他們是沒有權利阻止唐浩,他們也不敢阻止唐浩。唐浩去捕魚,應該是盛安宮的意思,他們又哪夠資格阻止呢?

於是,唐浩帶著落月,直奔百里之外的半山湖。

沒多久,兩人就到了半山湖,他們沒有停留,直接沉入了湖底。

這半山湖雖然不如萬年湖有五十里深,但是從湖面到湖底也有三十里深。

兩人站在湖底,唐浩才把在藏經閣聽到的關於一萬年前的事情告訴了落月。其實本來跟落月說話是不至於如此謹慎的,但是唐浩知道,只要他把故事說完了,轟天珠內的紫雲必然開口。

因為轟天珠在落月身上,這也是唐浩為什麼沒有帶落月去盛安宮的主要原因。以兩人現在的散仙境界,能夠憑藉自身的源力釋放來遮擋住轟天珠的所釋放出來的奇異氣息。

但是若是到了盛安宮,面對的可都是真仙境界的仙人,時間長了,唐浩擔心那些仙人發現轟天珠的存在。這顆珠子,太過神奇了,他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放屁!這些狗屁仙人,就會放狗屁!」

果然,當唐浩把故事說完了,轟天珠內的紫雲化作一道煙霧出來了,她懸浮水中,微微震動,明顯是帶著滔天的怒意。

「他們說是妖族入侵人族領地,才引起的那場大戰,這就是他們的狗屁理由。」

「那你說說,是什麼引起了妖族和人族的大戰?」唐浩平靜的問道。

「因為人族獵殺妖族,才引起了妖族的反攻。若不是離頂天那個陰險小人,妖族定然能把人族給滅了!」

唐浩一聽這話,心中暗道,看來離頂天拯救人族是絕對的事實。

「他們還說妖族用妖毒殺了很多修武者,這更是在胡說八道。」

「那你知道那些修武者是如何死的嗎?」唐浩問道。

「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死的,但是我知道,一定不是妖族乾的,因為妖族不善於用毒。」紫雲解釋道。

唐浩感覺到紫雲極其的暴躁,他也沒有跟紫云為人族辯解,而是改變了話題:「你就是妖族之王明涵?」

「我……我……是明涵,又能怎麼樣?」紫雲怒道。

「是就是,我能把你怎麼樣?」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唐浩對於紫雲承認她是妖族之王明涵並不意外。

「你讓我幫你找離頂天,是真的因為離頂天的靈魂能夠讓你復活嗎?」 邪王寵妻無下限:王牌特工妃 唐浩又問道。

「當然是因為離頂天的靈魂能夠讓我復活,不然你以為我找他做什麼?」

「報仇啊!離頂天是你最恨的人,你要殺了他。」唐浩平靜的說道。

「我當年已經殺了他了,沒有必要再殺一次了。」紫雲霸氣的說道。

「你和離頂天的那一戰,你們真是同歸於盡了?」唐浩對此很是疑惑。

「當然,難道你覺得他還能活著嗎?」紫雲霸氣的說道。

唐浩看著這團煙霧一眼的靈魂,他心中有些疑惑,紫雲說的都是實話嗎?離頂天真的死了嗎?

「小子,我告訴你。一萬年前,離頂天確實死了。但是那個傢伙狡詐無比,我的靈魂都能繼續存活,他也能。」紫雲凜然說道。

「我相信你。」唐浩笑道。

「小子,你明顯不完全相信我的話。你現在什麼都知道了,我還有必要瞞著你嗎?」紫雲怒道。

唐浩淡然一笑,頓了頓,說道:「除了你和震傲,墨青雲也是妖帝之一,對嗎?」

「你小子果然聰明。」紫雲的語氣中透著讚賞。

「被關押一萬年了,而且還是被追魂十字劍陣押著,這些都證明他可能是一萬年前那場大戰的妖帝之一。」唐浩淡然說道。

「是,你都猜對了,墨青雲就是妖帝之一。」紫雲說道。 唐浩稍微沉思了一下,說道:「你見到妖帝之一震傲很是興奮,可是你看見墨青雲,卻沒有出來相認,看來你們之間的關係不太好。」

「政見不合,見面也是吵架。」紫玉的語氣中透著不耐煩。

「什麼政見不合?」唐浩問道。

「對待人族的事情上。」

「你能詳細點說嗎?」唐浩問道。

「小子,我就告訴你們之間的政見為什麼不合了,就是他想進攻人族,我不同意。」

唐浩一聽這話,倒是有些意外,他說道:「他想進攻人族,你不同意。你是這樣一個不喜歡戰爭的人嗎?」

「難道我想一個很喜歡戰爭的人嗎?」紫雲反問道。

「我覺得你是一個喜歡戰爭的人。」唐浩則給了紫雲一個肯定的答案。

「小子,這都一萬多年的事情了,你就不要刨根問底了。」紫雲怒道。

唐浩微微一笑:「那些被毒死的修武者,還有那些同樣被毒死的妖獸、妖禽,也都是一萬多年前的事情了,你也不想讓我繼續刨根問底了嗎?」

「小子,你存心跟我鬥嘴是不是?」紫雲大怒道:「那可是上千萬的人命啊!當然要查清除。」

「好吧,我暫時不問了。」唐浩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他覺得紫雲此刻的情緒很不穩定,他不想繼續惹她了。

「這還差不多,繼續查修武者和妖獸、妖禽的死因,別的事情,就不用查了。」紫雲說道。

「好。」唐浩隨意的答應了。

「小子,你說話算數。」

「離頂天的消息也不查了嗎?」唐浩不經意的又說出了一句氣紫雲的話。

「小子,我讓你不要查的是我們妖帝之間政見不合的事情,不是離頂天的事情。」紫雲立刻說道。

「好吧。」唐浩發覺自己好像氣人氣上癮了。

「還有事嗎?」紫雲問道。

「沒有了。」

「我回去了,你也被在這裡耽擱了。」紫雲說道。

「嗯。」

唐浩看著紫雲回到了落月身上的轟天珠內,他沉默了一下,說道:「捕魚吧。」

「嗯。」

捕魚對於兩個散仙境界的仙人來說,那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抓了四條魚,用樹枝串上,兩人離開了半山湖。

落月繼續回青雲宮,唐浩則去卧仙殿。

到了卧仙殿的大廳,唐浩只看見了曲方,沒有看見張頌撼。

曲方告訴唐浩,張頌撼累了,去睡覺了。

唐浩便自己動手去熬魚湯,在卧仙殿外的一塊空地上支起了一口鍋,開始燒水煮魚湯。

不多時,水開了,淡淡的鮮香彌散出來。

「哈哈哈……唐浩,你熬魚湯的本事越來越高了。」

隨著聲音,一個蒼老的身影走到了唐浩身邊。

「這都是張老伯教的好。」唐浩笑道。

「我可沒教你,是你自學成才。」張頌撼說著使勁的聞了聞鍋內的味道。

「張老伯,你先坐,快好了。」唐浩說道。

「好,那我就等著吃現成的了。」張頌撼坐在了旁邊的石凳上。

炮灰逆襲:發家致富養崽崽 這時,曲方也出來了,也坐在了張頌撼身邊,兩個老人看著唐浩生火,看著唐浩盛魚湯。

當喝到魚湯的時候,張頌撼不停的讚歎魚湯的美味。就連曲方也讚歎唐浩的手藝更好了。

唐浩心裡知道,這魚湯的味道雖然不錯,但是絕對達不到這兩位說的水平。

喝完了魚湯,三個人就坐在卧仙殿前的石凳上,看著夕陽落下。

等天徹底的黑了下來的時候,唐浩和曲方便不想繼續聊了,他們都讓張頌撼進去休息。

張頌撼也知道自己現在身份特殊,身體是要保護好的,他便聽話的進去休息了。

唐浩也便離開卧仙殿,去青雲宮了。

青雲宮的倫青和何道都一直在等著唐浩,其實他們並不知道唐浩會不會回來,但是他們也必須等著。

當知道唐浩回來了,兩人便立刻迎了上來,請唐浩去喝茶。不過唐浩說他想休息了,拒絕了兩人。

倫青和何道也只好恭送唐浩去客房休息了。

唐浩的客房和落月的客房是相鄰的兩件客房,唐浩剛坐下,落月就來了。

唐浩知道,落月應該有事跟他說。

「有人監視我。」落月說道。

「是青雲宮的弟子?」唐浩問道。

「是。」

「應該是南宮俊的人。」唐浩說道。

「看來你今天對平劍鋒的印象不錯?」落月說道。

唐浩淡然笑了:「平劍鋒雖然也很不喜歡我,但是他是個沉穩老練的人,也應該是個能夠看清現實的人。」

「你認為平劍鋒雖然不甘,但是也知道無力改變,所以他不會再想著為桂宗報仇了?」落月問道。

「至少我感覺他現在不想報仇了。」唐浩說道。

「那就是南宮俊了。」落月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